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9 杀场告白 二期培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随着主管女士和女卓尔们的响鞭声,预备面首们再次从睡梦中清醒,矫健迅捷的爬起立正,完全没有一丝刚刚睡醒的惺忪模样。--凤舞文学网--斯内克赶在主管女士视察之前,用右手手的一处尖角在墙上划下一道横线,表示又是一天的开始。墙上已经有五十七道这样的横线,表示斯内克已经被训练五十六天。

    经过五十六天的磨练,斯内克基本能跟上‘同学们’的进度,深蹲的负重量尽管倒数第一,但差距并不太大,插沙的成绩能排名前三,自制训练和礼仪训练更是毋庸置疑的排名第一。当然,斯内克的成绩完全来自晚上的‘用药’,如果没有药物支持,他绝没可能扛着200千克的杠铃连续深蹲五个小时。

    至于这些药物的副作用,斯内克尽量不去思考这问题,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求生脱’。

    插沙晨练、av影剧院、深蹲训练过后,又到了那丑态百出的自由半小时。斯内克坐在一处角落,小心翼翼的警惕着四周。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不及格生被淘汰,剩下的优等生不是强体壮就是速度迅捷,个个不可小觑。所以在自由半小时中,菊花蚕事件的发生频率也越来越少,但质也越来越严重。

    起初,某优等生随便抓一个劣等生便弄一通,质可以算是‘以强凌弱’。现在没有劣等生了,些优等生便联合起来,把少数落单的优等生弄一轮,质已经升级成‘以多欺少’。一直独行的斯内克早早被人盯上,不过基于那微妙的相互制衡,他才能一直安然无恙。不过今天,事却有了些不同。

    斯内克看到最恶贯满盈的‘七姐妹’和‘六禽兽’聚到一起,便立刻警惕起来。果然,这十三只混蛋一通过后,便集体转盯着斯内克,列成一个半圆形走过来。“杂种们,来吧,大爷陪你们好好玩玩。”斯内克知道今天这一劫将非常凶险,右掌握住左手腕,决定豁出去了。

    十三个不良同学围着斯内克,然后斯内克的邻居率先出马。“小白脸,如果你乖乖的合作,老爷会温柔一些。”它张开一双巨爪,戒备的缓缓靠近斯内克,显然对斯内克有些忌惮。

    “去死吧。”斯内克手中突然多出一只烧瓶,狠狠的砸向地面。砰的一声轰响,一团浓密的黑雾笼罩住方圆二十多米,把斯内克和十三个混蛋全部覆盖住。紧接着,黑雾中响起杂乱的咆哮嘶嚎声。稍后,一个炼狱巨人跑出黑雾,它的口正在溶解,肌变得像蜡油一样落下,很快就露出白骨。紧接着,它的骨骼也开始快速溶解,露出正在剧烈波动的心脏。它低头看着自己可憎的腔内脏,发出凄厉的哀嚎。

    斯内克的对门也跑出黑雾,它被一种苍白火焰包裹着,烧焦的肢体散发出浓重的恶臭。此后的一段时间内,不断有不良同学跑出黑雾,它们都被各种各样的噩运纠结着,凄惨的哀嚎着死去。

    黑雾散去后,十三个不良同学已经只剩下三个站着的,地上躺着四具畸形的尸体,还有许多破碎的水晶烧瓶碎片。这三个的状态有些糟糕,体上许多部位被灼烧过,或者有明显的熔化迹象,其中一个还少了一只眼睛,红黑色血液正不断的溢出。斯内克被它们围在墙角,上也有不少血淋淋的伤口,不过他左手握着一瓶银色药剂,右手握着一瓶黄色药剂,这让最后的三个不良同学不敢轻举妄动。

    正中间的巨人眼睛一转,边两个同伴推向斯内克。斯内克本能的砸出两瓶药剂,银色药剂砸在左边这个的口,立刻让它浑熊熊燃烧;黄色药剂砸在右边这个的脸上,立刻让它面目的皮消融,露出血模糊的五官。最后的不良同学一把抓住斯内克,得意的大笑:“带劲的小妞,咱家喜欢,吼吼吼……”

    “你这个杂种。”斯内克眼中燃烧着炽亮的血光,张口喷出一道蓝白色光束。这巨人连忙一转脸,险险的避开这迎面一击,只是颧骨和耳朵被烧去一块皮。“小妞,你还真凶,咱家更加兴奋了。”它不敢再怠慢,便单手把斯内克面朝下摁在地上,另一手撕掉斯内克的裤子,露出两片白白嫩嫩的。

    突然间一道金色闪电击中这巨人,把它魁梧的巨躯击飞二十多米远,鲜血喷涌的体就像烂抹布一样。

    伊利丝翠走到斯内克边,检视他扔出的水晶烧瓶残渣,深紫双眸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

    过了一会儿,伊利丝翠质问后的温莎莉:“作为训练营主管,您能不能告诉哦,这些是什么?”

    温莎莉黝黑的脸上不断溢出豆大的汗珠,惊恐得说不出话来。这五十多天里,她每天早晨都检查一次斯内克的体,确信他上没有任何违物品。现在这堆瓶瓶罐罐,她又怎么知道它们的来历。

    伊利丝翠冷哼一声:“召集你的手下,居然有人暗中营私,这种行为绝不可以原谅。”

    温莎莉立刻抓住一线生机,赶忙说:“,一定是哪个混蛋被这男蛊惑,才会这么做。”她立刻把训练营所有员工集中到这处大厅,不仅包括女卓尔们,连那些作为杂役的奴隶也不放过。

    自从被强扒裤子之后,斯内克一直一动不动,体似乎在发生某种变异。--凤舞文学网--伊利丝翠看了他一眼,便走到训练营的员工前,指着地上乱七八糟的违物品碎片,冷厉的问:“这是为什么?”

    这些员工们自然不明白这些的来历,只好低头不语,不少人被吓得大腿或者膝盖簌簌发抖。

    伊利丝翠点出温莎莉的两个副官,令她们做出解释。这两个女卓尔立刻相互推诿责任,并逐渐扩大事端,把越来越多的员工牵扯入内。最后,训练营的员工们分成两拨,相互指责谩骂。

    “哼,既然说不清过错,就用老规矩解决。”伊利丝翠冷冷的说。温莎莉微微一震,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但为了推卸责任,也只能默认这件处理方法。因为‘老规矩’就是决斗,当双方争执不下时,来一次你死我活的决斗,胜方获得清白,而死者背负责任。不过这一来,温丽莎的势力必会被严重摧残。

    两拨人立刻沉默了,随后纷纷起兵器,杀气逐渐浓重起来。伊利丝翠抛出一枚金币,当金币落地的一瞬间,两拨人施法的施法,冲锋的冲锋,开始了血腥的自相残杀。而温莎莉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决斗结束后,胜利的幸存者不足十人,个个遍体鳞伤。伊利丝翠点点头,微笑着说:“不错,看来你们没有问题,这次的责任应该由……”她举起鞭子又缓缓落下,指着……训练营主管温莎莉。

    “作为本处长官,你有不可推卸的过失。”伊利丝翠一声厉喝,九尾鞭闪电一般击出。温莎莉猝不及防,被九股倒钩毒鞭同时抽中面门、体和四肢,体飞砸到天花板上然后重重的落下。

    在生命的最后瞬间,温莎莉终于明白了真相,本次事故的负责人……就是死刑长女。

    击杀温莎莉后,伊利丝翠的九尾鞭继续卷向训练营最后的几个员工,冷酷无的剥夺她们的生命。

    屠杀完训练营所有的员工,伊利丝翠终于听到斯内克的位置传来嘎啦的脆响,仿佛枯朽树木逐渐断裂的声音。“现在才挣脱那个,我很好奇你怎么拯救你的贞?”她转轻蔑的看着斯内克。

    斯内克依然保持着匍匐的姿势,不过双掌的手正在枯朽干裂,紫色的火光从裂缝中喷而出。十来秒后,这双制手崩溃成碎片脱落,露出一双紫焰燃烧的魔掌。斯内克站了起来,双掌握住脖子上的项圈,用紫焰灼烧起来,同时微笑着说:“我的老师说过,邪恶只能滋生邪恶。您将侵犯我的菊花的邪恶提前扼杀,我这双邪恶魔掌的育成自然是欠缺营养。不过还是谢谢您,让我安全的脱离哪个危机。”

    喀拉一声脆响,斯内克的项圈也枯朽崩溃,力量的充实感重新在他体内流淌。

    气氛开始有些变化,斯内克凝视伊利丝翠,眸中血光闪烁,似乎有翻脸出手的意图。伊利丝翠傲然依旧,但垂在地上微微蠕动的九股倒钩长鞭,说明她的内心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许久之后,斯内克以躬行礼表示退让和屈服,然后向战战兢兢的同学们走去。

    杀戮再次开始,不过这次是斯内克对同班同学的残酷虐杀。

    ……………………………………………………………………………………………………………………

    杀死所有的备用面首后,斯内克心充斥着虐杀带来的扭曲亢奋,再次思考支付这高等蜘蛛女士,利用她获得脱的可能。不过伊利丝翠的强大气息又令他十分的忌惮,于是他陷入犹豫之中。

    正因为这种犹豫,他的扭曲亢奋渐渐平复,理智再次主导思维,令他产生另一个计划。

    一次深深的呼吸过后,他再次扪心躬行礼,“斯内克向美丽的女士问安。能否请教您的芳名?”

    但一道金色闪电闪过,斯内克浑喷血飞出二十多米。伊利丝翠拎着九尾鞭缓缓走向斯内克,微笑着说:“第一鞭,惩罚你擅自做主滥杀男奴;第二鞭,惩罚你不懂得尊敬女士。”她起手挥出第二鞭,把斯内克再次抽出二十多米,“第三鞭,惩罚你狂妄愚昧的言语。”她挥出更加狠厉的第三鞭。

    “好强的实力,比巴洛炎魔的火焰长鞭还狠。”斯内克感觉前所未有的剧痛,仿佛浑被剥去皮肤,然后被浓硫酸烧蚀一般,但没有反击也没有哀嚎,只是吐出口中的淤血,认真的说:“我想我喜欢上你了。”

    伊利丝翠微微一愕,残忍的微笑没了,换成更加危险的平淡,低声问:“我是不是听错了?”

    “不,你没听错,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对你很有感觉……”他还没说完,便被更加狠辣的一鞭抽飞,浑多处连皮带被活生生撕掉,露出惨白的骨骼。她缓缓走到他边,淡淡的说:“我会相信吗?或者你以为我是主位面的脑残花痴少女,被你的魅力征服才帮助你,如果你这么想,我倒真是高看你了。”

    “咳咳……”斯内克咳出喉间的鲜血,歪着头看着伊利丝翠,双眸渐渐恢复往常的明黄,气息微弱的说,“我承认,我确实想攻击你,但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想制伏你,让我能离开这里,因为我看见了……你不是普通的恶魔……你讨厌你自己……非常……”他越说越吃力,最后没能说完就昏迷过去。

    “我讨厌我自己?!”伊利丝翠凝视着斯内克,目光十分的复杂,也有那么一丝杀气。

    不知过了多久,斯内克悠悠的苏醒,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上,脖子和双掌又被戴上项圈和手,不过上干干爽爽十分舒适,还穿着一件非常精细的蓝色丝袍。稍后,他回想起刚才那惊心动魄的坦白,心脏便扑通扑通的无规则乱跳起来,低声嘀咕:“向一个强大的蜘蛛恶魔求,还真干她妹的刺激。”

    伊利丝翠的确非常感,壮阳壮了近两个月的斯内克也很有某方面的需求,但不至于就这么急吼吼的鸡动求。事实上,他通过宿命之瞳观察伊利丝翠时,看到非常奇特的宿命,‘表面强大的她被频繁的死亡幻相所纠缠,而且是清一色的自杀死相’。他无法理解这幻相的存在原因,但这不妨碍他的决心。

    斯内克决心与这只奇怪的小母蜘蛛拉上一些关系。

    斯内克坚信异相吸是男女结合的原动力。

    于是斯内克向伊利丝翠表白,告白者刚刚结束大屠杀,被告白者刚不久结束大屠杀。

    结果是斯内克差点被一鞭抽死,告白也没有成功,不过斯内克的目的貌似也达成了。

    ……………………………………………………………………………………………………………………

    两个着精致金甲的卓尔女战士进入这个房间,目光不善的瞅着斯内克。“男,你的调教将由我们负责。”左边的女卓尔率先说话。“做好死的觉悟,男。”右边的女卓尔把一革甲抛给斯内克。

    斯内克瞅瞅两位英的女战士,又看看这铠甲,小心翼翼的问:“请问……”

    “男,闭嘴。”左侧的女卓尔厉声冷喝,“给你五分钟,迟一秒割一千克。”

    斯内克被唬了一跳,忙不迭的滚下开始穿着装备。出门前,他被一个金属住头部,看不见也听不见,但闻到了一缕奇特的幽香。接着,他被两个卓尔拉着转悠了半个来小时,才被带到一处满是金属气息的房间,然后听到一个带有沙哑磁的淡漠女声,“你们可以出去了。”

    “遵命,伊利丝翠大人。”两个女卓尔战士恭敬的回答,同时转离开了房间。

    “原来您叫‘伊利丝翠’,这名字不错,像您的人一样美丽。”斯内克径自取下头,向她躬行礼。

    这是一个兵器库,伊利丝翠背对着斯内克站在一个兵器架前,似乎在欣赏寒光凛凛的刀剑。不过斯内克明白,这些参杂微量精金和秘银的普通兵器绝对不入她的眼,她只是在掩饰什么。

    “罗丝的侍夫超过二十,如果某个备选侍夫意外死亡,她并不会太在意。”她的语气颇为冷冽。

    “您的教诲,我感激不尽。”斯内克明白她在威胁他,同时也发现她对罗丝并不怎么顺服。

    “那么你回答,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她霍然转过,锐利的目光似乎足以洞穿灵魂。

    斯内克知道自己正命悬一线,便坦然对视着她的审视,缓缓的回答:“伊利丝翠小姐或许也知道,我是一个心灵异能者。我拥有一种奇特的天赋,能够感知一些微妙的愫,甚至当事人也不知道的真相。在您上,我察觉到一丝悲哀,我无法解释为什么,但我就是知道。伊利丝翠小姐,我以我的灵魂向您发誓,当体味这一丝来自恶魔的悲哀时,我的心被触动了,我想我……真是上您了。或许您不相信,或者在心中嗤笑我这主物质位面巴佬的多愁善感,但这确实是事实,我真的对您一见钟。”

    然后,斯内克闭上眼睛,做出任君处置的模样。伊利丝翠冷酷的挥出九尾鞭,鞭梢掠过斯内克的项圈和手镯,于是脱落的锢用具落到出叮当的响声。“再说一遍。”她的语气冷冽无比,浑散发出庞大的气压。在不同外界条件下,人的内心也是有所不同,所表达的感也会有很大的差异,如果被制的斯内克和无制的斯内克的回答相差不大,那么十有就是表演,其心可诛。

    斯内克摸摸脖子在掌,接着四下打量一遍,从一铠甲上摘下一护手戴上,然后走到伊利丝翠膝盖前单膝下跪,双手扪心仰视着她,很真挚的说:“伊利丝翠小姐,您刚刚说了,我也听得明白,蛛后陛下的侍夫超过两打,一个备选侍夫可有可无。所以我有一个请求,您能否留下我,让我成为您的侍夫,我一定全心的侍奉您,缓解抚平您心上的一切疲惫和忧郁。如果您厌倦了我,决定行使至高的女士特权更替侍夫,那么我有一个请求,希望您能照顾我这个主物质位面巴佬的小男人心理,在更替侍夫之前打发我去执行一个必死的任务。这样一来,我即能全心的您,也能避免戴绿帽的……”

    斯内克喋喋不休的说话,最后竟然抱着她的膝盖,把脸埋在她的大腿间,稀里哗啦的哭起来。

    伊利丝翠傻傻的瞅着斯内克,愣是被忽悠得半晌没吭声,最后忍无可忍的咆哮:“反差太大了!”

    “反差?”斯内克被唬得一愣,赶忙抹去脸上的泪滴,揉了揉眼睛好奇的看着伊利丝翠。

    “对,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总是不同的德?”暴怒的伊利丝翠一把揪起斯内克的前襟,恶狠狠的问,“你这个混蛋,在虐杀那些男奴的手段与该死的恶魔一模一样;刚才带着项圈时,又是脑残痴小男生的蠢样;现在。你又一副更脑残花痴的模样。该死的,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人家只是多重格,尽管行为方式有些不一样,但对您绝对是真心的。”

    “多重格,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么‘多重’!”伊利丝翠对斯内克施展一个‘混乱鉴定’,立刻得到一个红得刺眼的反馈灵光,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你这个混蛋,比深渊恶魔还要混乱!”

    “伊兰姐姐,一般别人说我比混沌海的混沌兽还不确定,没人说我是深渊恶魔的啦。”斯内克把脸偎在伊利丝翠丰腴的大腿上。——混沌海是混乱意念的具象化位面,有着‘永恒混沌’之称,整个位面是不定型的大漩涡,而混沌兽是一种随时随地变形,自己也无控制自己形态的混沌海土著。

    伊利丝翠见这个小子乱起昵称又贴上来,立刻把他一脚踹开,抄起九尾鞭就是一通乱抽。但与之前有所不同,她现在尽管抽得又快又急,但只是令斯内克感觉一些皮痛苦,体的伤势并不严重。

    ……………………………………………………………………………………………………………………

    伊利丝翠问斯内克:“你擅长的兵器是什么?”

    “我擅长使用机弩,惯用的兵器不知丢哪了,普通的弓和弩也能使用,近战兵器擅长用刺剑。”

    “很好,你用这个。”伊利丝翠将一把大斧抛给斯内克。

    斯内克捧着大斧,用受伤的眼神瞅着伊利丝翠,眸中的委屈浓得要流出来。

    伊利丝翠瞪了斯内克一眼,严厉的说:“在深渊,偏科等于瘸腿上战场——等死,明白吗?”

    斯内克微微一愕,便明白伊利丝翠的意思,赶忙认真的点头,大声喊:“明白。”

    “明白了就滚。”伊利丝翠指着门外,并朝斯内克的踹上一脚。斯内克离开后,她就困扰了:‘我为什么要解释?’很快,她就得到合适的自我解释:‘没错,让这小子练十八般兵器,活活累死他。’

    “伊兰姐姐,我有问题?”刚刚出门的斯内克突兀的跑回来,恰好看到她的迷茫模样。

    伊利丝翠立刻一鞭把他抽飞到墙上,再一脚踩着他的口,凶恶的问:“什么问题?”

    “伊兰……不,伊利丝翠小姐,刚刚我出去,看见一个角斗场呀。”

    “就是角斗场。”伊利丝翠加大蹂躏的力量,“需要我解释角斗场的用法吗?”

    “嗯……这个……”斯内克委屈的说,“人家是侍夫预选生,与角斗士是不是专业不对口?”

    “让你去你就去,男没有发言权。”伊利丝翠把他一脚提出门外,“还有,止投机取巧。”

    在两个卓尔的带领下,斯内克进入一处血迹斑驳的圆形大厅,里面有一个两米高的牛头人在等候着。起先,斯内克以为它会教授自己用斧头,知道看见它红着眼睛哞哞吼着冲来,才明白这是生死实战。因为不擅长用斧头,斯内克打得非常辛苦,尽管最终斩下它的头颅,但自也落到伤痕处处。

    按照伊利丝翠的要求,他至始至终没使用天赋异能,只是用体的力量去战斗。

    击败这牛头人后,他得到斧技指南》和两小时的备战时间。下一轮,他将面对两只牛头人。

    苦战一天后,斯内克再次带上头被押送回那个房间。“男,这些是你的课本,给我好生看着,明天不要再像今天这么蠢。”女战士艾丽泽指着桌上堆积如山的羊皮书。女战士席维伦把一个次元袋抛到斯内克怀里,“这是兵器,在这个房间里,你可以自由,如果让我们发现你有半根头发在外面……哼。”

    席维伦并没继续说,但斯内克知道她的意思:“如果他一旦不安分,她俩很乐意把他碎碎切割了。”

    又严厉的警告一通后,她俩同时关上金属门,随后门外响起金属锁的沉闷锁闭上。

    斯内克把次元袋抛到桌子上,开始认真的打量这个房间。天花板、墙壁、地板全部是岩石制成,表面打磨十分平整,还刻绘着许多图腾一样的抽象纹理;家具都是昂贵的红木,上用品也是奢侈的真丝织品,梳妆台前还有一面镜子;房间内连着一个卫生间,陶瓷冲水马桶颇为精致,达雷兰的普通贵族也无法享用;房间的没有窗户,光线来源于墙上的魔晶灯,空气由屋顶上的通气孔出入。

    通气孔前有一个明显是新安装的金属栅,房间的门也是新装的金属门。很明显,这个精美奢华的房间原本不是囚房,只是临时用来关押斯内克。这也侧面说明一个问题,伊利丝翠可能从没处理过备用面首,至少从没处理过‘斯内克这种备用面首’,否则不会大费周章的改造一个如此精致的房间。

    当然,她也可能有些特殊打算,所以可以改造这个精美的房间。

    ps:本章有些凌乱,因为是分两天码的,而且还反复修改两次。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