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3 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来到营地外围时,斯内克相继发动二级领域法术‘蝰蛇之眼’和三级领域法术‘蛇伏’于是,他的视野变了,树木土石全变成灰蒙蒙的,营中的火焰变成团团跳跃的红光移动的道道红色人影额外显目。--凤舞文学网--他的体温迅速降低,与边的岩石同一个温度。在他的视野中,他的双掌与泥土是相同的灰色。

    他绕着营地无声而迅捷的游走,观察敌人的猖狂杀戮,以及同伴的无谓抵抗。摩洛克的猜测没错,这群袭击者确实是暗杀魔,它们高只有一米五多,精悍的体内蕴含着强劲无比的爆发力,能够一脚踢翻一辆马车;移动速度快如闪电,双刀连斩比暴风雨还密集,能在转瞬间劈出四五刀。

    除去那对卡拉图母女,这营地中总共有五十六人,无一不是一等一的强者,比如与斯内克搭档过的杜德克。而暗杀魔只有十三个。但这场战斗不是以多欺少,而是以强凌弱,暗杀魔们占据绝对的主动。

    斯内克可以不管摩洛克的人的死活,但杜德克、加雷、本泽林三个与他的关系一直不错。还有那对卡拉图的母女,叫什么李,什么邹来着的。他还没开始研究她俩是什么类型的天行者呢?

    “对了,她俩能上我的不被我发觉,那么……”斯内克有了一个想法,立刻蹑手蹑脚的潜入营地。

    事发前,李和邹正在清扫伊利丝翠的房间。第一声惨叫发生后,她俩立刻探出帐篷瞅瞅发生什么,便听到第二声,第三声,更多的凄厉惨叫,并且看到一道道鬼魅一般的黑影。凭借在无底深渊的多年经历,她俩立刻缩回帐篷,躲在柜子后面捂着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母女无奈的倾听外面的喊杀声和爆炸声,深刻的体会到度秒如年的痛苦。突然间,一个清朗的男音突兀的在她俩心中响起:“我是斯内克……”

    她俩正高度紧张着,当即被吓出一声冷汗,如果不是双手紧紧捂着嘴,只怕要尖叫起来。

    “放松,敌人很强大,听我的指点,你们避开我的知觉爬上我的,也能避开它们。”

    她俩立刻忙不迭的点头,就像小鸡啄米一样。

    “不要紧张,放松,忘了外面的噪音,把它们当做风吹过树林的哗哗声。现在,你们在一片清新的苹果林中,躺在柔软的草地上,仰视着树冠见的蓝天白云,夏的暖风吹拂着你们的脸颊,让你们有些疲倦,眼皮渐渐的下沉……”说着说着,斯内克低吟一首低沉柔和的乐曲……。

    在斯内克的催眠下,她俩渐渐的放松心,进入深沉而祥和的梦乡。

    斯内克终于明白了,李和邹怎么爬上他的——当体和精神完全放松时,她俩的生命气息与周围环境会产生一种和谐共鸣,进入一种天人合一的微妙境界。这时,她俩只是林间普通的树、地上常见的草、天上平凡的云,任何人都看得见这些树、这些草、这些云,却不会去注意它们。

    “真是神奇,利用感知的死角吗,或者还是别的什么?”

    斯内克正在惊叹这对卡拉图母女的神奇天赋,却突然感觉背心一阵冰冷的刺痛,连忙就地一滚。于是,一柄蛇牙匕首险险擦着他的肩膀划过,刀刃破开岩石迸出刺眼的火花,没入地面直至柄部。

    偷袭的暗杀魔随后扑至,左手刀突刺斯内克的小腹,右手刀直劈斯内克的面门,速度奇快无比。

    斯内克双掌猛地一合,硬生生夹住劈向面门的一刀,但小腹被一刀刺穿。强力锋锐的刀锋穿透他的腹部后,还深深钉入地面,就像先前那把匕首一样。刀上附带的诅咒随后疼得他一声闷哼。

    第一回合,斯内克完败;但第二回合,况却急转直下。

    斯内克的袖口和衣襟内突然窜出三条异蛇,闪电般噬向暗杀魔的右腕和咽喉。暗杀魔第一反应是收刀撤退,但随后发现,右手刀被这小子死死夹住,左手刀仿佛和这小子的腹肌融合,也一时拔不出来。

    因为这一瞬间的犹豫,暗杀魔的右腕被一条棕底绿纹异蛇咬住,被咬处不痛不痒,仿佛没有被咬一样。它预感不妙,赶忙弃刀后退,险险避开向咽喉的银鳞矛头异蛇,却与一条七彩斑斓异蛇对上视线,蛇眼中闪烁着七彩流光。于是,它看见一片绚烂无比的彩虹图纹,不由自主的痴迷了一瞬。

    这一瞬间的痴迷过后,它骇然发现这小子的双腿变化做蛇形,两颗三角形蛇头高昂着闪电般出,狠狠一口咬中了双脚腕,剧烈的麻痹感旋即循着双腿向上蔓延,瞬间扩散到腹之间。

    它知道已无后路可退,立刻拽紧左拳爆发所有剩余的力量,狠狠揍在这小子的下巴上。--凤舞文学网--

    嘎啦一声脆响,斯内克的下巴被打得粉碎,疼得两眼发黑耳朵嗡嗡作响。暗杀魔正要挥出第二拳,却被去而复返的妮可纠缠住脖颈,颈椎立刻爆发不堪重负的嘎啦脆响,紧接着耳垂被乌玛咬中,嘴唇又被楚蒂咬住。于是它痉挛着扑倒在斯内克上,头肿胀得猪头一样,不一会儿便散失了生机。

    斯内克推开暗杀魔的尸体,拔出刺入腹部的弯刀,看着血流不止的伤口烦恼的嘀咕:“又是这一,就不能有些创意?”他双掌分别捂在腹部和腰后的伤口上,掌心银光闪烁,开始消解诅咒治疗伤口。

    这时,四个暗杀魔瞬间出现在他的前后左右,形成一个围攻的架势。

    在这紧要关头,斯内克想出一道险棋,低声说:“等等,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

    四个暗杀魔不为所动,继续缓缓的向斯内克,双刀的冷光如同獠牙一般恶毒。

    “我知道一处宝藏,里面蕴含着征服多元宇宙的力量。”斯内克沉声说。

    对于恶魔而言,杀戮、征服是人生最大的享受。于是这四个暗杀魔终于停住了脚步。

    稍后,一个最为精悍的暗杀魔出现在斯内克跟前,双眸中闪烁着猩红的血光。

    ………………………………………………………………………………………………………………

    外域的地形一直在变动着,距离无极尖峰越近,这种变动越小,反之则越大。如果离开十六门城的环形边界时,旅行者便能发现足下的土地时刻都在移动,蜿蜒的河流一会组成s形,一会儿组成b形。

    艾拉斯卓带领的救援队先通过异界传送法阵来到奔放之野之奥林匹斯森林,接着来到十六门城之森林镇,再徒步前往对应焦炎炼狱的火炬镇,然后循着摩洛克的线索,找到了摩洛克的宿营地。

    救援队在外域徒步行走了48天,但找到的结果却是……一座被战火洗劫,余烬还未熄灭的营地。

    营中空地上捆着一群昏迷的不幸者,残破的衣甲表明他们死过一次,只是又被复活术复活了。

    苏亚脸色大变,赶忙揪出老板助理埃文斯割断他的绳索,啪啪两记耳光把他打醒。

    埃文斯呻吟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瞅瞅苏亚,又瞅瞅苏亚后的救援队,然后把眼睛闭上了。

    “喂,如果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苏亚把匕首抵在埃文斯的胯间,冷冷的说。

    “我,你们就不能早来一天,你要杀就杀吧,反正大蛇陛下丢了,我们都会被老板宰掉。”

    “大蛇陛下?”格莱西雅掠到埃文斯跟前,把巨镰的尖锐瞄着他的眼球,冷冷的说:“你在说斯内克吗,很好,死亡呼吸距离你的眼球三十毫米,这个距离将每秒缩短一毫米,直到你做出解释为止。”

    埃文斯大惊,赶忙简述昨夜的经过,暗杀魔怎么袭击,他们怎么被宰杀,斯内克怎么牺牲自己交换他们的生命斯内克与暗杀魔做交易时,他们还没被复活,所以并不知道这至关紧要的关节。

    “什么,你说小斯用他换你们这群臭虫?”弗莱希尔上下打量这群泰夫林和炼狱精灵组成的难民,忿忿的喊,“我家小斯才不会这么傻冒,你们肯定把我家小斯当做投降条件,然后用这样白痴的借口。”

    “喂喂,你不是天使吗,天使怎么可以含血喷人?”埃文斯不满的大喊,其他人也露出明显的怒容。昨夜,他们可是豁出去死战,现在却被这只萝莉这么毒舌贬低,自然是非常的不爽。

    “小斯才是最重要的,你们这些废物弄丢了小斯,我以月亮的名义惩罚你们!”弗莱希尔怒气冲冲的举起光矛,却被艾拉斯卓一把拉住:“弗莱希尔小姐,请冷静,以小斯的机智,这事绝没这么简单。”

    这时,玛蒙的声音在一个帐篷里响起:“喂喂,大家来看,这里有两个……奇怪的东西。”——来到这营地后,玛蒙并没和两只萝莉一起胡闹,而是第一时间展开现场搜查,所以发现了那对卡拉图母女。

    艾拉斯卓示意随行的银装骑士为被缚的难民松绑,然后带着几个小辈赶到玛蒙的位置,果然发现两个很奇特的东西。她们外表上是鲜活的人,不过几乎没有心跳和呼吸,就像是两个没存在感的盆景。

    艾拉斯卓为她俩进行检查后,惊讶的说:“她俩被催眠了,不过我还真没见过这种效果的催眠术?”

    苏亚还不知道她俩已经被转手送人,便说:“哦,她俩是马龙师收养的杂役,最人畜无害的那种。”

    艾拉斯卓举起法杖,用杖头在她俩头上环绕两圈,低咏一种轻扬悦耳的咒语。只见甘霖一样的青色光点从杖头纷纷扬扬的落下,没入她俩的头顶。于是她俩的‘人气’明显起来,并在半秒钟后睁开眼睛。

    见到这么多人耽耽盯着自己,她俩立刻害怕的抱成一团,吓得簌簌发抖。

    苏亚连忙问:“李女士,邹小姐,你们怎么在这里?”

    “陛……陛下让我们做的,他说,‘你们能避开我的知觉爬上我的,也能够避开它们’,然后陛下让我们听他说话,我们就这样了,我们也不知怎么。”小的母亲抱着女儿,怯生生的回答。

    “你们爬上陛下的?”苏亚有些大惊,“你们为什么要爬上陛下的。”

    “马龙老爷把我们送给大蛇陛下,所以我们为陛下侍寝,不过陛下在睡觉,我们是很么都没做。”

    “胡说八道。”弗莱希尔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蹦起来,张牙舞爪的喊:“你绝对在撒谎,我家小斯一年也只睡觉三两次,我等了好久都没机会侍寝,你们一上任就有机会,怎么可能?”

    “她没说谎,斯内克复苏之后,精神和体都很不稳定,每天要睡十小时以上。”一个略带沙哑的磁女音在帐篷外面响起,语气中蕴含一种居高临下的骄傲威仪和不容置疑的魄力。

    “王后下。”卡拉图母女惊喜的喊,生平第一次感觉这位不可侵犯的女主人是如此的可亲。

    伊利丝翠掀开门帘进入帐篷内,后跟着喜形于色的安素雅,以及满脸萧条的摩洛克和马龙。

    苏亚赶忙欠行礼:“老板,王后下,马老爷子,安素雅小姐,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

    相互介绍过后,双方都知道彼此的份,却并没统一战线,反而剑拔弩张硫磺味十足。

    如果说嫉妒是原罪,那么女人的嫉妒便是致命的危机。

    弗莱希尔的小眼睛凶狠的瞪着伊利丝翠,格莱西雅也始终散发着冰冷的杀意。想当年,剌天族席卷整个无底深渊,把雄霸一时的奥比里斯魔族打得七零八落,然后才有塔纳里魔族的兴起。现在,堂堂弗莱希尔下又怎么可能把‘王后宝座’让给一只蜘蛛恶魔?!巴托魔族和深渊恶魔的血战持续无数年,彼此的势不两立甚至超过天界和魔界的不可调和。格莱西雅怎能容忍一只恶魔成为自家的少夫人?

    玛蒙深知两只萝莉的破坏力,便用哀求的眼神看向艾拉斯卓大人。孰料艾拉斯卓正专注的研究掌纹,仿佛在预言自己的线一般。于是,他只好去目视雅丝芮儿,现在她应该最有发言权。

    雅丝芮儿心中很憋屈,却只能硬着头皮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找回斯内克,别的以后再说。”

    “雅丝芮儿说的对,我们应该先找回斯内克。”玛蒙趁机附和,只是听众们的反响很低落。于是他用胳膊肘捅捅钢铎,但钢铎人粗心不粗,立刻说:“俺去磨斧头去,大家继续,要打架找俺就是了。”

    钢铎潇洒的走了,玛蒙非常郁闷,狠狠的瞪了这不负责的傻大个一眼。

    又是沉默,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许久也没人说话。

    突然间,艾拉斯卓笑眯眯的说:“所谓的‘后’,第一要职是辅佐王,而不是吃醋怄气哦。”

    女孩们顿时惊醒,纷纷自责怎么在紧要关头犯傻。

    艾拉斯卓见她们清醒了,才继续说:“我还是那句话,以小斯的机智,绝对会留下什么线索。”

    伊利丝翠思索一会,说:“我认为,首要疑点是斯内克用什么条件,让黑死卫复活受害者。”

    “不是完全复活。”摩洛克赶忙提醒,“营中本有56人,目前只有36个活人,另外20具尸体不见了。马龙企图用招魂术找寻死者的灵魂,却尝试许多次都没成功,这明显不自然。”

    马龙干咳一声,说:“我可以确定,他们被缚魂术控制。”

    这时,苏亚的声音在帐篷外传来:“老板,李女士和邹小姐有话要说。”

    “请进。”摩洛克不指望这两只鸡有什么好消息,但出于对斯内克的尊敬,还是给她俩面子。

    卡拉图母女怯生生的走进帐篷,先恭恭敬敬的行礼,然后母亲细弱蚊吟的说:“我们被陛下弄成那个的时候,虽然看不见听不见,却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就像雾里看花一样,所以……”

    “盲感?”艾拉斯卓惊讶的说,“想不到你们居然有这天赋,嗯,你们看到了什么?”

    “陛下走到我们帐篷边上,突然蹲在地上咳嗽,偷偷在帐篷边上画了什么。”

    伊利丝翠霍然站起,大声说:“还等什么,立刻带路。”

    “可……可是……”女儿怯生生的说:“我们刚刚去看了,什么都没看见。”

    格莱西雅思索一会,冷冷的说:“如果是那种方法,绝对无法直接看见,你们先带我们过去。”

    卡拉图母女只好把众人带到那个位置,果然什么异常都没有。格莱西雅趴在地上,皱着小鼻子仔细的嗅来嗅去仔细,像小猫寻找老鼠一样。突然间,她划破左手大拇指,把鲜血涂在一处帐篷布上,然后用魔法火把烘烤起来。大约三分钟后,血迹渐渐干涸成黑色,但黑色。

    格莱西雅站起来解释:“斯内克的獠牙能分泌毒液,这毒液与血液混合再加,就会变成白色。昨天晚上,他在捂嘴咳嗽的时候,用手指蘸上毒液,然后在帐篷布上画下这个符号。”

    摩洛克连忙取出斯内克给的寻宝图复件,指着第一个符文说:“大家看,就是这个。”

    ………………………………………………………………………………………………………………

    暗杀魔的耐力极佳,能够以每小时超过40千米的速度连续奔跑,而且完全不必休息。至于斯内克这个累赘则被捆成粽子,六个暗杀魔分别扛着他的肩背、腰和双腿,同时奔跑的速度也丝毫不见慢。

    它们在午夜时启程,昼夜无休的奔跑,第二天傍晚就赶到无极尖峰的脚下。

    黑死卫首领用尖刀指着斯内克的喉咙,用尖细的嗓音问:“小子,现在该怎么办?”

    “我需要计算入口位置,请给我藏宝图和四幅元素魔法密文。”斯内克很平静的说。

    黑死卫首领一刀划开束缚斯内克的绳索,接着把一口次元袋抛到斯内克上。

    斯内克想爬起来,却感觉浑都针扎一痛麻,便尴尬的说:“抱歉,捆得久了子发麻,请稍等一会。”

    黑死卫首领冷冷一笑,用刀背在斯内克上一通乱拍,拍得斯内克嗷嗷的痛呼。这通暴力按摩过后,斯内克体恢复了,只好乖乖的爬起来,认真的琢磨藏宝图和四幅元素魔法密文。

    半小时后,黑死卫现斯内克的模样不对,便凑过去一现这小子居然用胳膊支着脸颊睡觉。于是,他立刻一巴掌抽醒斯内克,冷冷的说:“小子,如果还敢怠工,我们不介意享用你同伴的灵魂。”

    斯内克揉揉眼睛,苦笑着说;“大人,我只是人类,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不饮不食,实在熬不住啊。”

    黑死卫青的脸,发现还真是这一回事,便朝部下比划一个手势。稍后,四个暗杀魔抬来一头刚猎杀的地行龙。“小子,这是给你的。”黑死卫首领把一柄弯刀抛给斯内克,然后指着这头上吨重的地行龙。斯内克无奈,只好提刀剖开这头地行龙,寻找容易咀嚼的器官。

    稍后,斯内克又说:“大人,我的三只宠物也需要饮食,所以麻烦大人了。”

    黑死卫首领冷冷的一笑,提刀剜出地行龙的心脏抛入关蛇的皮袋中,冷冷的问:“这样怎样?”

    “谢谢大人,我绝对不敢怠慢。”斯内克满脸堆笑,心中却在大骂‘你这个蠢材,难道不知道蛇不能咀嚼撕咬,只能吞咽。无知的生杂种,你把这么大坨心脏扔给我的小宝贝,让她们怎么吃……’

    斯内克生吃了一些地行龙里脊,在黑死卫首领的恩准下小睡了半小时,然后开始全神贯注的解码。半小时后,斯内克说:“大人,我已经知道接下来的走法,不过要寻找进入无极尖峰的洞口。”

    “嗯,先把你的解法说来听听?”为避免被斯内克忽悠,黑死卫首领决定观察一下。

    斯内克把第一个符文‘无极尖峰’放到投影水晶球下,指着影像中间的一处花纹说:“大人,您看,水火风土密文的边角组合在一起,这是一个菱形,内缘是波浪一样起伏。”他取出第二个符文的裁剪图,示意符文的边缘,“大人,这是第二个符文,它也是菱形,外缘也是波浪一样起伏。大人,您看仔细了。”

    他把第二个符文叠在第一个符文影像的菱形花纹上,只见前者的外缘与后者的内缘完全重合。而且重合后,第二个符文有了一种奇妙的立体感,就像是从山洞口看向山洞深处的那种深邃感。

    黑死卫首领察觉斯内克没有作伪,便问:“你是说,这个线索是一个山洞的入口?”

    “是的,根据密文显示,这山洞被瀑布遮掩,狂风吹过瀑布,掀起浓密的云雾。”

    黑死卫首领比划一个手势,十一个暗杀魔部下立刻分头搜寻起来。

    三小时后,一个暗杀魔传回消息,说山洞已经被找到。于是黑死卫。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