锲子 改写宝莲灯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杨铁柳 书名:绝天一算
    我曾痴迷了一段时间的宝莲灯,如此一个完美的电视剧,也有着一个完美的结局。可是出于我这种人对完美的东西总有着极强的破坏,所以突发了要毁掉这种完美的恶念,当然我知道要毁坏它的人远不止我一个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人…………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爆喝,开天辟地的神斧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劈向华山。山摇地动,碎石崩塌,巍峨的华山伴着轰隆隆的巨响裂成两半。从巨大的裂缝之间闪出七彩光华,耀眼夺目,美奂美伦。

    沉香不解,惊疑看着这片光华,略显稚气的脸上有着与他年纪不相称的刚毅与绝然,微微犹豫了一下飘而落。

    再次见到母亲,凄美苍白的脸庞在七彩光华之间忽明忽暗,眼中闪动着泪光。二十年的囚与折磨,再加上二郎神强大的法力冲击,已经让昔美绝三界的三圣母看起来憔悴盈弱。

    “娘,这是什么?”沉香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七彩石。”三圣母的声音微显沙哑却乐耳有如天籁之音,此时的话凝重而亲切。

    “七彩石,是什么东西?”

    “是女娲娘娘补天时遗下的七彩石,也叫华山之心。”

    “华山之心,怎么会在这里?”

    “哈哈……”空洞且有几分得意的声音响起来。

    “王母娘娘?”沉香惊叫起来。

    “不错,沉香,这就是七彩石,女娲娘娘早就想到会有修改天条的一天,所以她已经将新天条嵌这七彩石中,你若想救出你的母亲,就必须劈开七彩石,毁了新天条。而七彩石一旦受到外力冲击,就会破碎,永远不会恢复。所以沉香,你必须在救你母亲和新天条之间作出选择。”

    “你无耻!”沉香恨意冲天,怒声骂道。

    “沉香,其实害死你的母亲并非是本宫,而是你,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要修改什么天条,你母亲怎么会为此送命,如果不因为二郎试图用强**力打开固,怎么会改变咒语,让三圣母会在子时消失。”王母娘娘说的不紧不慢。

    沉香死死的咬着下唇,原本清亮的眸子充血通红,神斧在手中微微的闪着白光。

    “不,沉香,你不能这么做!”三圣母焦急的阻道。

    “娘,我不能失去你,即使用三界众生也不可以。”沉香的声音十分平静,神斧的白光却越发炽烈起来。

    “沉香,沉香,你听娘说,你不能这做!”

    “娘,我,我不能失去你。”

    “沉香,如果因为娘而让你放弃三界众生,毁掉众生的希望,那么娘就成了千古罪人,即使脱离苦海,娘又有何面目活在世间。”

    “娘……”沉香缓缓的,僵硬的放下手,神斧的光芒渐渐的暗下来。

    “沉香,你忘了死神的话了吗?你能走到今天是三界众生给你的力量,是你心里装着三界,如果为了我们一家,毁了大家,你觉得这样做值得吗?”

    “娘……”沉香的体渐渐松驰下来,泪水轻轻划过脸庞。“娘娘。”他的声音沉重藏着微微的颤抖,只是却没有回声,但他知道王母娘娘一定能听到,所以他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你只是在维护你的天条,可是对天条危胁最大的人是我,并不是我母亲,我愿意放弃我的法力,我的生命,求你放过我的母亲吧!”一声声哀求自己这个倔强的孩子口出说出来。

    “沉香,一切都晚了。”王母娘娘轻声说道,只是这个声音听到沉香的耳中却有着说不出嘲弄。

    “沉香。”耳边响起母亲舒缓柔和的声音:“我的孩子,不要放弃你的生命,你是父母生命的延续,只要你活着,娘就活着,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娘,我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有无边的法力,有了自己的道路,可为此我却要失去我最亲的人。”沙哑的声音充溢悲痛,绝望。

    “沉香,娘活了几千年,寂寞了几千年,无痛无觉,不知为何物,直到遇见你的父亲,才知道什么是,什么是天伦之乐。娘无悔,亦无怨。你更要明白,无论是神仙还是凡人,都要经历生离死别,你当然更不会例外,反而会比平凡的人承受的更多更重,但是沉香,你要坚强,因为三界之中是相通的,无论是生死还是离别都不能阻隔,娘着你。”

    “娘——”痛,心痛的要裂开一样,痛的麻木,哭无泪。时间却无一点点的流逝着,子时眼看就要到。“啊——”悲愤的叫声从这个单薄的少年口中传出来,泣血勾心。

    “沉香,替娘照顾好你的父亲。”三圣母的声音藏着几分哽咽。

    “不——娘,沉香不会让你死,不会!”沉香突然直起体,坚毅而高大。

    “沉香?”三圣母惊恐的看着儿子。

    沉香突然朗声道:“玉帝,王母,你们听着。我刘沉香救母之心早已铁定,决不会放弃。”

    “这么说你要放弃三界了?”王母有几分意外的问道。

    “不,我也不会放弃三界。记得在虚迷幻境中我曾说过,我不会放弃丁香,也不会放弃母亲,那么我会选择放弃我自己。”

    “沉香!”空洞传出一声声呼唤。

    “我曾学地藏王,舍救母,孝感动天,然天本无,又何来孝感?”

    “沉香,你……”是玉帝的声音。

    “我学我的舅舅二郎神,力劈桃山,而天竟绝我母子生路,这样的天留之何用?”

    “你,你,你想干什么?”玉帝颤抖的声音问道。

    “哈哈……”一声声充满嘲讽的笑声自沉香的口中传出。“玉帝,我不会再相信你,你也不配我再杀上天庭,只是今天我要让你看看什么才是,什么才是人间真,什么是人。”

    “沉香,你,你要做什么?”三圣母盯着儿子的脸庞,眉清目秀,稚气未脱,不过一个二十岁的少年,然而上却澎湃着无尽的力量。

    “娘,孩儿为朋友能不惜生死,为,为可杀遍天宫,为三界能流尽一鲜血,为什么今天不能为自己母亲舍弃精魂?”

    “沉香,你,你不能,不能……”三圣母疯狂的冲出来,想要阻止这一切,可是强大的光柱却将他弹回去,跌落在地上,丝丝血渍滑过灰白的双唇。

    神斧燃起一道道白色的烈焰,照光这暗潮湿的山洞,就连七彩石的光芒也暗然失色,更照得沉香体有如透明一般。

    “七彩石,你既叫华山之心,那你就该有心,有心你就用心看着,听着,想着,刘沉香愿化入石中,换我生母脱离苦海,生生世世守望新天条。”坚定的声音,唤出七彩石光华闪动,似也在回应。

    “不,不……”三圣母无助叫着,却叫不住儿子。

    “娘,天下的每一个母亲都可以为儿子舍弃一切,今天也让儿子报答您一回。”

    “不,不,沉香,我的沉香。”

    “娘……”一声轻轻的呼唤,带起无尽的思念,神斧化成利刃,深深的刺入膛,刺目的鲜红绽放开来。三界皆惊,玉帝王母不知不觉中已离开神位。就连观音那淡然的脸庞也落下滴滴清泪。

    “不——”

    神斧消失了,只有鲜血在喷涌,沉香的体无力的垂着,轻轻的软软的飘起来,一道柔和的白光紧紧的围着他,祥和,柔软,强大无边,衣角随着轻风微微摆动,一点一点的飘向七彩石的光芒。

    “沉香——”三圣母伸出手,想要接住儿子,可是体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缓缓推开了,推离了那冰冷的石阶,飘向岸边。

    “娘……”低沉虚弱的声音在响起来,沉香软软躺在石阶上,中的鲜血如同血莲越放越大,流过体,划过指间,沿着石阶静静流下,深深的落入寒潭溺水,消失……

    “沉香——”三圣母爬起来扑过去,却被人一个死死的抱住,她猛回头,是刘彦昌。

    “沉香,沉香死了!”她死死的抓着刘彦昌的肩膀,惊恐的叫道。

    “沉香——”

    “娘……我想……听,听……你唱……唱……”苍白的脸色,一双黑眸越发显得深幽,凌乱的黑发贴在前额,断断续续吐出一句话。

    “沉香……”泪水犹如泉涌,无声的划过削瘦脸庞,痛入肺腑,疼入心肝。

    “娘……我想……”

    远处有座山,

    山上有颗树,

    树下有个茅草屋

    …………

    凄凉悠扬歌声回响在山洞,天庭,三界之中,一直消失在心底的最深处,无声无息的那双黑眸合了起来,灰白的双唇扯起一抹满足的微笑,淡然而宁静。

    七彩石光华柞现,温柔的托起这副单薄的体,小心的升腾着,旋转着,空中落下漫天艳彩的血雨,落入寒潭,沉香在一片光华之中化入七彩石内。华彩收敛,一切陷入无底黑暗,只有空中回响着撕心裂肺的哭声。

    哪里去寻的法门,

    哪里去找的慧根,

    风吹走浮尘,吹走浮尘

    不灭的心给我指引

    …………

    光亮如天边那一点星晨,点起希望的火种,寒潭黑暗的水面透出一个个花苞,绽放成朵朵白莲,七彩石光华重生,一瞬间四分五裂,响起一阵清脆的破碎声,一串串明亮的字符闪动着火的光辉腾空而起,照亮黑暗,驱开满天雾,直冲九霄………………

重要声明:小说《绝天一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