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5 通天之径 虫魔灾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八头犬魔围绕着伊利丝翠和斯内克,发出野的低吼,并没有立刻扑上来。--凤-舞-文-学-网--

    “它们在干嘛,考虑我们哪一个器官更好吃,或者把我们怎么料理?”斯内克问。

    “它们习惯威胁猎物,让猎物因为焦虑和恐惧露出破绽。忽视它们,我们继续前进。”

    伊利丝翠为自己施展‘风行术’,轻快的奔跑起来。斯内克连忙跟上,低声问:“伊兰姐,你的体?”

    “在药效过去之前离开它们的领地。”伊利丝翠冷冷的说。

    八头犬魔也跟着快速奔跑,依然保持着围困的阵势。大约三分钟后,最后方一只犬魔突然加速冲过来。斯内克立刻调转机弩瞄准它,并保持着奔跑的速度。这犬魔距离斯内克还有二十米时,不甘的吠叫一声,停止了冲刺。紧接着,十点钟方向的一只犬魔冲过来,而斯内克立刻出一枚灵能燃烧箭。

    燃烧箭中它前五米处的地面,炸出一团直径约五米的苍白火焰,迫使它提前刹住脚步。

    此后,八只犬魔接连发起佯攻,企图迫使两只猎物露出破绽,但都没有成功。

    大约四个小时后,斯内克和伊利丝翠持续奔跑了八十多千米,这窝犬魔终于放弃扰。

    伊利丝翠又奔跑大约五千米才停下,浑然无事的警惕四周的况,斯内克却跪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

    “怎么这么没用?”伊利丝翠眉头微蹙,不满的问。

    “咳……咳……,我是技术型的,可不擅长这些体力活。”斯内克气喘如牛的回答。

    “你与罗丝不间断五小时都没问题,却对付不了简单的长跑?”

    “因为精神投入不一样,长跑时老想着什么时候结束,xo时总渴望再来一次。”

    斯内克背对着伊利丝翠跪在地上,取出一张手绢擦去刚刚咳出的黑色血块,以及唇角的黑色血迹。稍后,他若无其事的转看着伊利丝翠,微笑着说:“亲的,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用你的嗅觉去侦察,这里是犬魔的领地,还是暴魔熊的领地?”

    “凭借气味辨识领地,这要怎么做呢?……啊,伊兰姐,不会吧,你这么做对我太残忍了!”

    斯内克起初不解,但明白‘辨识方法’之后,脸色就惨白如纸。一般况下,占据领地的野兽魔怪都有一种非常便捷的标志方式——‘随地大小便’,排泄物之内的区域就是它们的领地。

    斯内克尽管非常不愿,但在伊利丝翠的胁迫下,鼻子开始搜寻大小便的痕迹。大约十分钟后,他找到一坨足有一米高的大便,犬魔明显拉不出这么大坨的便便,只可能是暴魔熊的‘标志物’。

    “暴魔熊与犬魔截然不同,它会攻击视野中一切活物,不论是否饥饿,我们最好避开它。”

    “明白了,伊兰姐。”斯内克脸色铁青,有气无力的回答。

    斯内克从手镯中取出一堆的大件小件,用三十分钟创造一只构装体乌鸦,然后把它放出去侦查。只不过斯内克太小看深渊的邪恶环境,不到十分钟,这只构装体乌鸦就被一只飞行魔怪ko了。

    “这是什么世道,难道这些杂种分辨不出水晶和金属丝组成的构装体?!”斯内克忿忿的埋怨。

    伊利丝翠摸摸他的头,低声说:“主位面的巴佬啊,还没认清什么是混乱邪恶的无底深渊吗?”

    不服气的斯内克又开始制作构装体斥候。这一次,他花费珍贵材料制作一只隐的乌鸦。

    这只乌鸦没有被猎杀掉,并成功发现暴魔熊的老巢。三只高四米多,但头还没有拳头大的暴魔熊正在一处山坡上摔跤。于是,斯内克和伊利丝翠从下风处绕过了这处山坡,基本算得上无惊无险。

    通过这暴魔熊领地后,天色渐渐黯淡下来,斯内克找到一处还算安全的地方,布置营地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斯内克和伊利丝翠继续旅行,方法与前一天相差无几,第三天也是如此。

    第四天中午,两人终于远远眺见一片庞大无比的漆黑影。

    ………………………………………………………………………………………………………………

    在前三天的行进中,斯内克和伊利丝翠总遭遇接连不觉的麻烦。犬魔和暴魔熊倒还好,它们体型大容易发现,只要足够警惕便能避开。那些遍布四野的小型魔怪才是真正的麻烦,比如伪装成石头的石化蠕虫,浑长着眼睛、口器、触手的小恐怖魔。它们的领地非常的小,而且非常密集的一个贴一个。--凤-舞-文-学-网--斯内克两人完全无法避开它们,而它们总会攻击任何路过的客人,尽管威胁不大,但非常非常的麻烦。

    与通天山越来越近,斯内克敏锐的察觉到各种异常,大型魔怪没了,小型魔怪越来越少。

    斯内克观察一遍四周,低声问:“伊兰姐,虫魔非常麻烦吗?”

    “虫魔是被遗忘之魔族奥比里斯的余孽。奥比里斯魔族是无底深渊的昔主人,它们的形态相差万千,但基本都是甲虫和软体动物的形态,所以也有‘虫魔族’的称呼。现在的无底深渊已经属于塔纳里魔族,奥比里斯魔族非常罕见,除了少数古老的深渊领主,就剩下这些。”伊利丝翠看着庞大无比的通天山。

    “奥比里斯魔族和塔纳里魔族,昔的主人和现在的霸主?”斯内克思索一会儿后,突然笑着说:“我明白了,奥比里斯为什么被塔纳里取代,因为奥比里斯魔族是甲虫和软体形态,属于‘无脊椎生物’。而塔纳里魔族都是类人形态,是‘脊椎生物’。众所周知,脊椎动物比无脊椎动物更高级。”

    伊利丝翠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知道,与斯内克辩论这些神幻理论绝对是没事找事。

    斯内克又琢磨一会,却推翻这方言论:“嗯,按照自然选择学说,脊椎动物比无脊椎动物更加高级。不过无底深渊的恶魔并不是自然进化产物,所以自然选择不适用。对了,伊兰姐,蜘蛛恶魔算哪一边?”

    “哪边都不是,少数民族。”伊利丝翠淡淡的说。

    又前进十来千米,斯内克看到远处扬起灰尘,赶忙招呼伊利丝翠躲起来。稍后,两人看见一群黑黄相间的大黄蜂掠地飞过,它们的翅膀振动掀起强劲的气流,将地面的尘土吹起老高。

    “这些就是奥比里斯的余孽,虫魔?”斯内克低声问。

    “应该是虎蜂魔,三种常见的虫魔之一,另外两种是安祖魔和雄霸魔。”

    “知道它们的能力吗,特异天赋之类的?”

    伊利丝翠沉默一会,很坦白的回答:“只知道它们不擅长法术,别的不清楚?”

    斯内克眨眨眼睛,突然起机弩张弦上箭,然后瞄准路过的虫魔群。

    伊利丝翠眉头一皱,低声问:“你想干嘛?”

    “收集几个样本,伊兰姐放心,我会谨慎的。”斯内克微笑着说。

    当虫群完全路过后,斯内克才扣下扳机,出一枚灵能导引箭。导引箭并非直接向虫群,而是垂直向高空一直没入云层,就像当初连环三十箭轰击罗丝一样。在云层中平飞一段距离后,这枚箭才像流星落地一般俯冲落,以突破音障的速度一头冲入虫群中,竟然一箭贯穿了七头虫魔。

    虫群立刻动起来,在附近冲来冲去寻找凶手。但凶手远在数千米之外,它们自然一无所获。盘旋了十来分钟,弄死十多只无辜的小型魔怪后,它们终于怏怏的离开。

    斯内克立刻跑向落虫魔的位置。伊利丝翠跟在后面,问:“这么远,你怎么看得见?”

    “不是很远啊,我能看见在五千米外的乌鸦的扇翅,现在才三千多米,而且虫魔又这么大。”

    伊利丝翠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斯内克实在太过妖孽,用炼狱语的词汇似乎有些难以形容。

    来到几只虫魔的尸骸前,斯内克迅速取出刀子钳子锯子斧子锤子,以及一大堆的瓶瓶罐罐。把几头虫魔尸体检查一遍后,斯内克凝重的说:“它们的甲壳非常特殊,类似天然的精致护甲,防护效果很好。它们的尖抓比它们的甲壳更加精致,我们的秘银护甲大概能承受三次攻击。还有,你看它们的嘴巴。”他用钳子掰开一只四瓣唇口器,露出一枚骨刺:“如果这家伙不是用来扎,而是用来喷,那我们就有些糟糕。”

    伊利丝翠皱起眉头,冷冷的说:“如果是这样,它们的一轮齐非常可观。”

    “可不只是一轮。”斯内克用刀子把这虫魔口器从中间剖开,接着用钳子翻检几个红红绿绿的腺囊腔室,从一个管腔中挑出几根骨刺:“以这种括约肌的强度,气压式喷这种强度的骨刺,能在二百米内保持对无甲人体的杀伤力,并在五十米穿十厘米厚的老橡木,而且骨刺上还有毒。”

    “喷间隔是多少?”伊利丝翠问。

    “五秒到十秒,就这几个来看,体型越大的虫魔喷间隔越长,威力越大。”

    …………………………………………………………………………………………………………………

    经过一天的观察后,斯内克确定虫魔是一种夜伏昼行的恶魔,所以通天山的夜间很安静,白天却有大群小群的虫魔飞进飞出。于是伊利丝翠经过一天的调整,在傍晚服下兴奋剂,把生活作息改成昼伏夜行。、

    第三天入夜后,通天山恢复了死寂,斯内克和伊利丝翠终于踏上通天之径。

    没人知道通天之径是怎么形成的,如同没人知道阿兹格拉特之泽拉塔城和深坑魔网之蜘蛛堡垒的由来。自从有史以来,通天之径便已经存在,仿佛一种自然景观。事实上,通天之径不止一条,好几个大型层面都有直通万渊平原的通天之径。但因为传送门的缘故,这些通天之径几乎都没人使用。

    尽管从没人维护过,通天之径依然神奇的完好无损,石质台阶依然整齐,并没被无数年的时间毁容,只是不少的路段上累积着无数年的碎石尘埃,让攀登通天之径与徒手攀岩并没太大区别。

    爬山并不在怎么顺利,伊利丝翠因为多连续使用兴奋剂,脸上泛着一层灰黑色的气,而斯内克明显有些体能不继,时不时停下来捂着嘴闷声咳嗽。所以摸爬滚打了一整夜,两人也才行进约五十千米。

    在一个小山洞中按下临时营地后,斯内克服侍伊利丝翠休息,却被留有余力的她一把按在地上。

    “实话实说,你的体怎么啦?”伊利丝翠冷冷的问。

    “没什么,只是最近干粮啃得太多,有些营养不良。”斯内克笑眯眯的回答。

    伊利丝翠也不多说,重重一拳打在斯内克的右。于是斯内克趴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咳出一片片的黑色血块。她俏脸一沉,却又无奈的摇摇头,轻拍这他的后背:“果然是这样的,你的内腐症并没好。”

    “没什么,毒素并没扩散,只是右肺怎么也好不了,但问题也不大,只要不剧烈运动就没事。”

    “你怎么不早说?”

    “没办法,男人都是要面子的。”

    “你一个男要什么面子。”伊利丝翠怒喝。

    “正因为我是男人才要面子。”斯内克大声反驳。

    两人同时沉默了,显然意识到现在不是吵架的时机。斯内克匆匆爬起,用药水处的血迹。而伊利丝翠脱去衣甲钻进睡袋,等待兴奋剂副作用的来临。斯内克最后检视一遍临时营地的各个防护和预警结界,确定没有任何一丝问题后,也脱得精光光的钻入伊利丝翠的睡袋,紧紧的抱着她的体。

    伊利丝翠很讨厌斯内克的做法,但剧痛狂潮来临时,却总不能自已的抱住他,力量强得似乎要把他溶入她的体。——斯内克是她在冷中唯一的温暖,她尽管平时傲不承认,但紧要关头却无法欺骗自己。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当天色渐渐暗淡时,斯内克和伊利丝翠再次开始准备夜间的征途。

    第二夜依然平静的渡过。在第三夜的攀登中,斯内克在一处巨石上发现三道深刻的抓痕。他计算抓痕的宽度和深度,再加上巨石的硬度,惊叹的说:“如果这一爪子挠在我们上,那还不得瞬间被毁尸灭迹。”

    “这种爪击的力量只可能属于雄霸魔,虫魔中的重型打击手。”伊利丝翠显得有些紧张。

    斯内克耸耸肩,笑着说:“多一个雄霸魔少一个雄霸魔也没什么区别,反正我们都惹不起。”

    雄霸魔喜好撕杀取乐,它们强大的力量和尖锐的爪子总会制造大量的碎石。在雄霸魔活动频繁的路段,路上累积着大量的碎石,使得斯内克两人爬得非常吃力。大约凌晨四点时,攀爬整夜的斯内克已经非常疲惫,却碰到一个几乎完全垂直的险峻斜坡。在攀爬时,斯内克不小心踩碎一块疏松的岩石。于是这块岩石从斜坡上滚落下去,发出一连串稀里哗啦的磕碰声,在幽静沉寂的黑夜中显得额外刺耳。

    斯内克和伊利丝翠立刻停住动作,几乎完全静止的攀在斜坡上,竖着耳朵瞪着眼睛警惕任何一丝风吹草动,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许久之后,两人确定并没惊动什么,才开始继续攀爬。即将爬到坡顶时,伊利丝翠尖尖的耳梢微微一动,猛地转头看向后方,随即紧张的低呼:“雄霸魔,小心。”

    斯内克回头一看,便发现一只无声无息,但急速冲来的巨大虫魔。它长超过五米,黑色的甲壳显得异常厚实;头部如同独角仙,鼻梁向前凸起成一个奇形尖角;口器上的一双颚齿像是雄驯鹿的鹿角,上面满是尖锐凸起;壮硕的上半有四条粗臂,庞大的巨爪能够轻松的捏碎一个成年男

    “啧啧,还真是充满黑暗暴力美学。”斯内克连忙摘下腰间的绳索向上一甩。伊利丝翠接住绳子后猛地一拉,立刻把斯内克飞似地拉上来。只听轰得一声爆响,斯内克原本所在的位置被撞出一个大坑。

    雄霸魔的肌发达,但头脑不怎么灵光。它没能撞到斯内克,却把自己的头撞入岩壁中,卡在里面拔不出来。伊利丝翠立刻跳落到它的背上,抡起弧月双刃,用两边的尖刃重击它后背上的甲壳缝隙。

    雄霸魔的甲壳很厚实,伊利丝翠连凿七下,才在它的背部凿出一个大窟窿。

    斯内克抛下一个烧瓶,“伊兰姐,用这个,软泥怪的胃液。”

    伊利丝翠接住烧瓶抛到雄霸魔的伤口中,然后用月刃砸碎烧瓶,放出里面的绿色粘液。

    软泥怪胃液的效果极强,瞬间就把伤口腐蚀得呲呲作响,白色烟雾不断喷涌踹来。雄霸魔疼得胡乱挣扎,竟将自己的独角折断在岩壁内,于是痛苦得越发厉害,腹下的鼓膜发出呲呲咔咔的尖啸声。

    伊利丝翠纵一跃,跳到斜坡上贴着岩壁像蜘蛛一样爬行,低喊:“轰掉它,立刻。”

    斯内克翻跳上坡顶,端着机弩出一枚灵能燃烧箭,精准的入雄霸魔背上的创口。声爆响轰然大作,银色火焰四下飞溅,这雄霸魔被凌空炸得四分五裂,甲壳和内脏散落到到处都是。

    斯内克摇头叹息:“真遗憾,这丑大个虫魔上应该有不少稀奇的家伙。”

    伊利丝翠来到他边,把一根奇形长角抛给斯内克,冷冷的说:“给你。”

    “咦,雄霸魔的独角,啊哈哈,谢谢伊兰姐。”斯内克立刻顺势抱住她,在她脸上重重亲一口。

    伊利丝翠立刻一把推开这惫懒小子,冷冷的说:“安静,战斗才刚刚开始。”

    通天山区的群山中,一片呲呲咔咔的尖啸声突然爆发,并且越来越强,令人心悸令人胆颤。

    “干,这到底有多少雄霸魔!”斯内克端着机弩恶狠狠的咒骂。

    ……………………………………………………………………………………………………………………

    雄霸魔足有两千多,黑压压的遍布半片天空,以这种数量差距,斯内克和伊利丝翠貌似没有任何胜算。

    这些鲁莽虫魔的肌远快于头脑思维,一看见斯内克和伊利丝翠立刻发起威猛绝伦的集体冲锋,仿佛要把通天山撞塌一般。不过很遗憾,它们都是实体,而且体积非常庞大,所以还没能撞到两个小的目标,相互间就发生剧烈的磕碰。一时间,集体冲锋的雄霸魔们像桌球一样相互撞来撞去。

    “见过愚蠢的恶魔,还没见过这么蠢的。”斯内克看着漫天的撞球,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雄霸魔们弱智的表现让他产生一个想法。恰好这时,一只雄霸魔歪歪斜斜的撞在他边的岩壁上,他立刻来到这雄霸魔边,双眸绽放着耀眼的银辉,嗓音低沉的说:“嗨,我们并没敌意,其实,我们是你们的伙伴。只不过暂时伪装人形模样。你看这个,这就是我的角。”斯内克取出那只独角放在头上。

    雄霸魔力大无穷,但头脑极为简单,意志力与人类相差无几。在斯内克的超强魅力作用下,这雄霸魔a相信这小不点的人形生物也是雄霸魔,并进一步相信他是自己的铁哥们。恰好这时,雄霸魔b恶狠狠的一头撞向斯内克。雄霸魔a立刻而出,于是两只雄霸魔乱糟糟的打成一团。

    对混乱邪恶的恶魔而言,自相残杀是每必行的娱乐节目,这些雄霸魔也不例外。现在乱糟糟的局面就像是一锅沸腾的火油,而两只相互殴打的雄霸魔成了火种,场盛大的自相残杀开始了。

    斯内克和伊利丝翠并没告别危险,因为他俩只是从群殴的目标,装变成乱战的一分子而已。

    在混战中,伊利丝翠扭动纤腰带动曼妙的曲线,野的双臂轮转优雅的月刃,在血腥的修罗场中展开一支华美的死亡之圆舞。斯内克看着她流畅的砍杀一只又一只的雄霸魔,不十分佩服她的武技天赋。——他尽管是弧月双刃的发明者,但鲜少把天赋集中在武技上,所以月刃的水平只能说普通。

    突然间,伊利丝翠的反应迟缓许多,无法及时躲避一只雄霸魔的爪击,立刻被打得血模糊的飞滚出去。斯内克立刻出一枚‘腐蚀之箭’击中这雄霸魔的面门,使得它惨遭重度毁容,哀嚎着满地打滚。然后,他连忙赶到伊利丝翠边,把她拖到一处相对安全的角落,开始检查她的体。

    况非常糟糕,刚刚的抓伤只能说是皮毛小问题,她的真正毛病在于……兴奋剂副作用提前发作了。

    ps:最近一直心猿意马,无心码字,唉,节该怎么办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