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1 冥河之船 蛛后之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孤男寡女,同舟共济,这本是令人遐想的艳遇,只不过男女主角都没那个闲。--凤舞文学网--冥河满是不可预知的暗流和漩涡,开船掌舵已经让两人忙得喘不过气,怎么可能有多余的心和时间去。

    起初,他们在深渊第六十六层。经过三天不眠不休的航行,他们抵达第五十四层的河段。如同小静脉汇入大静脉一般,随着他们的航行,冥河越来越宽,波浪越来越汹涌,暗流和漩涡越来越密集险恶。

    凭借宿命之瞳的异能,斯内克站在船头观察水流,大喊:“右转四十度,中速前进。”

    伊利丝翠立刻执行斯内克的命令,将方向舵右旋四十度,把变速杆打到中间的卡口上。

    斯内克紧张的看着左舷三十米外的大漩涡,发现它正在缓缓的近,不由咒骂一声,随后向右眺望,发现右舷外的漩涡正向后移,便喊:“再右转二十度,速度加快一档。”

    三分钟后,这艘小混沌魔船终于从两个大漩涡的夹缝中通过。

    斯内克长吁一口气,以为可以休息一会,却感觉船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后拉扯,赶忙向后看去,发现那两个大漩涡居然合成一个超级大漩涡,漩涡的外围已经吸住船尾,连忙大喊:“全速前进。”

    伊利丝翠看一眼后的灵魂火炉,问:“需要s级灵魂,这里只剩六百三十三个c级灵魂?”

    斯内克把一个水晶球抛入火炉中,无奈的说:“这是最后一个,看样子我们要弃船了。”

    在s级灵魂的供给下,小船速度倏地加快许多,终于摆脱超级大漩涡的恐怖吸力。

    大约十分钟后,斯内克见河况平静一些,赶忙问:“你对这里熟吗?”

    伊利丝翠沉默一会后,冷冷的说:“蜘蛛恶魔只对深坑魔网熟悉。”

    斯内克耸耸肩,也不多说什么,从手镯中取出一瓶红色药剂,自己喝掉半瓶,然后抛给伊利丝翠。

    伊利丝翠接过营养药剂一饮而尽,浑然不在意与斯内克间接接吻一次。

    突然间,斯内克猛地向后方看向,表立刻严肃起来。

    “怎么回事?”伊利丝翠问。

    “一艘真正的混沌魔船正在开过来,不论是不是追兵,我们都做好准备。”

    大约二十分钟后,一艘长达五十米的骸骨魔船从斯内克的小船旁边经过。它船头有一颗巨大的龙头,从骸骨形状分析,这属于某一只上古黑龙;它的船底和船外表面有无数只骨爪蹼足,这些足的划动让巨大的船体平稳的前进;船侧舷有一排窗口,里面露出一排黝黑的魔导炮炮口。

    看见小蚱蜢船和一对俊男美女,大混沌魔船上的恶魔船员立刻叫嚣起来,用粗壮的上臂用力拍打口。这些恶魔外观酷似大猩猩,只是口中长着剑齿虎一样的獠牙,外皮上的黑毛如钢针一般尖锐。

    “这是巴尔格拉魔,来自深渊第九十层,它们是迪摩高根的盟友。”伊利丝翠低声说。

    斯内克目光一闪,率先挥手大喊:“嗨,英俊的先生们,我们可以顺风船吗?”

    一只披黑色亵渎魔甲,高三米多的大猩猩走到船舷上,大吼:“猴子,你们去嘛地方啊哦?”

    “不远,就是第四十层。”斯内克笑眯眯的说。

    大猩猩眼珠子一转,吼吼着说:“当然可以,不过你们要先付船票啊哦。”

    斯内克跺跺脚,微笑着说:“就用这个做船票,怎么样,尽管体型不大,但做工可没话说?”

    大猩猩摇摇头,吼吼着说:“猴子,这jb船与你的jb一样小,都不顶用啊哦。”

    “那么,这也算船的一部分。”斯内克微微一笑,左手一挥,边多出一口满是金银珠宝的宝箱。

    大猩猩眼睛立刻直了,拍着口吼吼:“这个哟西啊哦,小猴子们,下缆绳啊哦。”

    上船后,斯内克与大猩猩船长寒暄一通,便推辞需要休息,要了一个房间。

    混沌魔船的船舱墙壁上蒙着人皮,某些地方能清晰分辨出肚脐和的形状。斯内克毫不介意的坐在人骨交椅上,打量着房间内的黑暗装修美学:“对于魔界的审美观,我还是有些不敢苟同啊。”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伊利丝翠冷冷的问。

    斯内克耸耸肩,无奈的说:“不说这个说什么,好吧,你说,我们有几成机会?”

    “我们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它们又有人数和地利优势,所以我们的胜算……只有三成。”

    斯内克思索一会后,微笑着说:“如果这艘船的混沌变迁法阵如同资料上所描述的那样,我能把胜算逆转到五成。”他走到伊利丝翠边,搂着她健美的躯,在她耳边嘀嘀咕咕的通。

    ………………………………………………………………………………………………………………

    无底深渊永远只有一个法则‘弱强食’。--凤-舞-文-学-网--

    在表面上,大猩猩船长还算尽职尽责,命令最快赶到深渊第四十层。事实上,它只是不知道斯内克和伊利司翠的虚实,暂时没轻举妄动。斯内克两个也利用暴风雨前的短暂宁静,尽可能的恢复体能。

    十二小时后,混沌魔船经过深渊第四十六层,大猩猩船长终于按捺不住邪恶念。于是,它带领一群猩猩水手们悄悄摸到斯内克所在舱室的船门外,然后一鼓作气破门而入。但一场剧烈无比的爆炸对它们的到来,表达了最忱的欢迎。冲前的五六个猩猩水手直接被炸飞落到冥河中。

    硝烟散去后,大猩猩船长发现船舱的地板上有一个大坑,下方正传来剧烈的喊杀声。

    在通往动力舱的通道上,伊利丝翠正挥舞着金色九尾鞭横冲直撞,如同撕纸一般轻松的撕烂大猩猩水手们的魁梧躯。斯内克端着机弩面朝后方,毫不吝啬的倾泻爆裂箭,炸得追击的水手哭爹喊娘都来不及。

    因为大猩猩船长携带精锐‘外出’,所以守卫动力舱的人力不足。伊利丝翠和斯内克并没费多大力气就冲到动力舱的骸骨之门前。“亲的,暂时拜托你守门了。”他拍拍她的胳膊,快步冲入动力舱中。

    伊利丝翠冷喝一声,转甩出九道金色闪电。仅仅一击,就把冲过来的一群猩猩水飞……。

    在动力舱内,斯内克盯着舱室中央一座圆台法阵琢磨一会儿,便绕到法阵的一角,从手镯中取出一些宝石和魔法道具,开始制作一个魔法阵。——斯内克也明白,如果硬打硬拼,己方两人很难对付一群穷凶极恶的恶魔水手,所以他企图控制混沌变迁法阵,依次胁迫这些恶魔,让它们听从指挥。

    在舱门处,伊利丝翠全无惧色的挥舞九尾鞭,把冲来的一恶魔一批批的击飞。尽管恶魔的冲击如同潮水,但她的抵抗如同坚固礁石一般,潮水如何拍汹涌拍打,但礁石一直巍然不动。

    大猩猩船长不耐烦的亲自上阵,大吼:“母狗,我要摘下你的脑袋做成酒杯啊哦……”

    “烂蛆。”伊利丝翠轻蔑的冷笑着,随手甩出凌厉的一鞭。只见九股鞭稍倏地伸长,每一股都分裂成九股,新变化的鞭稍随后又一分为九。仅仅一瞬间,通道内便挤满锋锐的倒刺鞭稍,如无数毒蛇一般涌出。

    大猩猩船长首当其冲的被击中,立刻被打得皮开绽,翻滚飞出。不过这厮皮厚粗之极,立刻翻爬起,一只手举起锯齿钉头锤,另一只口,大吼着冲过来。

    伊利丝翠轻蔑的冷笑着,再次挥舞九尾鞭,九股鞭稍接连不断的一分为九,化作恶毒的鞭潮涌出。

    大猩猩船长又被击飞,但再次活力十足的爬起,拍打着口怒吼冲刺过来。

    伊利丝翠的任务不是击败它,只是拖延时间直到斯内克完成布置。所以她再次举起长鞭,准备像前两次那样把大猩猩船长击飞。只见金色九尾鞭一分为九,九九化作八十一,汹涌的鞭潮即将第三次成型。

    就在这一瞬间,变故发生了,这无数的倒钩鞭稍突然间崩解,化作漫天飞洒的金色碎片。

    伊利丝翠心中大惊,完全不明白用了几十年的兵器为什么会碎裂。不过,在探究兵器碎裂真相之前,她必须先对付目前的危局。大猩猩恶魔趁机长驱直入,先一掌把她拍到墙上,随后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她的头部。伊利丝翠连忙翻滚闪避,但右肩还是被它咬中,痛苦得发出一声闷哼。

    这巴尔格拉魔高三米多,尖锐的獠牙长达二十多厘米。现在,四颗獠牙洞穿伊利丝翠的右肩,殷红的鲜血喷而出,不仅撕碎她的血,还要撕裂她的骨骼,甚至要把她的体撕扯成两截。

    伊利丝翠一咬牙,直接变成真形态。于是,她成功挣脱大猩猩船长的钳咬,却陷入一个更加糟糕的况——她被卡住了。这通道高约三米,宽约四米,这么狭窄的空间怎么容得下她庞大的真

    大猩猩们赶忙一拥而上,抡起钉头锤和大斧一通乱砸乱砍,打得伊利丝翠头破血流。

    伊利丝翠大怒,发狠的挣扎几次,终于硬生生撑破了拘束体的障碍物。特别强调一点,她左右是通道的墙壁,后是动力舱的墙壁。现在,她撑破左右上下的障碍物,也把后动力舱的墙壁弄塌。

    斯内克正在里面布置魔法阵,完全没防备墙壁会整面倒塌,所以被砸得飞扑在地,彻底破坏了先前的劳动成果。一怒之下,他取出弧月双刃把混沌变迁法阵从船甲板上挖出来,收入到午夜手镯中。

    然后,他把手镯中所有的易燃易爆危险品全部取出来,决定与这群大猩猩恶魔狠狠的恶战一场。

    ………………………………………………………………………………………………………………

    起初伊利丝翠所说的‘三成’是强夺这艘船的可能。如果斯内克和伊利司翠抱着死战的决意大闹一场,击败这些巴尔格拉魔的可能决不低于五成,并且百分之百能够摧毁这艘混沌魔船。

    接下来的战斗中,伊利丝翠在混沌魔船上横冲直撞,四只刀臂见恶魔就砍见东西就劈;斯内克十分迅捷的满船上蹿下跳,双手源源不断的抛撒各类危险品,比如手榴弹、闪光弹,甚至还有成桶成桶的圣水。

    混沌魔船是死灵魔法的炼金造物,对圣水极为敏感。凡是被圣水泼洒过的船体,就像木头被强酸腐蚀过一样。追击的恶魔们愤怒得哇哇大吼,它们实在没想到,一个‘恶魔’上居然有这么多的神圣道具。

    没过多久,受创过度的混沌魔船被吸入一个大漩涡,船体旮旯一声爆响,从中间断裂成两截。大猩猩们纷纷落入油污沸腾的冥河中,扑腾一会就被冥河的暗流吞噬掉。伊利丝翠轻盈的跃到空中,凌空分泌蛛丝纠缠到八条腿的足端上,接着团翻滚再八足一张,竟然稳稳的站在水面上。

    斯内克为自己加持‘飞行术’,轻巧的飞落到她的背上,惊声赞叹:“亲的,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招。”

    不知为什么,伊利丝翠越来越不喜欢用真与斯内克接触,所以并没回答,径自快步向冥河对岸跑去。斯内克不介意的耸耸肩,笑眯眯的瞄准几只还在挣扎的大猩猩,愉快的扣下扳机。

    上岸后,伊利丝翠寻找一个僻静安全的山丘上,挥舞四只刀臂挖出一个山洞,便钻进去变回人形。斯内克立刻被她支离破碎的右肩唬了一跳,赶忙扶着她坐下,接着从手镯中倒出一大堆瓶瓶罐罐,调配药剂为她疗伤。大约半小时后,斯内克处理完她的伤势,取出一口睡袋让她探进去休息。

    连续十多天没合眼的伊利丝翠迷迷糊糊的浑过去。在睡梦中,她眉宇间刀锋般的冷厉渐渐散去,唇角的傲慢也无影无踪。如果不是黑亮如玉的皮肤,她与青年华的美丽女郎并没什么区别。

    斯内克抚摸着她滑腻的脸颊,低声说:“知道吗,你最美丽的时候,不是故作强悍保护我的时候,而是现在楚楚可怜的模样,唉,没办法,我这主物质位面的巴佬还是改不了男尊女卑的心理。好好的休息吧,我会一直守护着你。”他俯在她唇上轻轻一吻,却不料被她狠狠的咬了一口。

    “男,再啰嗦阉了你,乖乖守门去,三小时后换班。”她突然睁开眼睛,恶狠狠的呵斥。

    “啊,这个……,明白了,我的女王陛下。”斯内克脸红了,乖乖的拎着机弩跑去守门。

    ………………………………………………………………………………………………………………

    三小时后,斯内克坐在洞口呆呆的瞅着外面,并没听见伊利丝翠起的动静。

    “嗯,伊兰连续幸苦这么久,就让她好好的休息吧。”他这么想。

    又过一小时,他听见伊利丝翠突然低哼起来,便好奇的回头一看,立刻吓得跳起来。借助宿命之瞳的异能,他清晰的看见伊利丝翠上覆盖着两只蜘蛛的幻相,一只体型较小,是伊利丝翠的真模样;另一只体型非常庞大,真是蛛后罗丝的真幻相。两只蜘蛛正死死缠斗,蛛后正占据绝对的上风。

    斯内克快步冲到伊利丝翠前,却又不知怎么出手救人。

    “冷静,冷静,我看见的不是事实,只是一种命运或者隐状态。”斯内克双掌用力搓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伸指轻按她下颌处的颈动脉,发现她的皮肤十分烫人,心跳也非常剧烈,似乎在发烧。

    恶魔可能发烧?如果哪个巴佬这么说,一定会成为一个传遍多元宇宙的笑话。

    “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斯内克心脏一阵阵的悸动,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不由自言自语起来:“她不眠不休的持续战斗十多天,今天又是重伤,所以体能精神透支,状态糟糕得极限。如果我是她的老妈……不,如果我是她老爸,我要怎么对付这个不听话的女儿,这个……那个……”

    他绞尽脑汁回忆所知的蜘蛛恶魔法术,最后脑中电光一闪,猛地想起一个极其损人不利己的诅咒“血痕之痛”——施术者以直系血脉的羁绊为媒介,对受害者进行源自血脉的诅咒,受害者承受多大的伤痛,施术者也要承受相同的反噬,只要施术者的实力强于受害者,这诅咒基本能称之为‘绝杀’。

    斯内克急得抓耳挠腮,但死活想不出血痕之痛的解法。不过他回忆起在主物质位面时,曾为弗莱希尔施展的心灵壁障。理论上说,任何远程诅咒都要锁定目标,而心灵壁障可以阻隔一切的锁定。

    犹豫一会后,他猛地一咬牙,恶狠狠的说:“蛛后罗丝,咱俩就好好切磋一下。”

    斯内克解开伊利丝翠的睡袋,趴在她上拥住她的体,开始竭尽yy能力去想象:‘她属于他,他与她本就是不可分割的一体,两人本为一体,他的心灵壁障能作用在她的上……’。渐渐的,斯内克上泛起一阵银色光晕,并渐渐扩散到伊利丝翠上,便缓缓的融入伊利丝翠的体。

    斯内克感觉自己就像系着安全带跳入激流。激烈的河流要让他冲到远方,但安全带紧紧箍住他的腰肢,强行让他停留于原地。于是,他感觉体甚至灵魂,几乎被截然相反的两股力量撕碎。

    斯内克咬牙坚持着,强行忍受这种彻底撕裂的痛楚,最终缓缓的晕厥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伊利丝翠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匍匐在自己口的斯内克,露出复杂的眼神。稍后,斯内克也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枕在在伊利丝翠的两团弹软上,便立刻眯上眼睛装睡。

    伊利丝翠将斯内克一把推开,冷冷的说:“愚蠢,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亲的,怎么啦?”斯内克打着懒洋洋的哈欠,试图爬向伊利丝翠的柔软部。

    伊利丝翠将斯内克一脚踹开,冷冷的说:“罗丝只是一次试探,你就自动送上去,真是脑残彻底。”

    斯内克终于认真起来,惊讶的问:“你是说,刚刚罗丝对你那个,只是一些试探?”

    “罗丝目前的力量空虚到极点,她绝不可能再耗费力量施展血痕之痛,这会让她的地位……”伊利丝翠恼火的站起来,却两眼一花向前摔倒。斯内克连忙抱住她,劝道:“慢慢说,不要激动。”

    伊利丝翠一把将斯内克推开,生气的说:“你这个蠢货,真是被你气死。”

    “我到底怎么了吗?”斯内克也有些生气了,大声反驳:“让我对你见死不救?”

    伊利丝翠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大声问:“你这个笨蛋,那时应该杀了我。”

    斯内克怒了,用投技摔倒她,随后趁势骑在她腰上,大吼:“莫名其妙的女人,我先了你。”

    然后,两人乱糟糟的搏两个小时,最终都精疲力竭的趴在地上。

    经过这么一通发泄,伊利丝翠终于平静下来,淡淡的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离开该死的无底深渊,回到主物质位面。”

    “那么,你刚才为什么要用心灵壁障遮蔽我,这完全与你的目的相悖?”

    “怎么相悖啦?”斯内克凝视着她的深紫色双眸,认真的说,“我们要一起走。”

    “一起走?”伊利丝翠讥诮的问,“我已经带你离开深坑魔网,我难道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你怎么这么想呢?”斯内克苦笑着摇摇头,无奈的说:“伊利丝翠,我说过很多次,我喜欢你。”

    “喜欢,?”伊利丝翠讥诮的笑了,“起初我不明白你的意图,可现在,你的算计和谋都已经浮出水面,你当初说喜欢,只是想与我攀上关系;你对我故作冷漠,目的是混淆别人的视线;你收下两个女奴,只是利用她们创造与我接触的借口;你与艾利薇达勾搭成,目的是制造内乱,让我上台掌控政权,达成你的脱计划……。这五年里,你的每一步棋都是为了这次大逃亡,你的慎密和隐忍真令人钦佩。”

    伊利丝翠盯着斯内克,眸中没有一丝感,冷冷的说:“告诉你也无妨,蜘蛛恶魔只是蛛网上的猎手,一旦离开蛛网就一无是处。在深坑魔网,我能轻松干掉巴洛炎魔,但离开那里,我连六臂蛇魔都对付不了。现在,我感染了魔症,还被罗丝的诅咒纠缠,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这个,你明知我在利用你,你还这么帮我,还要我抛弃你,”斯内克很认真的问:“为什么?”

    “闭嘴,蠢货,你的优柔寡断让人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唉,好吧,你听我解释,我是绝对不会抛弃你的。”斯内克握住她修长的左掌,在她的无名指上轻轻一吻:“人的感是很复杂的,利用只是最初的想法,但后来,我大概真的对你动心了,或许你不相信,但我曾无数次这么想,‘我之所以会来到深渊,是因为要遇见你。’在刚才,我也知道会牵连自己,使得我也成为罗丝诅咒的目标。不过你的那些想法,利用和价值什么的,我想都没想过。”

    伊利丝翠不屑的冷哼一声,低声说:“你这愚蠢的男,你在对一个恶魔这么说。”

    “同生死共患难,生死相依祸福与共,杀戮、灾厄、诅咒都不能把我们分离,呵呵,我感觉我们正在进行婚礼呢。”斯内克拍拍她的手背,笑眯眯的站起来,“你继续休息,我准备食物。”

    但是,他还没走出三步,便感觉口一阵剧烈的绞痛,两眼一黑昏迷过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