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2 宝图密解 暗魔夜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陛下,什么事,马龙能为您效劳吗?”马龙的模样像足了阿谀的弄臣。--凤-舞-文-学-网--

    “不,没你什么事,一边凉否则让三位小姐伺候你。”斯内克冷冷的说。三条异蛇闻声钻出斯内克的衣襟,丝丝吐着蛇信,探头探脑的盯着马龙,六只小眼睛中竟然有一种生动的讥嘲光芒。

    马龙敬畏的瞅一眼三条异蛇,乖乖的在一边站着,都不敢放一个。

    稍后,两个侍女端来茶盘,把红茶和点心放到书桌上,细声细气的说:“陛下,请用茶。”

    斯内克皱了皱鼻子,猛地抬头看向两个侍女,上下打量一遍,惊诧的问:“这是咋回事?”

    这两个侍女以为自己伺候不到位,立刻战战兢兢的跪下磕头求饶:“陛下请恕罪。”

    马龙也蛮紧张的,赶忙求:“陛下,她们不是专业侍女,所以伺候不周……”

    “唉,不是伺候的问题,而是……”斯内克一时有些词汇贫乏,不知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况,只好挥手说:“先起来,起来,不是说伺候的问题,嗯,马龙,你对她俩貌似熟的,她俩原来是干嘛的?”

    这时,摩洛克提着一个手提箱回来,插嘴道:“哦,这二位是马龙的妇和女儿。来到这里之后,她俩闲着无事,就暂时充当侍女。怎么啦,大蛇陛下看上她俩的姿色,准备强夺良家妇女?”

    斯内克朝摩洛克竖起中指,冷冷的说:“我是惊讶人材浪费的问题,怎么让两个天行者做侍女?”

    “什么,天行者?!”摩洛克和马龙同时惊叫起来,狠狠瞪着两个侍女,把她俩吓得浑发抖。

    “什么,你俩还不知道?”斯内克也大声惊呼,左右手同时竖起中指,强烈的鄙视这俩混蛋。

    马龙为难的说:“大蛇陛下,是不是搞错了,她俩连一个次等火焰之珠都学不会?”

    “你这个蠢材,天行者是继承上古神力碎片的幸运儿,先天异能对后天修炼干扰及其大,后天修炼必需以先天异能为基础,否则练什么都徒劳无功,比如影领域的天行者无法修炼光属的法术。”

    马龙继续尴尬的说:“陛下,我刚刚说错了,她俩试过八系法术,一系擅长的都没。”

    “是吗,我看看……咦,她俩不是费伦星群的巴佬?”斯内克之前一直从宿命幻相中观察她俩,这时才认清她俩真正的模样。她俩的小,一个不到一米六,一个一米六出头,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五官的轮廓并不明显,有三分精灵的秀美,有五分精灵的纤细,有气氛精灵的神韵。

    “是的,较矮的名叫‘李欣蓉’,是母亲;较高的名叫‘邹红袖’,是女儿。”摩洛克回答。

    “姑且不论高的问题,为什么女儿的部比母亲大?马龙,你说这个‘邹红袖’是你的女儿,怎么她长得一点都不像你?”斯内克好奇的问,“就算外表不大形似,至少也得给一个费伦传统的名字。”

    马龙无奈的说:“我可没说邹红袖是我的女儿,这些都是老板瞎掰的。”

    经过一番询问,斯内克终于知道,这对来自卡拉图星域的母女是马龙捡来的,留在法师塔中做管家使用。摩洛克这厮闲着无聊,时常用‘把你的妇和女儿怎么怎么样’威胁马龙,久而久之,马龙也默认了。

    “我就点到为止,提醒你们不要浪费人才,接下来忙正事。”斯内克心系藏宝图的密码,便不再纠缠这件事,甚至连女儿比母亲的部问题也忘了。摩洛克却意味深长的看了马龙一眼。

    ……………………………………………………………………………………………………………………

    斯内克看起摩洛克带来的另几张藏宝图,突然捏着一张魔兽皮藏宝图瞪大眼睛,显得非常的惊诧。

    “老大,什么发现?”摩洛克殷的凑上去。

    “这张和这张。”斯内克拿起这张魔兽皮和最早那张龙皮,很惊诧的说:“是一样的。”

    “一样的?”摩洛克接过两张藏宝图对比一下,“没感觉一样,唯一一样是我都看不懂。”

    “龙皮纸是火系魔法密文,兽皮纸上是水系魔法密文,还有……唉,反正它俩的指示,应该是同一处宝藏。”斯内克不知该怎么解释宿命幻相。从两张风格迥异的藏宝图上,他看到了几乎完全相同的幻相。

    “这怎么可能,一处宝藏有两张截然不同的藏宝图,除非设置宝藏的人脑袋秀逗了。”

    斯内克若有所思的说:“还有一种可能,设置宝藏的人,他等待着后人去寻宝。对了,我终于想起来了,我为什么又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幼年时,我看过一张藏宝图,应该与它俩同一个系列的。”

    “呵呵,是不是上古时期某位魔法达人蛋疼得无聊,故意弄一堆藏宝图折腾后人?”

    “不,绝对不是。”斯内克很坚定的说,随后埋头在书桌上写写画画起来。

    摩洛克瞅瞅把这里当做自己书房的斯内克,无奈的耸耸肩,出去打理别的杂事了。

    刚刚复苏的斯内克精力不济,持续研究四五个小时后,困意越来越浓,最后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在睡梦中,斯内克来到一个满是上古魔法密文的世界,两个体系的魔法密文漫天乱飞,让人眼花缭乱。

    斯内克怔怔的看着飞舞的迷雾,仿佛度过无数年,又仿佛只过去一瞬。不知何时,两个体系的魔法密文变成了一种全新的魔法密文,继续绕着他急速飞舞,时不时有个别符文闪烁着耀眼的金光。

    斯内克猛地惊醒,狂喜的大喊:“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秘密是秘密的密码。”然后,斯内克才发现他在一个大帐篷里的大上,那对卡拉图母女也在上,正用被子捂着口怯生生的看着他。

    斯内克沉默一会,冷冷的问:“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与我怎么呆在一起?”

    他的语气也太过冷冽,这对母女被吓得像受惊兔子一样滚下,着小的躯跪在前。部较小是母亲李欣蓉,她簌簌发抖的说:“大……大蛇陛下,马龙老爷让……让我们以后服侍您。--凤-舞-文-学-网--”

    “啊,原来是美人计的贿赂。”斯内克盯着母女俩琢磨一会,突然想出一个好玩的法子,“嗯,既然如此,我就笑纳了,你俩去王后那儿报到,她让干什么你俩就干什么,嗯”

    说完之后,斯内克光速穿上衣物,飞快的冲出这个豪华大帐。

    现在刚刚黎明,斯内克直接冲入摩洛克办公的帐篷大喊:“老板,起,有线索了,立刻过来。”

    办公帐篷连着卧室帐篷,于是摩洛克埋怨的声音在隔壁响起:“喂,到底你是老板我是老板?”

    “啰嗦,你到底要不要你的battleship,如果要,赶紧他妈的给我滚过来。”

    隔壁立刻响起稀里哗啦的声响,摩洛克在五秒钟后冲到斯内克跟前,乖乖的献上两张藏宝图。

    “把你那箱上古卷轴全部弄过来,不管是不是藏宝图,对了,所有上古的古董都带来。”

    摩洛克想说些什么,但看见斯内克又埋头钻研,也知道多说无益,自觉的去执行大蛇陛下的命令。

    斯内克在这个帐篷一呆就是半天,然后换到一个专为他建立的帐篷继续研究。傍晚时,伊利丝翠来到这帐篷,发现午餐完好无损的放在书桌上,便问:“唉,据我所知,蛇在蜕皮后的一段时间内,体发育是最快的。所以我有一个问题,刚刚结束休眠的你,是不是该保证饮食营养,好让体健康的发育?”

    “嗯,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现在没空。”斯内克心不在鸟的回答,继续满头钻研。

    “如果在蜕皮后,某条蛇生活无规则,是不是会导致后的成长?”

    “可能吧,如果发育期打下结实的基础,后的能力也更加稳定。”

    伊利丝翠怒了,端起餐盘重重砸在他跟前,恶狠狠的说:“立刻吃了这个,然后陪我修炼。”

    钻研的被打断,斯内克不满的抬起头,大声说:“你干嘛你?”

    “还要我说第二遍吗?”伊利丝翠冷冷的说。

    “真受不了你,那么乖乖找你的小雅玩百合磨镜去,这是主人的命令。”

    “仆人的天职是‘主人的利益至高’,而不是‘主人的命令至高’。”

    斯内克有些生气,冷冷的问:“如果我拒绝呢?”

    伊利丝翠很干脆的说:“如果仆人的失职导致主人发育不良,那么我只好自尽谢罪了。”

    斯内克一愣,随后摇头苦笑起来,开始收拾桌上散乱无章的皮纸卷轴:“女人有三招,一哭二闹三上吊,你倒好,直接寻死寻活了,好吧,我听你的。对了,那两个女人,你满意吗?”

    “实话实说,在我看来,她们魔法天赋为零,纤弱的体格又不适合武技,只能当做女仆处理。”

    斯内克把文件收入手镯中,低声说:“我可以确定,她俩的天赋非常强大,只是非常特殊。你先让她们好生调养着,各式各样的技艺都让她们尝试,不论是天界或者魔界,费伦或者卡拉图的。”

    伊利丝翠点点头,拍拍斯内克的肩膀,然后指着桌上的食物:“全部吃完,不许剩。”

    ………………………………………………………………………………………………………………

    伊利丝翠与斯内克对练过无数次,但从没感觉过他的手段居然如此可恶。

    斯内克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有三条宠物蛇——妮可、乌玛、楚蒂。她们本就是超狠毒的变异毒蛇,被他新觉醒的领域法术‘灵蛇祝福’强化后,更是狠毒百倍狡猾千倍,拥有诅咒凝视,毒气喷吐等能力。不仅如此,他还用另一个领域法术‘巨蛇术’,把它们变成长达六七米的巨蟒,力大无穷,而且凝视和喷吐的范围加倍。此外,他还时不时召唤一群星质飞蛇,用铺天盖地的数量压制。

    除了蛇群围攻,他的肢体能够变成蛇形,蛇头不仅拥有剧毒的噬咬,还拥有两种喷吐,一种是‘裁决之语’——就是他平常喷的蓝白光束,第二种是‘枯萎魔焰’——就是他双掌的紫色魔焰的喷版。一般况下,斯内克只是把双臂蛇化变形,偶尔也会把头部蛇化,冷不丁的狠咬出去。

    尽管他新觉醒的蛇领域法术很变态,但他还是输了。不是伊利丝翠打败他,而是他自己打败自己。

    因为斯内克的能力很不稳定,所有法术有30%的概率失效,打比方说,他连续三次施展‘巨蛇术’,总有一条蛇无法变大;他施展‘漫天蛇群’,三次里面总有一次失效;他的心灵异能到没有失败,只是时强时弱并不稳定,他的心灵爆破有时轰出十七八米远,有时只有五六米的范围;他的苍火有时炸成六七米的大火球,有时只有脸盆大小;他的心灵遥控时而能凌空擎起伊利丝翠,时而只能替她挠痒痒。

    这么折腾半夜后,斯内克开始自我检查,伊利丝翠在一边守着,安素雅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看闹。

    “果然拔苗助长没任何好处。”斯内克揪拉着过长的头发,烦恼的说:“这一次进化,我被迫进化,用进化中的蜕变移除诅咒和致命伤。因为进化的前要条件不充分,所以进化成这样——豆腐渣工程。”

    “怎么弥补进化的不完全?”伊利丝翠关切的问。

    “什么时候条件成熟了,搞一次补充休眠。至于现在嘛,多吃多睡多修炼多学习,应该能缓和不稳定症状,治标不治”斯内克打了一个呵欠,招招手说:“妮可,乌玛,楚蒂,我们洗澡睡觉去。”

    折腾半晚的三条美人蛇也很疲惫了,立刻弹到斯内克上,嗖的钻入他的衣襟内。

    斯内克与两只小女仆有契约关系,斯内克休眠,她们也休眠;斯内克苏醒,她们也苏醒;斯内克不稳定,她们也不稳定。斯内克的不稳定有些糟糕,她们的不稳定更是糟糕,而且有些难以启齿。

    特别强调一点,作为仆人,她俩的生命层级必然比斯内克低一级。斯内克处于少年期时,她俩处于幼年期。斯内克进入青少年期时,她俩随之进入少年期,萝莉开始演变成御妹,勉强算是女人了。

    幼女变成少女,例假是必然的。现在斯内克不稳定,直接导致她俩的生理不稳定,间接导致了例假失调,症状如下:假期长达十天,期间伴有腹痛、发烧、无规则出血、黑眼圈、脸色发青、嘴唇发黑等症状。

    弗莱希尔是上位剌天使,格莱西雅是上位巴托魔族,此时居然惨遭例假失调的折磨,这是何等的失态。

    冲动的弗莱希尔一把揪住向导苏亚,恶狠狠的问:“喂,小斯在哪,为什么不直接传送过去?”

    苏亚哭丧着脸说:“大小姐,这是没办法的,外域位面无法施展长途传送?”

    “为什么无法传送,你们是不是有谋,赶紧给我招供,否则把你喂柠檬。”

    一团黄色事物立刻飘过来,浑几十张嘴同时高歌:“哈里路亚,柠檬虔诚为您服务,阿门。”

    苏亚脸色一变,连忙解释:“弗莱希尔小姐,外域除了无极尖峰和十六门城外,所有地形都在无时无刻的移动。而且门城还会时不时消失,所以门城与门城之间的传送魔法,也只有在特定时段进行。”

    “既然地形在无休止的移动,你又怎么带队找人?”格莱西雅冷冷的问。

    “外域不是无底深渊,外域的地形变迁是有规则的,我们只要找到老板留下的标记就行。”

    钢铎仰脸看天,瓮声瓮气的说:“我有一个问题,你们可不要笑我?”

    “如果是天上没有太阳,却能够发光的问题,我也非常想知道。”玛蒙疑惑的说。

    小辈们看不出来,便一起看向救援队领队艾拉斯卓夫人。

    艾拉斯卓俏皮的耸耸肩,故作无奈的说:“唉,这个问题跟世界的起源一样复杂?”

    ……………………………………………………………………………………………………………………

    经过七天的钻研,斯内克终于破解出藏宝图的密语。于是,他立刻召集一群‘难民营’的高层,也就是摩洛克、马龙、伊利丝翠、杜德克几个,眉飞色舞的向他们做论文报告。

    “这是最早发现的龙皮卷轴,上面是火系魔法密文;这是其次发现的,上面是水系魔法密文。”斯内克先示意最初的两份卷轴,然后取出三个古董花瓶,示意上面的方块文,“许多收藏家以为它只是古董,其实它也是藏宝图,这些图案是一种上古时期的土系魔法密文,并不是什么装饰花纹。”

    伊利丝翠眼睛一亮,惊讶的说:“这样的古董花瓶,我在蜘蛛堡垒也见过。”

    “是的,卷轴图纸之类的,研究者以为它们是蕴含上古秘密的藏宝图,从而收藏起来研究。但这些装饰品质的古董,反而被人忽略。”斯内克笑眯眯的说,又取出几枚古玉,“这也是一种‘普通’的上古遗物,在主物质位面,许多有钱的巴佬用它们做装饰品。其实,它们也蕴含着秘密,大家看。”

    斯内克把一枚红色古玉放到一个水晶球下面,低咏一声咒语。于是水晶球投出古玉的放大影像,所有人都清晰的看见了,古玉影像中间有一处巴掌大小的花纹,居然与那龙皮卷轴上的密文一模一样。

    斯内克用一枚青色古玉替换红色古玉。在新的古玉影像中间,观众们看到另一种花纹。

    “火系魔法密文,水系魔法密文,土系魔法密文,风系魔法密文,水火风土都有了。”斯内克把一张羊皮纸放到投影水晶球下,展示羊皮纸上的四组符文,“我分别解读四组密文,得到这四个序列。它们是四个条件不足的谜语,每个都欠缺必要的密码,任何一个都无法独立解读,但是……”

    斯内克顿了一顿,然后朗声说:“换一个角度来看,序列本就是一种条件,一种线索,一种特殊的密码。我尝试把火系序列用作风系序列的密码,把风系序列用作水系序列的密码,把水系序列用作土系序列的密码,把土系序列用作火系序列的秘密,进行一个环形的连环解谜,结果得到这个。”

    斯内克把另一张羊皮纸放到投影水晶球下,于是观众们看见了十三个方块符文,每个符文都由水火风土四个密文组成。“老板,你觉得这个符文是什么意思?”斯内克指着第一个符文,笑眯眯的发问。

    这个符文非常醒目,四元素密文螺旋纠缠在一起,形成一根长长尖尖的条状物。

    摩洛克思索一会,说:“上古时期的生殖崇拜象征。”

    斯内克立刻朝他竖起中指,冷冷的问:“你是说这个吗?”

    摩洛克笑着摆摆手:“呵呵,开玩笑的,这种纹理和形状,明显是无极尖峰。”

    “就是这个,这十三个方块符文,每一个都喻示外域的一处特征,它们组合起来就是一条线索,这才是真正的藏宝图。”斯内克干咳一声,沉声说:“我刚刚说了这么多,不是炫耀自己的才学,而是想让大家知道,这个秘密的重要。大家想一想,这些古玉,这些花瓶,这些卷轴,是多少年前的古物。五千年?一万年?或者某一个超出我们想象的时间尺度?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这些线索在遗迹中被地震掩埋,或者被无知的冒险者随手丢弃,或者在交易中意外遗失,或者被粗心的收藏家愚蠢的破坏。”

    “尽管现实时如此苛刻,但我们依然获得完整的线索,火系密文有两组,水系密文有一组,土系密文有三组,风系密文有一组。大家想一想,这些线索的创造者到底做了多少准备,才能让它们熬过时间的无刀锋。比如这样的古董花瓶,它们当初制造了多少个,一千万,一亿,或者十亿!?”

    “这位创造者耗费如此大的精力和财力,他想干什么,与后人开玩笑?如果在场的哪位先生或者小姐这样认为,那还真是一个玩笑。我个人认为,他想告诉我们一个秘密,不得不通过这样的方式。”

    摩洛克举起手,好奇的问:“老大,你认为这是什么秘密,是宝藏吗?”

    “我不敢担保什么,不过我可以说一说我的一个故事。我曾在费伦星群科曼索天域探险,发现一处庞大无可想象的地下遗迹,在一座非常宽广的大厅中,我发现一座形状奇特的石山,长约五百米,宽约二百米,高约六十多米。经过一番检查,我发现这是一艘无法想象的金属巨舰,只是被石化成石山,实物为证。”斯内克从手镯中取出一口金属箱,向摩洛克展示箱中的奇形金属物件,“我从石山中找到这些。”

    资深商摩洛克一眼就看出它们的特异之处,不由惊喜的瞪大眼睛。

    “所以,这个上古宝藏也可能有金属巨舰哦?”

    摩洛克立刻跳起来,大喊:“我去组织探险队”,然后一溜烟的冲出了帐篷。

    ……………………………………………………………………………………………………………………

    在上古金属巨舰的刺激下,摩洛克的效率极高,半天就做好准备,决定第二天出发探险。

    晚饭后,斯内克本该与伊利丝翠对练,却有种莫名其妙的心慌。

    伊利丝翠察觉他的异常,关切的问:“怎么了?”

    “有些莫名其妙的紧张。”斯内克烦恼的回答。

    “你该不会因为明天要寻宝,所以兴奋过度导致内分泌失调吧?”

    “说什么呢,难不成在你眼中,我还未成年?”他看渐渐黯淡的天色,“我们出去走走。”

    伊利丝翠觉得斯内克最近忙碌的,而且明天还要出差,休息一晚也是可以的,便点头同意了。

    “伊兰姐,我也要去。”一直杵着当电灯泡的安素雅立刻大喊,还狠狠的白斯内克一眼。

    在老板的办公帐篷内,摩洛克一遍又一遍的检查各种物资,狂的眼神令人不自觉的想起发期的公马。突然间,他大喊:“埃文斯,我的船长志呢?还有,你把我的船长帽弄到哪去了?”

    “老板,可能仍在摩洛达斯的书房了吧?”摩洛克的助手埃文斯回答。

    “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没带上?”摩洛克大怒。

    “老板,你这两件宝贝准备了一百年,但一次都没用过,小的以为它们没用……”

    啪的一声脆响,摩洛克扇了埃文斯一个大大的耳光,“你这个蠢材,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如果这次找到战列舰,我必须在船长志上这么写‘某年某月某天某时,摩洛克正式就职秘银号船长’,明白吗?”

    “是是是。”埃文斯捂着脸垂下头,乖顺的说:“老板,小的立刻去准备。”

    “不,免了,大蛇这方面脑子灵光,我让他帮我设计一顶前卫的船长帽。”

    摩洛克风风火火的赶向斯内克平常练功的地方,途中却碰上马龙,便问:“你在这干嘛?”

    “大蛇陛下、王后和安素雅小姐出去散步了,我正琢磨要不要出去找他?”马龙回答。

    “你还不放弃研究他的灵魂?”摩洛克无奈的摇摇头,戳着马龙干瘦的部,好心的劝告:“实话实话,大蛇可是一等一的危险品,他的秘密不是你我能够探究的,听老板的劝,放弃吧。”

    “唉,老板,你也该知道,我一声都在研究这个,就像您孜孜不倦的追求战列舰一样。”

    “也是的,你和我都是偏执症晚期病号,走吧,你跟我去找大蛇,我设法替你”

    马龙大喜,立刻颠的跟在摩洛克后。在营地守卫的指点下,摩洛克和马龙登上营地旁的小山坡,在一处悬崖上找到斯内克三个。斯内克正靠着树发呆,伊利丝翠和安素雅手牵手在说话。

    斯内克对摩洛克的前卫船长帽很有兴趣,立刻捡起一根小树枝,在地上比划起来。伊利丝翠和安素雅对帽子也感兴趣,便暂停百合倾私语,加入帽子设计小组。马龙则时不时插话凑趣。

    不知何时,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不过这五人都有黑暗视觉,所以继续兴高采烈的谈论着。

    突然间,斯内克抛下小树枝,仰脸噏动着鼻翼,似乎在捕捉什么。

    “什么况?”伊利丝翠明白斯内克感知极其敏锐,所以紧张的问。

    “血腥味,营地方向。”斯内克赶忙攀到附近一颗大树上,眺望营地方向。其他人也跟上来,却发现营地星星点点的灯火依旧。“没什么问题吧?”摩洛克忐忑不安的问。

    他的话音刚落,营地中便响起一声无比凄厉的尖叫,随后更多的尖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斯内克三个脸色一变,立刻取出兵器准备支援,却听见摩洛克的冷喝;“等等。”

    “什么意思?”斯内克回头看向摩洛克,发现他脸色非常凝重,马龙也是一样。

    “袭击者是格拉兹特的黑死卫,才能让受害者这么痛苦惨叫的凶器,只有它们的创伤弯刃,我们过去也是送死。”摩洛克冷冷的说,“在它们搜索到我们的足迹之前,立刻撤退。”

    “什么,我们的同伴有难,你居然……”安素雅大怒,几乎要挥剑看了这无良冷血商。

    伊利丝翠握住安素雅的小手,低声说:“我见过黑死卫,所以,老板说得没错,我们去了也是送死。”

    “伊兰姐,杜德克大哥,还有加雷,还有本泽林,他们……呜呜……”安素雅又哭了。

    突然间,斯内克双掌化作蛇电而出,在伊利丝翠和安素雅的脖子上各咬一口。安素雅闷哼一声,立刻一头栽倒,而伊利丝翠愤怒的瞪着斯内克,无奈的昏迷过去。然后,他从手镯中取出一张‘飞’,把二女搬到上,说:“老板,这两个女人就拜托了,我们在藏宝图第二个地点会合。”

    “大蛇,你……”摩洛克正要劝阻,却被斯内克很强硬的挥断:“老板,不必多说,就算我无力拯救,至少也要送他们最后一程。马老爷子,下次会合的时候,我答应你的要求。”

    ps:本章应该是本书目前最长的章节了。还有,希望本书一天两更或者三更的朋友,请你们注意一下,我的更新都是6000+的长不是2k党或者3k党,我倒是能够更12000+,只不过那不叫而是排废气。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