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 前途茫茫 死中求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关纳德与罗丝的大战使得动力核心的外围大厅坍塌,压坏了一处齿轮传动的机械构件。--凤-舞-文-学-网--此后一段时间里,斯内克一有空就会进入动力核心,偶尔用灵能修复这些机械构件,大多数时间都盯着金属肌发呆。

    二十天后,破损的机械构件修复完毕,艾利薇达组织技师和奴隶撤退后,便来到正在发呆的斯内克边,准备提醒他离开。可以看见他俊俏的脸蛋,她便觉得小腹燥,有些痒痒的感觉。最近一个多月,准备分娩的罗丝基本上不理事,所以闲事杂事都落到她上,让她忙得连xo的时间都没有。现在,所有闲杂人都离开了,诺大的动力核心只剩下她与斯内克两人,为什么不那个一把呢?

    斯内克清醒过来,发现艾利薇达媚的眼神,心中立刻了然,微笑着问:“下,难道……”他还没说完,就被艾利薇达一把推倒在地。“男,陛下让你协助维修,你却一直玩忽职守,这是恃宠而骄吗?”她跨坐在他的小腹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冷笑着,“侍夫长阁下,你是不是该接受惩罚呢?”

    斯内克双手张开做投降状,微笑着说:“长女下,我知错,请惩罚我吧。”

    艾利薇达双掌挥舞,瞬间把他的衣物撕成碎片,露出一精悍结实的肌。然后,她抓住他胳膊用力一掀,把他弄成匍匐的姿势,从后面抓住他的蛇枪,冷冷的说:“用你的心灵异能,把衣服修补好。”

    斯内克料不到惩罚会是这样,立刻在心中大骂:“干她老妈的,真变态……恩,她老妈我已经干过了,好吧,那就干她妹吧。”恼火归恼火,他还是把衣服碎片收集到一起,施展灵能修复衣物。修补好衣物后,他把衣服叠到一起,笑眯眯的问:“长女下,请问还有什么惩罚?”

    艾利薇达站到斯内克跟前,撩起长袍下摆一把撕碎她的内裤:“修好。”

    斯内克抱住她健美的大腿,欺近她的花瓣作势要吻,但临近之际却狠狠一口咬下去,同时双臂抱住她双腿用力一抬,立刻把猝不及防的长女摔倒在地。然后,他取出早已准备的‘如意棒-ii-破天之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去,蛇枪狠狠的刺入她的前门,破天之钻急速旋转着破开她的后门。

    “干死你这小泼妇,老子连你老妈都敢干,你这便宜女儿还敢惩罚老子。”斯内克粗鲁的骂着,蛇枪再给艾利薇达一击。艾利薇达大怒,双腿他的腰部,上迅捷的仰起,反把他压在下……。

    如果两人太晚离开,必然招人疑心,艾利薇达明白,斯内克也明白。于是这场搏又凶狠又激烈,仅仅半个小时,斯内克就被咬得挠得遍体鳞伤,艾利薇达的状况也不大好,菊花遭受严重的创伤。

    在离开时,两人已经恢复平常的表,艾利薇达傲慢的微扬着下巴,斯内克满脸不愿,仿佛还想在动力核心呆一个月。到达地面上时,斯内克当众询问:“下,请问您什么时候再巡视动力核心?”

    “惯例是十天巡视一次,不过阁下还想参观,还需要陛下的许。”艾利薇达客的微笑着。

    “原来如此,呵呵。”斯内克笑了,原来长女十天巡视一次动力核心。

    ……………………………………………………………………………………………………………………

    二十天后,蛛后正式进入分娩期。在融蜡妖侍女的保护和服侍下,她在预置的产房中进行长达一个月的生产。斯内克也忙碌起来,把侍夫长宅邸彻底改建为炼金工房,大肆进行炼金造物。他什么都做,不论尸魔像还是金属魔像,不论铠甲还是兵器,不论战斗道具还道具。艾利薇达等蜘蛛恶魔权贵不理解他的想法,不过很乐意享受他的服务,接连不断的把各类材料送给他加工。

    伊利丝翠期间来过一次,质问斯内克的‘绑架罪’,并要求他立刻交出艾丽泽和席维伦。斯内克故作不知,反向伊利丝翠索要两只女奴。两人一言不和险些动手,但被及时赶来的艾利薇达等女拦下。

    尽管她们很乐意见到死刑长女与侍夫长你死我活,但斯内克现在为她们服务,她们总要照着他一些。

    最后,强势的伊利丝翠搜遍侍夫长宅邸,也没能发现两只雌魔和两只卓尔的半根头发,只好瞪一眼姐妹们,便恨恨的赶回前线。--凤-舞-文-学-网--斯内克向艾利薇达眨眨眼睛,表示对她的援助的感激。

    斯内克把凯瑟琳四个藏在艾利薇达家中,伊利丝翠自然在这里找不到。

    蛛后之女们见事已经解决,便与斯内克说一通客话后就告辞离开。几天后,她们陆陆续续的收到斯内克的作品。斯内克也随后收到她们的酬金和回礼。长女艾利薇达对新制的九尾鞭非常满意,送给斯内克三千人类灵魂;二女莫兰妲对斯内克制作的秘银拉丝编织甲也很满意,送给斯内克一座恶魔雕像。

    这座恶魔雕像很不简单,它名为‘暗夜守望’,出自一个著名的恶魔术士之手,拥有永恒的真实视觉,能够监视视野内的一切动静;还能变成一只强大的石魔像,用尖锐的利爪和恶魔诅咒打击敌人。斯内克对这座恶魔雕像很感兴趣,立刻把它摆放到客厅中,让它监视整座宅邸的动静。

    暗夜守望雕像确实非同一般,仅仅用了一个小时,就从屋子里的隐蔽角落找出十多件问题物品,基本都和监视器之类的。斯内克知道整座蜘蛛堡垒就是一个肮脏的污水池,如果追查它们的来历,估计会整个权贵圈都得罪。于是,他很干脆的把它们拆解掉,当做炼金材料来使用。

    门事件过后,斯内克继续接受委托,接收材料制作物品,再获得各式各样的谢礼。炼金造物都是有风险的,即使以斯内克的谨慎细致也无法避免失败的概率。艾利薇达的凝神头环,莫兰妲的次元腰带,长子维纶的强力护腕……,被斯内克搞砸的订单不少。但当事人都明白炼制的失败风险,自然不会要求斯内克赔偿,只是送来第二份材料请斯内克再做一次,酬劳也是一分不少。

    事实上,真正的失败并不多,只是斯内克需要一些材料,才弄出这些不该失败的失败。

    在以继夜的炼金造物中,斯内克的炼金制器能力也迅速成长。

    但是,他所需要的物资和能力,距离他的期望还差很远很远。

    …………………………………………………………………………………………………………

    斯内克以继夜的劳作,时间便相对过得很快,转眼间就是一个月,蛛后的分娩期结束了。

    在新建的蛛后寝内,再次奏响嘹亮的男征女战的战歌。

    蛛后心满意足的斜靠在头,把玩着斯内克的蛇枪,满意的说:“小家伙的东西越来越精神了。”

    “为了陛下,我每晚睡前的二小时深蹲训练,每晨起的一小时插沙功从没间断过。”斯内克微笑着回答,表颇为得意。今天这一次,他可是没用任何道具,单纯用硬功夫把久旷的蛛后喂饱了。

    蛛后拍拍斯内克的部,举起一只手懒洋洋的说:“小家伙,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小宝宝。”

    斯内克赶忙下扶起蛛后,等候许久的侍女们立刻围上来,一些蛛后擦洗净,一些端着香水和花露,还有一些正在整理衣物。蛛后心大好,微笑着说:“为小家伙也准备下。”

    斯内克尽管得宠,但还从没享受过这待遇,所以傻傻的看着一群艳的女郎走过来,感觉十多只柔腻的小手在他上摩挲,蘸着清水的柔丝毛巾仔细的擦拭着蛇枪,甚至连他的菊花也仔细的清理一遍。

    斯内克在激爽之余,很遗憾的想:“如果这些女的不是融蜡妖变的,这还真是至高福啊。”

    罗丝把斯内克带到她的产房。

    蛛后的产房是一个庞大的石质地下室,上千个大型蛛丝茧沾在坑道的天花板和墙壁上,不留下一丝缝隙。不少的蛛丝茧表面有大大小小的破口,无数小蜘蛛从破口中爬进爬出。这些小蜘蛛只是相对显小,体大约二十厘米,八只脚约有脸盆大小。它们的形态各不相同,有些是黑底蓝斑,有些是黑底红斑,有些酷似圆蛛,有些像是狼蛛。它们的母亲都是罗丝,但父亲各不相同,斯内克的后代只是极少数的一部分。

    初生的小蜘蛛恶魔智力并不高,依靠血脉中带来的本能活动,与野兽差不多。

    凭借冥冥中的血脉羁绊,斯内克很快认出他的后代。它们的腹部呈椭圆形,背上有一个黑黄色螺旋纹理,头部的八只眼睛泛着特别明亮的血光,数量大约有一百只。与同胞兄弟姐妹们不同,它们并没单独行动,而是聚集在一起分享一个最大的蛛丝茧。一旦有误入的同胞,它们立刻群起攻击,然后分而食之。

    斯内克不自的感叹:“啊,果然与我一样聪明,与陛下一样的凶悍,真是一群好宝宝。”

    罗丝微笑着看着斯内克,似乎对斯内克的说法非常赞许。然而斯内克的心却砰砰狂跳起来。

    尽管她隐藏得很好,但凭借宿命之瞳的观察,他还是发现了,她的杀意正在酝酿。

    她微笑的看着他,但她背后有一只正在张牙舞爪的超巨型蜘蛛幻相,企图把他一口吞噬。

    “她为什么想杀了我?”斯内克大脑光速运转,分析她的杀机缘由——在生产之前,她不想杀他;在先前欢好时,她也没有杀意;直到现在,她看见这些小蜘蛛,她就想杀了他,难道说,她不想他的种子流入别人家的田里?他想起‘蛛后之女不能与蛛后侍夫通’的忌,便肯定这个猜测。

    于是,他一如既往的微笑着说:“陛下,请您许我一个狂妄自大的请求?”

    “哦,说来听听?”蛛后微笑着说,语气中依然有一股淡淡的慵懒。

    “既然我与陛下的后代是这般优秀,那么其他的后代不要也罢。陛下,我希望您的下一胎……,都是这么狡猾、机警、凶暴的孩子。”斯内克微笑着说,右唇角非常邪恶的咧起,露出两颗尖锐的獠牙。

    “哦呵呵呵……,小家伙想独霸后宫吗?”蛛后开心的笑了,“那要看小家伙能不能让我满足呢。”

    “必定不让陛下失望。”斯内克单膝跪在蛛后前,捧着蛛后的膝盖的亲吻。

    “嗯,那就暂时试试,如果小家伙让我失望,我可是会把你一脚踢到下的哦。”

    蛛后的晦涩杀意瞬间无影无踪了。

    斯内克暗中吁了口气,明白自己并没猜错。

    同时,他脑中电光一闪,隐约感觉自己捕捉到什么非常重要的线索。

    ……………………………………………………………………………………………………………………

    “蛛后不希望我的良种播入外人田,所以想杀我。”

    “蛛后希望我的种子在再在她的田里播一次,所以暂时不杀我。”

    “逆向推倒,只要我的种子还没播下去,蛛后就不会杀我。”

    “那么,我有多少时间?!”

    回到宅邸后,斯内克将一块冰球塞入自己裤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后开始分析对策。

    伊利丝翠告诉过斯内克,蛛后三年生育一次。第一年是她的修养期;第二年是蛛后的发期,这一年里,她会不断的排卵,不断的交配,不断的合成受精卵,受精卵暂时不会发育,直到第三年的孕期来临;第三年是蛛后的运气,她不再排放卵子,而是孕育这些受精卵,直至它们在体内成熟。

    第一年,斯内克安全;第二年,斯内克尽管劳辛苦,但也安全;但第三年……

    “第三年……”斯内克又把一块冰球塞入裤裆,随后深深呼吸一次,继续认真的思考,“第三年,蛛后尽管进入孕期,但非常旺盛,她边没有男宠,应该暂时不会杀我,应该……”

    “干他娘的应该!”斯内克暴躁起来,抓住第三块冰球用力一捏,瞬间就将它捏成冰渣子。

    急促喘息一会后,他又颓然坐回到椅子上,捂着脸喃喃低语:“该死的,只有两年了。”

    斯内克一直在等待时机,一直在计划逃跑。如果给他十年时间,他应该能造出一艘混沌魔船;如果给他五年时间,他应该能让她俩变为蜘蛛恶魔;如果给他一年时间,他应该能造出深坑魔网的地图;如果等上几年时间,他或许有机会进入蜘蛛堡垒的动力核心。

    时间,一切都需要时间,可惜他只有两年时间,顶多不会超过三年。

    “除非我把艾利薇达搞得脑子进水,对我的蛇枪沉迷得无可自拔。”斯内克烦恼的低声嘀咕。但随后,他有自嘲的说:“我脑子还真进水了,她又不是伊利丝翠那疯婆娘,怎么可能让她……”

    斯内克脑中电光再闪,终于把握住这个灵感,终于从绝境中看到一丝希望。

    斯内克立刻动,从艾利薇达那里接回凯瑟琳四个。回到侍夫长宅邸后,他示意凯瑟琳和席维伦为两个客人松绑,并取出两十分精致的衣物,还招待她俩好好的吃喝了一通。

    艾丽泽和席维伦也不客气,如风卷残云一般将美酒美一扫而空。

    见两个客人吃饱喝足了,斯内克微笑着说:“二位小姐,至于谁对谁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是想说,我们把事闹得太大了,不论我或者伊利丝翠下都没好处,只是招惹旁观者的笑话。”

    艾丽泽和席维伦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斯内克,目光十分的不善。

    斯内克并不在意,继续自言自语:“所以我觉得,事可以告一段落了,凯瑟琳和西维特自然继续追随着我,你们也回去服侍你们的下。当然,如果二位小姐或者伊利丝翠下不愿意就此罢休,那么请转告一声,我随时恭候诸君的大驾光临。不过二位小姐也是知道,伊利丝翠下勇武无敌,我一向敬畏不已。如果下夹持万钧之雷霆怒火而至,我只要向蛛后陛下寻求庇护。”

    斯内克站起欠一礼,亲自把艾丽泽和席维伦送出蜘蛛神

    回到家中后,凯瑟琳和西维特趴在斯内克膝盖上,小嘴儿明显怨怼的撅起。

    斯内克捏住二只雌魔的四片嫩唇一拉,笑眯眯的说:“嗯,发育得不错,唇瓣越来越丰满了。”

    西维特扑哧一笑,然后很直率的抱怨:“主人,我们可是被虐待了一百多天耶。”

    “唉,没办法啊。”斯内克无奈的摇摇头,抚摸着她俩顺滑的发丝,怔怔的说,“不要忘了,在这个蜘蛛堡垒,我们都只是奴隶、囚徒,正在利用但可以随时抛弃的工具,有些事,我们还是低调些吧。”

    西维特和凯瑟琳沉默了,把脸偎在斯内克大腿上。一时间,屋内只有他们三人的呼吸声。

    许久后,斯内克低声说:“有件事我不想告诉你们,但不得不说,就是你俩的同伴,安东和皮耶隆。前段时间的大乱中,我买通长女艾利薇达,企图把他俩送回主物质位面,结果……”

    斯内克沉默了,言下之意非常明显。

    凯瑟琳沉默一会,低声说:“我们来到深坑魔网,是我们的运气不好,如果没有主人,他俩或许早就累死在苦役营,或许更早的变成蜘蛛魔怪的饲料。如果没有主人,我和西维特只怕会沦为一个银币一次的营,每天接客三十多次,或者成为恶魔术士的实验材料,体被制成僵尸,灵魂被夜不息的鞭笞。”

    “如果没有主人,我们都不敢想象我们会有什么下场。”西维特的粉色双眸迷蒙起水雾,两颗泪滴缓缓的滚落脸颊。她在落泪,即哀伤去世的同伴,也庆幸自己能够遭遇斯内克。

    斯内克轻咳一声,语气依然沉重的说:“我还没说完,我想说,他俩成功回到了主物质位面。”

    正被伤愁笼罩的凯瑟琳和西维特反应不过来,同时惊疑的问:“主人,什么?”

    “事是这样的,一个卓尔主母脑子进水了,居然在祭祀仪式上祷告,请蛛后赐给她精壮耐用的男人。这事是艾利薇达负责的。我与艾利薇达商量一下,把你俩的老人扔了过去。嗯,他俩确实回到了主物质位面,不过至于下场怎样,有没有被那饥渴的卓尔主母榨干,我就不清楚了。”

    凯瑟琳和西维特终于明白了,原来她俩被斯内克耍了一遭,白白糊弄了许多悲伤。于是,两只激动的雌魔扑到斯内克上,又挠又咬又捶又擂。闹着闹着,她俩上本就单薄的衣裳不知不觉脱落了。

    “主人,让我们服侍你,从今天开始,我们全心全意的做主人的女奴,再没有顾虑了。”西维特欢笑着,撩起他的长袍下摆埋头进去……。凯瑟琳解开他的前襟,细长腻滑的舌头在他肌上来回游窜。

    斯内克舒适的长吁一声,闭上眼睛让两只雌魔胡闹,心中却开始思考求生大计:伊利丝翠有着本能的自我厌恶心理,她极端讨厌自己,连带憎恨蜘蛛恶魔一族,所以才嗜杀同类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