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乾天万剑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白云生 书名:问剑仙途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着实把何欢吓了一跳。

    也就在何欢愣神的片刻间,那听似冷淡寒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何慕华何等风采,怎么如今生出你这么个儿子,被人欺凌至此,竟然还无动于衷,果真如他们所说那般废物?”

    四周的树叶随着一阵轻风而“嗖!嗖……”做响,也就在杜东等人准备就此离去之际,那何欢便如同发了疯般怒吼一声:“我不是废物。”

    原本洁白无暇的麻布衣此刻沾染了不少的泥泞,清秀的脸上有些许明显的淤青,嘴角挂着那丝善未干凅的血迹。但见何欢强双手撑了几下地面之后便歪歪扭扭的站起来,本该黯淡无光的双眼此刻却是充满了愤怒,他轻轻拂手擦去嘴角边那侮辱的痕迹。

    杜东等人满是不屑的望着这个看似恨意冲天的少年,冷然间,杜东嘴角微扬,只是满不在乎的对着何欢冷笑几下后便率先转

    废物,终究是废物。哪怕是发狂的废物,却依旧伤不了一枝一叶。

    慕紫颜略带歉意的望了此刻长发凌乱四散的少年一眼,却是头也没回的捏起剑诀,浑迅速被青芒包裹后便踏着青萦剑御空而去。

    不过却只是半晌,那白衣胜雪的影便停在了半天,她满脸惊异的扭过头,很是诧异的傻立于青萦剑之上。

    杜东此刻满脸抽搐的疼呼一声,眼神之中写满了不可思义。

    那废物向自己冲过来时,自己显然已经发现,而且也运起了太清混元功护体,正戏谑的想看看废物被自己反震出去时,脑袋却“轰”的一下受到了重击。

    而何欢,这个他眼中的废物却正满空喘气着矗立于自己前,虽然他是凭着古琴强撑于地。慢慢留过眼眉的血液,证明了自己刚才确实被这废物给伤到了。

    不!与其说被这废物伤到了,还不如说是被他手中那架古琴给伤到了。

    本傲立于杜东旁的那些师弟却是各个目瞪口呆,他们只见白光一闪,何欢抡着自己的古琴便出现在了杜东前,紧跟着那全泛着红光的古琴便当头而下,破开了杜东的防御真气,狠狠的便重击在额头之上。

    “废物,尔敢……”杜东彻底被激怒了,寒剑显露前,无边的剑气如同狂风骤雨般向何欢袭击而去。

    凛冽的剑气将何欢的皮肤刮得生疼,不过那疼痛感只是稍稍一会,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刻树林内确实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两个少年怒对而立。

    白光虽然无边威势,甚至照亮了附近这片区域,却愣是破不开那被红芒所包裹的防御。而红芒包裹中央,却是一个脸色苍白,毫无血气的柔弱少年。他左手紧紧支撑着古琴,银牙却是紧紧的咬在一起,似乎彰显着他的那份不屈。

    本来还繁星点点,月光璀璨的天空此刻也不再作美。

    “轰隆隆!”的一声雷鸣,惊醒了那些正满脸痴呆的少年,也让那白衣胜雪的女子紧锁眉。

    风卷残云,不远处的天边开始黑云翻腾。

    风雨来,杀气无边。

    “没想到,没想到……废物,你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这是你我的……”此时杜东的半张脸已经被自己的血液所染,场面看不出的诡异。原本他那轻合的嘴唇突然开始默念剑诀,寒剑却也是冲天而起,在半空之中飞快转动。

    杜东此刻昂首凝神,全运行的真气使得他浑散着光芒,他浑散发的真气渐渐散化成无数银白色的剑气细丝,同时向四处飞,彷佛是无数飞剑在空中交织飞舞,剑气的光芒不断地在空中穿梭交错,本还气定神闲的杜东,此刻躯明显有些微微发抖。

    “不好……”

    “杜师兄竟然使出乾天万剑诀,若是被这剑诀击中,何欢那厮可是会神形俱灭的……”

    本凌驾于半空之中的慕紫颜也看出了这剑诀的威力,连忙喝道:“杜师兄,万万不可。”

    可惜此刻的杜东也没有办法停止,毕竟他修为善弱,若是此刻强行散去剑诀,那么他也将受反噬之苦。一念至此,杜东狠一咬牙便怒吼一声:“乾天万剑诀,疾!”

    本来还在空中不停穿梭交错的凌厉剑气此刻纷纷齐撞入杜东那把由北极千年寒冰所锻造的仙剑之中,本就寒芒大作的仙剑此刻更是散发出无边的气势。

    何欢此刻只能是呆呆的望着半空中的寒剑,脸色苍白如灰,眼中带着绝望,却又间杂着丝丝莫名的期待。而他紧按的古琴此刻也是浑躁动,似乎有与之一斗的战意。

    电光火石之间!

    众人只感觉到寒芒闪现,紧跟着便听到一声“轰!”的撞击之音。修为稍弱的弟子只觉得耳边呼啸过无数的厉吼,那噬骨的感觉让他们竟然压不出心中的恐惧。那善未大成的太清混元功并没有抵抗出这些如同万千鬼魅齐吼的怪音,大多数乾院弟子纷纷口吐鲜血,整个人也直的倒了下去,那即将闭上的眼睛之中写满了诧异与恐惧。剩余几个修为善可的弟子也只是坚持了一会,便轰然倒地。

    半空中那慕紫颜脚下正青芒大作的青萦剑轻鸣一声,剑开始微微颤抖,连带着本就被那怪音冲击的头昏脑胀的她竟然摇摇坠。

    而本就由于强行牵引乾天万剑诀的杜东更是整个人如雷重击般木然倒地,本该一脸戏谑的他此刻却是满面死灰。

    杜东那把本寒芒大显的仙剑此时如同一片树叶般掉落在其一旁,若此时有人拿起此剑翻看一番,定然再难相信这就是那把由北极千年玄冰所锻造的寒剑。因为此刻的它剑之上已满是裂痕,本该洁白无暇的剑也呈现出黑白相间的模样。

    只有何欢木然蹲下抱起掉落在自己脚前的独幽琴,随即他冷冷看了眼半空之中那颜慌乱的慕紫颜道:“谢谢你今天的话……”,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缓缓步入了树林的更深处。

    “你……”慕紫颜轻启朱唇,想问何欢究竟去哪,但一想到刚才那冰冷的眼神,便马上将后面的话强咽回肚子。

    ……………………………………………………………………………………………………

    拖着疲惫的躯,何欢没走出多远便再也支撑不住便昏厥过去。

    就在他倒地的瞬间,一个漆黑的影出现,他伸手抽出何欢怀中的独幽琴,借着闪电裂空所带来的光芒仔细一看,才低声惊道:“天魔琴……”

重要声明:小说《问剑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