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卖女孩的小火柴(一)

    在那辆豪华马车里不断的传出,让彬彬才子们,吐骂世风下的风流歌曲,让谦谦少侠很想扁人的诗浪句,让年前女子脸红心跳的话。

    “我你一万年,我的经的起考验……”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到山顶我想唱歌….我抱一抱,我抱一抱,抱着我的妹妹上花轿….”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嗯嗯纤绳上悠悠......只盼着头它落山沟,你让我亲个够......”

    “粉黛脱尘妹生香,

    芙蓉出水哥难忘。

    两若是比翼处,

    晚上退直晃。”

    “曾经有一个真诚的女孩,来到我的面前说,今晚是我们的,可是我没有珍惜,在失去以后才后悔不已。

    如果上天在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要你,如果一定要定一个时间的话,我希望是就现在……”

    坐在前面赶车的贵叔现在已经习以为常啦,在几天前,他的牙是酸的,他的嘴是酸的,他的心是酸的,那是因为他掉醋坛子里了。

    这种子对他是今生最大的考验,心灵的冲击,远比体的伤害要大的多。

    最后他于两天前终于想通啦,心说:“再累再苦,就当自己是二百五,在难再险,就当自己是二皮脸……”

    所以子在慢慢的旅程中又度过了几天,对于贵叔是煎熬,而马车里的小旺哥依旧是逍遥自在,他的才华在这几天里等到了充分的展示。

    比如说像上面的那些歪诗和**的歌曲呀,超冷的冷笑话等,贵叔在这几天里也渐渐的学会了忍耐,但路上的行人却“多”的非议,他们骂声一片……

    那些风流才子还好说,虽然骂声一片,但贵叔就当看不见,可是直到有一天……

    马车依旧在大道上缓缓的前行,突然一个倒霉蛋,也就是自命不凡的武林少侠,跳上前来挑衅的时候。

    刚刚的骂了一句,马车的帘子就被小旺哥给掀开,还没有等他说话,那个风度翩翩的少侠,就被晓怡的雷电之火烧光了上衣。

    这还是李小旺让她不要伤人的结果,吓得那少年急忙狼狈的逃遁,这也怪他,当他看到蝉儿小姐后,他就变得迟钝了起来,因为马车里的那个小姐太漂亮了,惊得他连躲闪都忘记了。

    可晓怡却不会给他留机会,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他,那个自命不凡的少侠还没等报出名字,他就被打跑了,来的时候趾高气扬,走的时候却积极如丧家之犬。

    这下子不光路人不再有人敢前来挑衅,就是骂小旺哥的也都只有在背地中了,这下子贵叔更是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人家李少侠的运气就是好呀!

    几天后,马车缓缓的行驶到离晋国都城杭州,最近的县城龙谷县,只要过了龙谷县,就剩下半天的路程就可以去到晋国的都城。

    由于今年的京师有两大盛典,所以当快接近龙谷县的时候,马车,轿子,行人川流不息的显得小小的县城十分的闹。

    突然马车再也走不动力,贵叔急忙逮住了马车……

    “贵叔,怎么走不动啦?”李小旺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发现在前面的不远处,一群人密密麻麻的把街道围得水泄不通,前面好像出了什么事

    隐隐的从人群的里面传出来小女孩“呜呜咽咽”的哭声,和男人的打骂声,看闹的人紧紧的把前面的道路堵得死死的。

    人越聚集越多,李小旺见再也走不动了,就让贵叔把马车靠边停下,自己挤进人群里去看个究竟。

    等他好不容易挤到里面后,他才看清,在人群里面,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凶汉,正在拉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穿的破破烂烂的小女孩,拽着她要向人群外走去。

    而那个小女孩则在苦苦的哀求,见那壮汉正要用手去打她,旁边一个十四五岁的小男孩,死死的拉住他的手,苦苦的哀求到:“大叔,你放过小兰吧,别把她买到那种地方。”

    这个穿绸裹缎的壮汉,看起来就不像好人,他根本就像不理会那个小男孩的哀求,狠狠的甩掉了小男孩的手,怒气冲冲的说到:“小子,快让开,你在敢管大爷的闲事,我就费了你。”

    这家伙根本就不理会满大街人的指指点点,一只手拉着那个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另一只手拨开小男孩,就要向人群我们挤去。

    满大街的人虽然也有骂他太没人的,但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的,李小旺看着眼前的两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小孩子在苦苦的哀求,而那个穿稠裹缎的中年壮汉却丧心病狂的要打他们。

    小旺哥的火气不由得腾腾的往上升,心说这件事我管定了,他拉住旁边的一个,刚刚骂过一句“狗仗人势”的大爷,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大爷见李小旺是外乡人也没有隐瞒,就把事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原来这个小女孩叫武小兰,她家本是龙谷县里首屈一指的富户,她的父亲武大郎以靠烧饼起家。

    在武大郎几岁的时候,他家传的烧饼手艺由于味美价廉,很快的在龙谷县创出了名气,善于经商的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扩大了烧饼铺的规模,光分店在龙谷县就开了十几家。

    当他二十几岁的时候,已经是财大气粗的他并没有闲贫富,和他从小相恋的农家女孩李翠兰缔结连理,婚后夫妻俩十分相,在一年后产下了他们的结晶,他们的女儿武小兰。

    可是当小兰长到十一岁的时候,厄运降临到武家,武大郎的妻子李翠兰不幸的染上恶疾于半年后,撒手而去了,只留下武大郎在苦苦的支撑着武家,带着十来岁的小兰。

    在几个月后,单的武大郎经人介绍,他又娶了一个叫金莲的女子为妻,本来对妻子翠兰一往深的武大郎不想再续弦,但考虑到武小兰这孩子还小,为了给她找一个照顾她的母亲,武大郎勉强的应下了这门亲事。

    在金莲刚刚进门的那几个月,还真别说她对小兰的照顾胜过她的亲生母亲,生怕孩子受一点委屈,正当这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规,武家就要铮铮上的时候,武小兰的父亲武大郎却离奇的死去。

    当时的武小兰伤心绝,可是年幼的她又没有什么办法,以后的子她只好寄希望于她的继母金莲上,刚快速的几个月,她的继母金莲还算可以,并没有虐待武小兰,可当她发现一件事后,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一个夜晚,在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小兰,起来小解的时候,她发现继母的房间里亮着灯,隐隐的还听到有男人的声音。

    好奇的她慢慢的来到继母的窗根底下,透过窗棂的缝隙,她看到了让她脸红心跳的一幕。

    原来她看到继母金莲正和一个男人正在上翻滚,那个男人一边和继母亲一边说:“金莲,你说你还留着那个小崽子干什么,现在武家已经是我们的天下啦,要不明天晚上你把她叫进你的房里来,我把她办了,以后我们就高枕无忧了……”

    说着那个男人大笑了起来,而且笑得很**,“小点声,别让她听见了,不然的话就大事不好了,你赶快把灯给的吹灭了”做贼心虚的继母在那男人口拧了一把。

    “就你怕事,”说话间,男人熄灭了屋内的油灯,接着屋内便响起了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息声。

    听到这些后,脸色巨变的武小兰,小心翼翼的退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内……

    快十二岁的武小兰,虽然对男女之间的事还有些懵懂,但她经常和比她大两岁的邻家大哥哥安徒生一起玩耍,多少也有一点的了解,当她看到继母的房间里出现男人的时候,她知道继母一定是背着爹爹偷人啦。

    继母和别人有,那爹爹离奇的死亡会不会也和这些事有关系呢?心里还很脆弱的小兰不敢再想下去,兢兢战战的会到房里后。

    一夜都没敢睡觉的她,在天光放亮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她走出了武家,由于和平时没有太多不同的她,并没有引起继母金莲的怀疑。

    出了武家,在转过几条巷子后,她找到了现在她唯一可以信任的大哥哥,住在在贫民区的安徒生。

    当他含着眼泪把她所知道的告诉他后,安徒生以一个大哥哥的份安慰了她一番,并决定和她一起到龙谷县衙去告她的继母和那个夫,谁知那个夫是龙谷县有名的大财主西门庆,他早就在县大老爷那里使上了银子。

    当他们一进县衙后,安徒生就被莫名其妙的揍了一顿,然后打出了县衙,而武小兰则被潜回了武家,并告诉她的继母对小兰严加看管,莫让她再次的惹出事端。

重要声明:小说《异度空间逍遥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