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人情冷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白云生 书名:问剑仙途
    坤院坐落于雾隐山的赤霞峰,在那任何一名坤院都熟悉无比的后山竹林内,正传出阵阵让人心碎的琴声。但见山风吹过,竹海起伏,如海浪汹涌,令人赞叹无比。而在满山青翠之间,正有一名穿白色麻布衣的少年席地而坐,那面前的古琴在他娴熟的指法间弹奏出催人断肠的琴音。

    众人面前都是毫无表的何欢,此刻却独自对着翠竹满脸悲伤。

    这么多年了,可父母自杀陨的那一幕久久难以挥去。

    这么多年了,曾经清园坤院的少年天子,如今已然不复存在。

    这么多年了,本来统统围绕在他周遭的师兄弟,也已经或多或少的将他疏远。

    这么多年了,陪伴他的,似乎只有这张几乎取了他命了古琴以及琴之中的青木剑。

    他如何又能忘记当初他醒来之后,清园发生的巨大变化呢!

    “欢儿,今后你便要好好的活下去!”这是太师傅天玄真人在他苏醒后,告诉他的第一句话。而这句话却不是什么“好好修炼,早报仇。”

    当他在绝壁峰修养好子,再回坤院时,一切都变了。本来人丁并不兴旺的坤院,如今多多少少显得喧闹起来。本该是天之骄子,如今却是一个半废人。本该是坤院院座之子,如今却只是个没了父母的孤儿。

    金国华接管了坤院,交到何欢手中的,便只有父亲遗留下来的那张古琴。

    “欢儿,虽然你这一生再无大成,但事在人为,你可千万不能自暴自弃,他,定可手刃仇人……”金师叔的话虽然似在安慰自己,鼓励自己。但天生聪慧的何欢却发现了他嘴角间的那丝轻蔑,以及嘲讽。

    不过。他确实没有就此放弃。每天。他都勤加修炼太清混元功。可似乎老天就喜欢跟他做对一般。每次当他发现自己即将隐隐突破第四层时。却会忽然地被抽干体内地真元。那种无力感。让他多次想放弃。想认输。不过一想到爹爹与娘亲。他便坚持了。哪怕总有一段时间。他会受精血逆流之苦。也从未放弃。

    天玄真人嘱咐过金国华。要多注意何欢。一开始何欢精血逆流之时。金国华都会出手以浑厚地太清之力进行引导。疏流。不过次数一多。见何欢就算精血逆流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地他便也有意无意地忘记了这件事。

    谁也没注意到。每次何欢精血逆流之际。那张遗落一旁地古琴之上那些隐隐发亮地符篆似乎在受到什么力量地冲击一般。

    每次坤院新进弟子见过这位怪异师兄后。总会习惯地询问他地况。一开始。大家听到何欢地故事。都是纷纷为之惋惜。甚至痛心。可是时间一久。他们便会和一些稍微年长地师兄们一样。有意无意地在背地。甚至光明正大地议论、嘲笑这名一直停留在太清混元功第三层地师兄。

    当“降魔卫道”四个字被深深地灌输到各个弟子们心目中时。他们便会深深不耻何慕华地行为作风。惟独他们地师傅金国华。被他们奉若神明。而那位此时本该是坤院院座地人。此时却成为了他们地反面教材。连带着何欢。也会时不时地遭到奚落。

    “曾经我们坤院地天纵少年。如今却是连太清混元功第四层都突破不了……”

    “真是废物,如今我们清园其他七院谁不知道我们坤院养着这么一个废物……”

    而一些曾经是何慕华门下弟子的师兄弟也无奈慑于金国华,只能时不时的感叹道:“何师弟曾经可是我们坤院,甚至清园的天才。却没想到,如今却为何落魄到了这等地步?”

    “谁知道,指不定是上天将本该惩罚二师叔夫妇的灾难全施加在他上……我们可切莫学二师叔结交魔门妖人……”

    …………………………………………………………

    一想到那些鄙夷的眼神、嘲讽的话语,何欢脸上的表却是越发的冷然。本来好好的一首曲子,却随着他的心越来越乱,竟然噪音大作起来。而他那双通红的眼睛,却充满了憎恨、以及杀戮感。

    “噗……噗……”

    当已经满头大汗,咽喉干燥的何欢清醒过来时,却被自己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本该坚硬无比的翠竹,竟然在自己面前倒了一地。要知道这些翠竹可是入门弟子需要修的第一关,他们入门后的两年便得来这片竹海努力的砍这些看似弱不风,却硬如金刚的竹子。

    呆呆的望了望倒在自己面前的大片断竹,再看看手下的古琴,何欢多多少少有些莫名其妙,却也知道古怪还是出在这张古琴之上。他反复研究过这张古琴,甚至可以说是摧毁。但换来的却是古琴的毫发无伤,他却也依旧没能搞明白古琴中的玄机。而至于琴之中的青木剑,他更是动不了分毫。

    对着竹海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下自己的心,何欢便携着古琴转回坤院而去。

    一路行来,自然少不了众人的指指点点。不过这么多年,何欢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冲动气盛的少年郎。如今他学会了隐藏,对于这些,他都将之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才进入那间属于自己的偏远院落,金国华竟然御空而来挡在何欢面前。他对这个心冷淡,而且甚是孤僻的少年郎显然很是不喜,何况他还是自己二师兄何慕华的弟子,也正是因此,自从他掌管坤院后,基本上没指点过何欢的修为,也从不去关心这个数年来突破不到第四层太清混元功的弟子。

    “十师伯!”何欢不似其他弟子那般唯唯诺诺,反而只是不冷不的冲金国华行了一礼淡然道。

    “恩!”早就习惯于何欢态度的金国华点点头,随即便开口道:“欢儿,你是我二师兄的独子。我本该好生调教你,可奈何你的子……哎!你好好收拾一下行囊,我这便带你上绝壁峰,你到了那要跟着你杜师伯好生研习养生道法。”

重要声明:小说《问剑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