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 恶魔破封 死亡之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处理莫妮卡的伤口后,斯内克把后续的疗养工作交给阿兰,自己则打量这个惊慌失措的女俘虏。--凤舞文学网--/

    她非常可疑。

    首先,她的红色法师袍上没有级别标识,这在等级制度森严的红袍巫师会是难以想像的,除非她是刚刚加入红袍巫师会的见习巫师。但见习巫师绝对没有资格进入封印法阵的中心。此外,她没有像普通红袍巫师那样剃掉眉毛和头发,刺上储备魔法的刺青,这对红袍巫师而言也是一种特殊况。

    其次,她是天行者,通过宿命之瞳和敏锐的嗅觉,斯内克能够确定她拥有无限的自然寿命。天行者并不稀罕,纽托瑞尔目前的天行者多如野狗。但能让斯内克完全看不出天赋倾向的天行者,她还是第一个。他看见雅丝芮儿时,能看见郁郁葱葱的绿色生机;他看见玛蒙时,能看见闪烁的影;他看见兰雪妮时,能看见飞翔的猎鹰;他看见钢铎时,能看见咆哮的火山;他看着她时,却什么都看见。

    第三,他刚才瞬移到莫妮卡边时,那个高等预言系红袍还没察觉他,她却瞪着他。这可能是那男红袍巫师正在专注施法,无法兼顾突然出现的斯内克,也可能是她确实非同一般。当时,眩光和音爆的余波还没过去,她却能第一反应察觉到刚刚出现的斯内克,这反应令斯内克也自叹弗如。

    第四,谁击伤了莫妮卡?在眩光和音爆的压制下,居然能反击重创突袭的莫妮卡,这需要何等敏锐的知觉!是被莫妮卡砍死的第一个预言系红袍,还是被斯内克秒杀的第二个男预言系红袍,或者是她?还有一点,他杀死那个红袍后,曾朝着她喊话,她及时做出了反应,表明她并没被眩光和音爆震慑。

    斯内克琢磨一会,微笑着问:“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回阁下的话,小女子名叫派雅娜。”她已经平静许多,口齿清晰的回答。

    “好的,派雅娜,我问你,谁伤害了我的同伴?”斯内克微笑着问。

    “是……是他。”派雅娜怯怯的指着最早被莫妮卡砍死的同伴。

    “据我所知,这里是艾尔塔柏最大的秘密,你区区一个见习巫师怎么有资格在这里?”

    派雅娜沉默一会,指着被斯内克毁尸的预言系红袍,低声说:“他是我的人,顺便带我来的。”

    “人吗?那还真是遗憾了。”斯内克眯着眼睛打量她的段,轻轻点了点头。红袍巫师的制服不是直通长袍,而是内里紧衬衣,外一件红色开襟长袍,所以巫师的材如何一目了然。派雅娜材小巧玲珑,部却拔饱满,既有少女的青活力,又有少妇的成熟妩媚,显得颇为人。

    派雅娜似乎有些难过,沉默的垂下脸,棕色长发半遮住俏脸,显得颇为楚楚可怜。

    斯内克微微一笑,柔声问:“派雅娜小姐,你来过这里几次。”

    “抱歉,我是第一次来。”派雅娜低声回答,语气中有一股淡淡的悲伤。

    “哦,既然这样,那么我陪派雅娜小姐走走好了。”斯内克从旁边墙壁上摘下火把点燃,指着地下室内的另一扇门,微笑着说:“派雅娜小姐,我们去瞅瞅,这道门后面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派雅娜明白斯内克不怀好意,但又无法拒绝,只好默默的跟在斯内克边。弗莱希尔闻到的气味,便想跟过去,却不料被格莱西雅拉住:“我们做我们该做的事,现在可不是玩闹的时候。”

    弗莱希尔忿忿的嘟起小嘴,不甘却无可奈何,只好带着柠檬去检查这个魔法封印。

    那道门后门是一间颇为干净的大屋,左右各摆着十多张上下铺,中间还有一排长桌,应该是先前坑中那些死灵法师的起居室。斯内克拉着派雅娜来到一张最干净的前,让她在上坐下,他把火把插在长桌上,然后抽过一张椅子坐在她跟前,微笑着说:“派雅娜小姐,你大概不知道我的一个坏习惯。每次战斗后,我的趣都特别强烈,不宣泄心中不快。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带着女仆满世界乱跑,以便随时随地解决问题。不过刚才,你的前同伴重伤了我最心的女护卫,这让我有些为难,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左手摸上她的膝盖,五指不轻不重的揉捏着膝盖更上的部位,对她弹软的肌十分满意。

    派雅娜不甘又屈辱,却无可奈何,便咬着牙问:“先……先生,不是还有三位小姐吗?”

    “一般况下,我会找她们。不过今天,不是有你吗?或者说,派雅娜小姐不愿意?”

    派雅娜自然是十万分的不愿意,却没勇气名言拒绝,所以咬牙沉默着,双手拽得紧紧的。

    “派雅娜小姐,请你务必相信一点,红袍巫师会能给你的,我斯内克同样也能给你。”斯内克凝视着她,一本正经的说着自己都想笑的话,“我的父亲是达雷兰首席守护者,我的母亲是阿格拉隆首席守护者,我不知你需要什么,但我能保证一点,不论权力、地位、荣耀、财富,只要你能开出条件,我就给你双倍。当然,前提是你为我服务,令我感觉等同的满意。派雅娜小姐,我很欣赏你的美丽和智慧哦。”

    “谢谢……先生的……赏识。”派雅娜很干涩的回答。

    “那么,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斯内克柔声问。

    派雅娜缓缓躺倒在船上,接着慢慢解开腰带,再撩起衬衣下摆,露出圆润的肚脐,以及下方一抹黑色丝质内裤的边缘。在火把跳跃的火光下,她无力的躺在上,衣裳半解,显得分外人。

    “我喜欢黑色的,它是如此的典雅和华贵。”斯内克不释手的抚摸她光滑紧致的小腹,然后俯在上面烙下湿的吻。他的舌头在她小腹上滑移,所及之处留下道道粘湿的痕迹,当伸入她浑圆的小肚脐时,她不自的战栗一下,发出一声苦闷的呻吟。然后,她的呻吟开始接连不绝,一波高过一波。

    不知何时,他和她都变成了天体状态。

    不知何时,他与她纠缠在一起,从零距离变成负距离。

    斯内克一边在她上驰骋,一边留心她的状态。她很投入,她很享受,她感觉接连不觉的快乐,她在他下狂乱而痴迷……这些都是假象,她的心跳从没超过140,她的狂比她的体温更高。

    她在演戏,假装被他的伟岸所征服。

    斯内克心中在暗笑,不由佩服这个女人的手段,想必有无数裙下之臣被她的演技所骗倒,然后被榨得骨髓都干涸。不过很遗憾,她碰上了斯内克——独霸蛛后罗丝后宫的传奇级侍夫长。如果说斯内克的战斗力是人类英雄级别,斯内克的计谋和智力是大师级别,那么斯内克的上功夫绝对是深渊领主级别。

    派雅娜的技确实不错,人间一流,但毕竟超不如人类的极限,又怎么能跟斯内克相对抗。

    当斯内克一点点的施展出对付蛛后罗丝的技术时,她在不知不觉间真正的沉醉了,心跳渐渐超过了140,并且继续攀升。当心跳达到180时,她终于真正的了,这是把灵魂苍白燃烧的疯狂。--凤-舞-文-学-网--但斯内克并没放过她,继续推动她的,让她的一波接一波,让她的心跳继续提升。

    190……200……220……2……390……,然后超过400,天行者心脏负荷的极限。

    当生命燃烧到极限时,她终于清新过来,用回光返照的力量看着他,用眼神哀求他。

    “才刚刚开始呢,红袍八系之预言系首席雅菲儿女士。”斯内克继续在她上驰骋,轻松惬意的说,“尽管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到这里,但我非常明白,我的女战士所中的解离术就是你的得意手笔。至于你那两个,哼,不是我鄙视他们,就算让他俩与莫妮卡公平对决,也支持不了十回合;只有你,堂堂预言系的首席,才能在眩光和音爆的干扰下,准确判定莫妮卡的位置,然后发起致命一击。雅菲儿女士,其实我非常钦佩你的演技,为表示敬意,我决定从此用‘影后’敬称你。打心里说,你的演技绝对能偏过所有的人类。不过很遗憾,我不是人类,我不是天族,我也不是魔族,我是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的生命,我有特殊的视觉,也有特殊的嗅觉,所以我发现了你的真相,雅菲儿女士,我的影后小姐。”

    “我的影后小姐,你不应该耍弄你的技。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可是从无底深渊爬出来的男人,我从事蛛后侍夫长这个职业长达五年之久,连老母蜘蛛那样的恶魔主君我都能摆平。所以说,影后小姐,你败了,你不是败在你的上功夫技不如人,也不是败在你的知觉不够敏锐,而是败在你的大意轻敌,或者说你的无知自傲。你进入错误的战场,又选择一个错误的对手,与我比技,你想挑战神的权威吗?”

    “影后小姐,你的旅途不会就此结束,将在我的世界得到新生。影后小姐,派雅娜,雅菲儿,红袍巫师会的预言系首席,塞尔历史上最年轻最有天赋的首席,你的生命和灵魂,我收下了。”斯内克俯在她唇上留下告别之吻,便化作成百上千的异蛇纠缠住她,然后拥挤着钻入她的体。

    生命最后一刻,派雅娜或者雅菲儿的头脑额外的清醒,就像以第三方视角淡漠的旁观一般。她清晰的看见并感觉到,这些银鳞或者黑鳞,蓝纹或者红纹的异蛇纠结着钻入她体,盘踞在她的腹腔,吞噬内脏吸血液。它们的数量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她的腹部像怀胎十月的孕妇一般膨胀,并且还在继续胀大。

    斯内克的神经毒素已经浸透她的体,令她的神经错乱,将一切痛觉都转化为的快感。所以她感觉愉悦欢快无比,渴望斯内克的吞噬更多尽管她明白这是错误的,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官能。

    最后,她在无尽的快感中失去了知觉,仿佛倏地堕入漆黑深渊,一切光明瞬间远去。

    ………………………………………………………………………………………………………………

    当斯内克把雅菲儿弄得跌宕起伏,呻吟声不断时,在外面听的四个女孩表是各不相同的负责。但过了不知多久,她们的表同步了,一个字形容是‘怕’,两个字是‘恐惧’,三个字时‘真变态’。

    她们是在无法想象,世上居然有这样一种生物,把上的技术升华成了艺术。

    雅菲儿依然在呻吟,当长时间的呻吟让她的嗓子早早的沙哑了,如同哭泣一般的令听众悲恸。

    四个女孩不再心绪复杂了,她们同时为这个可怜的女子默哀:“唉,可怜的娃啊!”

    不知过了多久,的撞击声停止了,不过可怜女子的‘哭泣’还在继续。

    不知过了多久,雅菲儿的哭泣也停止了,但四个女孩都没勇气去瞄一眼,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面色憔悴的斯内克走了出来,后跟着低眉顺眼小媳妇一般的红袍小姐。

    四个女孩傻傻的瞪着雅菲儿,确定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幽魂僵尸之类的亡灵,而是活生生的人,便立刻惊叫起来。“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弗莱希尔害怕得浑发抖,怯生生的喊:“你不是被干得脱o亡了吗?喂喂喂,小斯,难道芙蕾姐姐一直在幻听,怎么小斯一副被榨汁榨得贫血的样子?”

    “第一,她的能力太强大,我只能吸收她部分的灵魂,其他的会浪费掉,浪费是可耻的;第二,活的预言系首席比死的预言系首席有用,还是活人比较好。基于以上两点原因。”斯内克揽住雅菲儿的肩膀,微笑着说:“我把她破碎的灵魂又修补完整,嗯,她的记忆和能力继承以前的,但人格意识是新生的。”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格莱西雅听见一个关键词,立刻追问:“她是红袍预言系首席?”

    “宾果,她就是预言系首席雅菲儿,嗯,更准确地说,她的体和灵魂是预言系首席。”

    莫妮卡指着雅菲儿,冷冷的说:“是她没错,当时,斯内克用眩光箭和音爆箭掩护,我戴着墨镜和耳塞都受不了,可是我闪烁突袭时,她竟然能第一时间察觉我的位置,然后释放一个解离术。”

    “抱歉,奴为她对您的伤害道歉了。”雅菲儿欠一礼,小脸上的表颇为认真。

    “她对我的伤害,她不是你吗?”莫妮卡愕然不解。

    斯内克无奈的解释:“我都说了她的人格意识是新生的,是我绞尽脑汁耗费无数灵能点无数血液无数x液,融合残破的灵魂碎片之后新生的人格意识。尽管记忆和力量并没差别,但任何意识截然不同。”

    “是的,奴是主人创造,为主人而生的新生命,请几位前辈多多指教。”雅菲儿欠一礼。

    “好了,我们就不多说废话,进来讨论解除封印的勾当。”斯内克招招手,率先回到起居室内。

    斯内克似乎非常疲倦,有气无力的歪在一张下铺上。格莱西雅知道他又做了什么非常极端非常危险的事,但什么都没说,只是找来一被子垫在他背后,让他靠着更加舒服一些。

    “雅菲儿,先说说你的前为什么来到这里,这个我也好奇的?”斯内克微笑着问。在先前吞噬时,他只获得雅菲儿的部分记忆碎片,所以并不知道预言系首席为什么来到这里。

    “是的,主人,她派遣大量预言系法师协助萨扎斯,这些预言系法师也向她回馈报。从这些报中,她分析出关于主人的秘密,并预言主人将潜入艾尔塔柏城,破坏艾尔塔柏的恶魔封印。但她与萨扎斯相差无几的贪婪,都企图独自降服主人,所以并没公开这个预言,决定在这里等候主人。不过,她太高估自己的预言能力,太低估主人的实力,认为主人三天后才可能潜入,所以被主人偷袭了一个措手不及。”

    “原来如此,后来她见势不妙,决定使用女人的天赋特长,色我控制我,是吗?”

    “是的,她自作聪明,却不料被主人步步代入陷阱,最后有了奴的诞生。”

    “很好。”斯内克得意的笑了,“哼哼,雅菲儿恶魔封印的具体细节。”

    “根据史书记载,封印中是一个名为‘别西卜’的奥比里斯恶魔。三千七百年前,塞尔人在一座上古遗迹中设下圈,接着用三千处子灵魂骗别西卜的真降临,再启动圈封印这恶魔领主,然后软硬兼施,企图与它签订主从契约。但这三千七百年里,它一直没有屈服。破解封印的方法只有两种,第一,强行破除运河网络,封印就会崩溃;第二,与恶魔结下契约,封印也会自动消解。”雅菲儿毕恭毕敬的回答,“不过必须特殊的契约书才能让封印消解,奴手头没有这契但能够立刻去准备。”

    “这些下面是一个上古遗迹,上古遗迹这样的古物能封得住大恶魔?”斯内克惊讶的问。

    “根据史书记载,这个超级封印法阵名为‘水火螺旋之无极深坑’,能量来自地底熔岩和地面运河,使得中央的牢笼石坑拥有无限重生的能力,恶魔从内部永远挖不穿无限重生的石壁。不过这石坑的容积必需非常大,超出当时塞尔人的能力,所以塞尔人找到一处上古地下城,将它改建成了封印法阵。”

    “原来如此,强拆运河网络显然不现实嗯,除非给我百万大军,否则那可能在红袍巫师会眼皮底下动土;八大首席同时出手……这个想都不去想了。啊啊,我去与恶魔结定契”斯内克笑眯眯的说。

    “什么契约?”格莱西雅和弗莱希尔对恶魔都没好感,所以齐声质问。

    “我放它,它替我消灭红袍巫师会的契约。嗯,雅菲儿,你去准备祭祀这位恶魔大人的仪式。”

    “是的,主人,奴立刻行动。”雅菲儿欠一礼,随后如风一般离开了。

    …………………………………………………………………………………………………………

    雅菲儿的效率很高,不到十分钟就准备好祭祀恶魔,与恶魔对话的仪式。

    这封印法阵中心本就有浓重的恶魔气息,但仪式开始之后,这恶魔气息更加浓重。眼可见的黑色瘴气在大坑中央渗出,空中回着一种没由来的嗡嗡声,仿佛无数无形的蚊蝇正在盘旋。仅仅是站在大坑边缘,阿兰和莫妮卡就感觉分外不适,有一种头皮屑疯狂滋生,恨不得把所有头发都揪下来冲动。格莱西雅和弗莱希尔面色大变,被封印三千七百年的别西卜居然还是这么强大,它到处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

    当仪式接近尾声时,雅菲儿立刻招呼斯内克和两只萝莉退到大坑边缘,等待恶魔的出现。

    约莫三分钟后,大坑中的黑雾凝聚成一只巨大的虫形魔怪。它站高超过六米,甲壳上遍布红色纹路,下半如同巨大的甲虫,四条巨腿如同墙柱一般;上半近似人形,骨质头颅呈倒三角形,生者四颗巨大的复眼。“汝等这些最低级的蛆虫,吃大便和腐的乌鸦……”这魔怪二话不说,直接口若悬河的骂街。

    三小时后,它终于骂得爽了,瓮声瓮气的问:“嗯,今天汝等表现不错,吾骂得非常尽兴……咦!”它定睛一看,终于发现六个傻站着的家伙只是虚影,便大吼起来:“呜啊啊啊……,汝等烂蛆在干什么?”

    雅菲儿探出头摘下耳塞,发现别西卜已经停火,便推推正在玩纸牌的斯内克:“主人,它已经歇了。”

    斯内克和四个女孩探头看向深坑,发现别西卜正张牙舞爪的站着,并没有狂喷口水的大骂,便连忙摘下耳塞收起纸牌,清理脸上的惩罚物。不过别西卜却看到五个戴着耳塞的小鬼探出头来,他们手中捏着纸牌,脸上涂抹着大量的诡异符文。它视力好,所以看见一个小鬼额头用炼狱语写着‘我是白痴’。

    别西卜顿时大怒,想再次咒骂这些不严谨的小鬼,却发现自己先前骂过头,已经没再骂了。

    斯内克干咳一声,微笑着说:“别西卜阁下,您在这鸟地方关了这么多年,心中自然满满的尽是怨恨。这一点我可以理解,所以我支持您的发泄。不过呢,我与红袍巫师会没鸟关系,没必要为他们承受您的怨恨,所以我刚刚有些失礼,请您多多见谅。现在呢,我们开始谈正事。”

    别西卜立刻捕捉到重获自由的曙光,沉声问:“人类,说出汝之所图?”

    “红袍巫师会是我的敌人,我来到这里只有一个目的,让您获得自由,宣泄你的怨恨和愤怒。”

    “如果吾能重获自由,必先用百万生魂为血祭,后诅咒封印吾之国度,令其世世代代遭受干旱、瘟疫和蝗灾之浩劫,令其千里焦土尸横遍野,汪洋干涸世界化为荒漠。”别西卜的诅咒如雷霆一般充斥在地下室内。

    斯内克满意的点点头,接过雅菲儿手中的金色卷轴,柔声说:“两小时后开始,你”

    雅菲儿踮脚在斯内克唇角轻轻一啄,然后转快步离开。

    斯内克又从手镯中取出一柄长达三米的蛇矛,与金色卷轴一起抛入大坑中,微笑着说:“卷轴是您与我的契上面只有两道契约,第一,您必须以毁灭红袍巫师会为生命目标;第二,我与我的同伴并未损害您的利益时,您不得有任何对我与我的同伴不利的行为。别西卜阁下,您也应该明白,只有签订契约才能脱离封印。反正这契约对您没有任何不利,您没有理由拒绝它。这把蛇矛名为‘阿德里亚诺’,是我从深坑魔网缴获的战利品,是一柄准神器级的兵器,算是我送给您的见面礼。”

    别西卜打开契约书仔细琢磨一番,便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它捡起蛇矛阿德里亚诺,强行与蛇矛结下主从契约。只见蛇矛迅速增长,瞬间达到八米的长度,与别西卜的魁梧躯完美匹配。

    ………………………………………………………………………………………………………………

    艾尔塔柏城的至高总督府中,至高总督卡暑斯正在举行内阁会议,与一群大臣吵得不可开交。突然间,卡暑斯火焰长袍上的章急促闪烁起来,并发出呜呜的尖锐响声,令人一听就十分焦躁不安。

    这是最高危机警报,只有塞尔遭受前所未有的危机时,才发出这样的警报。

    卡暑斯立刻中止内阁会议,随后直接传送到塞尔至高议会大厅的门外。不到三分钟时间,除了在外的死灵系首席萨扎斯,一直离群索居的幻术系首席迷斯若尔,六位首席和至高总督都各就各位。

    “我刚刚看见艾尔塔柏将遭受灭顶之灾,危机就在我们脚下。”预言系首席雅菲儿面色苍白的说。

    “脚下的危机,萨扎斯的手下不是一直在折腾封印吗?”惑控系首席劳泽瑞尔讥诮的说。这个英俊的惑控师是红袍巫师会最狂的主战派,对贸易派的萨扎斯非常不感冒,所以从不放弃打击萨扎斯的机会。

    “够了,劳泽瑞尔。”雅菲儿厉声叱,“我们应该立刻去调查封印。”

    传送术无法抵达封印中心,所以六位首席一起传送到雅菲儿的先知之塔,至高总督卡暑斯负责召集军队。刚刚通过密门来到古城迷宫,六位首席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浓烈瘴气,恶魔封印正在缓缓的开启。他们面色大变,立刻各显神通以度感到封印中心,大坑中喷薄而出的恶魔气息和一旁看戏的斯内克一伙。

    “哟,你们来啦,不过真是遗憾,你们来迟了,接下来,你们与别西卜大人慢慢谈心吧,哦呵呵呵……”这恶劣的少年挥挥手,留下一声猖狂的大笑,就带着四个女孩冲入另一条通道消失了。

    封印正在崩溃,大地开始颤抖,恶魔的咆哮声在坑中响起:“卑的蛆虫们,竟然敢囚吾三千七百六十八年。烂蛆,吾以别西卜之民发誓,每一年的仇恨必需三千生魂来洗刷。汝等的末已至,颤抖吧,哀嚎吧,吾将吞噬汝等之男杀汝等之女,让汝等之国度遭受无休止的天灾浩劫”

    “我们先撤退,召集军队来对付它。”雅菲儿冷冷的说。

    “说的也是。”塑能系首席阿兹纳脸色冷的说,“直接蛮干太不明智。”

    因为封印已经崩溃,空间封锁正在瓦解,所以他们不再跑路,而是直接传送到地面。地下封印的震动已经传到地面,掀起一阵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建筑物大片大片的倒塌,市民们尖叫的跑来跑去,艾尔塔柏城外的一座死火山也开始爆发,滚滚而出的浓烟遮蔽天空,令艾尔塔柏显得十分霾。

    当艾尔塔柏的火焰之心广场被地震撕裂,一群黑色蝗虫从地缝中呼啸飞出,聚集成一个巨大的虫形恶魔时,卡暑斯调集的军队还没敢来,六位首席只能率领城中的红袍巫师对付这大恶魔别西卜。

    但饥渴三千七百年的恶魔不愿与红袍巫师蛮干。它仅仅象征的喷吐一口毒雾,便化作漫天的黑蝗群散开,去追逐城中那些没有战斗力的市民。找到受害者之后,黑色魔蝗会用尖锐的螯肢扒开受害者的皮,钻入受害者体内。不到三秒钟,受害者就会魔化变异,口中长出獠牙,表皮硬化成甲壳,并且力大无穷。

    被寄生的魔化人会疯狂的攻击一切活物,食用他们或者它们的血,然后继续变异增大。红袍巫师们努力消灭这些魔化人,但魔化人实在太多太多,简直杀不剩杀。他们消灭第一区的魔化人,第二区的魔化人变异到第二阶段;他们再努力消灭第二区的魔化人,第三区的魔化人变异到第三阶段。这时,红袍巫师们生平第一次厌恶城中四通八达的运河,因为运河将艾尔塔柏划分为十多个区,简直是天然的护城河。

    半小时后,艾尔塔柏的钟楼上,斯内克笑眯眯的看着城中的大屠杀,感觉快慰无比。

    市民们正被黑色魔蝗寄生,正在被魔化人吞噬掉;魔化人正在被红袍巫师消灭,也在被更强大的魔化人吞噬掉;红袍巫师们正在被魔化人杀害,所有人都在死去,殷红的鲜血已经积满街道。大火正在城中蔓延,地震还在继续,建筑物在不断倒塌,天空被火山严惩遮蔽,这座城市正在死去。

    突然间,斯内克看见南方天幕飞来一片黑压压的乌云,便欢呼:“红袍巫师会的王牌空军,火焰狮鹫团终于来了,大家拭目以待哈。”——专精火系法术的巫师骑乘狮鹫,用高等次元袋携带大量燃烧弹,从高空中俯冲战场,将死亡火雨泼洒在敌人的头顶,这就是火焰狮鹫团,红袍巫师会的特色兵种。塞尔的火焰狮鹫团主要用于对阿格拉隆的侵略战,现在支援艾尔塔柏的火焰狮鹫团都是应急上场的新兵。

    这千余火焰狮鹫起初有效的压制住魔化人,不过很快有部分魔化人变异出翅膀,反扑空中的火焰狮鹫骑士,制造不小的伤亡。旁观的斯内克乐不可支,抱着格莱西雅又笑又跳。因为火焰狮鹫骑士可是超级昂贵的兵种,驯养一匹合适的狮鹫要耗费数十万金币,培养一个骑士也要数十万金币,装备花费还要数十万金币,常维护费用还要上千金币。总而言之,培养火焰狮鹫骑士与养龙没有什么区别。

    稍后,艾尔塔柏北方仰起漫天的灰尘,斯内克定睛一看,便大笑起来:“金属骷髅军团也来了,吼吼吼……,哇哈哈哈……,这下可闹了。”——金属骷髅军团是红袍巫师会的另一个特色军团,除了当任指挥官的死灵巫师,所有的战士和骑士都是骷髅,人的骷髅,兽人的骷髅,马的骷髅,地行龙的骷髅。死灵系红袍巫师用秘法术淬炼这些骷髅,让它们的骨架硬如精钢,然后配给它们精致武器,便组成了金属骷髅团。

    金属骷髅团的参战终于让红袍巫师会们占据上风,遏制住了四处肆虐的魔化人。

    但战乱结束了吗?没有,战争反而进一步扩大了。

    魔化人们停止四处游,如同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集结成群,在城中横冲直撞,见人就咬见房子就放火。除去当做斯内克看台的钟塔,令八大首席的法师塔和至高总督府也未能幸免。为了围剿这支‘军队’,金属骷髅团和火焰狮鹫团也到处乱跑。实话实说,目前艾尔塔柏的火灾区的百分之八十,是火焰狮鹫团的燃烧弹导致的;目前艾尔塔柏的坍塌建筑的百分之九十,是金属骷髅团撞塌的。

    魔化人不断被减少,但剩下的魔化人越来越强大,也越来越不像是人。它们有些酷似巨大甲虫,有些如同浑触手的蛞蝓,有些像是六臂螳螂。最后,它们被堵在钟楼下的广场上,摆出决一死战的架势。这时,它们的总数量已经不到一千,不过个个站高六七米,浑骨刺森森魔焰昭彰,显得恐怖无比。

    在钟楼上,斯内克眯眼打量这千余魔物,突然低呼:“糟糕,这别西卜在我。”

    “怎么啦?”格莱西雅关切的问。

    “你看,现在的艾尔塔柏城什么建筑都毁了,就是这里还完好,它不是在标明我们的位置吗?还有,艾尔塔柏城这么大,它却好死不死在这里搞大决战,摆明要把战火引到我们上。这个该死的别西卜,还真是大大的没良心,无底深渊中果然没有什么好货。”斯内克咬牙切齿的咒骂,“亏我还送给它一柄准神器级的兵器。早知道就把那蛇矛拆了做原材料了,该死的,我xooxo……”

    围攻的红袍巫师们果然开始扫描钟楼。斯内克几个带有‘回避侦测’护符,他们的现什么人,却找到一些可疑物,比如香蕉皮、花生壳、空酒瓶、薯片残渣之类的。

    红袍巫师们立刻开始准备更强效的预言法术,火焰狮鹫骑士也把燃烧弹瞄准了这里。

    斯内克明白不能再看戏了,如果再耽误下去,自己也会成为戏中的演员。确定逃跑方式后,他取出群体传送卷轴,把他和四个女孩传送到了……艾尔塔柏城内的一道大裂缝旁,这里本是艾尔塔柏的广场,但别西卜从这里冲出封印,留下这道宽达长达两千米,宽达一百多米的大裂口。

    “我们就从这里下”斯内克微笑着说。

    “这些面可是恶魔的封印,我们为什么要跳入恶魔的封印?”莫妮卡有些别扭的说。

    “很简单,我们一时半会是离不开艾尔塔柏行星,必然要与红袍巫师会玩一通追与逃的戏码。在艾尔塔柏的任何一个角落,他们都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只有这恶魔封印中,他们与我们一样不了解地形。呵呵,雅菲儿不是说过了吗,这封印是上古地下城改建的,下面可是有好多上古遗宝哦。”

    斯内克大笑着,率先跳入了封印恶魔三千七百年的石坑。

    ps:又是一万字的废气,嗯,如果大家看得满意,就留个脚印吱一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