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 完美肌肉 背背攻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当兰雪妮一箭贯穿斯内克的头颅时,场外的观众顿时哗然一片,甚至玛蒙和钢铎也紧张的站起来

    兰雪妮连忙跳下大鹏,三步做一步的跑到斯内克跟前,扶着他哭喊:“斯内克大哥,我……”

    “不要你你我我的,记住一点,你的斯内克大哥绝不会被女人打败。--凤-舞-文-学-网--”斯内克突然睁开眼睛,把兰雪妮用力的推开,酷酷的大喊:“拿起你的弓,继续战斗,你所要的真正的战斗。”

    兰雪妮擦了一把眼泪,哽咽着说:“斯内克大哥,你脑门上插着一根箭,这样耍酷一点都不帅。”

    “……”斯内克不知该说什么好,该感激她的指点呢,还是嘲讽她的天然呆。

    “……”场外的观众沉默一会,然后爆发出震天的狂笑声。

    “唉,开始吧,这里插着一根箭也难受的。”斯内克拨了拨脑门上的箭尾。

    “那妮儿要继续了,斯内克大哥。”兰雪妮擦了一把眼泪,再次骑上大鹏背部,开弓搭箭瞄准斯内克。

    “开始吧。”斯内克招了招手,却没有攻击的意图,甚至地上的双剑也没捡起来。

    兰雪妮犹豫了一会儿,连珠四箭在斯内克的小腹和口。

    “你在麻雀吗,这么小的力量?”斯内克讥诮的说:“来点强力的,这可是真正的战斗。”

    兰雪妮一咬牙,朝斯内克的右臂出一支爆裂箭,当即把这条胳膊炸成碎片。

    “不错,这一箭有点意思,不过不够强力,继续。”斯内克轻轻点头,依然在微笑着。

    兰雪妮又轰爆斯内克的左臂,然后瞄准他的口,焦虑的喊:“斯内克大哥,你在干嘛?”

    “战斗啊。”斯内克浑是血,双臂断口的血液哗哗的流出,但邪笑却越发诡异。

    兰雪妮沉默一会,突然一声叱,出最强力的一箭。一声惊天动地的轰然爆响过后,斯内克被炸成一片血雨,一片很纯粹的血雨,没有脑浆没有内脏没有碎,只有血的血雨。在这漫天血雨中,一条银鳞异蛇如闪电般向兰雪妮,同时还在急剧变大,最后化作一条长达十米多的巨蟒。

    利用血雨的掩护,巨蟒成功纠缠住巨鹏的双翼,令它无法飞翔脱。巨鹏对付蛇类的经验很丰富,立刻用双爪抓住巨蟒的颈下要害,随后狠狠啄向巨蟒的眼睛。但巨蟒却闪电般的转头喷出一道毒液,迎面喷在巨鹏的脸上。巨鹏立刻痛苦的尖叫起来,勾喙闪电般乱啄,在巨蟒上留下许多伤口,但无一是要害。

    兰雪妮听见巨鹏的惨叫,却完全无暇动弹,因为她已经被五彩斑斓的楚蒂盯上了。现在,她感觉自己边有无数蛇在游移,它们如潮水一般涌过来,距离她约莫一米时又自动消失,却一条蛇是真的。这是一条头上长角的棕绿色小蛇,她名叫乌玛,一直混在蛇群的幻相中袭击兰雪妮。

    在刚才,她右腿被乌玛咬了一口,尽管第一时间为自己施展‘拔毒术’,但依然有些麻痹不适。她不敢再有第二次,如果连续被咬第二次,蛇毒会逐渐累积,但拔毒术的效果却会减弱。

    突然间,她发现幻相突然消失了,立刻凭感觉朝正前方出一箭,精准的中扑上来的楚蒂。紧接着,她又完全凭感觉挥弓横扫,用弓臂对着乌玛来了一记全垒打。然后,她却彻底僵硬了。

    “很了不起啊,我的妮儿。”斯内克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背后,一手环住她的腰肢,一手抚摸着她的颈项,他的胯部紧贴着她丰腴的翘,他的吻部在她发丝上摩擦。他深呼吸着精灵少女的清醒体香,这是如茉莉花般的香味,不由产生一种冲动:“如果把她从少女变成少妇,这种茉莉花香是不是会变化?”

    兰雪妮僵硬了一会,小脑袋突然猛的后仰,重重撞在斯内克的下巴上,啪啦一声爆响,斯内克的下巴碎了;她随即左转左肘后挥,重重击在斯内克的软肋上,嘎啦一声脆响,斯内克的左肋断了两根;她紧接着右手摘下背上的月刃,毫不留的砍向斯内克的颈项间,但最后浑一僵,月刃脱手掉在地上。

    斯内克收回咬在兰雪妮翘上的蛇形右臂,抚摸着自己下巴,烦恼的心想:“该不该做一个保护下颌的东东,咱的下巴貌似有些脆,尽管自愈也就三五秒的事,但被敲碎时贼疼。”

    斯内克与兰雪妮的战斗结束,斯内克很诡异的胜出。战斗简报如下——前几回合比较简单,斯内克纠结于鹰与蛇的宿仇,与几只奥林匹斯战鹰纠缠不休,结果被兰雪妮暴虐;斯内克‘爆炸’的一瞬间,本次战斗才真正开始,那片横飞的血雨是楚蒂制造的幻觉,斯内克本人化作蛇群避开最后一箭;当巨蟒与巨鹏缠斗时,楚蒂制造海量的蛇群幻相,乌玛潜藏在蛇群幻相中袭击兰雪妮,其实斯内克的蛇群也藏在幻相中,只不过他距离兰雪妮较远,而兰雪妮只能看清周一米方位,所以没看见;最后,楚蒂见斯内克已经到位,便和乌玛一起正面攻击兰雪妮,使得斯内克成功偷袭兰雪妮。

    至于斯内克忙于吃豆腐偷香,却被兰雪妮逆袭打碎下巴和两根肋骨的过程,貌似没必要记录在册。

    ………………………………………………………………………………………………………………

    第一局,斯内克与兰雪妮的战斗华丽而诡异,却是有惊无险,后续的十五场则是完全相反。格莱西雅和弗雷西尔都遭遇了红袍巫师,恶战一番后斩敌胜出;钢铎和玛蒙也遭遇两个塞尔武士,钢铎干脆利索的ko对手,玛蒙却被对得异常的吃力;阿兰遭遇红袍巫师会塑能系首席阿兹纳,尽管战败,但成功全而退;莫妮卡遭遇一位阿格拉隆强者,双方点到为止的比划一番后,莫妮卡胜出。

    第一轮过后,斯内克这方晋级六人,红袍巫师会晋级五人,bb团的五人全部晋级。

    在死伤方面,阿格拉隆强者有两人牺牲,分别死于死灵系首席萨扎斯和咒法系首席奈弗朗之手;红袍巫师会一番死伤惨重,有四个挂掉。总而言之,bb团晋级没杀人,只阿格拉隆和塞尔两边在对车。

    第一轮结束后,第二轮对阵名单也随之确定,第一场胜者对付第二场胜者,以此类推,总共排满十六场。第二轮在五天后举行,所有参赛者和他们的助手都在安分的备战,没什么人搞小动作去偷袭对手,在决斗前就确定优势。如果有人这么做,那个小女孩会立刻出现在他的精神世界中,用一根狼牙棒疯狂的爆他的菊花,每每都会把人得差点断气。经过这样的噩梦,怎么可能有敢搞小动作的蛋疼者。

    第二轮,斯内克对阵bb团的狂笑章鱼,bb团的暴怒乌鸦对阵塞尔最后的杂鱼,弗莱希尔对阵变化系红袍首席德拉克萨斯,玛蒙对阵bb团的尖叫螳螂,莫妮卡对阵红龙斯科托利亚,钢铎对阵塑能系红袍首席阿兹纳,格莱西雅对阵bb团的嚎哭野狼,死灵系首席萨扎斯和咒法系首席奈弗朗对车。

    狂笑章鱼习惯用变形术和幻术迷惑敌人,然后用特制头盔上的八根炼金触手克敌制胜。斯内克拥有识破伪装和幻相的宿命之瞳,要击败狂笑章鱼并不困难。不过呢,阿兰和莫妮卡似乎另有想法。她俩把斯内克请到一个僻静处,然后莫妮卡出去警戒,阿兰与斯内克开始一番面对面心对心的交谈。

    “先生,我们即将要谈的事,无法登上台面,无法记录于文字,只能你我私下交流。--凤舞文学网--”

    斯内克大喜,立刻摸上阿兰纤细的膝盖,柔声说:“阿兰,我一定会温柔的,你要橄榄油还是鲸油?”

    阿兰小脸通红,结结巴巴的说;“先生,不……不是这个,在……在下是说……”

    “不用害羞,一切交给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美好初夜。”斯内克温柔而强势的推倒阿兰,双膝分跨在她髋部两侧,左肘支在她肩旁,右手从她上衣下摆深入了她的衣内。阿兰手足无措,只好双手紧紧捂住口,双腿并得紧紧的,蜷着子怯生生的说:“在下……在下……”

    “阿兰,放松,深呼吸放松,一切交给我,相信我。”斯内克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摸索,感受那分外腻滑的肌肤和她特有的烫体温,由衷的感叹:“阿兰,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你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可,啊,简直是上天赐予我的最大礼物。其实,我们的关系不是无法登上台面,是你想得太多了,你命中注定要做我的女人,现在只不过在成年之前送出可的小菊花,只是有些小小的错乱顺序而已。”

    阿兰的腰特别敏感,被斯内克一摸子就软了,动动手指头的力量都没,只能任斯内克宰割。

    莫妮卡感觉况有异,便回头一看,便看见斯内克正把玩衣裳缭乱的阿兰。“喂喂……,你们在干什么?”她红着脸愤怒的大吼,随后从斯内克怀里一把夺走阿兰,“你走开,我来和这蛇谈判。”

    阿兰整理好衣服后就忙不迭的走了,莫妮卡冷着脸盘坐在斯内克跟前,冷冷的说:“正经事。”

    “你我听着,能帮的忙,我一定会帮。”斯内克很认真的说,表非常平静,没有羞惭也没有尴尬,没有遗憾也没有,仿佛刚才推倒真娘不遂的人不是他,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五天后,你要对付奥卡莉丝,就是狂笑章鱼,bb团的斥候分队队长。”

    “是的,我有把握不伤害她的前提下击败她,不会让你和阿兰为难的。”

    莫妮卡沉默了一会,低声说:“不,我们的委托是……请你像对雅菲儿的做法,祛除她灵魂的疾病。”

    “这个,我不是很明白,你们的奥卡莉丝怎么啦?”斯内克不解的问。

    “你先听我说奥卡莉丝的故事,她的故乡是月之海天域菲兰行星上一个普普通通的渔村。这个渔村名叫‘章鱼村’,以捕捞章鱼,制作章鱼干和章鱼墨汁为生。她母亲很早去世,她也没有兄弟姐妹,她一直与她的父亲相依为命,生活简朴但也幸福。在她七岁那一年,一伙凶残的盗贼洗劫了这个渔村,掳掠无恶不作。她并没被杀死,因为她遭受了生不如死的噩梦。盗贼们给她一把尖刀,强迫她残害她的父亲,还要求她一边笑一边伤害她的父亲。她做不到,于是盗贼们侵犯了她,让她生不如死的折磨她,她那时才七岁零三个月。侵犯她之后,盗贼们又同样的强迫她,这一次她动摇了。”

    “她想起曾经有一次,父亲带她出海捕捞章鱼,一只大章鱼咬了父亲一口,从他父亲胳膊上撕下一块。于是,她幻相自己是那只章鱼,手中的尖刀是自己的口器。就这样,她一边疯狂的笑着,一刀接一刀的慢慢杀死她父亲,她笑得比哭还难听。最后,她的父亲死了,她疯了,总认为自己是一只章鱼。”

    “五年后,大姐经过那座早已废弃的渔村,收养了这个章鱼女,并命名为奥卡莉丝。更准确地说,应该是驯服。因为奥卡莉丝至始至终认为自己是章鱼,她与大姐是猎犬与主人的关系。大姐为人虽然极度贪财,但对自己人很不错,多次拜访名医和著名的法师,企图恢复奥卡莉丝的人。但得到的结果令人无奈,所有贤哲都告诉大姐,奥卡莉丝的扭曲深入灵魂,除非拆开灵魂进行治疗,否则无法恢复人。”

    这时,莫妮卡凝视着斯内克,用不容置疑的强势语气问:“你能做到,是吗?”

    斯内克思忖着说:“前要条件非常多,而且每一点都非常重要,任何一点的错失都导致失败。首先,我必须非常了解她的体和灵魂特点,她问题在哪里,哪部分可以切除哪部分该留下;其次,她必须完全敞开心扉,稍有一点抗拒就会演变成对抗,然后她会像雅菲儿那样,意识和人格被抹杀;第三,她必须事先对这仪式不知,毕竟每个人都有自我防卫心理,如果她知道我要吞噬她的意思,肯定会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即使这三点都能达到,我也只有五成把握。还有一点,我必须明确的告诉你。”

    “只有灵魂才能吞噬灵魂,只有灵魂才能修补灵魂。”斯内克很严肃的说,“我能吞噬其他人的灵魂,是因为我的生命形态特殊,灵魂形态更加特殊。如果修补残破的灵魂,我必须支出我的灵魂。这会让我的力量和生命层级永久降低,而且被修补的灵魂将永久成为我的奴隶,就像雅菲儿那样。”

    “奥卡莉丝的主权可以通过契约转让,是这样的吧?”莫妮卡问。

    斯内克没直接回答,而是微笑着问:“你们就不担心失败?”

    莫妮卡轻叹道:“唉,这就是这交易无法启齿的原因,她,她们,都活在生不如死的幻觉中,奥卡莉丝耳中尽是疯狂的大笑,而雪狼梵卡迪只听得到最悲恸的嚎哭。如果真的失败了,她们反而得到解脱。”

    斯内克微笑着不再说话,只是玩味的上下打量莫妮卡。

    莫妮卡以为他在等条件,便抛出视线准备好的筹码:“如果你能治疗好章鱼奥卡莉丝、雪狼梵卡迪、乌鸦拉文拉、螳螂曼蒂斯,并交出她们的主权。大姐可以立刻中止与黑暗暴君班恩的合作,并永久免费的接受你的任何委托。不过免费委托只能一年一次,长期委托不能超过一季度。”

    斯内克依然微笑着没说话,但双眸含着浓浓的嘲笑。

    莫妮卡以为他看不起美女与野兽佣兵团,便冷冷的说:“美女与野兽佣兵团拥有天堂骑士一千二百三十人,任何一个天堂骑士至少拥有三级的战士等级,五级的游侠等级,三级的法师等级。此外,我们拥有专业的制器师、药剂师、治疗师等后勤辅助团体。我们的总战斗力足以匹敌十万人的大型军团。”

    斯内克突然欺近莫妮卡,微笑着问:“小莫,是不是我对你太过宽容,让你忘记了自己的份?”

    “你……你想做……做什么?”莫妮卡有种糟糕的预感,心怦怦狂跳起来。

    “首先,我是你的主人。后来,我把你成为芙蕾姐姐的守护骑士,但我是芙蕾姐姐的主人,你属于她,她属于我,所以你依然属于我。再后来,芙蕾姐姐让你竞争我的王后宝座,你同意了。从这一层面上来说,我们有一种婚约关系,你是我的未婚妻。”斯内克伸手捏住她尖尖的下巴,邪笑着说:“嘿嘿,但现在,你却口口声声的‘我们’、‘我们’,难道你忘了,你与我,与我的芙蕾姐姐才是一家人?”

    “这个……我……”莫妮卡有些委屈的解释:“刚刚是公事公办,我的职业还是bb团的二统领。”稍后,她觉得这样太没面子,便用力推开斯内克,冷冷的说:“我们八字还没一撇呢,未婚你个头。”

    斯内克盯着莫妮卡,感觉她小脸红扑扑的非常可,便微笑着问:“傲了?”

    “傲你的头,哼……,公事说完了,你看着办,我先走了。”莫妮卡心跳得厉害,便慌慌张张的要走,却被斯内克用力的拉住了:“我们孤男寡女的相处这么久,你就像这么走掉?”

    “你想怎么样?”莫妮卡故作凶恶的低吼,企图借此掩饰心中的慌张。

    斯内克再用力一拉,把这只外强中干的小母龙拉到怀里,在她耳边低语:“告诉你一点,深夜与一个男人独处,就要有xo联谊的心理准备。现在,我认真的一点一滴的告诉你这个常识。”

    “怎么会有这样的道理?”莫妮卡紧张的说:“就算有,现在也是下午16点多。”

    “可是天黑的,嗯,黑灯瞎火,孤男寡女独处漏失,如果我们不做些什么,会被人耻笑的。”

    “你……”莫妮卡还想辩驳,小嘴却被斯内克的嘴唇封住,小口中也迎来了斯内克的舌头。

    斯内克吻着她的小嘴,逗弄她那怯懦的小舌头,许她腥甜的涎液,双手伸入她的衣襟内,把玩那对如同正在发育的十三岁少女的小。它们粉嫩柔腻,大小盈盈一握,内里隐约有一个硬核。所以他的力量非常小心,避免自己过于激动弄坏了这个女孩,尽管她又凶又贫,其实只是高偏高的萝莉而已。

    不知何时,斯内克坐在地上,莫妮卡靠着他脯坐在他怀里。两人都一丝不挂的着,两人都在急促的喘息着,不过前者是因为激动,而后者是因为恐惧。斯内克来回抚摸着她大腿内的嫩,柔声说:“放松,你太紧张了。”莫妮卡气喘吁吁的说:“你说的倒是简单,你这混蛋又不是第一次。”

    “那就仰着头张大嘴巴喘气,这样可以放松绪的。”斯内克柔声说。

    莫妮卡依言仰起俏脸,长大嘴巴‘哈哈’的喘气,果然感觉体松弛许多。然后,她感觉下一阵撕裂的剧痛,不由啊啊啊的大喊,眼泪立刻泉涌而出,双手紧紧掐着斯内克的胳膊,留下一道道血痕。

    “痛,好痛。”她用力掐着斯内克的胳膊,抽泣着低声埋怨。

    “女人第一次就这样。”斯内克强忍着她爪子带来的痛楚,微笑着说:“不过,小莫有些不一样。”

    “我感觉好痛,整个人要被撕开了一样,呜呜……”

    “不是这个,我是说,我全部进去了。”斯内克抚摸着两人的结合处,竟然发现彼此是完美的匹配。

    “呜呜……,这很奇怪?”她抽泣着问。

    “当然,这样的案例我只有一个,她就是伊利丝翠,嗯,她也是很强势的百合,改天介绍给你认识。”

    ………………………………………………………………………………………………………………

    斯内克风得意的回到同伴边,看见玛蒙就做拥抱状,笑眯眯的说:“大舅哥,今天天气不错。”

    玛蒙连忙躲开,满脸憎恶的说:“离我远些,与你在三米内,我会一辈子光棍。”

    “放心吧,米修斯不是在等你吗,顶多再过十年,如果你不介意幼幼,那么再过三五年也……”

    玛蒙连忙鞠躬道歉,哭丧着说:“大哥,我错了,我愿一辈子光棍。”

    斯内克来到兰雪妮边,拍拍她的肩部,微笑着问:“感觉怎么样?”

    因为先前把斯内克当做箭靶子用,兰雪妮此时满怀罪恶感,有些不敢正视斯内克的视线。

    “呵呵,其实是我利用了你。”斯内克双手扶住她纤细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首先,经过这么一来,你哥哥不好意思对我做掉他的故事斤斤计较,我爆了他的头,你也爆了的头,大家都公平了。第二,我想锻炼锻炼你,如果你能瞄准斯内克大哥的眉心开火,那么你在面对其他目标时,手也不会再颤抖。”

    “谢谢斯内克大哥。”兰雪妮扑入斯内克怀里,趴在他口留下感激的泪水。

    “咱们一家人,不必谢谢。”斯内克感受着她挤压着他的两团惊人的弹软,感觉人生竟然是如此福。

    又宽慰了兰雪妮几句,斯内克来到雅丝芮儿和阿格拉隆强者们这边,询问两位战死强者的复活况。被咒法系首席奈弗朗做掉的强者完美复活,不过被萨扎斯干掉的强者遗失了部分记忆。

    第二轮中,弗莱希尔将对阵变化系红袍首席德拉克萨斯,钢铎将对阵塑能系红袍首席阿兹纳,格莱西雅将对症bb团骑兵分队长嚎哭野狼梵卡迪。前两个命中注定要战败,格莱西雅的压力也不轻。所以他们早早的一起讨论战术,斯内克走过来插话道:“我知道阿兹纳的一个弱点,钢铎有希望胜出。”

    钢铎的铜铃大眼一亮,瓮声瓮气的说:“请老大指点俺。”

    “塑能系首席阿兹纳是好战派一员,与贸易派中间阿兹纳龌龊极深。但阿兹纳只敢在小事上与萨扎斯闹别扭,但大事上不敢与萨扎斯较劲。差不多所有人都猜得到,阿兹纳有什么把柄落到萨扎斯手中,但鲜少有人知道这把柄到底是什么。”斯内克露出怪异的表,“其实,阿兹纳是一个同恋,而且是一个受。萨扎斯收藏着阿兹纳被爆菊花的录像水晶球,并以此要挟阿兹纳。”

    “原来如此,如果堂堂一系首席菊花被爆的录像外流,确实混不下去了。”弗莱希尔恍然大悟的点头。

    “就是这道理。”斯内克一把抓住企图偷跑的钢铎,“嗯,大傻,知道该咋办了吗?”

    “大哥,这没法整啊,您就饶过俺吧。”钢铎哭丧着脸哀求。

    “唉,你这么好的材就是要利用的,只是出卖一次色相而已,怕什么?”

    “老大,您就饶过俺吧,俺实在整不了。”

    斯内克脸色一变,恶狠狠的威胁:“如果你敢打乱我的战略部署,我就把你到气断,明白吗?”

    钢铎浑一冷,只好无奈的接受斯内克的安排。

    打发走好钢铎后,斯内克开始料理两只萝莉。对于弗莱希尔,斯内克的要求是‘全而退’,毕竟对手是深不可测的变化系红袍首席,守护者级别的强者;对于格莱西雅,斯内克要求‘安全第一,输赢第二’,毕竟bb团也是红袍巫师会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没必要招惹仇恨。

    格莱西雅接受斯内克的安排,弗莱希尔却诡异的低声问:“小斯呀,你是不是推倒小莫了?”

    “因为小斯和小莫孤男寡女的一起了三个小时哦。”

    “嗯,时间不早了,我要去研究那上古飞船,我们跑路要靠他呢。”斯内克厚着脸皮跑了。

    “哇,小斯,不许无耻的偷跑。”弗莱希尔立刻追了上去。

    ………………………………………………………………………………………………………………

    第二轮第一场是死灵系首席萨扎斯对抗咒法系首席奈弗朗。第一轮时,观众没料到斯内克和兰雪妮会来真的;现在,观众也没料得到两位红袍首席也会真的相互对车。两位红袍首席奉献了一场极为精彩惊险,教科书一般的法师对轰。最后,萨扎斯用‘生命凋零’击中奈弗朗,第一个首先晋级。

    第二场,格莱西雅对抗嚎哭野狼梵卡迪。梵卡迪令人意外的弃权,格莱西雅轻松的晋级。

    第三场,钢铎对阵塑能系首席阿兹纳,这是一场将所有人都看傻的比赛。

    塑能系首席阿兹纳在十二小时前接受了环法仪式,施法等级提升五级,并准备三个高超魔法术,上的魔法道具也是满满的充能。总而言之,阿兹纳现在有屠龙的决心和力量,何况对手只是一个年轻的人类。

    钢铎披着披风进入决斗场,然后当着阿兹纳的面掀掉披风。

    阿兹纳立刻瞪大了眼睛,场外的观众们都倒抽一口冷气,甚至还有人喊:“啊,哥斯拉。”

    钢铎并没穿什么金灿灿的神器级铠甲,也没使用什么金碧辉煌的神兵利器。

    而且……他只穿着一条皮质三角裤和一双皮靴,浑暴露面积达9

    “阿兹纳阁下,在下想做运动,可以吗?”钢铎瓮声瓮气的说话,两块硕大的肌跳了跳。

    在平常,险狡诈的阿兹纳会坚持‘凡是敌人想要的,就一定要破坏’的教旨,坚决抵制钢铎的要求。不过这一次,他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说不出拒绝的话,故作风度的摆手表示同意。

    于是,钢铎双臂高举弓步迈腿,自喊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的口号,开始了洋溢着生命活力的健美。不一会儿,他的肌上便溢出一层汗滴,在魔法火把的照耀下显得分外澄亮。

    阿兹纳怔怔的看着钢铎的大肌,它们体积是饱满拔,线条是如此刚劲流畅,光滑的肌肤泛着令人目眩的光滑。“……三二三四,五六七八,四二三四,再来一次……”钢铎还在跳跃舒展,暴肌仿佛拥有独立的生命一般,不断的膨胀收缩,青和阳刚的气息喷薄而出,如同午阳光一般,令人感觉浑。阿兹纳悄悄吞咽一口唾沫,不自地的提,并提醒自己不要太过失态。

    阿兹纳强行让自己偏移视线,做出‘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仿佛坐怀不乱的圣人一般。稍后,他又觉得这世界依然以异恋为主,背背山只是少数派,自己故作清高反而太着痕迹;再者即将与这青年决斗,观察对手是天经地义的行为。找到这些理由后,他立刻目光炯炯的盯着钢铎,再也不肯移开一秒。

    十分钟后,浑汗腻腻的钢铎停止健美,肌突然从双前臂开始急速弹动,如波浪一般传动扩散,从前臂到肩膀,再到肌、腹肌、大腿、小腿。接着,他转背对阿兹纳,肌又突然从小腿开始弹跳,从下向上扩散小腿、大腿、又圆又翘的部、粗壮的腰肌、整块倒三角形的背肌……。

    “真是洋溢青活力的。”阿兹纳口干舌燥,菊花奇痒无比,股间已经油腻腻的一片。

    “多谢阿兹纳阁下,在下的已经燃烧,可以全力与阁下战斗。”钢铎的声音如洪钟般响亮。

    “来吧,你不用兵器和铠甲吗?”阿兹纳干涩的说,声音十分沙哑。

    “多谢阁下关心,在下的肌就是攻防一体的王道武器。”钢铎双臂前收,肌立刻猛的凸起。

    阿兹纳傻傻的盯着钢铎肌上暴突的血光,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接下来,钢铎一声雷鸣般的咆哮,如公牛一般直冲向阿兹纳。

    阿兹纳如梦初醒一般,头昏脑胀的轰出一道闪电束,把钢铎打得飞滚出去。但出手之后,阿兹纳就后悔了,用闪电束对付无片甲的钢铎是不是太过分了,如果把这么完美的肌弄坏了怎么办?!

    正当阿兹纳心忐忑时,钢铎大吼一声跳了起来,竟然如洪荒魔兽一般野而健壮。

    阿兹纳终于彻底被钢铎的肌所打动,又惊又喜的想:“这才是真正的肌,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为避免设定‘钢铎’这角色的某人暴走,步兵就点到为止了,后续一千字的基桥段马赛克掉,简介如下:被弹打昏的阿兹纳不忍心伤害钢铎,于是总空放大招,最后在钢铎的熊抱中极乐升天……)

    ……………………………………………………………………………………………………………………

    第四场,莫妮卡对红龙斯科托利亚,这是一场速度与力量的交锋。

    在决战开始之前,莫妮卡把一串极华丽精美的项链戴在脖子上,微笑着说:“大姐,漂亮吗?”

    斯科托利亚沉默了一会,咆哮道:“你无耻。”

    莫妮卡无奈的轻叹道:“大姐,我们毕竟已分道扬镳,待会战斗您不要留手,请尽使用龙炎。”

    斯科托利亚大怒,驱使座龙冲向莫妮卡,高举的钉头锤上燃烧明红色火焰。

    在面罩下,莫妮卡微微一笑,瞬间闪烁到斯科托利亚后,举起长刀狠狠砍了出去。

    曾经的姐妹和战友现在狠狠打在一起,长刀与战锤相交爆出一团团明黄色火花,竟然也是毫不留

    在场外,斯内克问阿兰:“小莫把我送给她的项链戴上干嘛,那项链纯粹只是好看而已。”

    阿兰羞赧的垂下脸,低声说:“这个……,大姐最强大的不是武力,而是龙语法术和火焰喷吐。但有些况下,大姐绝不会用这一招,因为这个……大姐担心会烧坏亮闪闪的宝贝。”

    “哦,原来如此,小莫把项链戴在脖子上,贪婪的红龙就不舍得放火了。”斯内克恍然大悟。

    经过长达一小时的苦战,莫妮卡依然无法攻破斯科托利亚的黄金重甲,最后被斯科托利亚的反击一锤砸断长刀,输掉了比赛。不过斯科托利亚也没赢,因为莫妮卡跑得快,她没能抢到那串亮闪闪的项链。

    ………………………………………………………………………………………………………………

    第五场,玛蒙对阵bb团的尖叫螳螂。

    尖叫螳螂曼蒂斯与斯内克一样,也是灵能者,不过她的灵能非常特殊,完全不同于普通的六系灵能。她能用灵能创造无数极细的丝线,这些丝线长达百米,能按照她的意志随意飘舞。在战斗中,她先驱使这些丝线纠缠对手,任何接触到丝线的敌人都会听到极恐怖的尖叫声,轻则意识恍惚,重则直接昏迷。用灵能丝线取得压制优势后,她就会拔出双刀,轻松的走过去收割敌人的生命。

    凭借这种诡异的战术手段,尖叫螳螂曼迪斯拥有四大分队长中最强的实力,甚至还超过两位副统领,几乎与大统领斯科托利亚并肩。玛蒙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坚持不到十回合就被击败。

    ………………………………………………………………………………………………………………

    第六场,弗莱希尔对付变化系首席德拉克萨斯。弗莱希尔直接弃权,送德拉克萨斯胜出。

    弗莱希尔这么做是有考虑的,按照比赛顺序,第五场的胜者和第六场的胜者将在下一轮中对决,德拉克萨斯将对付尖叫螳螂曼蒂斯。弗莱希尔与尖叫螳螂没感基础,犯不着为她试探德拉克萨斯的虚实。

    第七场,bb团队的暴怒乌鸦对阵塞尔的一位奥法骑士,暴怒乌鸦毫无悬念的胜出。

    第八场,斯内克对付bb团的狂笑章鱼。

    击败狂笑章鱼奥卡莉丝不难,难就难在如何完成莫妮卡的委托。

    ps:推荐,吾辈强烈要求推荐票。如果更一万的推荐票与更五千是一样的,吾辈一定会选择后者,嗯,这是吾辈的威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