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1 软禁生活 女王心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月之海天域散提尔行星散提尔堡的黑金皇宫内,一个着墨绿华服,头戴八角皇冠的魁梧男子端坐在王座上,倾听前大臣的汇报。--凤舞文学网--然后,他霍然起,用雄浑的嗓音大喝:“传美女与野兽。”

    大内的大臣们体一震,微妙的躬垂首一些,似乎对这‘美女与野兽’十分忌惮。

    稍后,七个装备各异的女走上大,在魁梧的君王跟前单膝跪下,齐声说:“参见班恩陛下。”

    她们的跪姿呈一二四的排列者是一个高三米的强壮肌女,磅礴的威压和熔岩一般的双瞳表明了她的真实份‘龙’——她就是美女与野兽部队的大统领‘灭世红龙’斯科托利亚,一只化形的红龙;第二排两个女子一高一矮,高个子拥有火红的波浪长发,是第二统领‘隐匿之蛇’莫尼卡,矮个子拥有七彩斑斓的华美短发,额角的留海别着四个银质发夹,是第三统领‘焚石之鸟’阿兰;第三排的四个高挑女着紧皮甲,完全彰显感的曲线,分别是狂笑章鱼、暴怒乌鸦、嚎哭野狼、尖叫螳螂。

    黑暗大君班恩拍拍手掌,于是有四个侍从把一口大箱子抬到七女前,然后打开箱盖露出里面满箱的宝石,璀璨的珠光宝气顿时让大内明亮了三分。“把伊尔桑斯和艾琳丝兰之子活着带回来。”班恩的语气十分缓慢,如同滚动的闷雷,“你们将获得十倍这样的宝物,以及一个高等居民行星。”

    斯科托利亚并不掩饰贪婪的表,咧开丰满的嘴唇笑了。

    ………………………………………………………………………………………………………………

    斯内克的婚礼非常成功,但蜜月却糟糕透顶。

    蜜月的第一天,伊利丝翠使用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丈夫不能比妻子矮’,无理取闹的要求离婚。经过一番协调,两人还是离婚了,不过消息并没公开,只限当时在场的一些自己人知道。

    ‘屋漏偏逢连夜雨’,斯内克的糟糕蜜月才刚刚开始。

    蜜月的第二天,斯内克准备去沙铎达雷的魔法商店逛逛,却被伊尔桑斯拦了下来。

    师把一叠文件抛给他,严肃的说:“这是你婚礼的筹备和举办期间,暗部特工的工作记录。”

    斯内克拿起文件翻了翻,惊讶的说:“黑暗大君班恩的暗黑报网的密探的专案记录,三十七天内,击毙精英密探三个,资深密探八个,普通密探五十七个,啧啧啧,散塔林会的人员过剩了吗?”

    “班恩已经知道你的秘密,所以准备对你下手。”师沉声说。

    “我的秘密?”斯内克大吃一惊,因为他还没把自己的真正世告诉师来着。

    “是的,报表明,你上次被俘后,星盟军队的战争法师取走了一罐你的血样,是吗?”

    斯内克一听原来是这个,便安心下来,满不在乎的说:“这个不清楚,当时流血流的多了。”

    “就是这个,从你的血样中,班恩察觉到你潜在的力量,他企图夺取这种力量。”

    “哦,这样也好,我出去做饵,把班恩勾引过来一网打尽。”斯内克笑眯眯的说。

    “不行。”师一声大喝,严肃的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即起,你不许离开沙铎学院半步,这些给你。”师将四本丝绸书和一口高等次元箱放在斯内克面前,叮嘱道:“这四本丝绸书是卡拉图的法术和武学书籍,你交给李欣蓉和邹红袖,好生指点她们修炼。这箱子中是我毕生收藏的各种灵晶石和魔法宝石,我原本自己用的,现在交给你,你就安心在家里做试验。”

    斯内克打开箱子瞄了一眼,立刻笑容可掬的说:“没问题,我保证不踏出学院半步,还有什么吗?”

    师又把一个文件袋交给斯内克:“这是学院的聘用书,你将是沙铎学院魔导机械专业的导师。”

    “什么,你让我去教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王八羔子?”斯内克不满的说。

    “每周只有一讲公开课,你也该外出走走,宅得太久会变废宅的。”师微笑着说。

    “好吧好吧,既然是公开课,我就能选学生,是吧?”斯内克若有所思的问。

    “你想干什么,一个学生都不选?”

    “不,我只选女学生,然后给她们上炼金术在夜生活的应用。”

    师老脸一沉,严肃的问:“你这是已婚人士该说的话吗?”

    斯内克也俊脸一沉,惨惨的反问:“你不知道我刚刚离婚吗?”

    两人对视许久,师浑电光闪烁,气势咄咄人;斯内克双眸燃烧着令人心悸的血色光焰,狂暴的气势尽管有些烦杂不纯,但也不容小视。师惊讶的发现,原来这十年中,斯内克已成长到这地步。

    最后,师无奈的让步了,轻叹道:“唉,好吧,你要怎么做谁你,不过他们要与你同在。--凤-舞-文-学-网--”他施展一个通讯术,把一道魔法短信发出门外。稍后,雅丝芮儿的清脆嗓音在门外响起:“老师,我们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师微笑着说。

    雅丝芮儿、玛蒙、钢铎、兰雪妮依次进门,玛蒙还抱着一个五六岁模样,额头长角的小幼幼。

    斯内克暗叹一声,朝师竖起大拇指:“老家伙,算你狠。”

    斯内克对雅丝芮儿有愧,当着雅丝芮儿的面,他再怎么胡闹也有限,事实就是这样的。

    ……………………………………………………………………………………………………………………

    从伊尔桑斯的法师塔中出来后,斯内克似笑非笑的瞅着玛蒙怀中的小幼幼。

    玛蒙深知斯内克的禀,立刻用子护住小幼幼,警惕的问:“你想做什么?”

    斯内克拍拍玛蒙的肩膀,感慨的说:“吾友,看来这十年里,你也经历了很多。我错了,我不该以为你还是处男。想不到你这么猛,居然跟魔族搞上了。对了,孩子他妈是魅魔还是魔?”

    玛蒙胀红了脸说不出话来,兰雪妮赶忙替兄长解释:“米修斯是哥哥收养的。”

    米修斯从玛蒙的肩头探出小脸,好奇的瞅着斯内克,晶红的小眼睛一眨一眨的。

    “啊,养女?!”斯内克表十分怪异,“这下完了,玛蒙,你完了,你注定要一辈子处男!”

    玛蒙怒了,把米修斯交个兰雪妮,瞪着斯内克恶狠狠的说:“你最好把你的理论解释圆满!”

    “你本来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处男,现在加上拖油瓶做累赘,自然更难找女朋友,除非你打野鸡。”

    玛蒙顿时被毒得说不出话来,米修斯却气的喊:“米修斯要做爸爸的女朋友。”

    米修斯应该不是第一次这么说,所以雅丝芮儿三个十分镇定,而玛蒙也并不显得尴尬。斯内克也很淡定的说:“每个小女孩都有这样的远大理想‘长大后要嫁给爸爸’,可是长大后,她们总很快忘了爸爸。”

    “米修斯才不会,米修斯一定会实现诺言。”米修斯起小脯,小腮帮气得鼓鼓的。

    “就算你能坚持,玛蒙也不会接受,因为他是一个妹控,最喜欢正抱着你的兰雪妮姑姑。”

    玛蒙料不到斯内克这么直接,立刻红着脸大吼:“混蛋,你说什么话?”

    米修斯不在乎的撅撅小嘴:“我问过姑姑,姑姑说她不喜欢爸爸,只喜欢斯……”兰雪妮大窘,连忙用手捂住米修斯的小嘴儿。玛蒙却又羞又怒又悲伤的喊:“妮儿,你怎么可以喜欢这滥的人形棍?”

    兰雪妮羞得无地自容,吭哧着说不出话来。

    伊尔桑斯的法师塔紧挨着斯内克的宅邸,一行人说说笑笑闹闹的,很快就走到门口。斯内克惊讶的发现,自己对门聚集着上千天界精灵,正在通过召唤魔法阵,源源不断的召唤大量的精致建材。

    弗莱希尔在精灵建筑师之中飞来飞去,眉飞色舞指手画脚的说些什么。格莱西雅飞到斯内克边,淡淡的说:“精灵族准备在这里建一座夜精灵之主的行宫,作为夜精灵之主在凡界的住处。”

    一个精灵工程师过来请教斯内克的意见。斯内克从不错过任何敲诈的机会,当即要求超豪华的大型浴室加别致的空中花园加……。把精灵工程师压榨得脸色发青之后,他得意洋洋的回到自己的老窝现一大堆行礼摆在客厅里,这些行礼不用说属于雅丝芮儿几个,他们将全天候形影不离的监视他。

    “主人,欢迎回家。”四个着黑白裙装的女仆同时向斯内克欠问候。左起第一个女仆拥有长及脚踝的波浪银发,段高挑部饱满,肌肤如初雪般白皙;第二个女仆盘着发髻,淡紫色的肌肤泛着玉质光泽,拥有四条修长的手臂,第一双臂交叉置于腹前,腋下第二对臂负于腰后。这两个女仆就是凯瑟琳和西维特,在席德瑞恩,斯内克企图让她俩恢复原本的模样,恢复自由人的生活。但她俩不愿意,自愿终生做斯内克的奴隶和玩偶。于是,斯内克只弱化她俩的魔,降低她俩被恶魔天支配,沦为真正魔物的潜在风险。右侧两个小的女仆便是卡拉图母女,她俩不再像以前那样战战兢兢,但依然有些紧张。

    斯内克先搂着凯瑟琳和西维特各吻一个,然后把四册丝绸书交给卡拉图母女,微笑着说:“这些是卡拉图的法术和武技,你俩先尝试着修炼,有什么问题和需要随时来问我,这是命令。”

    李欣蓉双手接过丝绸书,与女儿一同躬行礼,低声说:“谢谢主人。”

    “准备四个房间,两个女士用,准备得精致些,两个男士用,这个就随便了,仓库和马厩也凑合着对付。对了,伊兰和她的小妹们在哪,怎么里面外面都没看见她?”

    “夫人和诸位女士返回席德瑞恩了,这是夫人留下的信笺。”凯瑟琳递出一份卷轴。

    斯内克打开卷轴一看,双掌便爆出紫焰把卷轴烧成灰烬,淡淡的说:“你们忙吧。”

    凯瑟琳知道斯内克有些不爽,便带着三个女仆欠一礼,然后开始整理房间,纵家政魔像搬运行李。

    玛蒙吹了一声口哨,幸灾乐祸的笑着说:“呼呼,真是一个甜蜜的蜜月!”

    斯内克沉默一会,突然微笑着承认了:“是的,真是一个甜蜜的蜜月,我很期待每一个下一秒。”

    玛蒙顿时感觉浑爆寒,带着哭腔哀求:“老大,我错了……”

    ……………………………………………………………………………………………………………………

    精灵喜好音乐和舞蹈,这些下凡搞建筑的精灵技师们也不例外。傍晚时分,他们聚集在工地旁的树林里,饮用美酒品尝美食,弹奏跃起引吭高歌,成群结队的群舞对唱,开始了一次颇为闹的舞会。

    在外域的上古迷宫中,斯内克洗掉了吟游诗人的能力,所以并没成为这次舞会的主角,只是端着果酒在一边欣赏。格莱西雅和弗莱希尔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边,再外还有雅丝芮儿四人组成的防线。

    斯内克斜视小米修斯一眼,发现她小眼睛亮闪闪的盯着起舞的精灵,突然灵机一动,微笑说:“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非常煞风景。他们都在闹的翩翩起舞,我们却在一边傻站着,看上去就像美味蛋糕上的苍蝇一样碍事。嗯,你们去活动活动吧,我边有格子姐姐和芙蕾姐姐,不必担心我的安全。”

    雅丝芮儿和兰雪妮早就蠢蠢动,只是碍于职责没有轻举妄动,现在听斯内克这么一说,立刻露出犹豫的眼神。钢铎憨厚的笑了:“呵呵,俺不会跳舞,还是不去了。”玛蒙对舞蹈没兴趣,本人又是缺乏音乐细胞的五音不全,所以懒得动弹。米修斯却摇晃着玛蒙的胳膊:“爸爸,米修斯想和爸爸跳舞。”

    玛蒙还在犹豫,斯内克立刻说:“玛蒙,拒绝萝莉的要求会遭天谴的。”

    玛蒙眉头一皱,警惕的盯着斯内克问:“你是不是有什么诡计?”

    斯内克忽略玛蒙的质问,瞅着米修斯微笑着说:“小米,如果玛蒙跳舞,你就哭给他看。”

    米修斯歪着小脑袋眨巴着小眼睛,好奇地问:“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女人的眼泪是攻略男人的最佳武器,对于真的女人的眼泪,男人一向是没什么抗的。如果玛蒙拒绝你的眼泪,表明他并不你。小米啊,不信你试试你爸爸是不是最小米?”

    玛蒙大惊,紧张的喊:“喂,斯内克别把奇怪的理论灌输给我家小米?”

    “什么奇怪的理论!”斯内克脸色一变,严肃的问:“难道你能忽视至的眼泪?”

    可怜的玛蒙没有谈过恋,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知该怎么回答这问题。

    “可以吗?”米修斯疑惑的眨着小眼睛,“可是米修斯没有摔跤耶?”

    “嗯,这样吧,想象你爸爸就给你找一个妈妈,但这妈妈不喜欢你,要把你送到寄宿学校。”

    米修斯小嘴一撇眼圈一红,眼泪立刻哗啦啦的留下来,哭喊着:“爸爸,不要抛弃米修斯。”

    “啊,不会不会,米修斯不要听这坏叔叔乱说,爸爸不会离开最可的米修斯。”

    “爸爸,米修斯想跳舞,爸爸答应米修斯好不好?”米修斯泪眼婆娑的哀求。

    “当然没问题。”玛蒙立刻抱着米修斯向舞场走去。米修斯趴在玛蒙怀里,从他肩头伸出小脸朝斯内克吐了吐小舌头。斯内克朝米修斯竖起大拇指,用唇语无声的说:“小米,做得好。”

    雅丝芮儿笑着摇摇头,轻叹道:“唉,你实在太坏了,可怜的玛蒙这下糟糕了。”

    “哦,既然知道我在耍坏,为什么不阻止我?”斯内克微笑着问。

    “这个……”雅丝芮儿有些忸怩的揪拉着鬓发,低声说:“我只是觉得,这会很有趣。”

    兰雪妮傻乎乎的看着斯内克,好奇地问:“斯内克大哥,你是说真的吗,男人无法拒绝至的眼泪?”

    “看什么男人跟什么女人,呵呵,你们也去跳一段,成天盯着我,你们不腻味我也会腻烦。”

    雅丝芮儿和兰雪妮对视一眼,手牵手走向了舞场,但并没离远,就在能看见斯内克的位置舞动。

    斯内克斜视钢铎一眼,微笑着说:“钢铎,我给你一个建议,怎么样?”

    钢铎人粗心不粗,赶忙用最憨厚的姿态笑着说:“呵呵,请老大指点,俺一定听着。”

    “人啊,只要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别的什么吗,就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明白吗?”

    “呵呵,俺明白,俺只负责保护老大,别的事都非礼的,俺什么都不会记得。”

    斯内克满意的点点头,把格莱西雅和弗莱希尔抱在怀里,咬着她俩的耳朵嘀嘀咕咕一通。

    ………………………………………………………………………………………………………………

    伊利丝翠已经真是上任夜精灵之主,目前正在席德瑞恩学习精灵之主的基本功。过段时间,她将前往幽暗天域,将受蒙蔽的兄弟姐妹们从蛛后罗丝的恐虐中解放出来。她预料到自己的将来充满困难险阻,所以修炼得十分刻苦,同时十分严格的督促几个追随者的修炼,一刻也不放松。

    如此过了三天后,安素雅终于按捺不住的好奇:“伊兰姐,你为什么不愿嫁给那条蛇?”

    “没什么,不想嫁就不想嫁。”伊利丝翠捂着口,露出温柔的微笑。自从秘密离婚后,斯内克依然戴着戒指,她却脱下戒指,串上银练当成项链戴在项间。现在,她便捂着衣内贴的戒指项链。

    安素雅见到她眼中幸福的光芒,不由酸溜溜的说:“伊兰姐,你明明很他。”

    “是的,我他,我愿意随时为他去死,不过是一回事,结婚是另一婚事,人类可是有句俗话,‘婚姻是的坟墓’。”伊利丝翠抚摸着安素雅的小脸,环视自己的小蜜们一眼,微笑着问:“你们把事想得太复杂了,婚姻可不一定是的结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婚姻是的包袱。”

    伊利丝翠靠着树干坐下,微笑着说:“你们坐下吧,我慢慢的告诉你们,我的想法。”

    安素雅和五个夜精灵御姐立刻环绕伊利丝翠跪坐着,很认真的侧耳倾听。

    “安素雅与斯内克共同生活四年多,艾丽泽你们与侍夫长大人也相处过五年多,他的远见、他的洞察、他的隐忍、他的果决、他的勇武,你们一定有非常深刻的了解,所以不用我解释,你们也是明白的,大蛇陛下不是一个玩笑的称呼,他必将成为一位英王,名字刻入史诗,让吟游诗人们永世传颂。他如同最炽烈的太阳,当太阳胜在高空,一切星光将会被掩盖,即使皎洁的明月也会黯淡。”

    “他需要一个这样的妻子,她能够时刻的守护在他边,甘愿被他的光芒所掩盖,默默的为他战斗,治疗他的伤口,抚慰他的心灵,就像追随着光的影子一样。诗人都称颂伟大君王之名,却又有几人能够记得伟大君王后的王后。如果他能够再蠢笨驽钝一些,我也愿意做他的妻子,但他太完美了。我不愿意被他的光芒彻底淹没,我有我的理想,我也有足够的能力追逐我的理想。”

    “是的,我他,不过我要用另一种方式辅佐他守护他,而不是成为追逐光的影子。”

    “实话实说,我太好强了,格太刚烈,与他在一起时总试图挑战他。以前还没什么,我们一起经历生死和灾厄,他欺负我我欺负他,我们都一笑了之,然后齐心协力对付接连不断的麻烦。可现在况变了,他边不再只有我,如果我还向以前那样挑衅他让他难堪,那么迟早会出事,说不定真的会分手。所以说,我并不适合做他的妻子,我不可能总委屈自己屈就他,他也不会无限度的包容我。”

    “我与他的亲人朋友的关系也不怎么融洽,艾琳丝兰对我并不满意,我所知道的我不怎么适合斯内克,她也知道;伊尔桑斯对我也有戒心,他担心我这恶魔出的女人会带坏斯内克;格莱西雅早有少夫人的人选,所以并不怎么喜欢我,这个不必多说;弗莱希尔下更是自己想成为少夫人,这个更加糟糕。如果斯内克的妻子,我不仅要屈就他,还要屈就他一家人,整天在阶级斗争的目光下生活,这也太累了。”

    “最重要一点,他边不缺女人,不缺愿意为他默默付出的女人,比如那位达雷兰联邦的公主雅丝芮儿。”伊利丝翠的眼神有些怪异,不过她的小蜜们认真用耳朵听,所以都没注意,“论战斗力,我的力量并没完全复原,并不一定打得过她,将来我的力量复原了,她也获得长足的进步,孰强孰弱难以定论。顶多在谋略方面,我胜过她,不过这没有意义,与斯内克的妖孽谋略相比,我们都只是弱智的苦力。最重要一点,她是传统女,只要默默的守在边就心满意足,这一点远胜于我。”

    “所以王后这个工作,就让给她去做好了,我只要把握住斯内克的心,别的虚名都无所谓。”伊利丝翠沉默一会,冷冷的说:“就算要结婚,也要我主动向他求婚,而不是他向我求婚。你们还有疑问吗?”

    安素雅举起小手,认真的说:“我觉得最后一点才是伊兰姐的想法,别的都是伊兰姐的借口。”

    伊利丝翠微微一愕,微笑着问:“还有谁这么想?”

    艾丽泽、席维伦五个同时举起手。

    “很好,今天通宵练剑。”伊利丝翠霍然站起,冷冷的叱道。

    ps:其实,伊利丝翠还有一个无法说出口的理由,大家可以自己yy一下,答对了加分哦。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