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9 秘密突袭 恶魔之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七天后,斯内克缓缓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暖烘烘的炕上,下垫着厚厚的白熊毛皮,上盖着同样厚厚的白熊毛皮。--凤-舞-文-学-网--然后,他摸了摸胯间,确定男特征还在,灵魂并没有进错体,便安心的舒了口气,微笑着说:“尽管变成萝莉有一种异样的快感,但还是做男人实在,幸运幸运。”

    他边的被窝蠕动一下,两只迷迷糊糊的萝莉钻了出来,眯着眼睛像小猫一样打呵欠。然后,格莱西雅抱住斯内克的腰肢,哼哼哧哧的说:“亲的,天还早呢,我们继续睡的说喵……”

    斯内克瞅瞅慵懒的格莱西雅,又瞅瞅用力揉脸的弗莱希尔,顿时背心发冷毛骨悚然了,逃跑的强烈无比。但是太迟了,阿兰闻声走进来,惊喜的喊:“先生,格莱西雅小姐,弗莱希尔小姐,你们醒啦!”

    格莱西雅懒洋洋的挥挥手,软绵绵的说:“嗯,醒了的说喵,不过体好难受的说喵,就像穿错衣服的说喵,奇怪的喵,我怎么总喵喵喵。喂,小阿兰,你怎么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的说喵……”

    阿兰惊恐得说不出话来,斯内克用力捂着嘴,而弗莱希尔杀气十足的瞪着格莱西雅。

    格莱西雅察觉到这股杀意,便看向弗莱希尔,便笑眯眯的说:“咦,这镜子好清晰的说喵……”她挥了挥小爪子,发现‘镜中倒影’没有动,便伸手摸上弗莱希尔的小脸,摸到一片温腻滑的肌肤。

    “啊……啊啊……”‘格莱西雅’惊叫起来,连忙检查自己的体,发现自己穿着格莱西雅的睡衣,背后有一对蝠翼,小上还有一根长着鲸鱼尾鳍的尾巴。她心念一动,这根尾也扭动了一下。

    然后,她想起格莱西雅曾在自己面前扭小,终于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恐怖故事。

    “这个,我与小格子的体对错号了?”她双手紧紧抱住口,显得十分惊恐。

    “嗯,芙蕾姐姐,想开一些,这不是很糟糕的事。”斯内克连忙抱着她安慰。

    “完了完了,邪恶的小魔鬼一定会用芙蕾姐姐的体做色色的事,呜呜……,小斯,芙蕾姐姐该怎么办喵……,呜呜……,芙蕾姐姐的体不纯洁了……”弗莱希尔小嘴一撇,立刻哇哇大哭起来。

    “啊,这个,其实格子姐姐很纯的,不会偷偷看av学技术,也不会早上‘咬’着我起。”

    弗莱希尔:“……”她无话可说,因为她有些羞惭。

    格莱西雅:“……”她无话可说,因为她懒得理睬。

    阿兰:“……”她无话可说,因为她被不可思议的事吓傻了。

    斯内克见三个女孩都平静下来,便微笑着说:“好了,杂事说完,我们开始说正事吧。”

    阿兰欠一礼,毕恭毕敬的说:“在下粗通医术,所以为先生和两位小姐准备了药膳,请先生鉴定。”

    斯内克突然笑了,拉住阿兰的手掌:“呵呵,你以为装模作样就能置事外了?”

    阿兰触电一般抽回手,慌张的解释:“抱歉,在下听先生说‘正事’,所以……这个……。”

    斯内克也不计较,从手镯中取出大堆的衣物,“食物不着急,先准备水让我洗漱,这几天里,你和莫妮卡把两位小小姐伺候得不错,天天擦洗体,却把我当做大件货物搁置着,头发都快长虱子了。”

    “不,先生误会了。”阿兰连忙解释,“两位小姐是莫妮卡负责的,在下也有为先生……”

    斯内克开心的笑了,再次握住阿兰的小手,柔声说:“这是肌肤相亲吧,你要负责哦。”

    阿兰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又一种吞冰块噎死自己冲动。

    弗莱希尔却失望的喊:“小阿兰,亏芙蕾姐姐这么相信你,你却偷吃我家小斯。”

    ………………………………………………………………………………………………………………

    稍后,斯内克在阿兰的扶持下斜坐在篝火旁,一边喝阿兰调制的药汤,一边讲述他在树林中的故事。

    “那时,我只是处于半睡眠状态,你们感觉萨扎斯的军队无法抵挡,我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我立刻改变计划,中止用自然方式恢复灵能点,改用特殊的灵能专长‘心魄燃烧’,一种燃烧体和精神的‘素质’,获得转额外灵能点的危险手段。通过心魄燃烧,我补充了足够的灵能点,吞噬了那个维斯拉,得到了她的记忆和秘密。之后的况,你们应该看得出来,我虚张声势恐吓萨扎斯,迫使他不得不退走。”

    阿兰思索一会,好奇地问;“先生,你怎么让萨扎斯相信沙华鱼人是我们的盟友,而不是敌人?”

    斯内克得意的笑了,缓缓的说:“这个有点复杂,首先,你们也是知道的,沙华鱼人是臭名昭著的海洋恶棍,无论哪一片天域的哪一个行星。你们认为,拜占图人眼中的沙华鱼人是好东西吗?不,不是的,沙华鱼人不折不扣的流氓恶棍。萨扎斯见到沙华鱼人的第一想法,绝对是把这些丑陋的生物做成骷髅。”

    “这就是第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在红袍巫师会的档案中,沙华鱼人是‘敌对’生物。”

    “其次是预言术的原理,预言术是揭示信息的法术,预言过程是‘借鉴已知信息,推导未知信息’。当时,萨扎斯的手下发现大量的不明生物集结,接着预言这些生物的敌我阵营时,他们借鉴的已知信息中,肯定有‘沙华鱼人是敌对生物’这样一条,他们的水晶球上一定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斯内克是红点,沙华鱼人也是红点’,所以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沙华鱼人和斯内克都是敌人’。”

    “所以,他们会有一个很糟糕的联想,‘沙华鱼人和斯内克是一伙的’。这时,我恰到好处的抛出大量海绵百合。普通人或许不明白海绵百合是什么,但萨扎斯那样的老家伙一定明白,海绵百合对沙华鱼人的重要。他见我抛出这些海绵百合,自然而然就误会了。”说到这里,斯内克得意的笑了。

    “他以为我用海绵百合收买沙华鱼人。但事实上,那堆海绵百合是我从沙华鱼人那里抢来的。”

    “最后一点也非常关键,就是我们现在处的山洞。从维斯拉的记忆中,我知道拜占图的许多地理,但这里是非常特殊的,因为这里是拜占图行星的地磁北极。这里的魔法环境与其他地区存在本质上的不同,再强大的预言术也会在这里失效。所以我才敢传送到这里,安心的在这里休息。”

    阿兰仰视着斯内克,钦佩的问:“先生,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

    斯内克摇摇头又点点头,笑着说:“嘿嘿,可以说‘不是’,也可以说‘是’。在掠夺海绵百合时,我并没想过利用沙华鱼人对付萨扎斯,只是觉得海绵百合和沙华鱼人有利用价值,所以留了一个心眼。直到我们偷袭维斯拉的快速反应部队失败,我想着要怎么脱,才想到了沙华鱼人和那座小岛。总而言之,这只是一个习惯,‘铭记一切可利用事物,在需要时及时想起,并立刻将其彻底利用’。”

    阿兰对斯内克的仰慕和钦佩已经无法言喻,只能用炽的眼眸仰视着他。--凤-舞-文-学-网--

    斯内克拥紧阿兰纤细的肩膀,闻着她温暖的体香,柔声说:“阿兰,你的子真乎。”

    阿兰立刻脸红了,吭哧着说:“抱歉,在下……在下……”

    恰好这时,莫妮卡用雪橇拖着两头肥硕的海豹回来了,第一眼看见基四溢的这对,便皱着眉头说:“我说今天怎么有很糟糕的预感,果然现在应验了。”然后,她单膝跪在‘弗莱希尔’跟前,诚的说:“下,我夜期盼着……”‘弗莱希尔’连忙举手制止她的表白,冷冷的说:“抱歉,我对你没兴趣。”

    莫妮卡顿时面如土色,显然遭受的打击不轻。阿兰借机拜托斯内克的扰,向莫妮卡解释两只萝莉互换体的事实。明白事原委后,莫妮卡表轻松许多,但对着另一幅面孔的弗莱希尔不知该怎么说话。

    “不需用我的体做恶心的事。”格莱西雅冷冷的告诫弗莱希尔,并不掩饰眉宇间的冰冷杀意。

    “哼,咱才不稀罕你这邪恶的体,简直恶心死了。”弗莱希尔皱着小眉头,愤愤的回答。

    莫妮卡左瞅瞅天使心的小魔鬼,右瞧瞧魔鬼心的小天使,心不砰砰狂跳起来,竟有一种把两只萝莉同时拥入怀里的冲动。很快,她就察觉自己的不坚定不虔诚,不开始心复杂的自我忏悔。

    在风雪连天的极地中,却有一个生着温暖篝火的山洞可以栖,还有一场不洁的百合戏剧可以观有一只艳的真娘可以拥抱温存,斯内克暗爽人生是如此幸福,就连碗中的油腻药汤也感觉可口起来。突然间,他想到一件事,‘阿兰和莫妮卡都没有午夜手镯这种无限库存的上古神器,不会携带与战斗无关的闲杂事物,那他先前睡的炕,手中拿着的药碗,调制药膳的材料……,这些东西时怎么来的?’

    阿兰羞赧的垂下小脸,柔声说:“在下自幼生活在荒野,习惯亲自制作生活小道具。炕和餐具是在下用粘土烧制的,兽皮被褥也是在下临时处理的,药膳也都是在下就地取材熬制的大补汤。”

    斯内克注视阿兰的眼神立刻变了,之前是搜寻人和玩物的目光,那么现在是审视终伴侣的眼神。

    ……………………………………………………………………………………………………………………

    在阿兰的贴心呵护下,斯内克和两只萝莉益康复,但灵魂回归体的过程却非常不顺利。原理与对号入座相似:如果只有ab两人和ab两座,那么只有aabb和abba两种排列;如果有abc三人和abc三座,那排列就多了,数学水平达到中学等级的人都知道,总共存在6种可能的排序,只有一种是正确的。所以斯内克和两只萝莉闹得不可开交,斯内克进入萝莉,萝莉相互乱入,萝莉乱入斯内克……。这三口子折腾啊折腾,每天折腾一次,足足折腾了九天,才侥幸的回归各自的体。

    斯内克貌似享受乱入的经历,但两只萝莉却面色铁青的同时发誓,此生绝不再用合体奥义。

    搞定体之后,斯内克开始琢磨脱之计。不过他说出计划时,却把四个女孩吓了一跳。

    “你疯了,艾尔塔柏是塞尔帝国的首府,你居然要跑到哪儿去?”莫妮卡大吼。

    弗莱希尔立刻拉住新收的守护骑士,笑眯眯的说:“小斯一定有他的想法,我们听小斯怎么说?”

    斯内克轻咳一声,微笑着解释:“离开拜占图的每一个传送门必然被重重监视,我们暂缺不提怎么离开拜占图,就算暂时离开这片磁极区,也会被红袍巫师会的预言术发现蛛丝马迹。不过呢,他们的人力和物力有限,不可能广泛监视每一个地点,必然会选择的重点监视,比如拜占图去阿格拉隆天域的路线,拜占图去穆尔霍兰德天域的路线。我相信,从拜占图深入塞尔天域的路线最出乎他们意料。”

    “不过,这不是我的主要目的,我想要复仇,给红袍巫师会死灵系首席萨扎斯一个狠狠的教训。阅读维斯拉的记忆之后,我明白了萨扎斯正在进行一个胆大包天的计划。在艾尔塔柏城的地下封印着一个强大的恶魔,萨扎斯企图控制这个恶魔为已用。他正在进行这个计划,但还没完成。”

    “小斯准备放出这个恶魔吗?”弗莱希尔亢奋的微笑着,小眼睛中满是旺盛的斗志。

    “是的,我要释放这个恶魔,让它的怒火倾泻到艾尔塔柏之上,将这座罪恶城市化为废墟。这样一来,红袍巫师会必然遭受沉重打击,萨扎斯的威信将一落千丈,于公于私,我都无法错过这个机会。”

    ……………………………………………………………………………………………………………………

    红袍巫师会是一个野心勃勃的邪恶法师集团,那些底层的巫师或许只是混子打酱油,但那些爬到高层的巫师都有野心,都有自己的谋,都有自己的秘密。作为死灵系首席的学生,维斯拉的地位不可谓不高。从她的记忆中,斯内克发现许多的秘密,比如她与某些塞尔权贵的私勾当,甚至还有一条从拜占图到达艾尔塔柏的秘密路线,甚至萨扎斯也不知道这条路线。

    通过这条路线,斯内克一行人成功来到了艾尔塔柏行星。

    此时已是斯内克大闹拜占图后的第十四天,斯内克的大名已经被整个红袍巫师会所知晓,所有红袍巫师都在警惕着斯内克这个危险人物,艾尔塔柏行星的几座大城都有斯内克等人的通缉令。不过相对拜占图和几个边境行星而言,艾尔塔柏的侦测力度要弱许多,没有进行‘全行星立体监测’之类的大动作。

    斯内克制作了四个‘回避侦测’护符交给四个女孩,接着伪装成来自塞斯克天域的商人,然后光明正大的进入艾尔塔柏行星的艾尔塔柏城——塞尔法师帝国的首府。艾尔塔柏城的人口约124万,这只是市民人口,因为大规模奴隶交易导致的流动人口极高,所以实际人口估计超过300万。艾尔塔柏城的特色是城内四通八达的运河,这使得物流交通十分便捷,艾尔塔柏城主从不为交通堵塞而烦恼。

    来到艾尔塔柏城的第一个白天,斯内克带着四个女孩四处闲逛,去饭馆吃风味佳肴,去魔法商品一条街打探行,去奴隶贩卖场看奴隶,与来艾尔塔柏城交易的商人并没什么不同。但入夜之后,他带着四个女孩悄悄的离开了下榻的旅馆,来到艾尔塔柏城的钟塔上,这里足够俯瞰全城。

    在运河上泛舟时,游客会感觉艾尔塔柏的运河实在太方便,整座城池几乎是浮在水面上。登上钟塔俯瞰全城,他们将惊讶的发现这运河网络是六重圆环布局,河道诡异的蜿蜒扭曲,八座法师塔错落有致的分布城中各处,圆环中心是一座高达百米的巨大高塔,这是塞尔行政中心,至高总督卡暑斯的府邸。

    格莱西雅观察一会,低声说:“这运河网络像是魔法阵,八座法师塔刚好位于魔法阵的结点上,至高总督府是魔法阵的核心,这是……”她不敢置信的瞪大可的小眼睛,“一个超级封印法阵。”

    “怎么可能,这么大的封印法阵,”弗莱希尔也惊讶的说:“下面封印着一个深渊层面吗?”

    “不,只是一个深渊领主级别的强大恶魔。”斯内克微微一笑:“从维斯拉的记忆中,我知道艾尔塔柏城是塞尔最早的城市,建立于史前3317年至史前3278年。这恶魔就是那时候,三千七百年前封印的。你们必须知道,三千七百年前,纽托瑞尔的魔法文明远不如现在发达,所以需要这么一个庞大的魔法阵封印大恶魔。这也是萨扎斯刚对这恶魔下手的原因,他认为红袍巫师会现在的力量足以奴役它。”

    格莱西雅和弗莱希尔顿时安心许多,阿兰眺望着这座‘大城市级别’的封印法阵,低声惊叹:“呀,真的很厉害,在三千七百年前,塞尔人就能制造出这么宏伟的一个超级封印法阵!”

    “人力总能创造奇迹,我有两个来自卡拉图的女仆,她们告诉我说卡拉图的中原天域曾有一个名为‘秦’的帝国,秦国的开国帝君名叫‘始皇帝’,这位伟大的帝君以逆天的强力制伏九条太古龙,然后穷尽无数人力物力将它们封印成帝都的城墙。这帝都城墙长达7000千米,高逾30米,完全无视普通物理攻击。”

    两只萝莉听过这故事,反应倒是不大,阿兰和莫妮卡却彻底石化了。7000千米的城墙是什么概念?如果7000千米的城墙是圆形,那么这个圆的半径将超过1100千米,差不多是一块小型大陆了!

    “走吧,我们去拜访一位官老爷去。”斯内克招招手,带着四个女孩离开了钟塔。维斯拉的记忆表明,因为运河网络是封印法阵的整体部分,所以河运局主管知晓许多恶魔封印的消息,但近段时间,这位主管大人体不适,将公务都交给秘书处理。而这秘书……依然住在保安条件普通的公务员集体公寓区

    斯内克让三条灵蛇探路,很轻易的闪过巡逻的保安和魔法岗哨,潜入到这位秘书的宅邸中。秘书家里养着三条塞尔大狼犬,这是唯一的防御力量,不过很遗憾,这三头大狗狗已经被乌玛咬得昏迷过去。

    斯内克堂而皇之的侵入秘书的卧室,二话不说就用‘心灵支配’控制他和他妇的意识。然后,斯内克坐在一张大交椅上,跷着腿大咧咧的问:“我要去运河下面的古城迷宫,告诉我,该怎么去?”

    秘书跪着回答:“主人,可以经过首席法师塔的密门,在下曾是塑能系首席的预选学徒……”

    斯内克立刻一脚踹在他脸上,冷冷的问:“如果我能进入法师塔,还用来找你?”

    秘书不敢擦拭脸上的血迹,惶恐的说:“请主人原谅,据说至高总督府的地下室也有密门,但十多年前的地震破坏了地下室墙壁,河水灌入里面,密门已经废弃很久。在下没资格去那里,所以不知道况。”

    “怎么去?”斯内克的问话十分简短,但充满斩钉截铁的坚决。

    “可以从附近运河直接潜水进去,不过总督府附近河段放养着大量索罗斯食人鱼,它们十分凶悍。”

    斯内克一听见‘索罗斯食人鱼’,便眉头一皱,追问道:“还有呢?”

    “浮标,河道中的浮标上有预警法阵。”

    ……………………………………………………………………………………………………………………

    要潜入总督府附近的河段,必需克服两大障碍,首先是索罗斯食人鱼,它们嗅觉敏锐,两腮处有极发达的触觉器官,能够察觉水流的任何一丝细微异常。在红袍巫师的魔法支配下,它们不会离开指定的领域,却会将任何进入领域的东西撕成碎片,不管这东西是意外落入河中的红袍巫师,还是随波漂来的木头。

    其次是河中的预警浮标。浮标对特定的几个法术极其敏感,比如让普通人长时间水下活动的‘水下呼吸’,可以干扰食人鱼活动的‘魅惑怪物’,改变体形态的‘汽化形态’或者其他的变形术。这些预警浮标完美的弥补了食人鱼的不足,两者组成没有死角的双保险防御,令一切不轨者寸步难行。

    这河道的防御确实很完美,但在斯内克的词典中,‘机会’掉在地上等人去捡的金币,而是主动创造出来的财富。在斯内克的暗中策划下,一个来自塞斯克的富商酒后骑马游览艾尔塔柏城,在至高总督府附近坐骑受惊,结果这位倒霉的富商意外坠入河中,立刻被蜂拥而至索罗斯食人鱼的啃食干净。

    富商的随从立刻找上河运局主管秘‘老板坠河时带着一匣价值连城的上古宝物,如果秘书大人能帮忙打捞这匣珍宝,可以五五分账’之类的话。秘书立刻带着这随从找上管理食人鱼的红袍巫师,说‘昨天有一位不幸的先生掉进河中,他上带着一匣价值连城的上古宝物……’之类的话。

    这红袍巫师这么回答:“一匣宝藏价值连城,三个人分就每人三分之一座城,价值缩水好大。”

    然后,这红袍巫师和秘书联手把富商的随从推入河中喂鱼。

    第二天,这秘书就组织人去清理河道淤泥,这红袍巫师很配合的驱走了这条河道的食人鱼。经过一天的忙碌,河运局秘书的捞出一口黑色金属匣,匣中确实有价值连城的上古宝物。

    这位红袍巫师得意洋洋的清点宝物时,完全没有察觉,今天有五十人下水挖泥,但只上来四十五人。

    ……………………………………………………………………………………………………………………

    通过地震造成的墙壁裂口,斯内克五个顺利潜入至高总督府的地下室,然后大概明白红袍巫师们为什么不修复这里。因为地下室有恶魔气息泄露,地下室的生物都被污染异化成各式各样的怪物,什么魔化变异老鼠,什么魔化变异鼻涕虫……,它们凶悍而脆弱,只能在地下室附近存活。如果要修复这地下室,红袍巫师们必需与这些魔物持久斗争。但红袍巫师们并不缺乏地下室,所以干脆弃之不管了。

    斯内克等人与惹人烦厌的小魔物们纠缠了三个小时,终于在地下室最底层一个房间里找到密门的标记。密门是一种特定口令开启的魔法机关门,平常时,它们可能只是很普通的墙壁或者地板,上面有一个魔法符文标记。古城迷宫的密门口令只有八大首席和至高总督知道,维斯拉并没这方面的记忆,所以斯内克没有开启密门的口令。但斯内克坚信一点,任何门都有三种开启方式,第一种是钥匙开门,第二种是小偷的撬门,第三种是强盗的踹门。现在,他决定挑战三千七百年前塞尔人的机关门,撬开密门。

    斯内克很有才能,仅仅用两个小时就破解了密门。然后,这房间的地板出现一个白色发亮的圆形魔法阵,紧接着地板下陷,形成了一个螺旋楼梯。再后,斯内克五个就像抽水马桶中的事物一般,被房间中的水包裹着轰隆隆冲入螺旋楼梯。当冲走了斯内克等人后,螺旋楼梯又在一片白光中恢复了原状。

    在螺旋楼梯中转呀转,不知转了多久,喝足臭水的斯内克和四个女孩终于重重摔在一滩烂泥上,奄奄一息半天都没力气动弹。柠檬从弗莱希尔的背包中钻出来,在五条‘死鱼’上方旋转一周,最后悬停在斯内克的跟前,眨巴着几十只小眼睛打量斯内克被水泡得发白的俊脸。

    “意气风发的男主人英气人,但现在的男主人也是很可的,楚楚动人的可。”柠檬盯着昏迷的斯内克,联想起弗莱希尔总时不时偷吻斯内克的,不由产生效仿的冲动。于是,它伸出一条末端生有小嘴的伪足,偷偷的探向斯内克两片抿紧的嘴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突然间,斯内克衣领内钻出一条色彩斑斓的异蛇,膨胀着蛇颈吐着蛇信,非常不善的盯着柠檬。

    柠檬赶忙收回伪足,眨巴着小眼睛的招呼:“嗨,楚蒂小姐,柠檬向您致敬。”“今意盎然秋高气爽,正是万物发菊花绽开的大好季节。”“楚蒂小姐,您的腰如蛇一般纤细,令柠檬怦然心动。”……

    斯内克被柠檬的聒噪弄醒了,睁开眼睛看见杀气十足的楚蒂,便问:“怎么啦?”

    稍后,弗莱希尔醒来了,发现斯内克双手持着一把钳子,正钳着一团黄色球状物放在苍白的星质火焰上烧烤,不由惊呼:“啊,小斯啊,你干嘛欺负柠檬,你与柠檬不是很要好吗?”

    “不,我没欺负柠檬,只是帮它把子烤干净,你说是不是,柠檬?”

    柠檬眨巴着小眼睛,无奈的说:“男主人太好心了。”“万福,男主人。”“大蛇陛下功德无量。”……

    “嗯,烤干了。”斯内克放开柠檬,拍拍它乎乎的子,微笑着说:“以后要好好工作哦。”

    “柠檬一定为男主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您的命令,吾的意志。”“万岁,大蛇陛下。”……

    “很好。”斯内克向苏醒的同伴们招招手,若无其事的说:“大家既然醒了,我们就继续前进吧。”

    ……………………………………………………………………………………………………………………

    古城迷宫并不是迷宫,因为道路太复杂历史太古老,所以被称之为古城迷宫。如果把运河网络比作大动脉,那么古城迷宫就是毛细血管。运河网络负责封印恶魔,古城负责封印的缓冲和平衡。每过百年,被封印的恶魔就会挣扎一次,引发一次大地震。这时,古城迷宫会注满水,保持运河的水位平衡。

    简单的说,古城迷宫就是下水道。即使不发生地震,这里也永远滴滴答答的不断漏水,使得路面满是淤泥。这里的恶魔气息更加浓重,变异的毒虫到处都是,时不时会出现一些拦路的恶灵。斯内克十分厌烦扰的毒虫,但非常欢迎那些突兀出现的恶灵。这些恶灵十分凶残嗜血,确保留着生前的智力,又在古城迷宫中生活了无数年,算得上熟知地理的土著。于是,斯内克临时制作几枚囚魂宝石,把拦路打劫的恶灵封印在里面,让格莱西雅用魔鬼邪术调教它们一番后,它们就成了相当不错的向导。

    在这些向导的指引下,斯内克很快找到了封印法阵的阵眼位置。这是一间非常宽广的地下室,中央是一个直径超过一百米,深约三十米的大坑。二十多个红袍巫师正在大坑中举行仪式,坑边缘站着三个旁观的红袍巫师。斯内克眼见,看见坑中巫师的红袍左襟上绣着骷髅头,坑边巫师的红袍左襟绣着眼睛。

    “坑中的红袍是萨扎斯的手下,这个可以理解,不过坑边上的预言系红袍是干嘛?”斯内克低声对同伴说:“在维斯拉的记忆中,预言系红袍都是专业御宅族,一天十四小时捧着水晶球看视频。如果他们想知道午餐吃什么,宁可用水晶球厨房,也不愿吱一声去问就站在边的仆人。预言系首席雅菲儿尽管是萨扎斯的坚定盟友,也多次用预言术帮助他,可从没派人直接干预这档子事。”

    “不要管他们做什么,反正只要是红袍,一律砍死烧死吊死。”弗莱希尔斗志昂然的低喊。

    斯内克无奈,也只好同意弗莱希尔的意见,开始安排攻击战术:“眩光箭和音爆箭,用强光强音干扰他们,你们紧跟着开始攻击,格子姐姐、芙蕾姐姐、阿兰,你们用法术饱和轰炸坑中的死灵系红袍;莫妮卡,你闪烁突袭那三个预言系红袍。大家注意一点,尤其是莫妮卡,预言系法师非常敏感,专精预言术的红袍巫师更加敏感,他们能察觉任何针对自己和同伴的杀意。所以待会攻击时,你们尽量保持心的平静,每次出手攻击,都想象着攻击他们后的空气,这样能有效迷惑他们,明白吗?”

    莫妮卡点点头,平静的回答:“明白是明白,但不一定做得到。”

    “明白就行,我相信你能做得到。”斯内克拍拍她的肩部,“你是我见过最出色的剑士之一。”

    “全力攻击这个大坑,不会破坏封印吗?”格莱西雅淡淡的问。

    斯内克指着自己的明黄蛇瞳,“相信我的视力,在我眼中,这封印与钻石一般顽固,还有什么问题吗啊?”

    女孩们没有回答,都取出墨镜和耳塞戴好,然后兵器准备魔法。

    “很好,我五秒倒数。”斯内克也取出墨镜和耳塞戴上,开始倒数:“五、四、三、二、一、零。”

    他闪电般转到门口,扣下扳机突突的扫音爆箭和眩光箭,使得小太阳一般的强光和尖锐刺耳的强音顿时充斥这座地下大厅。紧接着,四个女孩如闪电般冲入大厅中,来自天国和地狱的能量风暴疯狂的倾泻向大坑中的死灵系红袍,而坑边的预言系红袍则迎来冰冷的锋锐刀锋。

    强光和强音震慑视听,即使斯内克也无法看清大厅中的一切。但凭借敏锐超常的嗅觉,他闻到一股熟悉的血腥味。“这是莫妮卡的血腥味,她受伤了。”斯内克大惊,连忙中止击,凭感觉瞬移到预言系红袍的位置,果然看见莫妮卡也倒在地上,腹间有一个熔化状的巨大伤口;三个红袍巫师只倒了一个,一个男红袍握着法杖对着莫妮卡,正在念念有词的施法,另一个女红袍正惊恐的瞪着斯内克。

    斯内克当即张口喷出蓝白色光束,将男红袍腰斩成两截,随后扬起左手喷出一团紫色魔焰,将男红袍的尸体瞬间化作枯骨,然后朝着女红袍冷喝道:“给我站住,否则也这么做了你。”

    这女红袍木愣一瞬,便忙不迭的用力点头,似乎显得非常害怕。

    斯内克立刻蹲下检查莫妮卡的伤势,发现她口正中高等级的解离术,腔和腹腔的内脏已经融解成浆糊。“真是可恶,如花似玉的美腿女郎被伤成这样,唉。”他轻叹一声,取出一柄匕首大块剜去她腹间的烂,然后不断喷吐医疗属的裁决之语,以温暖的神圣能量愈合她的伤口。

    稍后,格莱西雅三个料理完坑中的红袍,便来到斯内克边。阿兰看见莫妮卡的伤势立刻浑发抖,双手捂着嘴巴遏制哭泣的声音,却无法堵塞眼中的泪水。弗莱希尔连忙轻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格莱西雅则冷冷的盯着最后的女红袍,大镰刀上纠结的紫红魔焰提醒她最好乖乖听话。

    ps:嗯,今天的更新迟了,抱歉,不过步兵是为了排满一万字的废弃,如果是六千字的正常步兵在五点就能更新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