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魔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笨虫子爬爬 书名:登仙诀
    风洞里的黑牢其实是个玄铁打造的大笼子,数百年来也不知圈过多少冤魂,鸡蛋粗的栏杆上满是紫黑色的陈年血迹,笼中一股恶臭,闻者掩鼻,林云逸被制了神识丢入笼中,一直昏迷不醒。

    等到洞府坍塌之际,亏得这笼子结实,林云逸方才逃过一死,又因为风老魔已经神形俱灭,制失效,他也就渐渐苏醒过来,这才发现周围环境大变。容的铁笼早已歪倒,笼中积了半尺深的灰尘,顶上搁着块大石,四周已现天光,竟是孤零零躺在一片乱石之中。

    菜鸟也有菜鸟的好处,风老魔师徒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也就懒得去搜他的,仗着那子午返魂针,他轻松弄断了三根铁栏杆,钻了出来。

    此地绝不可久留,林云逸稍微恢复一丝气力便踉踉跄跄地朝山下逃去,刚走出十来步,便发现前乱石堆中,离地约两尺高的空中悬浮着一个鸡蛋大小的苍白圆球,正在滴溜溜乱转。他神念方自一动,那圆球就自行跳入手中,轻轻一捏,软着带着韧,好似质。正在狐疑之际,只觉掌心一麻,那圆球竟然挤入了体,却又不现一丝伤痕。只见皮下一个凸起沿着手臂飞速移动,最终停留在泥丸宫处,眉心一阵刺痛传来,伸手一摸,已只剩隐约痕迹,想必外表是看不出来了。

    林云逸心知这绝非好事,只是既然不痛不痒,眼下也就顾不上了,还是赶紧找个市镇问明方位,速速回山才是。正在埋头赶路之际,一青一白两道剑光破空飞来,垂直落在前,却是凌风子与凌尘子二人赶到了。

    原来那风老魔自恃法力高强,又舍不得根基重地,从来不玩什么狡兔三窟的把戏,他盘踞莽苍山多年,又不是什么秘密,再加上凌风子对于跟自己血脉相连的儿子自有秘法追踪,因此不过晚了大半,就已找上门来。

    林云逸心力交瘁,见到父亲赶到,神念一松,便已昏倒,凌风子将他搀起,凝神探去,并无伤损,不过是劳累过度,也就放下心来。

    师兄弟二人又折返风洞,仍然没找到半点有价值的东西,索将整座山峰削掉半截,这才御剑飞去。

    ……

    林云逸从未想过,这天下竟还有人敢于挑衅苍云的权威,休息两之后,便忍不住向父亲提出心中疑问。

    凌风子正色道:“天下之大,奇人异士不知凡几,又岂是我苍云一派能够一手遮天的,那风老祖并非顶尖人物,散修之中,更有许多隐世的元婴高人,这些修士,行事毫无顾忌,比起名门大派来,更是难缠。你后下山游历,万万不可恃强拿大,随意招惹是非,否则一朝陨落,多年苦修,尽成飞灰!”

    林云逸垂首应了,暗暗记在心中,又想起一事来,急道:“父亲,孩儿那逃生之后,在风洞废墟中捡到一个圆球,一不小心,竟被它钻入体,现在藏在眉心之中,不痛不痒,不知是何缘故?”

    凌风子仔细询问了那圆球的诸般异状,神色渐渐凝重起来,皱眉道:“我苍云典籍之中,并无相应记载,听起来反倒是与一件传说中的魔道宝物相似。相传上古时期,金仙降世,于人间斩杀域外天魔,那天魔独眼化为宝珠遗失人间,得之可成无上魔功。数千年前,魔道修士们还曾经为了这‘天魔瞳’大打出手,很是折腾了几年,但是后来得主也并未修炼出什么了不起的神通,因此渐渐也就无人提起此物了。”

    林云逸听了暗暗心惊,凌风子便又开解道:“我也不过随意一说,并不能断定,改请你师祖为你检查一番,或许真是件宝物也未可知。”林云逸安下心来自去修炼不提。

    ……

    虽然今年丢失了一瓶琼浆,但这丹药还是得照发不误,灵效弱了点,总好过没有。半月之后,灵丹开炉,林云逸也厚着脸皮去领了一颗,很是遭了些白眼。这前往各派送丹的事更是不能耽误,延续了几百年的老规矩,倘若一朝打破,虽不致影响彼此交,但至少当代掌教慧明真人的声望是必定大跌的。

    林云逸心中牵挂叶凌波所托之事,便有心向父亲打听一下,这便早早收了功回到家中。

    刚一踏进院门,竟听到父母在房中吵架,火气还似不小。有心前去偷听,却又心知定然无法瞒过父亲神识,正在进退两难之际,凌云子在房中喝斥道:“既是想要旁听,就大大方方走进来,鬼鬼祟祟地像什么样子!”林云逸闻言只得硬着头皮走入房中。

    凌风子本以为当着儿子的面,妻子定然抹不开面子,不料沈凌碧竟是不肯罢休,仅仅将音调降低几份,继续数落道:“你当年是怎么应承我的?现在又想着去找她,到底是何居心?”

    凌风子铁青着脸说道:“我跟怡妹,原本就是清清白白,便是因为你成天疑神疑鬼,我才数十年未与她来往,现在儿子**,让他去拜见一下表姑,到底有何不妥?你简直是蛮不讲理!”

    沈凌碧冷笑道:“是,我蛮不讲理,哪里比得了你的好妹子温柔体贴!”

    林云逸杵在房里,实在是尴尬万分,偏偏父亲还不肯放过他。凌风子这回态度十分强硬,以不容置疑地语气说道:“任凭你说破天去,此事绝对不容你插手!逸儿,你且随我到书房来,我有事吩咐于你!”说着袖子一甩,扬长而去。

    林云逸打量着沈凌碧的脸色,试探地叫道:“母亲……”

    沈凌碧没好气地道:“你也给我出去,别来烦我!”林云逸只得讪讪地退下,直奔书房。

    不得不说凌风子的养气功夫远胜妻子,只见他巍然高坐,面上波澜不惊地说道:“为父俗家有个表妹,姓宋单讳一个怡字,正在太华宗忘尘庵出家修行,法号‘慧心’,彼此间已有多年未通音讯。现在宗派中要派人去给各大门派赠送‘会元玉髓丹’,为父有意让你往太华山一行,你可愿意?”

    林云逸暗自腹诽道:“你什么时候还在乎过我的意见不成?”嘴上可不敢犯倔,恭声道:“既是至亲长辈,孩儿理当拜见。”

    凌风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见着你表姑,你可转告她……”说到这里,竟是一时语塞,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半晌之后,凌风子上气势泄尽,无限寂寥地挥了挥手道:“罢了,你只说是我让你去看她的就是了,你且下去吧。”

    林云逸从未见过父亲如此颓丧的样子,正待关切两句,却看到凌风子已经闭目凝神隔绝外物,只得垂下头,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

    既是要远行,总有些事要料理,林云逸跟几个师弟交代了一番,又央求母亲给莫云瑶发去剑讯,半后,小丫头却是巴巴地跑来送行了。

    林云逸看着她眩然泣的样子,和声劝慰道:“又不是去天涯海角,顺利的话,不到一月就回了,哪回闭关不比这个久,你何必如此。”

    “我知道的……”莫云瑶哽咽道:“可是,我只要一想到离你那么远,心里就好生害怕。”

    “我一办完事,就会立即赶回来的,你安心在家修炼,不要东跑西跑的了。”

    “恩!”莫云瑶重重地点头道:“我会的!”突然紧紧抓住林云逸的胳膊,郑重其事地说道:“逸哥哥,你答应我,以后千万千万不要丢下我,好吗?”

    林云逸轻笑道:“胡说些什么,我干嘛要丢下你?”心中想着:“这丫头原来也已到了胡思乱想的年龄了。”

    ……

    林云逸临行前,凌风子突然赶了回来,把他叫到书房,沉吟一会,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紫金梭来,递给他道:“你暂时还无法御器飞行,若是从俗世经过,不免旷持久。这‘穿云梭’是一件专门用来飞行的法器,以你的修为勉强也能驱使,你且拿去代步,办完诸事后,务必速速回来,不得在外勾留!”

    林云逸本以为筑基期以前是不要做漫步云霄的美梦了,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奇门法器,这下真是喜出忘外,顾不上在父亲面前失态,一把抢了过来,拿在手中不住翻看着。

    凌云逸看了心中不喜,冷哼一声,将他挥退了。

重要声明:小说《登仙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