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魔门巫行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白云生 书名:问剑仙途
    『希望喜欢的朋友可以多多收藏,多砸几张推荐票;小白在此感谢、再感谢。Www.』

    简易的木屋中,只见何欢正毫无血气的躺在上,而房间中央的桌子前则端坐着一个长发飘逸,冷面寒霜的人物。此时的他正聚精会神着凝视着眼前这架古琴。

    “天魔琴么……”他那白皙如骨的手掌轻轻抚着这张古琴,失神呢喃道。

    “我不是废物!”

    突然传来的喝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只是愣愣看了看那个躺在上手舞足蹈,似正做着噩梦的少年,本毫无表的脸上,如今却是嘴角微翘。

    对于何欢昨天晚上的表现,他很满意。这个修为弱小的少年,在面对无比强大的乾天万剑诀时所表现出来的风度跟胆量,以及最后那强行突破,达到控物期使天魔琴来抵挡那玄冰寒剑的场景,都让他很欣慰。虽然最后时刻,有他出手相助的成分,但仅是何欢那份胆气便足以让他佩服这个看似无力的怯弱少年。

    “慕华,虽然本座不知道你将赤月剑藏匿何处,可能随着你的消逝,永远也不会知道,但仅凭你那舍存义之心,本座定要报答。本座为你的义兄,却救不了你和义妹……一旦本座知道是谁走漏的风声,定将其碎尸万段,使其永不得超……”自言自语间,这个魔门前护教使者之一的巫行云散发出无边的杀气。便是还在昏迷当中的何欢,此刻躯都有些瑟瑟发抖。

    天魔琴感受到巫行云的魔门煞气,竟然与之共鸣起来。

    只是“叮!”的一声,却让巫行云大喜过望。只见他将左手轻轻按在天魔琴的琴边处,紧跟着便运起魔门密法,眨眼间,他左手便已经被一团黑气萦绕。

    刹那间,天魔琴上那些玄紫色的怪异符篆再次显现出来。对此,巫行云只是微皱眉头,冷哼一声便加足劲道。正在他感觉自己即将破开那些符篆,使天魔琴破封而出的时候,天魔琴竟然开始自主运转,无数斑驳的血色杂质出现在琴之上,紧跟着便“啵!”的声响,将巫行云的魔气反弹回去。

    “嘶!”巫行云深吸了口气,脸上看不出喜怒道:“居然已经成了血炼之物,便是当初天魔宗老宗主上官如云都没这般能力。何慕华,你有子如此也可安心了。”

    假如这天魔琴的血炼之主是其他人的话,巫行云肯定想都不会多想便将其斩杀。

    房间再次陷入了寂寥,昨天的一场雷雨使得大地万物开始复苏。芬芳的大地气息弥漫着整个房间,这么谐调的景之下,却住着一个极不谐调的人。

    若是清园的护园长老知道雾隐山的密林之中住着大魔头巫行云,怕是会被气的大吐几升血。不过话又说回来,有这般胆气行事的,也就他们魔门的这几个魔头罢了。要知道魔门中人修炼的具是些损人利己的功法,或者就是狂暴杀戮的偏执修炼之法,他们虽能在短时间内提高修为,却难修心,所以总是喜怒无常,行事诡异。

    突然,冷冷的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平静。

    “既然醒了,就别再装睡了。”

    那漠不关心的眼神之中没有一丝怜悯,没有一丝鄙夷,没有一丝感。这就是他的眼睛么,何欢只是对视了几秒便再也受不了这种眼神。这种冷漠与至高的气势,让何欢很是难受。感受到口堵闷,如同火烧般的刺骨之疼,他却依旧强撑着下了,对着巫行云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道:“昨夜多谢前辈提点,也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否则小子早已惨死在那乾天万剑诀之下……”

    “你跟你父亲果真都是这般迂腐,本座不受这!”不耐烦的摆摆手后,巫行云突然陡然道:“你知道本座是谁么?如此随意就向本座施礼,若是让你本门长辈看见,便是不逐出师门也需面壁。”

    “不管前辈究竟是何方神圣,昨夜救命之恩却是实实在在。哪怕今天有我清园长辈在此,我也依旧会给前辈施礼。”虽然由于受伤而感觉虚弱无力,但这话何欢却是说的一脸坚毅。他自然不傻,“本座”二字以及这诡异的行事方法,足以让他确定自己眼前这人显然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出,否则他也不会说出这等话语。

    “好!”巫行云眼中出现了道一逝即过的赞赏,随即便说道:“你却是比你父亲洒脱许多……本座行事不喜故弄玄虚,本座便是巫行云!”

    听到“巫行云”三个字的何欢明显躯一震,但眼睛却并没有直视着巫行云,反而是紧紧盯着正被巫行云大手所按住的独幽琴。

    对于何欢那虚怀若谷的表现,巫行云却是抱之一笑。要知道,便是清园长老听到这三个字,都会忍不住惊叹一声。现在何欢的反应,自然是有其值得赞道之处。

    “小子,你可知道这琴是什么来历吗?”巫行云轻抚了下琴弦,也不等何欢回答便说道:“这可是我圣门至宝之一的天魔琴,千年前圣门天魔宗宗主上官如云得到此琴,使其声名大作。却不想如今会在你手上,你可知道此琴功效?”

    对于这个问题,何欢很是诚实的摇摇脑袋。

    “此琴若是配合密法弹奏可惑人心神,甚至令其痴狂入魔。只要定力稍有不足,便会伴随着琴音而万劫不复。每根琴弦有着不同的搭配,不同的弹奏方法便可以不同的方式杀人于无形。可惜、可惜……琴虽在,谱却已不知所踪,何况还被下以五行八卦封印……啧!啧!”说到这,巫行云突然抬头说道:“如今,你还想要这琴吗?”

    要知道名门正派弟子私藏这等魔门至宝,若是被外人所知,可是要万劫不复。更何况清园这等正派之首,若是将天魔琴奉上还好,否则一旦被人知晓,定会被戒律堂长老施以五雷轰顶之难,到时候可就落得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却不想何欢根本没有多做思考,直接便答:“要!”

重要声明:小说《问剑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