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太华山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笨虫子爬爬 书名:登仙诀
    脚踏穿云宝梭,后霞光万丈,迎着朝阳飞行在这漫天云霞之间,真是何等惬意,林云逸只觉心中畅快无比,几乎忍不住想要放声长啸。

    那穿云梭虽是灵物,林云逸到底功力低微,这几千里路,也远非一可至,一路上少不了露宿在荒山野岭,辛苦跋涉了十天,方才抵达太华山下。

    “华山自古一条路”,山势峻峭,壁立千仞,下有千尺疃双峰夹抱,上有苍龙岭独临深涧,那等险峻穷奇,可谓冠绝天下。林云逸跟在引路的小沙弥后,一路闲亭信步,看不尽巍峨山色,倒也自得其乐。

    太华宗本院灵禅寺位于主峰莲花峰顶,亭院幽深,宇辉煌,已有数千年历史,立派尚在苍云之前。寺中梵音阵阵,檀香微闻,林云逸这俗人到了此间,心中竟也空灵了几分。他自忖不过是后学晚辈,早有不被重视的心理准备,然而太华宗当代宗主灵空禅师顾及苍云威名,竟命师弟灵悟出面接待。这灵悟禅师已经修成元藏化,在修真界份高贵,蒙他召见,林云逸可谓缘法不浅。

    宾主见礼已毕,林云逸便将灵丹献上,灵悟禅师着小沙弥收了,合十道:“善哉,小施主可回禀易明真人,我太华足感盛。”接着抬起一双浑浊的老眼打量了他一番,又道:“举凡世间法,见好不求,被辱不嗔,断,识自心源。小施主璞玉良材,还望善保本心,勿堕魔障。阿弥陀佛!”

    林云逸虽是听不懂这等禅机,却也知道是勉励之词,躬拜谢了,又提起另一桩事来:“晚辈受师门长辈所托,想要拜见贵派慧明大师,不知是否方便?”

    灵悟禅师点头道:“慧明师侄正在寺中,小施主但去无妨。怀义,你可去为林施主引路。”林云逸再次拜谢,随小沙弥退出大。灵悟禅师看着他的背影,眼中突然神光一闪,垂眉自语道:“罪过,罪过!”

    林云逸看这小沙弥不过十二三岁,就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想跟他攀谈几句,微笑道:“不知大师在本寺修行多久了?”

    怀义小和尚脸蛋一红,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不必多礼,但请呼我法号便是。小僧乃是孤儿,自小蒙师祖收养,至今修行十三载有余。”

    林云逸心中一动,暗道:“佛门最重因果,修的是来世,这小和尚看似平平无奇,竟被灵悟禅师亲自收养,莫非又是哪位比丘转世吗?”然而打量了半天,还是没有发现半分灵异,只能自嘲没有慧眼。

    ……

    到了慧明大师静室之外,怀义就告罪离去了,林云逸略整衣冠,便上前叩门。

    房中木鱼声一停,房门自行开了,一个枯瘦老僧正端坐在云之上。林云逸跨入房中,躬下拜道:“苍云末学后进林云逸,拜见慧明大师!”眼睛却忍不住瞄向慧明的双手,果不其然,那左手上缺了半截小指,心中登时“咯噔”一声,疑云大起。他在路上早已悄悄打开那玉盒看过,内中正是放着半截十枯的手指。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慧明却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微笑道:“小施主可是对我这残肢好奇吗?”说着竟然将左掌伸了出来,竖在前,给他看个清楚。

    林云逸十分尴尬,告罪道:“晚辈无知,冒犯之处还望大师恕罪!”

    慧明轻轻摇了摇头,摆手道:“无妨,贫僧并不忌讳这个,小施主不必介怀。”接着又问道:“施主自苍云而来,可是凌波仙子着你来见我吗?”

    林云逸点头道:“大师明鉴,正是凌波师叔差我将此物交给大师。”说着将玉盒递了过去。

    慧明接在手中,并不急着打开,追问道:“凌波仙子可曾嘱咐你什么话吗?”

    “师叔托我转告大师,昔年飞龙涧之事,她已放下了。”

    “阿弥陀佛……”慧明双手合十,默诵心经,面上一片解脱,片刻之后,方才说道:“凌波仙子心广阔,终是宽恕贫僧了,贫僧此后再无心结,功果可期,善哉。”接着看了看林云逸的神色,又道:“小施主可想知道个中缘由吗?”

    林云逸假意道:“晚辈不敢打探尊长隐讳。”

    慧明轻轻捻动手中佛珠,淡然道:“放下并非是忘却,却是要安然正视方为上乘,这桩往事已在贫僧心中积压百年,也该到了一吐为快的时候了。”说着合上双眼,沉浸在回忆当中。

    “凌波仙子俗家名讳清波,出自江南巨贾之家,贫僧当年,却是个镖局的少镖头,两家世代交好,自小便结下了亲事。那年成婚之前,岳父岳母携我二人前往衡山进香祈愿,路过飞龙涧时,不幸遇上了山贼。不怕小施主笑话,贫僧虽是习武出,却并无半分胆气,见那贼人势大便独自逃了,以致二老惨死……”说到此处,略为停顿,似乎仍在追悔当中,又接着说道:“凌波仙子幸被易静真人所救,此后便拜入苍云门下。贫僧返回家中之后,饱受苛责,先严痛失老友,不出数载便英年早逝。此后贫僧孑然一,俗世中再无留恋之处,便来到这太华山出家修行。贫僧初时并不知道凌波仙子脱难,直到五十年前,才在龙华会上偶然相遇,彼时佛法不精,难舍执念,冲动之下便断指明志,却是犯了痴念,罪过,罪过……”

    这慧明大师在后辈面前自曝其丑却仍能面色如常,可见心已达圆满大成之境,林云逸倒是有几分佩服于他,斟酌着语气说道:“两位前辈都是得道高人,凡尘俗事自可看破,大师今解开心结,真是可喜可贺。”

    慧明略一点头道:“小施主可知我为何执意要将此事告知于你吗?”

    “晚辈不知!”

    “凌波仙子心有七窍,行事自有道理,她既是差你来此,定然不无造就之意,故此贫僧才现说法,略为点拔你一二。须知大道艰难,步步如临深渊,唯有明心见、紧守本心,方能抵御心魔,不入岐途。如若不然,一念之差,便如贫僧一般执念缠,难有大成。佛门有贪、嗔、痴、恨四大心戒,贫僧便是被这个‘痴’字纠缠半生。小施主陷魔障,却是要平心静气,万勿犯那‘嗔’戒,切记切记。”

    林云逸心中一凛,想起眉心那异物来,脸上却毫不动声色,故作疑惑道:“不知大师所言魔障,有何深意?”

    慧明淡淡扫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施主不必多心,贫僧并无恶意,方才以转轮法眼观之,施主泥丸宫中藏有魔物。神念偶一触及,竟凭空生出无边怒火,饶是贫僧修行百年也几乎把持不住,只怕来历非同小可,施主不可不防。”

    林云逸急道:“晚辈并非存心欺瞒,实是掌教师祖也不知此物来历,只猜测是上古传说中的‘天魔瞳’,事关重大,师长们嘱咐晚辈不得外泄。大师慧眼如炬,还望为晚辈指点迷津。”

    “天魔一说,世人皆以为虚指,可我佛门中人却深知其确然存在,并与之有过数度交锋,直到千年前还有前辈高僧斩杀来犯天魔。倘若小施主上蜇伏的果真是天魔瞳的话,那必是出自嗔恚天魔波旬,波旬乃是他化自在天阿閦佛恶尸所化,常使世人兴那无名业火,堕落成魔。小施主沾染此物,却是凶险万分,不过,若是能够静下心来,修习我宗大乘方广经,定可将其镇压无虞。只是……”

    林云逸心知其意,这大乘方广经乃是太华宗镇派三宝之一,非寺中长老不得参悟,又岂能授予外人,于是恳切地说道:“晚辈自然不敢觊觎贵寺真经,不知大师可还有其他法子缓解一二?”

    慧明沉吟一会,终于点头道:“也罢,我便传你一‘真如本愿法’,此法诀乃我佛宗弟子洗涤凡心所用,用来对抗天魔秘法也是颇有奇效的,小施主可用心参悟,自有所得。”说着平伸出右掌,变化出一本线装经文来。

    林云逸恭恭敬敬地接过经文,再三拜谢之后便告辞离去了,走到门外,嘴角却是浮起一丝冷笑,心道:“这太华宗居然千年之前还有人能力斩天魔,倘若传闻无误,至少也是‘迦叶报’的修为,真是捂得严实,父亲一定会对此感兴趣的。”

重要声明:小说《登仙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