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满城茅坑皆被占?纨绔的幸福?

    李泰笑了笑,反问:“那你呢?你很喜欢崔家吗?”

    崔大小姐避而不答,“你相信吗?一个堂堂大士家的小姐会有乞讨甚至与狗争食的童年吗?”她的声音平淡无奇,是看淡了人生一切的平淡,“我就是。”

    李泰笑,“不管你信不信,我还要说。曾经有人指着那些三教九流的市井之人跟我说,如果没有你的份,他们就是你的未来。”

    崔盈盈的神色有了一丝轻微的变化,似乎是被触动了什么。

    “你知道当时我是怎么回答的吗?”李泰笑着问。

    崔盈盈摇头。

    李泰轻轻抬头看着天空,目光深邃:“我说,你能侮辱我一时,但能侮辱我一世吗?”

    崔盈盈开心地笑了,“对,我当时也是这么跟那些人说的。结果再也没有人瞧不起我,后来,事实证明他们都错了。我原来却是那高高在上的天下第一家崔家的小姐。真是讽刺啊。”

    李泰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叹道:“貌似我比你还差劲,我还是王爷呢。”

    崔盈盈得意一笑,像个孩子般原地转了一圈,眨巴着眼睛道:“活该。”

    李泰反驳:“你也比我好不到哪去。”

    忽然,两人同时沉默下来,都在为自己的世,为自己的命运。

    不约而同的,两人同时说道:“其实,抛开份,我们什么都不是,谁都比不上。”

    说完,两人都笑了。

    崔盈盈看着李泰,巧笑嫣然,“喂那人,我倒是小瞧你了。”

    李泰好笑道:“也是我小看你了。”

    “呵呵……”

    ……复赛的整个过程比初赛来得更短。休息半晌,最终决赛就要开始,人们纷纷提起精神,试目而待,没有见到其他展台上珠宝的人们纷纷询问着其他地点的观众,一时间,人群窃窃私语,好不闹。

    晋阳苦恼地看着繁杂的人群,对着李泰大吐苦水:“皇兄,我们要怎样才能走到决赛场地啊?”

    崔大小姐一听,立即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大言不惭道:“这还不简单,妾,记得配合我。”

    侍女飞快地点头,拿着买来的东西就往衣服里塞,飞快地变成了一个大肚婆。

    崔大小姐满意地点头,得意地冲李泰兄妹抬了抬下巴,然后深吸两口气,大吼道:“别挤,别挤,再挤就流产了!”

    刷!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并自发向声源处分开一条道路。

    崔大小姐一马当先,领着大肚婆侍女在前开道。温柔地提醒道:“妾,小心脚下,相公这就带你离开这里。小心我们的孩子……”

    李泰与晋阳公主不傻眼了。

    那肚子可大得有一堆乱七八糟的角,难道说,这是被挤出来的?

    “偶像哦。”小公主不叹道。

    “我靠,这样也行?”李泰无语。

    ——————

    来到决赛台,早有人等在那里,作为大会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李泰理所当然地坐到了贵宾席上。才入座,便发现王爷们和纨绔都到了一半,不过却正凑在窃窃私语,不知道说些着什么。

    “咳咳,说什么呢你们。”李泰假装咳嗽,往几人边那么一站。

    瞬间,纨绔们十分自觉地跳了起来,立正稍息,整齐划一。

    李泰看都不看他们的假正经,漫不经心道:“说吧,都在说些什么,本王很好奇,也想听听。”

    纨绔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不语。

    李泰笑了,这群纨绔越来越有大家风范了。他正想要说两句,一个侍卫却匆匆跑了过来。

    “王爷,不好了,那人上不了茅坑,大哭大闹起来了……”

    说完,侍卫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了李泰的存在,还有纨绔们杀人的眼光。

    李泰大奇,追问,“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不说。

    李泰大笑,“好,好,一个个都有出息了,居然还不让人上茅厕,行啊,你们。说,到底怎么了?”他一指那侍卫,不怒自威。

    侍卫不敢看着李泰,对诸纨绔的目光更是避而不见。

    李泰也懒得再问,直接了当道:“在哪里?”

    侍卫答道:“天地正气……茅房。”

    ……

    所谓的天地正气,指的是李泰偶尔同人开玩笑念出的一句戏言,本是一句后世的对联,却因有趣被运用上了地方,成了茅房的代名词,也惹来不少笑话。

    原对联如下:

    天下英雄豪杰,到此无不低头屈膝;世间贞女节妇,进来纷纷解带宽裙;横批:天地正气。

    许多人每次看到这从来每件过的对句就感到新奇和好笑。唐朝是没有对联的,但对于对句,人们还是可以接受的。就好像大对小,上对下一样,并非难以接受,因为间接易懂,不需要平平仄仄那么麻烦。

    当然,对句或许可以接受,却并不代表这话里的意思被人们接受。尤其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更是大装圣人大骂李泰。毕竟,这么好的打口水仗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不管胜负,都是成名出镜的好机会啊。

    古往今来,凡是拥有一张灵牙利齿之嘴的人,难有不出名者。其中尤以诸葛孔明为最。

    自古以来,人之间的口舌之战的几率远胜真正的战争。从诸子百家的无休止争论,到各大变法的不断争执,再到各种革命诸派的互相攻击,以及新时代的文学改革运动,无一不是口舌不断。这些战争的几率远超真正的战争。且造就了无数双利嘴。

    拥有小人之嘴的人,通常在口舌之战中占尽上风。一旦他们站在“理”字上,且不管是否道义,往往无往不利。

    诸如秦桧之于岳飞,赵高之于秦二世,魏忠贤之于明*宗……

    朝臣要贬低对方,攻击对方,侮辱对方,激怒对方,丑化对方,无不需要一张小人之嘴。且还需要站在道义立场上创造自己的“理”,再用小人之嘴卑鄙无耻地攻击丑化扭曲对方,而无往不利。古来诸多成功者,拥有小人之嘴的,往往是权臣,弄权,臣甚至智慧的能臣。

    小人之嘴,不一定要小人,甚至忠臣靠着一张小人之嘴,往往能达到从善如流,凡事说到皇帝心间的目的,未必要忠言逆耳,只需要达到最终目的即可。

    李泰深知这些道理,但他并不避讳。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伪君子越多,就越显得自己高尚,攻击他的人越多,他自然就越清高。反正他的最终目的都是与士族势不两立。他就更加不在乎了。

    但是,这跟这群王爷们占着茅坑不拉屎又有什么关系?

    李泰纳闷地想。

    还未走近茅房,李泰就听到了纨绔们嚣张得意的声音。

    “知道什么是纨绔的幸福吗?

    如果你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而我却拿着燕窝却吃一口倒一碗,这就是纨绔的幸福。如果你正闹着拉肚子,满城找茅坑却发现都被我的人占了,这就是我的幸福。如果你难得见到一个美女,只觉她好比天上仙子,而我却妻妾成群,拥美无数,且且个个都是赛女神,这就是纨绔的幸福。”

    “小子,要做一个有品位有气质有气势又帅气的纨绔,你们还差得远呢。”

    “现在告诉你们《纨绔手册》第十八条,永远要擦亮眼睛,永远都不要得罪自己得罪不起的人。现在你们得罪了我们,活该没有茅坑上。不服气是吧?那就去找我的后台理论,知道我们的后台是谁吗?大唐天子……”

重要声明:小说《初唐五好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