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乾院受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白云生 书名:问剑仙途
    何欢并没有带多少东西,只是整理了一些衣物以及带着那把古琴便随着金国华来到了绝壁峰。再一次踏上绝壁峰,何欢的神上没有任何的改变。依旧是那张冷漠的表,只不过在落足于太清广场上时,稍白的脸色可以看出他内心再次被勾起了痛苦的回忆。

    “看,那就是二师叔的儿子何欢!”

    “他就是当初我们清园的天才少年,如今却是……”

    “哼!他们坤院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将这么个废物送到我们乾院来了……”

    ……………………………

    一路行来,广场上众多乾院弟子的小声议论、嘲讽,并没有让何欢动怒。虽然本来微微苍白的脸上,多了丝潮红色的愤怒,但他只是捏着拳头依旧漠然的跟在金国华的后,缓缓的进入了太清

    “大师兄,我把欢儿带来了。”

    金国华的话音才一落下,乾院院座杜泽便是连忙站起走到了何欢的边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欢儿,数年不见都已经这般大了。以后便跟在大师伯边研习道法,好不好!?”

    “好!”何欢并没有犹豫,只不过眼神之中划过了道淡淡的哀伤。

    是的,他被坤院给抛弃了。他离开了那仅可以稍微找到点父母亲回忆的地方,今后他便不再是坤院的弟子,从此,他将成为乾院的一员。成为清园八院中,实力最强、人丁最为兴旺的乾院弟子。不过乾院的荣誉与他毫无关系,相反,他将会如同在坤院时无二,成为乾院奚落、嘲讽的对象。

    “十师弟,你这便回吧!欢儿就留在我这……”杜泽看到何欢,便想起了那位曾经意气风发的二师弟,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伤感道。

    至于何欢眼中地那丝惆怅与失落。自然逃不出他地眼睛。

    金国华走了。他并没有再多做交代。何欢就像是他地一个包袱。现在他终于可以将这个包袱给摘下了。与杜泽地伤感不同。他竟然隐约有些觉得舒心。他终于再也不用看到这个清园地废物。这个长相甚似二师兄地少年了。

    在金国华离开之后。杜泽先是好生安抚了何欢几句后。才冲着外唤道:“东儿!”

    进来地。端是一位翩翩少年郎。眉星剑目。颇俱风采。

    来人正是乾院院座杜泽之子。杜东。自从本来在何欢头上地清园第一天才少年地名号被摘之后。如今便被按在了杜东上。虽才只是玉面少年郎。但却已经将太清混元功练至第七层。如今清园人人将其视为自己将要追赶地目标。而至于何欢。却早已沦为笑柄罢了。

    “爹。有什么吩咐吗?”杜东恭恭敬敬地答道。低头之间还不忘偷偷打量了下边虽然穿着白色麻布衣。却丝毫不逊于自己地少年郎。甚至那张冷漠地表。深邃地眼睛。在气质上稳稳压着自己一筹。可惜这个曾经光芒万丈。将清园少年弟子全部笼罩其中地天才便如同昙花一现。如今已然不复存在。

    对于自己的儿子,显然相当满意的杜泽含笑点了点头道:“这位便是你二师伯的遗子何欢,今后他便入我乾院门下,以后你要多多照拂,知道吗?”

    虽然用的是那淡淡的口吻,语气之中却带着一丝不容质疑。

    “是!”杜东连忙开口回答道,说完便走到何欢边拍了拍何欢的肩膀道:“爹爹,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师弟的!”

    对于杜东的表态,何欢也只是木然道:“多谢杜师兄!”

    可能是看到自己二师弟的遗子能跟自己儿子相处融洽,杜泽也是笑着捋了捋胡须道:“东儿,你先带着欢儿去熟悉一下他的住所,以及我们绝壁峰乾院的环境。你何欢师弟,子不是太好,要细心照料。”

    “孩儿明白!”

    杜东显然很不习惯跟杜泽同处一室,所以得到示下之后便连忙带着何欢出了太清

    见何欢漫不经心的跟在自己后,杜东似乎有些不耐烦道:“何欢师弟,快点跟上。在我们乾院可不比你们坤院,众师兄弟每天都要抓紧时间修炼……”

    “喔!”何欢心中黯然自嘲,本以为这个杜东会与其他弟子有所不同,没想到依旧却是这副嘴脸。不过他倒也没记恨这位杜东师兄,人冷暖,如今他很是自知。跟着杜东一路往弟子的住所前去,何欢也没少受乾院弟子的白眼。

    等到了住所,何欢将自己的行囊安置好后却发现自己的房间外已经站满了乾院弟子。他们便如同围观耍猴一般,纷纷注视着何欢。似想看看这位曾经的天才,如今的废才究竟有何不同,又或者纯粹便是来看笑话的。

    对于这样的况,何欢只是紧咬着牙站在原地。但他那紧捏的拳头,手指的指甲却已经深深的刺入了掌心中。连带着子也是微微有些颤抖,他憎恶这样的目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何欢的面前突然站出一人来。他冲着何欢拱了拱手,正色道:“在下乾院薛天远,久闻何师弟威名。今天有幸得见何师弟真容,所以忍不住想请教、请教……”

    也不理会这个薛天远的上下打量,何欢只是将目光投向那已经被人群拥蔟其中的杜东。只见杜东也正一脸戏谑的望着何欢,根本就如同等待好戏上场一般。

    忍受不住如此气氛的何欢竟然不可抑制的冲口而出道:“薛师兄,请你放马过来吧!”

    声音冷的可怕,却也让其他的乾院弟子纷纷愣在当场。谁也没想到何欢会接受挑战,要知道他只不过是个太清混元功连第四层都冲不上的废才。而最为惊讶的,自然莫过于上前挑战的薛天远以及人群当中的杜东。

    原本嘴角已经浮现出嘲笑的薛天远愣了下,紧跟着便收起笑容,右手抵在前便捏了一个剑诀。

    “铮!”的一声,一柄被红芒包裹的仙剑便被祭了出来。悬浮于半空的仙剑,此刻如同被火焰包裹着一般,散发出无边的威势。

    “此剑名为“火燎”,乃是千年赤火铜所铸,请何师弟赐教!”薛天远甚是严肃的望着何欢,眼中隐隐还有些期待。

    见如此形,何欢紧咬了下嘴唇才满脸苍白道:“我,我还没修炼自法宝……”

    何欢的话才一出口,惹来的自然是在场众人的轰然大笑。反倒是一开始上前挑衅自己的薛天远脸色冷峻,他甚至捕捉到了何欢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深深恨意。是的,无论是谁。从至高点忽然便摔了下来,那感觉绝对不好受。要知道站的越高,摔的越疼。何欢便属于这一类,曾经在场的众多弟子全部被他的光芒所掩盖,如今他却成了一名连自己法宝都没炼制的人。

    耳边嘲笑、讽刺之声源源不绝,何欢越听越难怒之时,全血液猛然间逆流起来,整个人只是象征的抽搐几下便直直的倒在了地上。薛天远见状赶忙半抱起何欢,连连喊道:“何师弟,何师弟……”

    那些本来还哈哈大笑的乾院弟子见到这样的突发状况,也都愣在那里。甚至有人小声嘀咕道:“不会是害怕了,故意装死吧?”

    杜东此刻却是一个箭步就上前,一把拎起何欢就朝太清而去。他可知道虽然何欢在修炼道路上再也难有寸进,不过却因为是二师伯的遗子,所以深得太师傅以及自己爹爹与各位师伯的疼

重要声明:小说《问剑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