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莫道无风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白云生 书名:问剑仙途
    的确,当年何慕华夫妇得子何欢之时,恰逢其师弟杨江威夫妇也诞下女,两家稍一合计便定下了一个娃娃亲。

    如今何慕华夫妇已经在当初双双自尽,余子何欢本天纵少年,奈何天道弄人,如今成了个大家眼中的废人,杨江威夫妇自然不再愿意将自己的女嫁与何欢,这也正是今天八院院座齐聚于此的原因。

    听着杜泽道出了杨江威他们的意思之后,何欢脸色大变,紧握着双拳登时青筋暴起。

    “师傅,你是说杨师叔他们此次前来是为退婚而来?”

    杨江威与丁海啸的女儿杨采儿的确姿色出众,而且天赋绝佳佳。但何欢如今也不过才区区十几岁的少年郎,何况他并没见过杨采儿,所以也谈不上喜欢与否。他之所以愤怒,却是因为此次若是真被退婚,那么他将再无颜面在清园呆下去了。

    要知道这桩婚事可是他的父母为他许下,如今他父母虽然已经双亡,可这般被人欺辱,他何欢亦是难以承受。

    只见何欢原本紧握成拳的双手慢慢松开,他知道其实这一切的原因都在自己上。哪怕当初何慕华死,杨江威都没来退婚,足可见他并不是看中何欢乃是坤院院座之子而已。假如何欢如今还是清园弟子第一人的话,他自认为杨师叔是绝对不会来退婚的。

    “太师傅……”

    何欢轻轻的呼唤一声正在闭目静坐的天玄真人,却不想天玄真人早已入定。

    “欢儿,这件事我们主要还是看看你的意思……”杜泽大有深意的与何欢对望了一眼,再看看天玄真人才继续道:“你太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入定,他早有吩咐,此事得出定论之后,告诉他便可!”

    听到一向对自己异常疼的师傅如今这般说话,何欢一时间竟然只得愣在那里,不知该做如何反应。

    “啪!”

    只见离院院座萧雨升左手边地茶桌瞬间化成了粉末。而原本似在沉思地何欢也瞪大眼睛抬头望着这位素来脾气火暴地萧师叔。

    但见他嘴角略微抽搐几下后。才不屑地看了看杜泽以及其后地杜东讥讽道:“大师兄不亏是大师兄。乾院院座不亏是乾院院座。处事方法可真够公正。欢儿如今年幼。我岂容他受你们糊弄。师傅虽然说不管此事。却也由不得你们胡来。”

    忽然。萧雨升猛地一转头。盯着杨江威道:“杨师弟。你可还记得我们第三次下山试炼。若不是二师兄舍命相救。你怕是早就葬魔徒手中。如今二师兄尸骨未寒。你们便来他地儿子了。你们让他如何在九泉之下瞑目?何况采儿与欢儿早有婚约。又岂是说退婚就退婚?难道你眼中便只有某些院座之子。才配地上?”说到这句话时。萧雨升地眼神冷不丁地就往杜东那撒去。他一向对这个师侄很不喜欢。

    而原本一直在幸灾乐祸地杜东感受到萧雨升那杀人般地眼神。也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

    “萧师兄。我……”杨江威被萧雨升地一番抢白说地面红耳赤。他虽然不希望自己地女儿嫁给一个废人。但也绝没想过如此前来退婚。奈何架不住夫人在边吹地耳旁风。现在回想起来却是后悔不已。

    “哼!看萧师兄说的哪里话,我们夫妇谁说一定要让女儿嫁给什么院座之子了。而且就算是院座之子,那也不代表他能继承衣钵……”杨江威旁的丁海啸冷着脸,怪声怪气道。特别是说到这句,还刻意那眉目往何欢边挑。

    “何欢,我不妨告诉与你,我的确很不喜欢你这样行事诡异的怪少年。虽然你与我的女儿有定下娃娃之亲,可我问你,如今你的太清混元功难再有突破,以后如何照顾于她?你自认为自己现在这副模样配的上她吗?我可不希望将来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你,还要整天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的确,要知道他们这些世人眼中的修真之人,岁月年久,如果何欢的太清混元功再难突破,怕顶多也就比正常人多一些阳寿而已。

    一想到这些,何欢面如死灰,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遭受如此屈辱了。

    “好!好!好!好一个坎院的院座夫人,如今竟然威起孩子来了。”兑院院座吴江滨一直静坐到现在,终于也按耐不住。

    吴江滨行事喜欢独来独往,而且格颇为时冷时,若是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是魔门中人。自从当上兑院院座之后,他倒也就是关起门来教弟子,唯一关系还不错的就只有萧雨升了。

    他虽然与何慕华没有过深的师兄弟之,却也很是敬重这位二师兄的为人。

    丁海啸见引了众怒,也不接他们的话茬,只是忽然笑吟吟的冲着何欢说道:“何欢,如果你能答应主动退婚,我便将你带去灵云阁见灵云长老张正一,怎样?”

    灵云阁长老张正一之所以名声满载,不是因为他修为有多高,而是因为他善解百毒,破魔门中的诸多妖法。只不过这个张正一格更为孤僻,很多人上门求助都被拒之门外。奈何灵云阁乃是正道支柱,便是想胁迫其治疗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当初天玄真人也曾拉下脸修书让弟子前往让其来为何欢诊断,却不料张正一看都不看便拒绝了。

    如今丁海啸说出这句话来,顿时让在座诸位都小小的吃了一惊。

    何欢之所以修为再难有精进,便是因为受邪气入体,渗五脏,精血逆流导致。

    如果真有幸能得到张正一帮忙,说不定何欢可能痊愈。

    “坎院夫人,您没必要多说了,单凭今所发生种种,我也绝不会答应你的要求!”何欢强压着心头的怒火,用那不咸不淡的声音懒散回答着。这让刚才还寂静的大堂,更添加了一份怪异。

重要声明:小说《问剑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