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3 王道之蛇 挖坑不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尽管不大愿,斯内克还是接受摩洛克的聘请,成为这个商的总技师长。--凤舞文学网--在灰色荒野,摩洛克有一座私人城堡,名为‘摩洛达斯’。摩洛达斯由二十八座错乱的高塔组成,三座大烟囱中无休止的喷吐着黑烟,无数的奴隶穿行其中,尽管又脏又乱,但已经有了工业城市的雏形。

    斯内克和伊利司翠住进最豪华旅馆的最豪华间,这里拥有小羊毛地毯,红木家具和真丝寝具,媲美游泳池的温泉浴池。此外,四个美艳的半炼狱精灵少女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提供任何服务。

    斯内克打量房间内的奢华装潢,挥手示意四个生活助理离开,然后开始检查屋内的安全问题。

    折腾一个小时后,他惊讶的说:“没有摄像头没有没有密道机关,纯洁得跟样。”

    “摩洛克是一个聪明人,他明白小手段对我们完全没用。”

    伊利丝翠脱下头盔抛到上,举起双臂说:“男,为我卸甲。”

    斯内克立刻颠的跑过去,搂住伊利丝翠双手上下摸索,仅仅一瞬间,她的铠甲便稀里哗啦的散落。然后,他伸手在她后背上一划,割断里面的束绷带。于是啪啪几声轻响,几颗纽扣飞到三米开外,原来她的部解放的势头太猛,竟然把男式衬衣的纽扣绷断了。

    “啊,我的女神。”斯内克立刻扑上去,把脸埋入这深邃的沟间,贪婪的深呼吸着。

    正常况下,她会用手刀斩颈或者拳锤砸脑之类的招式教训他。不过他不在乎,所谓‘人为色死鸟为食亡’,只要能亲近这样伟大的女骄傲,他死也愿意。可等了许久,他还没等到女神的神罚,便抬头一看。只见她脸庞泛着一层诡异的红潮,眼神颇为茫然,呼吸十分急促,心跳也十分剧烈。

    伊利丝翠不是发了,而是发病了,魔症比昨天更加强势的爆发,况更加的恶劣。——事实上,她早就感觉非常不适,只是强行硬撑着没有示弱,但现在暂时安全了,便再也撑不下去了。

    斯内克暗叹一声,赶忙扶着她躺到上,接着站到一边双手虚按她的体,闭眼想象她强健威武的模样。渐渐的,他的灵能开始发作,双掌释放出无数细密的银色丝线,完全笼罩住她的体。

    不知过了多久,伊利丝翠睁开眼睛,发现斯内克闭着眼睛抓着她的,用力的揉捏揉抓……,脸上的亵甚至连魅魔都为之叹服。“混蛋。”大怒的伊利丝翠小姐立刻扇出一记强横的耳光。

    斯内克及时清醒,临空抓住这只手掌,赶忙赔笑:“抱歉,真不好意思,伊兰姐姐,我本来为你治病来着。不过弄着弄着,被姐姐的魅力所征服,全心的投入对姐姐的崇拜中,伊兰姐姐,你就是我的女神。”

    伊利丝翠对这个惫懒小子实在无可奈何,只好冷冷的说:“服侍我洗浴。”

    “是的,我的女神。”斯内克立刻扶住伊利丝翠的一只胳膊。她晃晃悠悠站起来,酸软的双腿令她走路都十分吃力。所以他邪念大作,突然左臂搂住她后背,右臂起她的膝弯,把她横抱在前。

    “你,放肆,居然敢怎么对待我,我……我……要杀了你。”伊利丝翠大怒,愤怒得眼中几乎要喷火。

    是的,斯内克对伊利丝翠的这种姿态名为‘公主抱’,强壮的骑士对柔弱的公主所用的一种‘攻势’,能够充分彰显骑士强壮的胳膊和发达的肌,以及公主小鸟依人的小和楚楚可怜的柔弱。但对于女至高的蜘蛛恶魔女士而言,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强大的女士居然需要卑微的男的呵护,这是何等的失态!

    “哈哈哈哈……”斯内克猖狂的笑了,得意的说:“爷的小伊兰儿,你也明白‘强者为尊’的法则。现在的你连站都站不稳,有什么资格对斯内克大爷骄横跋扈。嘿嘿嘿……,小伊兰儿,你就乖乖的从了斯内克大爷吧,做大爷的小女人,享受被宠被呵护的滋味,哪怕天塌下来,也有大爷的肩扛着。”

    伊利丝翠实在气不过,两眼一翻昏迷了过去。

    接下来,软无力的伊利丝翠被斯内克摆成一个又一个屈辱的姿势,接受一种又一种屈辱的道具,清醒的时候玩得昏迷过去,在昏迷中又被玩得清醒过来,足足两个小时才得以解脱。

    酣畅淋漓的活动过后,伊利丝翠偎在斯内克怀里,闭着眼睛直喘气。斯内克掬起水泼洒在她的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她的体,突然惊奇的大喊:“伊兰,你的肤色有了一些变化。”

    伊利丝翠睁眼看自己的手臂,感觉没什么不同,便问:“怎么啦?”

    “绝对是的,你以前是纯粹的黑皮肤,现在成了深褐色,相信我,我的视力非常好。”

    伊利丝翠不想与侮辱自己的男多说话,便问:“记得你有一种短时间激发潜力的药丸。”

    “是的,用地狱曼陀罗的花瓣提炼的兴奋剂,嗯,伊兰姐姐,你该不会想用那个吧?”

    “在魔界,示弱等于找死,待会你为我准备,至于后遗症什么的,也由你为我处理。--凤舞文学网--”

    斯内克烦恼的说:“伊兰姐,你需要静养,如果用兴奋剂,等于饮鸩止渴啊。”

    “先过了这一关再说,绝不能在摩洛克面前露出一丝破绽。”

    一个小时后,斯内克调配出一种新型兴奋剂,即能激发服用者的潜力,又不至于太过亏损服用者的体,药效也更加持久,缺点在于生效时间慢,无法像原型那样随用随生效。伊利丝翠服下兴奋剂后,便感觉腹中产生一股流浑游走,驱除掉所有的疲软虚弱,带来充盈的力量和亢奋的精神。

    她站起活动一下手脚,感觉体恍若如初,便说:“把你的弧月双刃给我。”

    斯内克立刻取出弧月双刃交给她,同时认真的劝告:“伊兰姐,你的体只是‘貌似’没问题,但一动手就会露馅,所以爆发什么战斗,你尽可能不要动手,一切由我来解决。”

    伊利丝翠冷哼一声,便开始挥舞弧月双刃。斯内克修炼弧月双刃时,伊利丝翠给与大量的技术指点,并全程陪练无数次,对弧月双刃也十分的了解。所以没多久,她的双刃圆舞便十分像模像样。

    “对了,伊兰的九尾鞭为什么会断掉?”斯内克问。

    伊利丝翠琢磨一会,冷冷的说:“蛛后之女的九尾鞭上都有老母狗的祝福魔力。越是得宠的女儿,这祝福魔力便越强。背叛使得祝福魔力失效,而我又使用原来的战技,所以让兵器不堪重负的崩溃。”

    “如果是这样,姐姐的牺牲……”

    “哼,没有老母狗的力量,我就修炼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没什么了不起的。”

    ……………………………………………………………………………………………………………………

    既然已经被认出份,伊利丝翠不再自找罪受的用绷带束,也不再穿着那累赘的重装板甲。在斯内克的服侍下,她穿上一轻盈的秘银锁子甲,弧月双刃收在背后,再披上长斗篷戴上面罩,然后戴上兜帽。斯内克的装备与她差不多,内里秘银拉丝编织甲,机弩挂在腰后,披着长斗篷戴上兜帽,只差一个面罩。

    两人的斗篷款式相近,看上去像是侣装。只是高一米八八的女方比高一米七九的男方高了半个头,在观众眼中显得有些别扭。不过斯内克本人貌似没感觉,得意洋洋大摇大摆的走着。

    在四个生活助手的引领下,斯内克来到摩洛达斯最高的法师塔,这里将是他的专属实验楼。

    摩洛克早已在实验室中等候,一见到斯内克,他就爽朗的笑了:“呵呵,伊兰女士,赛特先生,请看……”他示意实验室中精密的仪器和数十个不同种族的研法师,“这是刚刚准备好,尽管有些仓促,但我可以保证,这些设备绝对处于无底深渊先进水平。这些小子们就是先生的助理,也是我精心选拔的,水平算不上精尖,但勉强算得上国宝级,请先生随意指使。实验材料也是一样,我力所能及的为二位服务。如果还有什么欠缺,请二位尽管说。不论是天界或者魔界,混沌海或者机械镜,没有我搞不到的玩意。”

    斯内克本有些怨念,但看到这些装备之后,他什么私仇都没了。“不论天界和魔界吗?”他摩拳擦掌眼放红光,颇为狂的问:“那好吧,焦炎炼狱的熔岩榴石和兽野的凤凰羽毛各来一吨!”

    摩洛克心中咯噔一下,暗暗叫糟:‘娘希匹的,这下吹牛吹过头了!’犹豫了一会儿后,他低声问:“这个,能不能分期付款,十千克十千克的交货,一下搞一吨会导致物价波动,白花冤枉钱的?”

    “也行,嗯,我先考察你的手下的素质。”

    “请便,不过我补充一点,从今以后,他们将是阁下的手下,以阁下的命令为意志。”

    “好的,小姐们。”斯内克取出一份羊皮卷轴挂在黑板上摊开,捏着一根法杖比划卷轴上的图案,“这是你们的考试,这种弩箭每人制作一百支,限时三个小时,次品率超出百分之十的淘汰。”

    摩洛克挑选的这些助理确实不错,基本功非常扎实,竟然一个都没被斯内克刷下去。

    既然人力物力已经就位,斯内克立刻正式开工。他先摊开一副魔法炸弹的工作解析图,详细的解说一边工作原理和零部件作用,接着把三十五个人分成九组,每组都分发几张卷轴,让他们按照卷轴办事。然后,他径自来到隔壁的休息室,陪着伊利丝翠喝茶说闲话,偶尔出去巡视一通。

    不知不觉间,这一天的上班时间结束了。

    斯内克和伊利丝翠离开实验室不久,摩洛克再次来到实验室,朝一个炼狱精灵法师招招手。

    “老板,请问什么事儿?”炼狱精灵法师连忙跑过来,毕恭毕敬的问。

    “今天有什么收获?”摩洛克微笑着问。

    “这个……”炼狱精灵惶恐的垂下头,战战兢兢的说:“我们完全按照赛特先生的吩咐办事,只是我们不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他把今天的工作简述一遍,然后呈上每组的卷轴和炼金成品。

    摩洛克将这些东西仔仔细细的看过一遍,思索一会儿,低声嘀咕:“原来如此。”然后,他大声说:“就按今天的方法办事,你们也不必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只管服从赛特先生的要求。”

    斯内克回到房后,便让四个生活助理自便,随后又检查一遍各个房间的安全问题。当斯内克确定房内一切正常,伊利丝翠立刻走到前,迅速脱得只剩下内衣,然后上用毯子盖住体。或许不愿自己的窘相外露,她用毯子蒙着头面朝里侧躺着,塌下的腰肢和隆起的部形成一道惊人感的弧线。

    斯内克却不合作,自顾钻进她的被窝,搂着她的腰肢躺下。

    “男,你现在该做的事,是竖着耳朵像家犬一样守门。”她冷冷的说。

    “我觉得你更需要我,而且你知道,我们暂时不必担心安全问题。”

    她还想说些什么,但兴奋剂的药效过去了,立刻令她感觉仿佛有无数的镍齿虫正钻入体,自己的血被啃食,自己的骨髓被吸舐,每一根神经都被它们的强酸口水腐蚀。这时,斯内克把手臂伸到她跟前,低声说:“我无法化解你的痛苦,不过我能与你共同承受这份痛苦。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

    她闷哼一声,鼓起力量拍开他的胳膊。不过他的脸皮极厚,又把手臂伸到她的唇前。

    她用最后一丝力量把他踹下。不过他立刻爬上来,不仅爬上还爬到她上,把小臂外侧压到她唇前。

    她终于一口咬住他的手臂,双臂双腿还紧紧的箍住他的体,就像是纠缠住猎物慢慢吞食的蟒蛇。

    半小时后,伊利丝翠蜷缩在斯内克的怀里,昏昏沉沉的睡去。她的脸色是不健康的灰黑,再加上唇上颈项间的大量鲜血,显得额外的凄惨。斯内克搂着她坐在头,举着残缺不全的左前臂认真的观察。

    斯内克再生能力很强,彻底碎裂的骨骼三分钟便自动愈合,残缺的肌和粘膜三十秒就完全再生。

    “这再生力真恶心,那位美丽的女神姐姐能告诉我,我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自言自语的说。

    这时,一位生活助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赛特先生,伊兰小姐,老板请你们共进晚餐。”

    “啊,是吗,真抱歉,我们正在,还要持续三个小时,请老板自便吧。”

    ………………………………………………………………………………………………………………

    第二天黎明,伊利丝翠被窗外透入的晨光惊醒,因为漆黑的深坑魔网是没有黎明的。

    她发现自己正蜷缩在斯内克怀里,仿佛渴望他的保护,贪婪他的温暖一般。但这一次,她没有为了女士的尊严,从而把他一脚踹下,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俊秀的脸庞,不知不觉的离他越来越近。

    终于在某一刻,她的唇距离他的唇不足一厘米。

    但在这一刻,他突然睁开眼睛,微笑着问:“亲的,你要吻我吗?”

    她平静的拉远距离,并向后挪出一米,然后提腿把他踹下去。

    他立刻爬上来,很纠结的扑入她的怀里,头在她的间磨蹭,哼哼着说:“器,这绝对是凶器。”

    不知是病后体虚无力,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她今次缺乏教训这小混蛋的力气,放任自己引以为傲的部任由他放肆。过了许久,她低声说:“让我看看你的手臂,我记得是左前臂。”

    斯内克举起左臂晃了晃,笑眯眯的说:“亲的,我们终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超强的再生力让他的左臂完好无损,但浅色的新生肌肤却彰显着昨夜恐怖的创伤。伊利丝翠抚摸着他的左臂,却响起一个问题:“她啃了他的肘子,算是‘她中有他’,可‘他中有她’又怎么说起?”

    于是,她用质询的眼神瞅着他。

    斯内克也意识到自己的口误。不过他头脑很迅捷,而且非常无耻。所以他抓住她的部,笑眯眯的说:“如果这里能分泌……”他还没说完,就被她一拳打中鼻子,哀嚎着翻滚着摔下

    着装完毕后,伊利丝翠再次服用一贴药剂,渐渐恢复了精明干练的状态。然后,两人一起吃过四个生活助理烹制的美味早餐,便去实验室工作。与昨天一样,斯内克分配任务后就在休息室窝着。

    摩洛克很快赶过来,见面就喋喋不休的表示感激。

    斯内克有些消受不起这厮的长舌,便示意伊利丝翠,微笑着说:“这是她的功劳,我不敢独占。”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摩洛克崇敬的仰视着伊利丝翠,感慨的说:“确实,除了赛特先生的绝伦才智之外,也只有阁下的睿智才能发明这般优异的管理方法,伊兰大人,请受摩洛克真心的崇拜。”

    摩洛克立刻捂行礼,伊利丝翠没有说话,只是轻微的欠回礼。

    摩洛克致谢的原因就是斯内克的分组。昨天,斯内克把一个炼制项目拆成九部分,分别交给九组研法师。这九部分确实属于同一个项目,但表面上完全不相干,那些研究者自然相当郁闷。不过摩洛克站在管理者的角度去看,立刻发现其中的奥妙:一个机密拆成九个环节,泄露单一环节并不会危害机密本

    这种管理方式拥有远超炼制项目本的战略价值,摩洛克这般的商怎么可能不欣喜若狂。

    在斯内克的协助下,摩洛克继续抽调人手,以九组研法师为基础,建立了九个实验室,分别从事九个子项目的生产。在伊利丝翠的指点下,他还建立完善的保密制度,严不同项目的研法师相互通气。

    当摩洛克折腾完新概念保密法,斯内克和伊利丝翠已经工作九天,魔法炸弹也生产了一大堆。这些量产的魔法炸弹威力远不如斯内克亲手制作的那个,缺也是一种很优质的战争利器。

    在火焰魔法炸弹的基础上,斯内克还设计了冰寒魔法炸弹,闪电魔法炸弹,强酸魔法炸弹,尸毒魔法炸弹。不过这些新项目,他只构思了整体框架,并不完善细节,惹得摩洛克眼睛发绿每天上火。

    第十天,斯内克问摩洛克:“老板,请问这些炸弹,你准备怎么投入战争?”

    “搭配投石车使用,二百两投石车摆开,一次齐就能覆盖一个阵地。”

    “老板的想法果然是毒辣,既然炸弹搭配投石车,那么我能不能参观投石车工房?”

    摩洛克早已把斯内克看做智库,自然不会拒绝,立刻颠的带着斯内克去投石车工房。

    参观投石车工房之后的第二天,斯内克设计出发条式投石车。就是改进轴杆的结构,在轴杆两端各添加一个螺旋发条。使用者通过摇杆绞紧发条,然后扳动发干,让螺旋发条驱动投石车。

    斯内克给出一组理论数据,表示如果投石车采用这种设计,程能够提高两倍。

    摩洛克看得心痒痒的。不过很遗憾,斯内克依然只构思一个大纲,又懒得完善细节技术了。

    发条投石车之坑后,斯内克问:“老板,请问你的混沌魔船怎么来的?”

    “唉,不瞒你啊,塔纳里魔族对混沌魔船管得很严,也只有寥寥几个恶魔主君,比如迪摩高根、格拉兹特、奥库斯这些大佬能生产混沌魔船。我的混沌魔船都是从格拉兹特那儿租来的。”

    “哦,原来如此,老板,我也不瞒你,我对混沌魔船也有过研究,有一些改进的意见。”

    摩洛克立刻警惕的说:“赛特先生,在挖新坑之前,你能把老坑先埋了吗?”

    斯内克没有回答,自顾自的说:“混沌魔船的技术难点在于‘混沌变迁法阵’,实话实说,我暂时也对混沌变迁法阵无可奈何。不过呢,我有一个完美的替代品‘灵魂原炉’。老板,你知道蜘蛛堡垒为什么会爬来爬去吗?因为它的能量就来自于一座超级庞大的灵魂原炉,只要燃烧廉价的灵魂,就能源源不断的输出能量。我已制作过这样的一艘魔船,从深渊第六十六层一直开到深渊第五十一层。”

    摩洛克干咽一口唾沫,不知该说什么,鼓励他挖新坑,还是督促他填老坑?

    “老板,你想过没有,船为什么只能在水中航行,为什么不能在云中航行?在主物质位面时,我帮助费伦星群科曼索天域的精灵设计过一种飞船,那可是一种超级便捷的行星内交通工具。于是,我产生一个想法,能不能把混沌魔船在云中航行。动力可以用灵魂原炉,推进器可以用风力引擎……”

    摩洛克终于按捺不住了,无比悔恨的哀求:“老大,拜托你设计一份图纸,让我先过过干瘾吧。”

    ……………………………………………………………………………………………………………………

    混沌魔船的设计是一个庞大的项目,并非短时间能够完工。所以斯内克干脆没去实验室,一直留在房内闭门钻研。当然,这只是他避免外出的借口,真正事实是伊利丝翠的体已经支撑不起了。

    前面十天,伊利丝翠一直用药强撑。每过一天,她的用药量便增加一些,药效过后的反噬更加恶劣一些。如果继续强行用药,她很有可能会药物中毒死掉,或者潜力透支过度死掉。

    现在,斯内克便倚在头写写画画,而伊利丝翠就躺在他边。

    突然间,她低声说:“你先走吧,你可以赶在蛛后诅咒之前离开深渊。”

    “说什么傻话呢,我一个人走有什么意思?”

    “如果你还婆婆妈妈的,我俩都要死在这,我可不希望我的男这么没出息。”

    “安心吧,你先调养三天,三天后,我完成魔船设计图,便有牵制摩洛克的筹码,不愁他不上钩。”

    “你不要忘了,阿兹格拉特的真正领主是乌黯主君格拉兹特。”

    ps:嗯,感觉节有些拖沓,再弄下去成小斯和小翠的言小说了。不过摩洛克-鹰影这厮是一位好友预定的角色,咱不打算把他塑造成男配,所以还是多费些字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