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痛不欲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白云生 书名:问剑仙途
    “晓月,你不要欺人太甚!”何慕华、苏月眉夫妇凌空而至,赶忙来到了杜泽旁。

    看到何慕华夫妇现,晓月师太沉声喝道:“终于带妖女出来了,巫行云究竟在哪!”

    苏月眉出散花宫,本属名门正派。可惜后与魔门妖人巫行云结为兄妹才遭散花宫逐出师门,若不是以为委于何慕华,可能早被散花宫的宫规处死。也正是因为如此,苏月眉也理所当然的被扣上了妖女之名。

    “我何慕华虽行迹放,却还不至于出卖自己的朋友!”

    “自甘堕落,你夫妇二人居然跟巫行云这种魔门妖人称兄道弟,我就打醒你!”晓月师太话音刚落,人却已经挤于何慕华与苏月眉旁。不待何慕华夫妇反应,晓月师太已经一掌便将何慕华击出数丈之外。

    青萦剑仍未出鞘,单是一只左手便将何慕华击出,晓月师太的修为如今显然已经高人一等。看来杜泽并不是只败在青萦剑下,其自修为恐怕也还未追上晓月师太。

    眼见自己的丈夫被晓月师太打出数丈,而且连吐数口鲜血的苏月眉正准备纵接下何慕华,不想晓月师太只是一个转,单手结下佛门狮子印,五指屈伸,指尖散发出金光之际便登时打在苏月眉的小腹之间。也不待苏月眉顺势击退,晓月师太已经纵然跟上,右手紧握着青萦剑,左手却是猛煽苏月眉巴掌,连连羞辱道:“妖女!妖女!妖女……”

    本来还在房间内暗自神伤的何欢听得外面的动静,也是强忍着浑的疼痛便慢慢爬下朝太清外走去。

    那苏月眉中了晓月师太的佛门狮子印,被封住真元之际遭到晓月羞辱。虽然已经嘴角溢出鲜血,却仍旧是怒目相对。

    那晓月师太再度抬手之时,却忽然感觉自被一股气劲锁住。全场众人只在眨眼工夫间,晓月师太的左手臂却已经牢牢的被一个邋遢道士紧紧攥住,整个人也随着他的用力而开始疾步转动起来。

    等站定形,晓月师太恨声怒道:“你……”

    容不得晓月师太再度开口。那邋遢道士已经伸手连续在她脸上煽了数个响亮地巴掌道:“妖尼姑!妖尼姑!妖尼姑……”

    被煽地浑转了一圈地晓月师太羞愤交加。伸手便拔出青萦剑。不想那青萦剑才露出一段青芒。晓月师太拔剑地手便被邋遢道士地右脚一顶。剑随之迅速回鞘。只在瞬间。晓月师太地手便感觉被震麻。紧跟着右手之中地青萦剑被邋遢道士一把夺过。紧跟着便被邋遢道士以浑厚地真元掌力猛地击退数步。口吐鲜血不止。

    “你……”

    “十大神兵——青萦剑。哼!有青萦剑。也没什么了不起地。”本该慈眉善目地邋遢道士此时却是着个脸。说完这句话后便随手将青萦剑向后一挥。那青萦剑被邋遢道士地随手一抛。竟然稳稳地进了太清内。如同插豆腐一般。那未出鞘地青萦剑便**了太清正面地高墙之内。

    “要不是看在你师傅静玄师太曾经与我有些交。我今天不会对你客气。青萦剑在你地手上。死地人可多了。我代你师傅保管十年。十年之后。你找个象样地徒弟跟我再来拿回去。”邋遢道士说完这话。转虚空一指。那太清内地青萦剑便已经被一片青雾缭绕。显然若非他本人亲自取下。他人怕是难以撼动分毫。

    在这一系列地事件发生。广场上众人都还没来地急反应过来。气定神闲立于各大派代表之前地。赫然正是清园掌教师尊天玄真人。

    就见一小派掌门趾高气昂的挥剑一指,赫然道:“天玄真人,你仗着修为高深来包庇你的徒弟吧!

    假如在场的众为人士一拥而上,天玄真人不可能把我们各大派人通通杀光吧!等到你真元耗尽之时,你也一样劫数难逃。”

    见如今一个小小门派的掌门都敢如此嚣张,天玄真人冷冷一瞥道:“小娃儿,你吓唬我?”

    听得天玄真人称呼自己为“小娃儿”,那小门派掌门确也不敢还嘴。刚才只不过一时气盛,自认为有各大派撑腰才敢站出来这么说一句。如今回想起来,登时冷汗夹背而流。毕竟自己可是在指责清园掌教,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要知道自己在天玄真人面前,确实还是小娃儿。何况传闻这天玄真人当初尚未被收入清园之前,可是凡世间的一名混混出。脾气自是火不说,从刚才他教训晓月师太便可以看出。

    那边嘴角鲜血还未干的何慕华见各大派都是跃跃试,便连忙走到天玄真人旁说道:“师傅,这件事是弟子自己的私事,他们是来找弟子的,便让弟子自己解决吧!”

    天玄真人自然知道自己这伶俐的二弟子是给自己台阶下,所以一挥手,冷冷的扫了各大派门人一眼道:“好,你喜欢自己跟他们谈,没问题。如果说打架,你师傅这千百年来还没怕过!吓唬我,哼……”

    望着天玄真人转前去查探杜泽的伤势,何慕华缓步朝各大派门人走去道:“各位前辈,你们要我说出我至交巫行云的下落,无非是想抢夺他手上那把五大魔器之首的赤血剑。我何慕华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朋友,可是,我也绝对不希望我师傅他老人家八百岁高龄还跟大家生死相搏,今天,我只好给大家一个交代。”

    说到此处的何慕华虎目怒瞪,突然却又转过头去,无限柔的望了苏月眉一眼。

    苏月眉似乎有点明白这个豪、生豁然却又有些迂腐的丈夫想干什么,正待她上前一步时。何慕华忽然看着各大派众人呵呵笑了起来,紧跟着笑声越发大作,如同鬼魅哭泣一般。这让各大派的众人纷纷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暗下戒备起来。

    “噗!”的一声,只见何慕华的心口处顿时喷出无数鲜血。这些血液无一例外的洒到了离他很近的各大派门人上,这让万佛宗空智大师等人惊讶不已。

    “慕华!”

    “师弟”,“二师兄……”

    天玄真人、杜泽等众人俱是齐声惊呼着纵而上,但听砰砰砰几声连响,八、九人飞摔出,均是何慕华周的各大派弟子,被天玄真人师徒浑厚的真元力震开。

    也便在此时,满脸苍白,毫无血色的何欢哭喊一声:“爹爹……”之后,便急忙飞奔于何慕华边而去。刚才何慕华自断心脉而陨的一幕通通被他看在眼中,本就虚脱无力的何欢在向父亲奔跑过程中无数次的摔倒,无数次的爬起来。最后终于是将整个人扑倒在何慕华的上大声哭泣起来,再见苏月眉神麻木的在丈夫边蹲下时,何欢再也忍不住,一头扎进了苏月眉的怀中抽噎道:“娘!爹爹为什么要自尽?为什么……”

    本该满脸慈的苏月眉此时却只是冷着脸,温柔的摸了摸何欢的小脑袋道:“欢儿,站在这里许许多多的人,都是为了上山来死你爹爹的!”

    何欢闻言,一对充满泪水的小眼从左至右缓缓的横扫一遍,他年纪虽小,但每人眼光和他目光相触,心中都不由得一震。

    “欢儿,你记住这些人的样子。仔细的看清楚,一定要记住他们。他们每一个人的上,都沾满了你爹的血。你别心急报仇,要慢慢的等着,只是一个也别放过。”众人听了她这冷冰冰的言语,背上都不自的感到一阵寒意。

    “娘,我不要报仇。我只要爹爹活过来……”

    看着何欢满脸的泪水,苏月眉哀声道:“你爹爹死了,活不过来了……”

    “苏女施主,令夫自杀实在令人非常可惜。”空智大师手持金刚法杖,上前宣了一声佛号后继续说道:“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巫行云的下落……”

    闻得此言,苏月眉只是神微微一变。也不知是谁放出的谣言,说是巫行云在盗了赤月剑后只找过清园何慕华……

    忽然间,何欢感觉自己的脯一。放开抱着苏月眉的小手,一把口,竟然被喷了满的鲜血。再望向自己的娘亲,只见苏月眉的口却已然插了一把匕首。

    “娘!!”伴随着何欢的这声尖叫,他的精血顿时再次倒流,整个人也与苏月眉的体一起倒在了地上。

    天玄真人一见此状,急忙一把拉起何欢,伸手往之一探,脸色顿时大变。也来不及再顾上许多,朝杜泽道:“欢儿居然精血逆流,我先救治于他……”说完之后,天玄真人便抱着何欢腾空迅速进了太清

    “空智大师,你们……”杜泽等众位师兄弟本就深义重,如今到了此等地步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空智陡然间见此人伦惨变,虽是当今修真界正派为首之一的万佛宗的长老,也不大为震动,闻得杜泽等人之言,只得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杜院座,这等变故……嗯,嗯……实非始料所及,何院座夫妇既已自尽,那么前事一概不究,我们就此告辞。”说罢合十行礼。

    也不等杜泽等人回话,整个广场上只回着一声冷哼道:“恕不远送!”

    显然是刚才抱着何欢前去治疗的天玄真人,听闻此言,各派在场人物纷纷脸色一变之后,赶忙立刻告辞离开。

    “我要杀了你们!”与何慕华感最要好的三师弟,离院院座萧雨升怒吼一声。此时的他已经双眼通红,竟然有了些须入魔表现。好在旁边杜泽赶忙运起太清混元功将其震清,萧雨升清醒之后只是一愣,随即便伏在何慕华尸体上开始放声大哭起来。其余师兄弟们也大多红着眼睛,谁也再没去管那些摇头、感叹甚至嘲讽着离开的各派人士。

    ............................................................

    【新书期间,希望喜欢的朋友收藏一下,有票票的话猛砸,小白绝对不介意、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问剑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