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 剑圣试炼 最强双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前进没多远,斯内克又找到一件密室。--凤-舞-文-学-网--这里没有食物和装备,只有一个长袍老者的幻相。

    他目不转瞬的盯着斯内克三人,发出苍古无比的嗓音:“远来者,我已等候你很久很久。”

    斯内克思索一会,低声问:“请问阁下是谁?”

    “我只能回答有限的问题。”幻相平静的回答,表没有丝毫变动。

    “藏宝图是你设计的吗,为什么要这么做?”安素雅问。

    “我只能回答有限的问题。”幻相用相同的语气回答。

    “你在等待什么?”伊利丝翠问。

    “我只能回答有限的问题。”

    “你会伤害我和伊兰姐吗?”安素雅问。

    “我只能回答有限的问题。”

    斯内克笑了,斜视着安素雅,讥诮的说:“你这问题真白痴。”

    安素雅又羞又怒,尖锐的反驳:“你聪明,你倒是问出让那个有限的问题啊?”

    斯内克微微一笑,平静的叙述:“上古遗迹我不是第一次探索。在主物质位面费伦星群科曼索天域迷斯卓诺行星,我从进入一处恢宏无比的上古遗迹。令我非常不解的是,这个庞大足够容纳千万人口的遗迹居然彻底石化了,里面的一切几乎都被石化。离开遗迹后,我查询许多资料,发现任何一处上古遗迹都被严重石化,几乎所有保留上古文明信息的事物都被毁容。通过无极尖峰抵达那处小岛上时,我很惊讶的发现,这处小岛尽管被时光严重销蚀,但并没有毁容的迹象,许多建筑物的残骸上仍能见到美丽的上古纹路。而这里,这处地下迷宫,我更是见到美不胜收的花纹,上古的美酒美食,上古的兵器铠甲,上古的魔法素材。所以我想请教阁下,为什么外面的古迹被毁容,而这里的没有?”

    幻相定睛看着斯内克,微笑着说:“远来者,你的问题正确。”

    然后,幻相化作无数白色光点消失了。

    安素雅瞪大眼睛看着飘舞的光点,惊讶的大喊:“哇啊,他什么都没说就没了。”

    伊利丝翠斜视斯内克一眼,拍拍安素雅的小脑袋,微笑着说:“不,他已经说了非常重要的事。”

    斯内克轻叹一声:“唉,这样的任务对我而言,是不是太沉重了。”

    伊利丝翠握住他的手掌,坚定的说:“无论任何困难险阻,我都会与你同行。”

    斯内克顺势捧住她的手掌,认真的请求:“那么伊兰姐,做我的后吧?”

    伊利丝翠立刻甩开他的手掌,更坚定的回答:“这个绝对不行。”

    斯内克沮丧的垂下头,安素雅有些生气的喊:“伊兰姐,你们说什么什么,什么任务?”

    “这个……”伊利丝翠蹙着眉头,不知该怎么解释:“小雅,有些东西,你没看过是无法理解的。”

    安素雅不满的哼一声,委屈的举起小嘴皱起小鼻子。

    “好了好了,出我都迫不及待了。”斯内克扛着机弩,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这间密室。

    ……………………………………………………………………………………………………………………

    在迷宫中,斯内克闲庭信步一般晃晃悠悠的走着,每当遭遇岔道时,总心有成竹的选择方向。

    安素雅不解,又不好意思直接说,便低声问伊利丝翠:“伊兰姐,我起先就感觉奇怪了,他开始很小心翼翼的模样,现在却大摇大摆装b。还有,他像是认得这里一样,那么快就找出了密室?”

    伊利丝翠捅捅斯内克的后腰:“喂,听见没有,不要我转述吧?”

    斯内克懒洋洋的回答:“很简单啊,寻宝图第十符文就是这迷宫的走法,左三右五,左拐三次右拐五次。至于我先前小心紧张,是因为我不明白主人的用意,现在明白了,自然安心的走了。放心吧,这儿的主人有一个很伟大很重要很不人道的任务给斯内克老爷,只要我证明我合格,就不会有事的。”

    “什么任务,不许说不知道?”

    “这个吗,安素雅小姐,你去过多说上古遗迹?”

    “好多,我探索过楚尔特天域的一个大型蛇人神。”

    “有什么收获没?”

    “那儿有好多蛇人,个个凶不拉几的。”

    “很好,你的脑容量所支持的运转速度无法理解我的任务,安心的做苦力吧。”

    “你……”安素雅大怒,朝斯内克竖起一根欣长的中指。

    半小时后,三人来到一处形似竞技场的圆形大厅,中央有一尊等比例的雕塑。--凤舞文学网--这是一个中年男剑士,眉目修长,颌下一簇短须,气质颇为高雅,着一袭简约的长袍,双手各持一柄长剑。

    在他双剑的剑颚上,斯内克见到了一个符文,形如四柄长剑相互交叉,正是藏宝图第十一号符文。

    斯内克琢磨一会,收起机弩取出两柄先前得来的长剑,在雕塑前交叉横剑一礼。雕塑渐渐鲜活变化,也向斯内克交叉横剑行礼,并发出一种平静清冷的声音:“远来者,战胜吾,即可前行。”

    安素雅立刻拔剑备战,却被伊利丝翠拦住:“等等,先让他试一试。”

    斯内克发出一招攻守兼备的试探攻击,右手剑刺向男剑师咽喉,左手剑依然护在腹前。男剑师左手很随意的挥剑上撩,长剑贴着斯内克的长剑一挥一绞,便让斯内克的长剑脱手飞出,然后他的右手剑随意的刺向斯内克,速度看似缓慢实则奇快。斯内克完全措手不及,当即被一剑刺穿了膛,同时感觉剑上渗出一种无可阻御的能量流,从腔开始向全扩散,所到之处是一种如同灵魂剥离的剧痛。

    男剑师很写意的飘然收剑后退,斯内克像木头一样嘭然倒地。伊利丝翠赶忙过来检查斯内克的体,便骇然发现他浑、肌腱寸寸断裂,骨骼上满是裂纹,内脏如同一团浆糊,而血液居然凝固了。

    “一剑之威,竟达到这样的程度。”伊利丝翠又惊又怒,生平第一次心生苍白的恐惧感。

    整整两小时后,斯内克才缓缓的爬起来,吐出几口淤血,无奈的说:“这完全没法打啊。”

    男剑师突然分成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一个模仿斯内克的招式刺击,另一个用先前的招式防守反击,两个人叮叮当当的打在一起,招式法都如行云流水一般写意潇洒,仿佛点燃灵魂之火的起舞一般。

    两个男剑师的招式并不复杂,没有尖锐凌厉的破空声,也没有开天辟地的雄霸气势,一招一式都清晰可见。在不知者看来,这只是花式剑舞,华而不实。但斯内克刚刚体验过那一剑的风,所以非常深刻的明白,这男剑师能够在合适的时机和位置做出最合适的动作,并不需要多余的速度;这男剑师的所有力量都浓缩在长剑之中,所以才没有外泄的力量和气势。

    “这是返璞归真的剑术,这是由技术极致升华而成的艺术!”斯内克这么想。

    当两个男剑师合二为一之后,斯内克并没立刻挑战,而是与伊利丝翠讨论男剑师的剑意。

    安素雅起初安静的旁听,可渐渐的局促不安起来,十分尴尬的言又止的模样。

    大约十分钟后,她忍无可忍了,把伊利丝翠拉到一处角落,嘀嘀咕咕了一通。

    伊利丝翠揪拉着鬓发痴愣半晌,转头问斯内克:“男,厕所在哪?”

    斯内克微微一愣,转头问男剑师:“剑圣,请问厕所在哪?”

    男剑师没回答。

    于是斯内克笑眯眯的说:“剑圣说不知道,你随便找个角落解决吧。”

    “这怎可以!”安素雅大怒,跳脚指着斯内克大骂,“我可是文明人嗯,怎么可以随便解决。”

    经过一番折腾,斯内克在伊利丝翠的迫下,用炼金术制造了一口可以消化大小便的马桶。

    ………………………………………………………………………………………………………………

    当伊利丝翠和安素雅掉入古井之后,格莱西雅和弗莱希尔也一头冲入古井中。不过斯内克三个已经被冲走,她俩什么都没找到,随后也被第二泡水冲走。缺乏两只萝莉牵制空中的超级风元素体,剩下的七人陷入高度被动之中。又被四个超级元素体虐待一通后,他们干脆也跳入古井中。

    这七人分成三组相互掩护投井,所以是分批被‘上古抽水马桶’冲走。艾拉斯卓、雅丝芮儿一组,杜德克、马龙一组,玛蒙、钢铎、摩洛克一组顺带说明一下,马龙本和玛蒙三个一组。但他是最后一个跳井,跳井时恰好地震一下摔了一跤,杜德克去扶他,结果又地震一下,这两人便一起摔入井中。

    加上先前的两只萝莉,这四组都没被冲到同一个起点,这真是很不幸。还有更糟糕的不幸,唯一的藏宝图在摩洛克手中,但这一组的三人都不认得上古魔法密文;艾拉斯卓、杜德克、格莱西雅、弗莱希尔都认得一些上古魔法密文,但这两组都没有藏宝图。总而言之一句话,这四组成了每头的苍蝇。

    在起点等待十二小时后,他们开始设法寻找同伴,很快在无穷尽的迷宫中迷路了。

    确认自己迷路之后,四组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反应:格莱西雅和弗莱希尔组成突击组,勇猛无敌的一路前冲,遭遇违章建筑(机关拆掉,遭遇钉子户(怪物殴打、砍杀、雷劈、烧死、放柠檬去咬;玛蒙三个组成寻宝组,能耐心的探索机关寻找宝物,没办法,这地下迷宫的上古遗物实在太多太多;艾拉斯卓和雅丝芮儿组成休闲组,前者是预言大师,能够洞察一切机关和怪物,后者是植物控大师,能提供全的后勤服务,两人组成完美的无忧组合;杜德克和马龙组成保守组,前者是少年老成,后者老得不能再老,两人慢吞吞的都欠缺干劲,时刻期盼着同伴的救援,却鲜少想起自己该做些什么。

    ……………………………………………………………………………………………………………………

    剑圣只与斯内克交手,如果伊利丝翠强行挑战,就会进入无敌模式,完全无视伊利丝翠的任何攻击。

    所以斯内克只能无休止的被虐,虐啊虐,虐得多了,虐得久了,也渐渐的习惯了。事实上,剑圣的破灭一剑可以看做一种超级暴力血腥的磨练,尽管每次都把斯内克到濒死极限,但效果非常不错。斯内克每次都被虐得烂抹布一样,但复原后的体魄明显更加强健,力量益见长,协调也更加出色。

    习剑第三十五天,斯内克经过了百多次的被虐和自我检讨,剑技明显见长,从最初的一招不敌,升级成现在的支持三招。现在,他正全神贯注的与剑圣对练,却突然看见剑圣收剑侧退。

    斯内克大感不解,却听到安素雅的惊呼:“伊兰姐,你怎么……”,便赶忙回头一现伊利丝翠蜷缩在地上不住颤抖着,上覆盖着一只狰狞的黑红色蜘蛛幻相,蜘蛛的毒牙正紧紧扼住她的咽喉。

    “该死的,老母狗又发疯了。”斯内克又惊又怒,赶忙冲到她边,飞快的取出一个水晶瓶倒出一颗白色药丸喂入她的口这药丸就是‘威尔刚’,斯内克发明的万能诅咒抵抗药剂。

    药物生效后,伊利丝翠发出一声闷哼,扭曲的俏脸顿时舒缓许多,但蜘蛛幻相依然存在。

    此后每隔五分钟,斯内克就喂给伊利丝翠一粒威尔刚,如此反复折腾三个小时才让蜘蛛幻相消失。

    伊利丝翠浑湿透,就这么蜷缩着昏沉沉的睡去,斯内克则在一边怔怔的发呆——威尔刚的成本非常高,他总共只炼制两瓶,他和伊利丝翠各收藏一瓶,以便诅咒发生时相互照顾。

    现在,威尔刚用完了,也没有了祈愿术卷轴,下次诅咒发生时,他该用什么拯救伊利丝翠?

    这时,剑圣居然说出第二句话:“此路尽头有一座魔法图书馆,其中收藏万象奥秘。”

    斯内克体一震,惊喜的问:“有没有化解诅咒‘血痕之痛’的方法?”

    “吾亦不知,一切需汝自力求索。”剑圣淡淡的回答。

    “很好,小雅,照顾你的伊兰姐。”斯内克深吸一口气,开始新一轮的战斗。

    从这一天开始,斯内克的每被虐次从三次提升到七次,达到了他所能做的极限。

    又两个月后,斯内克已经能与剑圣对拆七招,伊利丝翠再次遭受血痕之痛的威胁。

    没有威尔刚,也没有祈愿术,不过斯内克想出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手段——‘血痕之痛’的原理是通过血脉羁绊,将施术者和受术者的生命连接起来,当施术者进行自残时,受术者也会遭受等同的伤害,只要施术者的生命层级高于受术者,那么受术者必死无疑。斯内克的手段就以这个‘生命链接’为基础,他对伊利丝翠施展某种干扰手段,通过‘生命链接’把干扰效果传给蛛后罗丝,迫使她无法集中精力施法。

    在帐篷里,伊利丝翠着蜷缩在上,黑亮的躯上绘满粉红色符文,干扰仪式即将开始。

    通过宿命之瞳,斯内克看见蜘蛛幻相越来越鲜明,便沉声说:“小雅,上润滑油。”

    安素雅满不愿,却无可奈何的用润滑软膏涂抹在伊利丝翠的秘密花园上。

    斯内克见准备工作完成,便揭开自己的长袍,露出精壮的躯和昂扬的蛇枪,接着上把伊利丝翠摆成一个青蛙仰天式,强势的侵入她的体。伊利丝翠闷哼一声,喘息着说:“你这个混蛋。”

    “伊兰姐,她只是侵犯男,从没被男侵犯,所以我越是凌辱你,她的感觉也越强烈。唉,伊兰姐,你忍一忍。”斯内克轻车熟路的动作起来,还哼哼哧哧的说:“伊兰姐,你好紧张,夹得我。”

    伊利丝翠咬着牙没吱声,体上的粉红符文渐渐明亮起来。

    ………………………………………………………………………………………………………………

    在蜘蛛堡垒蛛后密室中,蛛后罗丝冷着脸站在一个环形法阵中间,将一根长约半米,粗约半厘米的银针缓缓刺入心窝。突然间,她表怪异起来,咬着牙闷哼一声:“斯内克,你这个混蛋。”

    …………………………………………………………………………………………………………………

    “小雅,上项圈,把链子给我。”斯内克如此吩咐,安素雅无奈的服从他的要求。

    稍后,斯内克把伊利丝翠摆成小狗爬爬式,从后面侵入她的体,并拉紧锁链迫使她仰起头……

    半小时后,斯内克施展八级领域法术‘蛇形变化’,将蛇枪变成真正的蛇形,发起更深入的攻击……

    又半小时后,斯内克握着一支熊熊燃烧的蜡烛,把烫的蜡油滴到伊利丝翠上……

    又半个小时后,斯内克将一支如意棒放入伊利丝翠的后门,施展双枪攻势……

    又半个小时后,斯内克取出一捆绳子,把伊利丝翠捆成一个粽子……

    …………………………………………………………………………………………………………………

    在蜘蛛堡垒蛛后密室中,蛛后罗丝继续把银针刺入心脏。她表诡异的扭曲,她的双膝正在缠斗,她的内裤和短裙已经湿透,散发着浓浓酸腥味的粘液正从大腿内侧汹涌留下,将地面的法阵弄湿大片。

    最后,她实在忍无可忍,一把拔出口的银针,随后瘫坐在地上,发出一声媚人的长长呻吟。

    …………………………………………………………………………………………………………………

    斯内克看着逐渐消散的蜘蛛幻相,不由停止了动作,长长的吁了口气。

    “没事了吗?”安素雅抚摸着伊利丝翠依然扭曲的脸庞,关切的问。

    “她没事了,只是一些余痛未消,过会就好,不过我还有事。”斯内克的语气有些怪异。

    “你有什么事?”安素雅看向斯内克,发现他正着蛇枪朝着自己,明黄色蛇瞳中燃烧着浓烈的焰,呼吸也十分急促。“你想干嘛?”她惊慌起来,起一边桌上的杯子做防卫工具。

    “唉,为了对付老母蜘蛛,我辛辛苦苦憋了三个小时,嗯,小雅能帮我解决一下吗?”

    “不能,绝不可以,你这只发公猪,滚一边打手枪去!”

    “别开玩笑了,我从没有打手枪的经验。”

    “好吧,我许你暂时欺负一下伊兰姐,只许一下下,不可以超过三分钟!”

    斯内克一巴掌拍开安素雅的杯子,如老鹰捉小鸡一样拿住她,把她按在伊利丝翠边三下五除二的扒光衣服,着说:“这是不行的,第一,伊兰姐需要休息,第二,居然说我三分钟!”

    然后,斯内克很强硬的侵入安素雅的秘密花园——后花园。

    安素雅痛苦的哭喊起来:“呜呜,你这个蠢货,走错了。”

    “没错,你总是念念不忘让我爆菊花,还说我是爆菊狂猪,嘿嘿嘿,我现在就名副其实了。”

    ………………………………………………………………………………………………………………

    此后每隔一个月,蛛后罗丝就定期来拜访一次,斯内克则用跨位面母女做烈的欢迎。

    第一次,斯内克只用两个半小时就打发她,但每过一次,跨位面仪式要延长十分钟。

    一年后,斯内克要鏖战四个半小时,才能够打发饥渴的母蜘蛛。

    斯内克有一种预感,如果某一天,他不再能满足母蜘蛛,那么伊利丝翠的期限到了。

    此时,斯内克已经练剑一年零两个月,终于能与剑圣对练一百招。

    百招之内,他能确保不败。百招之外,他就无法自己会遭遇什么。

    然而剑圣却说:“远来者,汝已通过试炼,可继续前行。”

    斯内克大惊,连忙问:“剑圣,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通过试炼了?”

    剑圣没回答,而是仰着脸阖上眼睛,唇角露出一抹淡然的微笑,仿佛欣慰又好像解脱。然后,他体内绽放出耀眼的白光,体随之崩溃成无数耀眼的白点,在空中飘舞并融入了虚空。

    斯内克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久久说不出话来。

    安素雅凑到斯内克边看他的脸,惊讶的说:“你哭了。”

    “才没有,只是……被剑圣的剑气打中鼻子。”

    ps:剧变动,萝莉逆推斯内克的剧推迟到第九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