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炼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笨虫子爬爬 书名:登仙诀
    “积薪院的临时执事?”猜来猜去,林云逸却不曾想到会派给自己这么个差使。

    “没错,现任执事寿元将近,想要回俗世终老,我已是准了。三代弟子中,你那些筑基期的师兄都已自行开辟了洞府,已经算是出师了,没有什么大事,师门也不好随意传召他们。现在留在宗中的便以你为首,往后自有诸般俗务要落在你们上,你不先做个表率,为父怎好支使他人!”

    知道父亲决议已定,林云逸便不再推脱,转而问道:“既是如此,孩儿自当用心理事,却不知父亲想让我任职多久?”

    凌风子沉吟道:“再过两个多月,便是瑶光池十年一度的开光大典,筑基期的弟子都会回山讨上一粒上清玉髓丹,到时为父自会挑出一个稳重的来接替你。”

    “那孩儿该何时动?”

    “倒也不必急在一时,三五间还不妨事,你赴任之前先往藏剑峰走一趟。既是突破了小玄关,以后便可以将神识附于法器之上,跟通过灵气间接控制却是大不相同。我的烈阳戈并不适合你,你也该找凌空师弟定制一件法器了,我这里有一罐寒沉砂,你拿去做主料,别的东西,藏剑峰都是齐全的。”凌风子说着伸手一指,一只小小的陶罐凭空出现,悬浮在林云逸面前。

    林云逸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托去,乍一接触便觉得手上一沉,怕不有上百斤分量,又有一股寒气袭来,冰冷入骨,急忙运功顶住,轻轻摩挲一下罐,便将其收入了储物袋。

    ……

    一件量打造的法器,对任何修真者来说都是莫大的吸引,林云逸心中也是颇为期待,第二天一大早便收拾停当,准备前往藏剑峰。刚刚出门,便在前方花海中发现了一个蹦蹦跳跳的影。

    莫云瑶照例穿着鲜艳的红裙,头发却未挽髻,扎着一头小辫子,走动时一甩一甩的,煞是可,突然脚步一停,却是也已经看到了林云逸,于是加快脚步,笑逐颜开地跑了过来。

    到了跟前,先拉起裙摆转了个圈,嘻嘻笑道:“好看吗?小辫儿我自己扎的哦,整整用了一个时辰呢!”

    林云逸微一失神,嘴上却不屑地说道:“有那功夫,都能运功好几个周天了!”

    莫云瑶跺跺脚,皱起小鼻子埋怨道:“好没良心,亏人家还特意打扮了来给你道贺!”

    林云逸看得心中一动,忍不住伸手抓起一条小辫,在指间缠绕起来。

    莫云瑶却是被吓了一跳,语无伦次地说:“你……你……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又想要抱我吧!”

    林云逸好像手中抓着块烙铁一样赶忙撒手,板起脸说道:“小丫头不知羞,谁稀罕抱你不成?”

    莫云瑶满是狐疑地扫了他一眼,翘着嘴说道:“哼,不跟你计较!”

    说着又莫名其妙地高兴起来,好奇地问道:“你一大早就出门,做什么去啊?”

    林云逸被搔到痒处,有心炫耀一下,却偏是故作平淡地说道:“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过是去藏剑峰炼件法器。”

    “炼器!”莫云瑶惊讶地捂住了小嘴,一把抓起他的手臂轻轻摇晃着,软声哀求道:“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真是麻烦!”林云逸甩开她的手,自顾朝前走去,步子却是越来越小。

    怔在原地的莫云瑶这才明白过来,再次破颜欢笑,一路小跑地追了上去。

    ……

    藏剑峰峰如其名,自便像是一柄出鞘的宝剑,山石嶙峋,悬崖陡峭,因此这登山之路也就更加崎岖难行。

    “云逸哥哥,这山好难爬的!”

    “恩……”

    “你会轻术的吧?”

    “恩……”

    “云逸哥哥,我的脚酸了……不许再‘恩’了!”

    林云逸好气又好笑地停下脚步,看着她满是委屈的小脸,打趣道:“是谁非要赖着跟上来的?怎么这就泄气了?”

    莫云瑶的火气却是比他想像中要大得多,只见她眼圈一红,大声嚷嚷道:“人家的脚都磨破了,你还在那风言风语的!”说着竟是掉下泪来。

    林云逸顿时慌了神,一边笨手笨脚地给她擦着眼泪,一边小声哄着,这番折腾的结果便是林云逸老老实实背起她赶路。

    林云逸给自己加上轻术后,真是轻如燕,即便是背着一人,却仍是比之前快了不少,过了小半个时辰,终于看到了藏剑阁那厚重的黄铜大门。正待放下莫云瑶来喘口气,突然一道红光从阁中飞出,从他们头顶经过。

    林云逸羡慕地看着那线流光,心中想道:“要不自己也打一柄飞剑?”那剑光却又陡然折了回来,落在他们前,只见红光一闪,一个披粗布道袍,面上白静无须的中年道士现出形,此人上全无一丝灵气迹象,就好似俗世间普通的香火道人。

    林云逸却是大吃一惊,耸耸肩示意莫云瑶赶紧下来,两人一齐施礼道:“弟子叩见凌真师叔!”

    凌真子面无表地微点下头,冷冷说道:“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光天化之下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林云逸慌忙谢罪道:“小侄自知孟浪,多谢师叔赐教!”莫云瑶却是大感委屈,埋着头没有出声。

    “赐教?我可担——当——不——起!”这一句话,廖廖数字,却有如洪钟大吕般直接在林云逸脑海深处炸响,登时激起滔天大浪,一峰高过一峰地冲击着他的神识。林云逸顿时眼前一黑,刹那间便已浑脱力,灵气散了个一干二净。若不是莫云瑶在一旁搀扶着,当时就得瘫倒在地。回神看看,凌真子已经不知何时离去了,这才深呼一口气,心有余悸地想道:“这便是金丹中期的实力吗?真是好生可怕,难怪父亲如此忌惮于他。只是,凌真师叔好像对我颇有成见,仅仅是因为蔡云晦的缘故吗?”

    ……

    藏剑峰执事乐凌空不过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尚不够资格舍弃俗家姓氏,其人粗犷豪放,却是个能与小辈们打成一片的。林云逸熟知他的子,也不用人禀报,径自带着莫云瑶来到后院剑炉所在。

    这炉子,高约十丈,方足兽耳,周镌刻着三百六十五道周天符印,底下乃是一个白玉为基,黄光闪现的巨**阵,阵中央出一道合抱粗的光柱,将其高高托在空中。炉另缠绕着一道若隐若现的虚无龙形,这却并非幻影,赫然便是一条真龙神魂,不知是何等**力竟能将它在此拘束千年。那龙魂缓缓游动,每盘旋一周便抬起躯,一头扎进炉腔,炉顶的八个圆孔中便喷出道道白焰,一股炙的气息立时席卷整个庭院。

    林云逸凝视着炉,遥想先辈风采,不心驰神往,莫云瑶第一次到此,更是被震撼地痴了。

    乐凌空此时正悬浮在炉顶附近,袒露着上、汗流浃背,见到林云逸人,便飞飘露,也不顾忌在晚辈面前失礼,大剌剌地招呼道:“这不是云逸吗?怎么有空跑我这来了,哟,修为又精进了,真是可喜可贺!你旁边那女娃儿……唔,莫不是你娘的宝贝女儿云瑶师侄?”

    林云逸笑道:“师叔还是老样子呢,小侄今上山,却是打秋风来了。”

    莫云瑶虽是奇怪向来循规蹈矩的师兄为何这般放肆,但她初次拜会,可是不敢造次,躬施礼道:“云瑶拜见师叔!”

    乐凌空漫不经心挥挥手道:“行了,我这里没那些个穷规矩,好好一个小女娃儿,可别学你干爹那假道学!”接着又对林云逸说道:“难得你第一次朝我张口,我也不小气,回头你把这炉子扛了去,我也就这破玩艺还值两块灵石了。”莫云瑶听他说得有趣,却是放开了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

    “寒沉砂?快拿出来!”一提到炼器,乐凌空就来了精神。林云逸不敢怠慢,从储物袋中取出那只小罐递了过去。

    乐凌空接在手中,随手掀开盖子,拈出一粒青濛濛的细砂来,凝神探查了一下,满意地点头道:“唔,不错,品相上乘。要不怎么都说你爹小气呢,有这种好材料,竟是没透过半点风声。不过这东西拿来打造法器却是有点浪费了,好好淬炼一下,便是打件下品法宝也是使得的。”接着把砂粒抛回罐中,又问道:“你想要件什么样的法器?”

    林云逸早有准备地答道:“若是可以的话,小侄想要一柄飞剑。”

    “飞剑吗……”乐凌空沉吟道:“分量却是够了,只是不大符合这寒沉砂的特,这东西,原是最适合用来炼制成飞针的。”

    “飞针?”林云逸却是不太愿,一个大男人,拈根绣花针跟人对敌,像个什么样子,于是试探地问道:“飞针这种东西,是不是稍嫌狠了一点,不够大气?”

    乐凌空却是罕见地正色起来,斥道:“糊涂!法宝之流不过是个工具,哪有什么狠大气之分?”接着稍顿一下,紧紧盯着他的双眼,又叮嘱道:“你要切记,这最狠的,从来只是人心!”

    林云逸半响无言,心中若有所思,终于应承道:“那便但凭师叔作主!”

重要声明:小说《登仙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