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魔琴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白云生 书名:问剑仙途
    看似平平凡凡的一张古琴,其实却是名动天下的至凶之物——“天魔琴”。此琴来历不明,却有奇异特。其琴若是配合密法弹奏可惑人心神,甚至令其痴狂入魔。只要定力稍有不足,便会伴随着琴音而万劫不复。每根琴弦有着不同的搭配,不同的弹奏方法便可以不同的方式杀人于无形。此琴,实则是魔门至宝之一。

    上千年前,此琴被魔门天魔宗宗主上官如云偶然所得,因通晓音律乃修炼为己法宝。此琴一出,天魔宗威名大盛。上官如云凭着它所向披靡,一时间便名震修真界,死于其音之下的亡魂无数。随着上官如云的离奇死亡,这张天魔琴也随之不翼而飞,从此便不知所踪。

    何欢的父亲何慕华也是在偶然的一次下山历练中得到此琴,当初只是见此琴造型颇为不俗而且似乎灵气充盈。还以为是曾经某位高人使用过,加上自己好音律,所以便就携带在边。之所以当初何欢一听父亲弹奏此琴便觉得心旷神怡,只要是因为何慕华弹奏此琴乃是加以太清混元功之力。

    若是当初何慕华能知此琴乃是天魔琴,估计他早将此琴交以师傅天玄真人处置,便也不会惹出诸多事端。至于琴之中的古剑,乃是友人寄托,至于何物,他也不曾了解。

    ……………………………….

    “欢儿!欢儿!”焦急无比的轻唤,不断的在何欢耳边回着。

    此时的他浑涨痛无比,头脑混乱,便是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他都一点也使不上来。

    一名风姿卓越的美少妇正一脸焦急的望着何欢,媚目之中多了丝丝的关切。

    何欢只觉得她那艳的脸蛋忽远忽近,过了一会才慢慢的清晰起来。试探的动了动嘴唇之后,何欢才轻唤了一声:“娘亲!”

    这一声低低的轻唤,其中夹杂着太多的味道。那委屈,那余后劫生的庆幸等等,让这一声娘亲无论怎么听,都是那么的乐耳。

    苏月眉听到儿子的这声轻唤,更是忍不住一把便将何欢抱在了怀中柔声安慰道:“欢儿,你可醒了。都叫娘担心死了,现在好了,现在好了……”亲亲揉拍着何欢的小背,又仿佛在自我安慰。

    原本她正和丈夫何慕华在绝壁峰忙着师傅地八百岁寿诞。不想坤院地几名弟子正驾御着法器带着自己地儿子便匆忙赶来了绝壁峰。当她看到自己那脸色苍白。毫无血气地儿子时。登时便惊呆了。还好何慕华当即便将儿子带到一幽静处开始治疗。不过在治疗期间。他却发现自己儿子修炼地一太清混元功若有若无。

    在问了弟子之后。才知道原来他地四弟子刘青远去房间为自己打扫时。发现了脸色苍白地何欢昏死在了自己地古琴之上。其实对于那张古琴。他也有颇多地疑问。但一直由于要管教弟子以及修炼。而没有深入地探究过。想到今天事地发生。何慕华已经恨不得当下便回到坤院将那古琴给劈了。不过他似乎忘了。除了古琴之外。琴之中还放有一柄友人暂时寄存地青木剑。

    要知道这可是自己地心肝儿子。可是清园未来地希望。

    就在得知自己儿子清醒之时。何慕华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房门口。不过他先是在房门口平复了下心。才推门进了房间。看到脸上丝毫没有血色地儿子正歪着脑袋靠在自己妻子地上。何慕华便没由来地一阵心疼。

    不过他还是冷着一张脸。对着此刻虚弱无比地何欢道:“子感觉没什么不适吧!?以后别随便动爹爹地东西。否则看我不……”

    正在何慕华作势要教训儿子几句时。那边抱着儿子本温柔无限地苏月眉剑眉一瞪道:“你要怎么地?欢儿现在如此模样。你如何?”

    “哼!”何慕华一声亲哼,冷然道:“慈母多败儿,欢儿,你先好好休息,等你太师傅寿诞一过,我再处置你的事!”

    听到父亲的这句话,何欢不住打了一个冷战。眼睛也是躲躲闪闪的不敢正眼看自己父亲,只是将脑袋深深的缩在了娘亲的怀中。

    苏月眉感受到了儿子的害怕,只是亲亲的拍了拍何欢的背部道:“别怕,有娘在!”

    “月眉,看欢儿如此模样,便让他先在这歇息吧!我们先去给师傅拜寿,时间已经快到了。这里,让童子伺候着便好了。”何慕华沉声说道,便率先出了房门。

    当苏月眉好声安慰了何欢几句,出了房门之后。何慕华才一脸关切的问道:“欢儿没什么大碍了吧?”

    “没什么大碍了!”苏月眉又好气又好笑的回答道,对于自己这丈夫的脾气,她哪能不了解。不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为了在欢儿和众弟子面前树立威信。

    等到父母都已经离去,何欢才挣扎着坐起来。他在第一时间看了看自己右手的虎口处,可却没有任何一丝的伤口。除了本就白皙的手臂此刻更加苍白之外,却再也没有任何的异样。他顿时愣了一下,当时他可明显看到了自己的虎口正不断的涌出血液,到了如今怎么会一点痕迹都没有了呢?

    而且那张古琴究竟是怎么回事,琴中的奇异宝剑又是什么呢!?孩童的好奇心此刻已经彻底被提了起来,不过何欢只是坐了一会便感觉到自己周无力。

    想到自己当时被抽走的精血和真元,何欢马上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太清混元功。不过只是如同枯木一般坐了一会,他便歪倒在了上。那苍白的小脸蛋上,此刻多了份绝望。是的,他竟然再也提炼不出一丝的真元来。

    “咚!”

    还来不急他做多响,外面便响起清园预警的钟声。这钟声一响,惊起了雾隐山无数的飞禽。而何欢的注意力也被彻底转移,要知道清园已经有数百年没有敲有预警钟声了,究竟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重要声明:小说《问剑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