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积薪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笨虫子爬爬 书名:登仙诀
    既是有了新活计,乐凌空立刻就将全部心神投入到谋划当中,对林云逸二人便有些理不理起来。林云逸知道他的老毛病,便拉着莫云瑶起告辞。

    换成他人,乐凌空或许还会虚留几句,对林云逸却是没什么好客气的,随意挥了挥手道:“赶紧走吧,别在这碍事!”接着又嘱咐他一个月后再来取成品。

    林云逸正待离去,突然心中一动,停住脚步,小心翼翼地问道:“方才我在阁外碰到凌真师叔,却不知是……”

    私下打探师长行踪,正是犯了大忌讳,也就是在乐凌空面前,林云逸才敢如此大胆。

    乐凌空眉头一皱,终究还是答道:“两个月前凌真师兄也不知打哪弄来两截断剑,非叫我给他续上,还说要不露一丝破绽。这镕了重铸容易,断剑再续却是麻烦,虽然不是毫无法子,我又怎肯在这种凡间俗物上费劲,当时便回绝了他。没想到他竟然跑了一趟星沉海,巴巴地弄回来一块七星铁,看在这东西份上,我便应承了下来。”说着神色凝重起来:“凌真师兄对你说了什么吗?”

    林云逸却正在失神,心中想道:“凌真师叔居然这么器重那蔡云晦吗?却是难怪对我不满。”好一会才慌忙答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师叔见我行为冒失,提点了两句!”

    乐凌空心知有异,双目神光一,竟似直刺入林云逸体内部,缓缓扫视了一圈。却又什么也没说,摆摆手示意两人退下。

    林云逸跨出院门后,乐凌空尚自杵在原地,嘴角渐渐浮起一丝冷笑,微不可闻地自言自语道:“霍凌真竟然舍得用‘通神咒’为逸儿灌顶,倒还真是个痴人!”

    林莫二人各自回峰不表。

    ……

    炼器事毕,林云逸又在家安顿了两天,便赶赴积薪院上任,如今修为不比往,不经意间也就到了目的地。

    这积薪院坐落在山脚,却是苍云派故址所在,原来当年宗派初创,一时无力在峰巅大兴土木,便在山下兴建了一处道院。又因为人手单薄,上下人等均须分担俗务,故此创派祖师青冥真人将此道院命名为“积薪院”,取“众人拾柴火焰高”之意,以示勉励。此后历经数十代先辈扩建,苍云派于八百年前正式奠定了七脉并立的根基,并将一干传宗法器迁至最高的翠屏峰,从此积薪院的地位便一落千丈,并最终沦为外事弟子的起居之所。

    那位卸任的执事郭云川早已得了剑讯,正在望眼穿地等待继任者,听到禀报之后,立刻迎了出来。

    林云逸看到他白花苍苍,步履蹒跚的样子,倒也不敢怠慢,抢上前去搀扶了。暗暗感应了一下他的修为,却恰好是炼气九层的巅峰,想来是筑基失败,毁了灵根,以致再无寸进,林云逸心中便颇有几分怜悯之意。

    郭云川却是早已看开,想到就要与子孙团聚,满脸都是笑容,迫不及待地便要向林云逸交接清楚。

    林云逸一番盘点之后,竟发现短了几千银两,看了看在一旁焦急等待的郭云川,暗叹一声道:“帐册上一应物事俱全,师兄劳多年,真是费心了。”

    郭云川放下心来,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感伤道:“愚兄修行无果,愧对师长,也只能是经营这些个俗务,也好回报师门洪恩于万一,却是让师弟见笑了。”

    林云逸微笑道:“师兄的功绩,长辈们都是记得的,我下山之前,父亲还提及师兄的不易,这里有一瓶‘培元丹’,便是他赐给师兄后人的,师兄子孙辈中若有具灵根之人,还望早送到门中修行。”

    郭云川颤抖着双手接过药瓶,一时间不老泪纵横,哽咽道:“没想到……没想到凌风师伯还惦记着我这么个不成器的师侄,回想当年听他老人家讲道之时,仿佛就在昨……”

    直到郭云川千恩万谢地离去之后,林云逸才算是轻松下来,斜躺在云上,心中想着:“窝在山中,不知世间疾苦,却是失了本心,如何能够成道?也难怪师长们都要下山游历,这趟积薪院,却是来对了。”转念想到垂垂老矣的郭云川,却是深感修真逆天行事,真是步步艰辛,一旦冲关失败,便是前程尽毁,再也无人过问。父亲又何曾想起过这个炼气期的师侄,方才不过是他临时起意,借花献佛罢了。

    仅仅休息了一,林云逸便开始正式理事,先是召集各位管事,好生慰勉一番,又清点了人员名册,突然见到一个熟悉的名字。诧道:“原来这蔡云晦果然被打发到这里来了。”再一瞧瞧他分配的任务,却是砍树。这苍云山中出产的青玄木,根根圆润笔直,纹理细密,做成器具后典雅大方,又加之坚如铁石,经久不腐,乃是俗世中重金难求的奇物。只可惜采伐不易,普通凡夫俗子还真是砍它不动,那蔡云晦的定量却是加了倍的,想必又是托他那张臭嘴的福。林云逸沉吟一下,对一旁伺候的外事弟子吩咐道:“从今儿起,将这蔡云晦的定量减半吧!”

    积薪院独立门户数百年,行事自有章法,一应俗务都有专人处理,林云逸很快便发现自己这个执事不过是个摆设,除了偶尔签个字画个押,竟是无所事事,索便安心修炼起来,却发现修行速度大胜从前,不过月余光景,就已经稳固境界,他以为这是破关之后的正常现象,欢喜之余却也别无他念。

    这一他正在房中打坐,突然听到院中一阵喧闹,似乎有人在叫着“大师兄”。尚未来得及下,房门便被人重重推开,莫云瑶、张云平、赵云海三人闯了进来。

    林云逸跳下来,喜道:“你们怎么跑下山来了,云清师弟没有同你们一道吗?”

    莫云瑶抢上前来,双手捧着个物事递过去,微红着脸小声道:“逸哥哥,生辰快乐!”

    林云逸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十六岁生辰,一拍脑门之后,好奇地打量起莫云瑶手中的东西。原来是个怪头怪恼的……呃……香囊,针脚还算细密,造型太过出奇,难怪小丫头自惭。林云逸伸手拿过来,当场便系在腰间,笑道:“我还正缺这么一件东西呢,师妹费心了!”

    莫云瑶抬起头来,兴奋地说:“师兄喜欢它吗?我……我第一次做这个,生疏了点,改天再给你弄个好的。本来师尊还责骂我,说女孩儿家不能随便给人送香囊,可是干娘却说不打紧的。对了,干娘本来也是要来的,干爹不让呢!”

    张云平二人也分别上前道贺,各有礼物送上,张云平生得丹青妙手,为林云逸画了幅半像,倒也是栩栩如生。赵云海则是巴巴地献出一个大蟠桃,从落霞峰那群通臂猿口中夺食,想来也是吃了苦头的,却是难得,林云逸俱是欢喜收下。

    张云平又替孙云清解释道:“云清师兄自从上次被蔡云晦打了,一直闷闷不乐,最近却是闭关修行去了,入定前还托我向师兄告罪的。”

    林云逸浑不在意地道:“这小猴子倒也知道上进了。”接着又询问道:“父亲准了你们多久的假,难得下山一趟,师兄带你们四处逛逛。”

    张云平尚未答话,莫云瑶就拍着双手叫道:“好啊,好啊!师兄带我们去后山玩吧,死胖子去年答应要给我抓只赤羽鸡,生生赖帐了,要不师兄你抓给我吧。”

    张云平本来还盼着去俗世市镇见识一番,一听提起“赤羽鸡”这档子事来,立马闭了嘴巴闪到一旁。

    既是计议已定,一行人便向后山进发,云平、云海走在前头,莫云瑶却是悄悄拉住林云逸的手,小声说道:“逸哥哥,那个桃子……”

    林云逸登时噎住,脸上**两下,低声道:“云海师弟一番心意,我怎好随意转送,你且不要再提,明回去的时候,给你悄悄带上就是了。”

重要声明:小说《登仙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