第一回 华山之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空旷而狼籍的山峡记录着一个少年曾经辟山救母的传说,却无人知晓那少年最后怎样惨烈的飞散。

    哗啦,哗啦,一阵凌乱的碎石撞击声响起来,是一个人踉跄的脚步声,粗重的喘息回响在月光也无法照到黑暗里,口中却喃喃的叫着一个名子。

    “沉香,沉香,你在哪里?”嘶哑低沉的声音丝丝裂肺,滴滴透血。修长的影步履艰难,每走几步便扶着一边的山石停下了歇息,又无力的单膝跪地。

    “沉香,你在哪里?”他喃喃自语中,再次爬起来,可随后又重重的摔倒在地。

    走不动,那就爬,死死的咬住下唇,苍白的脸上泛起密密的汗珠,一寸一寸拖动重伤的体,任凭坚硬的碎石在上划出深浅不一血口,留下一路鲜红的血痕,眼前浮现出那孩子的笑容。

    “如果非要叫点什么的话,那就叫舅舅吧?”白衣天神试探的说道。

    “舅舅。”天真的孩子就那样不设防的叫出来。

    “哎!”似是惊哑,更多是的疼,男子笑了,认真的答应了一声。

    “我这个生最贵重的礼物就是有了舅舅。”孩子蹦蹦跳跳的走远了,男子俊雅的脸上露出一个难得的微笑。

    “舅舅,求你放了我娘吧!”他在哀求。

    男子心软了,到天庭试图说服两个三界的最高统治者,可是他失败了。

    “杨戬,我恨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孩子被的走头无路,大声叫骂着。

    “娘,你别恨我舅舅,这么多年他忍辱负重,就是要把我培养出来,就是要造就一能造福三界的新天条。”孩子长大的了,成熟了,眼看一家人就要团聚,满脸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用尽全的力气,他依旧向前爬着,与那孩子相识的一幕幕如流光一样在他眼前闪过,却将他的心割的七零八落,道道血痕,他不相信刚刚生龙活虎的孩子就这样在眼前消失了,飞散了,化成了他一心想要的新天条。

    不——如果有可能他愿意去替他,他愿意永远让他恨着自己,每天直呼其名的骂他一百遍。他本就要带着遗臭万年的骂名离开这个世界,他本就要用自己的命为亲人的团聚铺平道路。可是为什么上天竟这样捉弄他,当他在树林里拼着全力睁开神目,只想看看三妹一家团聚的时侯,竟看到了那样一幕。

    痛,心痛的让他无法喘息,痛,从心底的最深处痛到他无力背负。三千年前当他劈开桃山时,却无力救出母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消失在眼前,三千年后,他立誓要修改天条,可是新天条出世,却让他最疼的外甥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是啊,新天条出世了,造福三界,可为什么造福三界永远都是以他最亲人的命和鲜血为代价。

    “沉香,舅舅对不起你,沉香……”一声声低唤,泣血勾心,疼入经髓。

    “舅舅不应该你,不应该你,舅舅应该自己去做……”悔恨的自语,无力的字符自唇间滑落,和着鲜血,一滴一滴留在他爬过的路上。

    “三妹以后该怎么活下去?有了丈夫,却失去了儿子?三妹,二哥对不起你……”他无法想像妹妹在后漫长的生命里,以泪洗面的子。

    眼前越来越模糊,神目中的血如小溪一样滑下来,和着晶亮的银色,那是他强运神目受到重创的后果。

    “主人!”一个黑瘦的人影如风一样掠到边,细长手臂紧紧抱住他。

    “这个傻狗终于找我了。”他从没有这渴望有人能帮他,想不到号称三界第一战神的杨戬竟也沦落到如此地步,他想笑自己一下,可是却没有笑出来。

    “主人。”哮天犬伴着哭音,将他扶起来,看到他满血痕,衣服破如败柳,终忍不住鼻子一酸,泪水便落了下来。

    “快,带我去,去……”杨戬用力的抬起手指,指着黑暗最深处。

    “主人,现在山石崩塌,这里太危险了。”哮天犬急急的说完就要拖着他往外走。

    “什么?山石崩塌……”杨戬一惊,子险险又栽倒了。

    看到杨戬着急,慌忙解释:“丁香和小玉的灵力不知为何,突然间就不见了,好在孙悟空和猪八戒他们护住了山下的人,没出大事。”

    “快……快走……”杨戬指着前方面,焦急的催促着哮天犬。

    哮天犬犹豫的看着上面摇摇坠的山石,又看看杨戬,无奈只好扶起他,磕磕绊绊的往里华山最深处走过,他们刚刚走过的地方很快便被乱石掩埋住了。

    黑暗的华山之底,深深的弱水寒潭,一片洁白的莲花迎风摇曳,透明的花瓣飘出阵阵暗香。清泉的落水声叮叮铛铛的敲击着人的心痱,杨戬茫然的看着面前这一片洁白的莲花,好像似那孩子纯真的笑容,幽深的洞中似乎还回响着他的声音“娘,你别恨舅舅了……”

    你别恨舅舅了!他是那样的善良,信任依赖的目光好像清澈的泉水透明晶莹,却让杨戬疼的肝肠寸断。他无力的倒在潭边,无助的看着黑暗的弱水,额前的神目散出微弱的银芒,又一缕血痕滑下,带着淡淡的银芒蜿蜒的流下,直落入寒潭,叮咚,叮咚,如一颗破碎的心砸落玉盘一样清脆,那不是血,那是泪,是天目流下的血泪。

    哮天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主人,本来看到主人与沉香冰释前嫌,看到主人脸上幸福的笑容,他心花怒放。主人这么多年忍辱负重,终于有了结果,可是当他看到只有刘彦昌和三圣母出来时,他就预感到事不对,所以急匆匆的赶来找主人,可谁能想到竟是这样一幕。

    该怎么办?他只是一条狗,只会忠诚的执行着主人的每一道命令,只能感觉到主人的悲痛,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安慰他面前的人。

    痛,痛的几乎要麻木了,额前的银芒越来越弱,那是法力在自行消散,三千年的法力,他点滴不剩的击向了王母诅咒下的光柱,而这些法力却又不差分毫的反击到他自己的上,没有任何的保护下承受了这一次重击,银铠披风被震的粉碎,五内重创,只是他还有希望,因为他相信沉香能救出三妹。可是现在呢,现在呢?救了妹妹,却丢了外甥,他该如何面对那一双双复杂的眼神,他还有何颜面苟活在天地之间。

    随着那神目的血泪落入寒潭,平静暗黑的水面忽然激起一层层涟漪,微弱的好像什么东西在水底泛起,那种熟悉的感觉一下燃起他的希望。是他,没错,血缘之亲,同命相连,他能感觉到他,他就在水底。但是看看边的哮天犬,他不能再连累这只傻狗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做个孽,当然也应该由他一个人来偿还,那是他欠三妹的,欠沉香的。

    “主人。”哮天犬试探的叫了一声。

    “你走吧!”杨戬下定决心沉声说道。

    “主人?”哮天犬不知主人为什么又要赶他走。

    “走吧,我留下来陪陪沉香,如果我记得不错,今天,咳咳咳……”一阵急促的低咳打断了他的话,他喘息了一下却又继续说道:“今天应该是他的生。”

    “主人,不要赶我走,不要,哮天犬生生死死都要跟着你。”哮天犬跪在他的旁边,那么多风风雨雨都过来了,如今新天条有了,万家团聚,为何独独主人却落的如此?哮天犬不明白,但是他明白,他要陪着主人。

    “哮天犬,你可还认我这个主人?”杨戬抬起头,看向哮天犬,这几千年他们同生共死,他也曾违心将他打入凡间,他违心一次次冷落他,可是在他心中,这只傻狗却一直是他最亲最近,最值得信赖的兄弟。

    “认,认,哮天犬心中只有主人。”哮天犬忙不迭的点头,连眼中的泪水也跟着甩了出来。

    “那好,只你认我这主人,你就应下我一件事。”杨戬的气息十分混乱,可吐字却清清楚楚,郑重明白。

    “行,只要是主人吩咐的,哮天犬就是拼上命,也要完成。”哮天犬擦去脸上的泪水,他知道主人是最不喜欢看到他哭的。

    杨戬微微牵动了一下唇角:“到华山,守着我三妹,保护好她。”

    “不,主人,哮天犬不要去华山,哮天犬要留在主人边。”哮天犬的拼命的摇头,让他离开主人,他打死也不会干。

    “哮天犬,这三千年来,我一直当你是兄弟,今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三妹,她深陷丧子之痛,又没有宝莲灯护体,法力不高,刘彦昌会成为她最重的包袱,她真的不能保护自己。你追随我千年,随我降妖服魔,杀精灭怪,应该知道妖精若能得上仙元神,加以修练便会得万年法力,为祸三界。像三妹这个法力低微的上仙,正是那些法力高强的妖精所要捕获的,所以,所以我才要你保护她。”杨戬试图自己站起来,可是想了想,又坐了下去。

    “主人,你这样子,我怎么能离开你?”哮天犬泪水又落下来。

    “哮天犬,你若不答应,我死不瞑目!”杨戬的喘息声越来越急,

    “主人,你,你你……”哮天犬听到杨戬的这句吓的结结巴巴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看到哮天犬这个样子,杨戬淡淡的说道:“你不用担心,这里是华山之底,即使外面山崩地裂这里也不会有事。”

    “不,您受了重伤,我要照顾您。”

    “兄弟,我求你,照顾我三妹,守住华山。”杨戬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兄弟这是我杨戬三千年来第二次求人,第一次是求我亲舅舅放过我的母亲,可是他却生生的将我母亲晒化在我的眼前,今天我求你,守护我三妹。”

    哮天犬知道,十晒化瑶姬是杨戬心中最大伤疤,任谁都不能揭开,当初孙悟空就是因为提及瑶姬之事,二人才大战于天地之间。如今他亲口说出来,哮天犬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他的主人会立刻死在他的面前。

    “主人,哮天犬答应您,但你也要答应哮天犬一件事。”哮天犬沉声说道,这也是他第一次向杨戬提要求,是他必须答应的要求。

    “你说吧,我答应你。”

    “答应哮天犬,好好活着,活着。”

    杨戬犹豫了一下,终是点点头:“我答应你。”

    “主人,您看那天上的月亮,里面住着月宫仙子,哮天犬每年都会到月宫,如果它照不到您,哮天犬就吃它一次。”哮天犬说的很郑重,又是在危胁。

    “去吧,什么都不要说,只管在华山好好守住三妹!”杨戬拼尽最后的力量,手中淡蓝色的法力托起哮天犬干瘦的体沿着劈山的斧痕裂隙飘向外面,哮天犬悲天凄地嚎声痛彻天地。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