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牛郎织女有第三者?

    将小公主送回皇宫,李泰等人回到鸿雀楼,这里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大唐的夜生活单调,甚至为了安全一度夜。但鸿雀楼却胜在地处郊外,能够灯火通明。

    这里,是有志之士与失志之人的天堂,是怀才不遇之人的机遇,也是茶闲饭后玩乐的最好去处。

    鸿雀楼地极广,其中包含了赛马长,大唐版撞球和高尔夫,儿童游乐场,泳池,表演院等等。是一个古代版的迪尼斯乐园。

    同时,鸿楼也设立了旅馆,茶楼,酒楼,聚贤楼,诸子楼,怜台等一系列吸引大量人流的楼阁。专为满足各人胃口。有人去诸子楼,那里位列诸子百家,没有高下脂粉,供人缅怀;有人视自己为贤,则去聚贤楼,那里多的是文人客,士子秀才……

    不过,这些所有的场合加起来,也没有怜抬一处闹,那里,才是真正的人间天堂。

    李泰等人的目的就是怜台,所以他们一入鸿雀楼就直奔怜台。

    所谓怜台,即怜香惜玉之台。各绝代佳人依次登场,仅为寻找知交好友,未来归宿或过客知己。

    一入怜台,不由己。

    在这里,各种娱乐文艺节目数不胜数,让人无法拒绝。怜台的每位姑娘都是从大唐各处作坊精心挑选的佳人,均以五年为期,五年后自当恢复其自由

    怜台,取其表意,即当怜香惜玉。故此怜台拒绝一切粗人俗人迂腐之人,更拒绝满口仁义道德之人。这里的每一个人俱是才子,这里的每一个人俱是佳人,这里更多真之人,这里更欢迎豪爽的市井英雄。

    此去怜台,自当小心,万勿陷其中。

    这几乎是每个进入怜台之人的想法,可他们难以拒绝。这里可以给他们荣誉,给他们梦想的,给他们虚荣,也可以轻易击醒他们,并委婉地告诉他们是什么。

    是荣誉,是挑战,还是不舍。无人分辨。

    “四哥,今天晚上的节目是什么?”王爷们好奇极了,他们几乎经常留恋在这里,舍不得离开。在这里,他们与文人交谈,与雅士赏话,与客品酒,与佳人谈心,还有诸多乐趣,直乐他们心间。

    李泰脚步不缓,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回道:“今晚是绕口令。”

    众王爷一愣,随即一阵大笑。更加快了脚步。

    ……

    没有想像中的美酒佳肴,没有才子佳人的淡淡暧昧。有的,只是空谷幽兰的清雅脱俗,青竹为伴,礼乐为友,溪水为乐。一杯茶水,一卷丝绸,便是一个座位,一道题目,一种凝神,一个思考。

    才子们凝精聚神,佳人们端庄从容。每个人微皱着眉头,仔细地看着手中的丝绸,那里,一道他们或许这辈子都绕不清的绕口令正为难着他们。

    那是什么?

    李泰与王爷们轻轻地走了进去,找到自己的位子安静地坐了下来。立即有侍女轻盈地送上一杯清茶,一卷丝竹。

    入目:绕口令。

    题目:牛郎恋刘娘,刘娘念牛郎,牛郎年年恋刘娘,刘娘连连念牛郎,牛郎恋刘娘,刘娘念牛郎,郎恋娘来娘念郎,念娘恋娘,念郎恋郎……

    李泰不由一笑,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这么安静了,毕竟这道题目可是号称史上最难念的绕口令啊!

    啪啪!

    李泰轻轻拍手打断众人思绪,微笑道:“本王记得平这时应该很闹才对啊,怎么,今天,连自命清高的你们都给难住了?”

    众人苦笑。

    一位才子双手抱拳,惭愧道:“下莫开玩笑,有道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等平聚集此处,只为了研究诗词歌赋。正如下所说,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却从未狂妄到自认天下第一,所以,下还是莫开这玩笑了。”

    一时间,众人纷纷附和。

    李泰摆手微笑道:“那尔等就这么认输了?输给一句人创造的句子?”

    众人再苦笑,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毕竟,他们认识这些字,这些字却不认识他们,一点颜面都不留。

    “下。”忽然,角落一位清秀丽人站了起来,轻声道:“不若让小女子献丑一试吧,也算给大家抛砖引玉。自我之后,就不必顾及颜面怕丢人了。”

    李泰笑着伸手请先。

    清影丽人风一笑,红唇轻启,一串黄鹂般清脆的声音从她的口中飞出,字字如珠,珠珠圆润。

    “牛郎恋刘娘,牛郎年年恋刘娘,刘娘连连念牛郎,牛郎恋刘娘,刘娘念牛郎,郎恋娘来娘念郎……不行了。”

    只可惜读到一半,她便败下阵来。不过此女并不气馁,而是大方地向众人一礼,安静地坐了下来。

    李泰满意地冲她笑了笑。然后,回头看着众人,笑道:“莫非诸位才子佳人自认比不上堂堂一个婆娘?”

    众人顿时起哄,佳人们一阵面红耳赤,却是羞涩并无暗恼。

    鸿雀楼中,无人敢不尊重女,这是李泰定下的规矩。但也正是他这个定下规矩之人,出口婆娘,闭口娘们,无聊时再来声丫头,为这个夫唯不争之地增添了许多颜色。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这正是鸿雀楼怜台的处事之风,入此之人,皆上善。

    激将法一出,还犹豫不决的才子们纷纷抛下颜面,壮着胆子起朗诵,失望了便抱以微笑,坦然回座。

    就这样,气氛一时间变得极为融洽。这就是怜台之风,通过这种和谐的气氛利用智力题在不知不觉间灌输新思想新事物。

    王爷们也坐不住了,飞快地加入其中,参与起来。毕竟都是同龄人,交谈起来清晰易懂,再加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就连纨绔都无法拒绝这种氛围。

    这时,李泰看差不多了,便再轻轻鼓了鼓掌,笑道:“那好吧,本王从来不干涉,今天就破例添些彩头。但凡谁今天能够解决这个绕口令的,本王赏他美酒十壶。”

    奖励仅在其次,但这种考验能力的比试却让所有人提精凝神,态度为之一变。所有人包括纨绔都认真起来。

    大厅内的安静让李泰颇为无聊,不久便撑着下巴打起瞌睡来。不过这时候也没人理会他,反正他们早就习惯,对于这个离经叛道,毫无半点皇家威仪的王爷,他们打从心底里接受,直将他当做自己同样的普通人。

    忽然,就在众人苦着恼着的时候,一位才子终于忍不住起出问题来了。“只是,下,小人有个问题憋在心里难受,不得不说啊。”

    被侍女推姓的李泰温和一笑,伸手做请,“请说。”

    那人抓着头发道:“对于这个绕口令,我认输。但无论如何,打死我也不相信织女和牛郎之间会有第三者,不管是牛郎主动抛弃天仙织女去喜欢一个凡夫俗女,还是织女抛弃牛郎令其心死之下找了一个凡人女子。不信,不信,打死也不信。”

    众人哄堂大笑。

    PS:老猪开新书了,相信大家都看过《紫川》,一本与《天魔神谭》《小兵传奇》、《搜神记》、《魔法学徒》、《佣兵天下》、《天行健》、《风月*大陆》、《征战天下》、《飘渺之旅》合称为中国十大经典网络玄幻小说,网络十大经典的一本神书。

    喜欢的大家快去支持吧,希望不要错过了好书。

重要声明:小说《初唐五好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