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 腐女之劫 玻璃百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万渊平原上钢铁要塞很多,每个强大的深渊领主都有一座钢铁要塞,其中不包括蛛后罗丝。--凤舞文学网--在无底深渊中,迪摩高根、格拉兹特、奥库斯是深渊三巨头,蛛后只能算是不入流的少数民族‘酋长’。

    斯内克和伊利丝翠来到摩洛克所说的钢铁要塞,恰巧也是凯瑟琳和西维特的冒险团遇难的起点,这不让斯内克有些怀疑,当初凯瑟琳和她的同伴遭遇的不幸,是不是出自摩洛克这无良商的毒手。

    这座钢铁要塞属于深渊第层领主,牛头人之王巴非门特。相对于其他狡诈邪恶的深渊领主,野好战的巴非门特更容易相处,因为它唯一的喜好是打战掠夺战利品,不会弄许多残忍的恶趣味手段。

    钢铁要塞中充斥着不同种族,不同体型的生物,所以也有不同级别的酒吧。斯内克两人来到一个为中等体型生物服务的酒吧中,要了两杯不知名的果酒。吧台服务生是一个泰夫林,很擅长察颜观色,一眼便看出这两位客人有特殊需求。所以放下酒杯后,他微笑着问:“二位客人,需要什么吗?”

    斯内克盯着这服务生没说话,伊利丝翠淡淡的问:“你这里有什么?”

    “小的没有什么宝贝,但知道很多消息,可以让您们找到需要的宝贝。”

    “据说这里的传送门非常强大,能通往任何一个位面?”伊利丝翠问。

    服务生咧嘴一笑,低声说:“使用传送门有三个要点,第一,怎么与守门人因卡其亚搭线,用传送门可不是去影剧院看戏,随手给钱随手拿票;第二,因卡其亚最近的口味,如果礼品对它的口味,那么客人到意外位面的概率要小很多;第三,获得礼物的方式,十人抓十只狼比一人抓一只狼永远更轻松,小的可以为客人介绍一些有同样需求,实力相当的冒险者,组成一个完美的团队。”

    “我怎么感觉,这三点不需要你也能完成?”伊利丝翠问。

    “如果没有小的,以先生和女士的能耐自然也能完成,只是小的能让二位客人少走一些弯路。”

    伊利丝翠盯着这服务生,缓缓的点了点头。

    服务生敬畏的低下头,低声说:“这位美丽的女士,一个要点十金币。”

    斯内克将一枚白金币抛到柜台上,发出一声悦耳的磕碰声,微笑着说:“不必找了。”

    服务生大喜,连忙去抓这枚白金币,却发现它生根一般紧贴在柜台上,不由困扰的问:“先生?”

    “如果你的消息可靠,还能获得一枚这样的,否则……”斯内克眸中银光一闪。

    服务生不用自主的抓住自己裤裆,然后用力一捏,险险就捏爆自己的卵蛋,疼得眼睛鼻子皱成一团,连忙楚楚可怜的哀求:“明白了,老爷,绝对没错,小的绝不会错,消息绝对可靠。”

    “很好,我们在这边休息一会,你先下思路,然后告诉我们。”斯内克微笑着说。

    在一处角落坐下后,伊利丝翠皱着眉头,冷冷的问:“那么多的胁迫方式,你为什么用这个?”

    “我个人认为,对男人而言,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自宫。”

    伊利丝翠顿时想起斯内克的蛇枪的悲惨命运,恍然大悟的说:“原来如此,你的心很狭窄啊。”

    “什么意思?”

    “人类有句话叫做‘己所不勿施于人’,而你恰恰相反。”

    斯内克微微一笑,低声说:“你也知道,我的母亲是艾琳丝兰,主物质位面最强大施法者。她的生活习惯非常随意,经常乱放东西。有一次,她把辣椒油放在橙汁罐里,又把橙汁罐放在客厅的桌子上。那时我还小,脾气很坏,总是毛手毛脚的,看见这罐橙汁立刻端起来,大大的一口喝下去。”

    斯内克回忆起自己曾经的孬样,忍不住摇头笑了。伊利丝翠好奇的问:“你哭了?”

    “没有,我把喝下去的吐回到罐子中,大喊‘啊,好好喝的果汁啊’,然后把果汁送给格子姐姐。我应该跟你说过格莱西雅,就是一只很可的魔鬼,我从小到大的生活,都是她为我打理的。”

    伊利丝翠无奈的摇摇头:“你真糟糕。”

    利用现在的良好气氛,斯内克盯着她,认真的说:“伊兰姐,不要离开我,好吗?”

    “我就在你边,怎么会离开?”说这话时,她的目光有些闪烁。

    “伊兰姐,我的眼睛能看透生与死的宿命。”斯内克握住她纤长的右掌,诚恳的说:“所以有些一些事,你不想说,也没法用言语表达的事,我其实都明白的。--凤-舞-文-学-网--伊兰姐,我们要一起回主位面,然后你为我生一大堆的小蜘蛛精。所以,你不许用任何的理离开我,包括‘况所迫不得不牺牲’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她回答的语气有些生硬。

    “伊兰姐,那天山道上的事,我不希望再次看到。伊兰姐,你要明白一点,我不能没有你。”

    她沉默了,死死盯着自己的酒杯,拒绝再与斯内克说话。

    ……………………………………………………………………………………………………………………

    酒吧中总有酒鬼闹事,在深渊这糟糕的地方,没有酒鬼闹事反而是不正常。

    伊利丝翠尽管低调的坐在角落里,但这么一个高腿长腰细部大的黑皮俏妞,不吸引注意是不可能的。在酒吧中央的一桌上,四个体魁梧满脸横的猛男早早注意到伊利丝翠。起初,他们只是时不时那眼睛看看。后来,一个刀疤脸猛男肆无忌惮的说:“如果能搞这个大娘们,我他妈死都愿意。”

    斯内克眉毛一扬,但没说什么。伊利丝翠一直沉默着,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过了一会,刀疤脸走过来,把一只钱袋砸到斯内克脸上,粗着嗓子说:“兔儿爷,自己找地方乐去。”

    斯内克收起这只钱袋,微笑着说:“两个选择,a,立刻你乱喷臭的滚开;b,我把你下面的头塞入你上面的里,再把你上面的头塞入你下面的里,然后把你一脚踹开。”

    刀疤脸料不到这斯文的小子说出这样的粗口,立刻傻愣了,酒吧中则爆发出哄堂大笑。稍后,清醒过来的刀疤脸嗖的拔出长刀,恶狠狠的说:“爷很久没玩兔子,今天倒是要尝尝鲜。”

    “是吗,那么请便。”斯内克笑了,双眸中银光一闪,朝刀疤脸竖起了中指。

    刀疤脸大怒,举起长刀便要砍出,却突然浑一震,颤抖着把刀收在后,双手握住刀柄,刀柄的尖端瞄准自己的双之间。“哥们,怎么啦?”“怎么回事?”“怎么不剁了这兔儿爷?”刀疤脸的同伴赶过来,却发现刀疤脸双眼圆瞪,额头上青筋明显的突起,仿佛正在承受极大的惊恐。

    “的,他被控制了,这兔儿爷是巫师。”刀疤脸的同伴们脸色一变,都忙不迭的家伙。

    “不知死活的东西。”斯内克冷冷的一笑,双眸中银光连续闪烁。于是这三个大汉体一震,体也不由自主的排成一个品字形,举起兵器瞄准一个同伴的脑袋,同时劈了下去。

    没有哀嚎没有呻吟,这三个大汉就这么脑壳崩裂的死掉了。

    斯内克看着刀疤脸眨眨眼睛,竖着中指的左手向上一扬。

    刀疤脸合握刀柄的双手猛地向上一拉,将刀柄狠狠的刺入双之间……。

    酒吧内顿时响起一片倒抽冷气声,伊利丝翠皱着眉头说:“让他出去,不要在这扫兴。”

    “啊,这还真是可惜。”斯内克遗憾的叹息一声,打了一个响指。

    刀疤脸立刻提夹着长刀,扛着同伴的尸体出去了。稍后,外面响起嘈杂的惊呼声,并有一个大嗓门在喊:“哞哞,这老太猛了,居然把自己的xx咬下了,哞哞,他还要干嘛,为什么自己的……”

    过了一会,那个服务生小心翼翼的走到斯内克这桌前,放下一个卷轴就夹着忙不迭的跑了。

    “这么紧张干吗,难不成把我当成爆菊狂人了?”斯内克拿起卷轴,不满的嘀咕。

    “错了,是爆菊狂魔。”伊利丝翠冷冷的纠正。

    “这个……”斯内克不满的撅撅嘴,“伊兰姐,你应该知道的,我不怎么喜欢走后门。”

    伊利丝翠冷哼一声转移话题:“上面写着什么?”

    斯内克递过去卷轴,微笑着说:“就是怎么与守门人因卡其亚打交道,怎么收集贿赂。”

    ………………………………………………………………………………………………………………

    斯内克的腐肿症刚刚痊愈,慢症正在缓缓的发作,体糟糕到极点。但正因为这一重又一重的灾厄磨砺,他的心魄越发强悍坚韧,心灵异能的修为越发精锐。在通天之径大战中,伊利丝翠连服用三轮兴奋剂,险些生命力燃烧殆尽死掉。或许是‘以毒攻毒’的缘故,她的魔症居然好了。不过病愈是一回事,体复原是另一回事,她的力量远没能复原。其实,她非常明白,她的力量将永远无法复原。

    她没告诉斯内克,因为失去蛛后赐予的力量,就是罗丝之女背叛蛛后的代价。

    或许是重金的奖赏,或许是爆菊狂魔的威胁,那个吧台服务生的效率很高,第二天就安排了一个同样渴望离开深渊的冒险团。于是斯内克和伊利丝翠各嗑一颗兴奋剂,弄出精神抖擞的状态去见面。

    见面地点就在那个酒吧内,他俩刚刚进门,一个麦色肌肤的俏丽少女便洋溢的招呼:“嗨,你们好。”不过她三个男同伴的态度截然相反,都门双手护在前,满脸戒备的盯着斯内克。

    “贵安,诸位,我就是赛特,这是伊兰,放心吧,我对你们的不感兴趣。”斯内克淡淡的说。

    “是的是的,美少年只会和美少年发生美好的感,你们不合格。”这少女笑眯眯的说。

    斯内克表一僵,盯着这个少女,认真的问:“安素雅-伊芙格小姐,为什么这么说?”

    少女理所当然的爽朗的说:“美少年不都是和美少年在一起的吗?”

    斯内克不由心生将她先后再再杀一百遍的邪念,但蛛后罗丝的血咒随时可能发作,他和伊利丝翠必需尽早离开无底深渊。所以他强心按捺住这股邪火,只是暗中琢磨怎么彻底利用这四个傻鸟。

    少女安素雅-伊芙格是游侠,12级,远程打击手;她的同伴分别是塑能系法师杜德克,18级,这冒险队的头儿;剑盾战士加雷,11级,防御中坚;狂战士本泽林,12级,突击精锐。他们也来自费伦星群,不过是遥远偏僻的廷朵儿天域,距离达雷兰天域很远很远。三个月前,他们接受一个讨伐蛇人邪教的委托,却浑浑噩噩的乱入蛇人的邪恶祭祀,昏头昏脑的来到无底深渊的万渊平原。

    “你们的运气不错,乱入邪神祭祀却没被邪神当做祭品收割掉。”伊利丝翠冷冷的说。

    “嘻嘻,我们的运气一向很好,已经干掉了一百五十三只魔鬼。”安素雅笑眯眯的说。

    凭借特异的视力,斯内克已经看出安素雅、加雷和本泽林三人的实力一般,他们能在无底深渊幸存至今,全归功于法师杜德克。于是,他向这位消瘦的法师微笑着点头一礼,表示真诚的认同和钦佩。孰料这法师误会了,忸怩着说:“抱……抱歉,我已经有未婚妻,对同那个……不是很那个……”

    斯内克立刻重重干咳一声,大声说:“我们的目的是尽快离开无底深渊,你们呢?”

    “也一样,只要能离开魔界,那里都行。”安素雅撸起袖子示意健康的麦色肌肤,“赛特你看你看,在这里才三个月,我就被晒成这样,而且好粗糙好干燥,再弄下去都要生螨虫了。”

    斯内克立刻微笑着说:“安素雅-伊芙格小姐,请相信我,如果在无底深渊你上出现什么寄生虫,绝对不会是螨虫这么简单。血吸线虫和影菌的可能比较高,也有可能是火蝇的幼虫?”

    安素雅茫然了,不解的问:“赛特,这些都是什么,杜德克大哥都没跟我说过?”

    “呵呵,术业有专攻,杜德克阁下是塑能系法师,对冰火雷电比较了解,我的主职是炼金师,主要研究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和材料。安素雅小姐,血吸线虫是一种水系魔怪上常见的寄生虫,它们在魔怪的毛孔中以吸血为生,魔怪如果被血吸线虫大量寄生,皮肤会大片的腐烂脱落,最终露出模糊的肌和内脏;影菌是一种真菌,寄生在地下魔兽的皮肤上,生存方式与血吸线虫类似。火蝇是一种生活在火元素主导层面的超微型昆虫,只有跳蚤大小,体红色,大量火蝇聚集在一起就像火焰一样,并因此得名。火蝇喜好将卵产在活物的伤口中,让卵在寄主体内发育,吸收寄主的血,一直发育到成虫……”

    随着斯内克的娓娓诉说,安素雅脸色越来越难看,抱着胳膊缩成了一团。

    最后,斯内克耸耸肩:“总而言之,无底深渊是很糟糕的地方,一切往坏处想是最妥当的。”

    “这……这个,赛特,要怎么防治这……这些糟糕的东西?”安素雅惶惶的问。

    “尽量喝魔法净化过的水,尽量避免露创口,尽可能少洗澡,深渊的水不怎么干净。”

    “少洗澡?”安素雅为难的蹙起眉头,怯怯的问:“三天一次,可以吗?”

    “三天?”斯内克故意露出惊诧的眼神,“大小姐,你以为这是主位面啊,起码得一个月一次啊。”

    “一个月洗一次澡!”安素雅带着无限的委屈石化了。

    ……………………………………………………………………………………………………………………

    血战是魔界两大魔族之间的永世仇恨,秩序邪恶的巴托魔族和混乱邪恶的塔纳里魔族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许多吟游诗人把血战描绘成无数恶魔和魔鬼死命对推,像绞机一样消耗着生命——这是错误的,上位恶魔拥有远超于人类的智商,上位魔鬼更是狡诈,它们之间的战争怎么如此粗劣。

    即使兽人和地精的战争,也不可能完全没有战术的对推,纯粹依靠蛮力和数量取胜。

    事实上,血战比人类战争更复杂,侦查和反侦察,伏击和反伏击,谋诡计层层叠叠的编织在一起。

    冒险者们一般都在战争前四处游,刺探敌人军,猎杀敌人斥候。血战一旦全面爆发,谨慎的冒险者一般会暂时歇业。只有那些最疯狂的冒险者还在战场上游,甚至直接参于血战。

    在出发时,斯内克问:“你们已经在血战中杀了三进三出,都收获多少魔心脏了?”

    三个男冒险者都有些尴尬,而安素雅却满不在乎的说:“哇,那些魔好难对付,只要我们一接近,她们就飞到天上去,然后用火焰长弓嗖嗖的,或者用活化绳凶凶的抽,弄得我们没一点办法。”

    “哦,明白了。”斯内克轻叹一声,“看样子,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在万渊平原的野外游三天后,斯内克等人终于发现一支魔鬼巡逻部队,其中包括两只魔和六只哈玛魔。对六人冒险团而言,这块肥有些烫口,但斯内克建议发起攻击,杜德克犹豫一会儿同意了。

    于是,这六人同时冲出掩体,斯内克用机弩,安素雅用长弓,嗖嗖一通箭雨向六只哈玛魔;紧接着,杜德克施展‘连锁闪电’,让一道不断折的闪电在哈玛魔之间不断穿梭;然后,三个战士与浑倒钩的哈玛魔们打成一团。魔不喜好近战,所以立刻高飞到半空中,用活化绳和火焰长弓攻击。

    “就是现在。”斯内克一声冷喝,端着机弩朝空中的击。安素雅也不落后,连珠箭首尾衔接的出。他俩所用箭矢的箭头都经过炼银强化,能够阻止魔物的自愈,让它们承受额外的痛楚。一只魔大腿挨了一箭,立刻疼得尖声咒骂起来。另一只魔随后挨了一箭,也跟着大骂起来。

    安素雅有些羞赧,这两箭都是‘赛特’中的,她的连珠箭确实好看,但也只是好看而已。

    杜德克朝空中发出连锁闪电,成功击中一只魔,但折的闪电没能击中第二只。就在这时,斯内克出一道银色闪电,在空中划出一道璀璨的弧线,精准的中第二只魔的后脑。几乎同一时间,伊利丝翠脱离地面战场,挥臂出一个银色蛛网裹住第一只魔,把她拖到地上削去她的头颅。

    斯内克张开手掌朝向哈玛魔,眸中突然爆发极明亮的银光。于是强横的心灵力场从他的掌心喷发,在空中形成一道美丽的锥形银色涟漪,直接轰晕六只哈玛魔,连带加雷和本泽林也无法幸免。

    “心灵爆破,你是心灵异能者?”杜德克瞳孔猛地一缩,不敢置信的看着斯内克。

    “抱歉,我不是故意隐瞒,因为我认为灵能者这种存在,空口说百遍,也不如亲眼看一遍明白。”

    安素雅怔怔的看着斯内克左掌的秘银锁链手,呆呆的说:“哇,好厉害。”

    斯内克微笑着抚一礼,彬彬有礼的说:“谢谢美丽的小姐赞誉,在下不胜荣幸。”

    安素雅不由害羞的捂住小脸,哼哼着说:“呜呜,你怎么撩拨我来了,你不是人工水晶吗?”

    “人工水晶?”斯内克随即醒悟人工水晶就是玻璃,立刻转过头,不再搭理这腐女子。

    安素雅却不放过斯内克,凑到他边低声问:“喂,你是小攻还是小受啊?”

    斯内克一哆嗦,连忙装作没听见,笑着说:“哈哈,按照今天的速度,我们一月后就能回家了。”

    安素雅还是不放过斯内克,继续问:“喂喂,据说你们圈内有女王受和黑洞受,那是什么啊?”

    斯内克怒了,决定最快时间内给这小娘们一个教训。

    既然她这么好奇美少年与美少年的菊花,那么她或许改试一试美少女与美少女之间的芬芳百合。

    斯内克看着伊利丝翠,得意的笑了。

    ps:前几章比较沉闷,嗯,这几章就轻松一些,呵呵。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