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8 菊花危机 插沙奥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又抽打三鞭后,蜘蛛恶魔用鞭梢撩拨一下斯内克的胯部,讥诮的说,“技术男,继续。--凤-舞-文-学-网--”

    斯内克深吸一口气,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低着头走向杠铃。蜘蛛恶魔见到他的孬像便露出讥嘲的冷笑,又一鞭抽在他的背上,冷喝:“主位面的无能巴佬,给你一点忠告,在魔界不论哪一个位面,虚张声势永远强于含蓄低调。”斯内克被抽得一个踉跄,赶忙咬着牙振作精神,装出行动迅捷的模样。

    “作为第一个敢自称‘技术型’的男,我给你一个优待。”蜘蛛恶魔指着杠铃,“许你卸掉一组盘片。但你只有七天时间,如果七天内,你不能克服这个重量,就自己想象后果。”

    “谢谢高贵的女士。”斯内克向蜘蛛恶魔躬一礼,开始一丝不苟的锻炼腰腿力量。

    长达八小时的深蹲训练过后,预备面首们被带到一个大厅中。监视的卓尔们呵斥几声后,便从一处小门离开,让精疲力竭的可怜男自由活动。斯内克敏锐的察觉到现场的气氛变化,几乎所有备用面首都盯着他,它们眼中流露着暴虐的光芒,不仅有残酷的杀意,还有一种更加邪恶的虐意念。

    “混蛋,吃了种马饲料后想搞菊花泻火吗!”斯内克右手握着左腕垂在腹前,警惕着备用面首们的一举一动。半位面手镯‘午夜’是一件准神器,能够融入契约者的体让外人无法察觉。它现在就藏在斯内克的左腕,里面不仅有魔导机弩,还有大量杂七杂八的道具,足以给任何意图不轨者带来毕生难忘的教训。不过这么一来,他的最后底牌将彻底暴露。不过他顾不得了,暴露底牌之后也就是死,但不暴露底牌,自己的后门就要被了。他无法忍受这样的事件,绝对无法忍受。

    这些面首们并不掩饰对斯内克的贪图之意,却一直僵持着没动手。斯内克脑中电光一闪,有一个大胆的揣测:“它们的处境并不比他好,他时刻面临被xo的危机,它们也时刻面临同样的危机;他不愿被xo,它们也不愿被xo。它们都想xo他,却都不想第一个xo他,因为首先出手必然首先暴露破绽。”

    斯内克小心翼翼的后撤一步,随后不疾不徐的后退。果然,这些狡猾的混蛋一直盯着斯内克,却也同时戒备着自己边的人,直到斯内克推到一个靠墙的角落,也都没有任何一个冒然出手。

    靠在墙角处,斯内克依然盯着这些混蛋,明黄色蛇瞳开始泛着丝丝的红光,只不过他自己并不知道。

    斯内克离开后,这群混蛋也四处散开,注意力不再集中到斯内克上,开始寻找比较合适的对象。突然间,一阵咆哮和摔打声响起,斯内克闻声望去,发现住在自己隔壁的那个兽人已经被放倒……。这场丑剧的‘男主’兼‘导演’是一个五米高的恶魔,在享用美食的前一刻,它着看了斯内克一眼。

    斯内克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装作研究魔法金属手的模样,心中却升起一股无名邪火,心脏的跳动越发杂乱无规则,血液的沸腾也越发猛烈,使得视野微微的模糊,被制的双掌也微微的刺痛。稍后,菊花蚕事件不断发生,斯内克遭受的邪恶注视也越来越多,他心中的邪火也越来越旺盛。

    斯内克有一个强烈的冲动,用双掌撕碎这些杂碎,让它们生不如死痛不生,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大约半小时后,那蜘蛛恶魔带着一群女卓尔进入大厅,开始用致命的蝎尾鞭开始清场。对于那些行凶作恶的备用面首,她们给与深刻的教训。而那些被伤害的备用面首,她们则是更随意更狠毒的玩虐。蜘蛛恶魔满足施虐之后,来到斯内克跟前用鞭柄挑起他的下巴,正要用尖锐的言语嘲讽他,却不料看见一双闪烁着诡异红光的妖艳竖瞳,不由大吃一惊,暗想:‘这小子的眼睛倒是像万花筒一样’。

    斯内克见她紧盯着自己,不由感到背上发毛,赶忙小心翼翼的问:“高贵的女士,请问……”

    “男,你要时刻记住,你只有七天时间,现在去那边集合。”她冷冷的呵斥一声,就径自离开了。

    “真是奇怪,难道她看上我了,居然这么‘温柔’!”斯内克不敢置信的疑惑着。

    ………………………………………………………………………………………………………………

    自由活动时间过后,备用面首的数量锐减三分之一。幸存者被带到一处冷水池,洗干净体后换上干净的新衣。然后,他们又被带到一个装饰奢华的大餐厅,天花板上挂着水晶大吊灯,墙上装着暗蓝色魔晶灯,高档红木制成的餐桌和餐椅,餐具全部是镶嵌宝石,制作非常精细的黄金制品。--凤-舞-文-学-网--

    面首是服务类职业,除了锻炼本的力量,他们还要学会如何侍奉客人。现在是女卓尔们的晚餐时间,于是预备面首们成了侍者,学习的同时服侍诸位女客人,并提供自己的体让她们取乐——特别强调,不是那个取乐,而是虐待取乐。凭借英俊的相貌和恭谨的举止,斯内克又有惊无险的度过这一关。

    血腥的晚宴之后,面首们吃过残羹剩菜便回到牢房中,结束这一天的磨难。不过斯内克的磨难并没结束,巡视牢房的女卓尔前脚刚走,他隔壁的邪巨人便冲斯内克肆无忌惮的,瓮声瓮气的说:“小白脸,看来这些小黑皮喜欢你。”说话的同时,它解开裤裆掏出那根东西,当众做起手工活。渐渐的,它觉得对斯内克的意和视不能解决问题,便把这根东西对准栅栏,“给爷吹吹喇叭,明儿爷罩着你。”

    同班同学们纷纷大吼起来,喊着各式各样的粗言秽语。斯内克扭头看着这根东西,眸中红光闪烁一下,便将双手环在嘴前比划一个手印,然后张口喷出一道蓝白色光束。——裁决之语虽被大幅削弱,但近距离突袭的威力依然不小,对邪恶生物更有着克制效果,而得意忘形的邪巨人又完全没有提防。

    所以仅仅一瞬间,这根东西就彻底瓦解,甚至胯部还被冲击余力烧出一个大窟窿。因为深入灵魂的剧痛,邪巨人扯着嗓子咆哮着,捂着胯间滚来滚去,发疯一样的用额头撞击地面。瞅着它的痛苦模样,斯内克心中快慰无比,微笑着说:“我本想砍掉碍事的树,但不小心在地上挖出一个坑,还真是遗憾。不过这样也好,没树没坑是人妖,就业选择狭窄。你现在有一个大坑,出路就多多了。”

    狂怒的邪巨人用力撞击栅栏,企图越过障碍物把斯内克生撕成碎片。但因为项圈的镇压,它力量远不如惋惜,只是把栅栏撞得轰轰响,自己被荆棘铁柱刺得皮开绽,顺带把蜘蛛恶魔和卓尔们吸引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蜘蛛恶魔看见胯间鲜血狂喷的邪巨人,后退一步免得自己被污血喷到。

    备用面首们立刻目视着斯内克,但都没有说话。斯内克很规矩的向蜘蛛恶魔行礼,“尊敬的女士,这位阁下后能更好的服务蛛后陛下,连夜磨枪训练,但它磨得太过火,把枪头和枪磨没了。”

    “这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蜘蛛恶魔一鞭抽在斯内克上,“男,这是不是你干的?”

    斯内克强忍着剧痛翻爬起,又恭敬的行礼,很认真的说,“尽管有些荒谬,但那确实是事实。”

    蜘蛛恶魔冷笑一声,转问斯内克对门的恶魔,“男,你看到了什么?”

    “回禀尊敬的女士,这小子召唤出一道光束……”它还没说完,就被一通乱鞭抽得浑流血。

    “在监之环的威能下,他还能施展法术!”蜘蛛恶魔一通乱鞭猛抽这恶魔,“你倒是给我放一个火球看看。”这恶魔被抽得满地打滚,只恨少一张嘴巴哀嚎求饶,那还顾得上解释光束线怎么来的。

    斯内克恭敬的看着蜘蛛恶魔健美的小腿,心中却在得意的微笑。她说得没错,被这个‘监之环’束缚之后,确实完全无法施法。而这位邻居也是实话实说,只是它所见的真相是斯内克故意表现的假象。‘裁决之语’是一种超自然天赋,无需手势就能施展,斯内克加上手势的目的本就是制造错觉。

    虐待玩斯内克的对门后,蜘蛛恶魔开始询问斯内克的街坊。这些家伙也认为斯内克召唤一道光束,不过有某倒霉蛋的前车之鉴,它们只好放弃这个引火烧的趁火打劫,装傻说不知道。没得到结果的蜘蛛恶魔十分恼火,让手下对预备面首们集体鞭刑,自个把斯内克拎到刑房,先搜体检在严刑拷打。但最后,她也没能弄明白斯内克怎么阉掉邪巨人,只好遵循‘无证据无罪’的传统,把斯内克放回牢房里。

    回到牢房后,斯内克假装面朝墙的蜷缩沉睡模样,侧耳倾听邻居街坊们的状态。街坊们被女卓尔们练得不行,现在都呼呼大睡了;隔壁的邪巨人已被处理掉,对门的恶魔一直昏迷没醒过来。确定没有异常之后,斯内克才召唤出午夜手镯,取出一些瓶瓶罐罐,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始调配药物。

    斯内克体质非常特殊,怎么锻炼力量也不长块。别说是七天,就算宽限七个月,他都没自信适应那个重量。既然苦练难见成效,他只好用一些小手段,比如调配‘肌大力丸’之类的药物自用。

    斯内克现在的手十分笨拙,十分不合适精细活,不过这是不由己的,所以他只能将就将就。

    偷偷摸摸大半小时后,斯内克喝下自制的药剂打扫现场,然后躺着等待药力生效的浑感。

    没等多久,他终于等到药力生效的感觉,但不是浑感,而是浑抽痛感。“,药物调错了吗?”他无奈的心叹,“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现在黑灯瞎火还笨手笨脚,调错才是正常!”

    ……………………………………………………………………………………………………………………

    斯内克并非普通的插班生,而是‘内定’的毕业生,用卓尔语来说是准‘侍夫’。

    拷问完斯内克后,蜘蛛恶魔不敢怠慢这件事,立刻赶往主管斯内克育成的那位大人报告。这位大人也是雌蜘蛛恶魔,但比训练营主管更加高挑健美。不同于普通蜘蛛恶魔的暴露装束,她内穿不漏一丝的黑色紧皮衣,外穿层叠严密的秘银锁子甲,只有腰间的九尾鞭依然保留着蜘蛛恶魔的风格。

    听过训练营主管的叙述后,这位大人淡淡的说:“在主物质位面,有一类获得上古神力碎片的人,他们被称之为‘天行者’,拥有许多特殊的异能。你的监之环能压制法术和武技,对天行者异能不一定完全有效。据我的报所知,这男尽管年轻,但是一个强大的天行者,那蓝白色光束应该是一种异能。”

    “伊利丝翠大人英明,请问接下来该怎么办?”训练营主管很恭敬的发问,恭敬得几近于惶恐。

    在蛛后罗丝的众多女儿中,伊利丝翠是最为特殊的一个,她没有同胞姐妹的纵,也没有虐待弱者取乐的癖好。这只是说她的另类,而不是指和善,作为蛛后罗丝最宠的女儿之一,她依然是不折不扣的恶魔。她十分衷于残杀同类,死在她九尾鞭下的蜘蛛恶魔姐妹超过三千,炼狱卓尔更是不计其数。只要一有机会,她就会杀死一切可杀的同胞,哪怕没有机会,她也会设法制造自相残杀的机会。在罗丝的王国里,她是仅次于罗丝的恐怖存在,威势甚至超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长女。

    所以在罗丝的众女儿之中,伊利丝翠有着‘死刑长女’的恶名,不是长女却胜似长女。

    “把他带来,我正想见识见识传说中的天行者威能。”伊利丝翠的言语中有种强烈的自信。

    不一会儿,训练营主管便带来斯内克,只不过斯内克七窍流血浑发青,是被横躺着抬过来的。

    “温莎莉,怎么回事?”伊利丝翠的语气倏地一沉,一股冰冷的杀意迅速弥漫开来。

    训练营主管温莎莉额头瞬间爬满冷汗,扑通一声跪在伊利丝翠前,惶恐的说:“大……大人,在下之前让他回去,他还好好的,只是有些皮外伤。在下知道他的自愈效率,那些伤……”

    只见金光一闪,温莎莉横飞出十多米,撞在两米多高的墙上发出轰得一声闷响,然后滚落在地上,便再也爬不起。只见她上的半透明丝袍已经彻底破碎,完全暴露感的浑圆和纤细腰肢,只不过黝黑皮肤上多出横七竖八的十多道创口,道道皮开绽鲜血喷涌,显得十分触目惊心。

    “你没做什么,他会这样。”伊利丝翠右手握着九尾鞭,黑亮的俏脸冷峻无比,“你该知道,这男是母后陛下指明需要的,将他送入训练营的目的,是测试他的能力和潜力,而不是供你来取乐。”

    因为极度的恐惧,温莎莉浑簌簌发抖,跪伏着用力磕头哀求:“请大人明鉴,在下真没刻意取乐,在下已经对这男额外照顾,午餐时,在下让人给他额外的食物;下午时,在下许他降低训练难度……”她还没说完,又被一鞭抽飞到墙上,鞭梢上的尖锐倒刺深入她体内,脱离时带走一大片的皮

    落地后,温莎莉已经昏迷过去,体残破得如抹布一样,鲜血飞溅得屋内到处都是。

    “带她去疗伤。”伊利丝翠朝温莎莉的侍女冷喝一声,便转检查斯内克的状况。用几个侦查法术鉴定一遍后,她用鞭柄从斯内克唇角蘸一点血液,放到递到鼻前闻了闻,表便怪异起来。“有意思。”她眼中有一缕莫名的期待,“在我所见的男中,你不是最强大的,确实最有趣的一个,可不要让我失望。”

    ……………………………………………………………………………………………………………………

    当训练营主管温莎莉带领一队女卓尔走入监牢,用刺耳的响鞭提醒备用面首们起时,斯内克也被惊醒。动作矫健的爬起后,他立刻察觉到异常,伸手摸摸口又摸摸大腿,惊疑的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以昨晚那种况,我不死也要掉层皮,然后屎尿不能自理的瘫痪半个月,难道歪打正着弄对了?’

    女卓尔的严厉督促让斯内克没时间仔细琢磨。稍后,斯内克和备用面首们被带到一个房间进行‘晨练’。这个房间内有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缸子,缸中装着烫的细沙,散发着一种令人感觉燥的药味。斯内克瞅瞅一面墙上的简介图,顿时脸色一白,在心中狂喊:“不可能吧,要练习这玩意,‘插沙功’!!”

    无论斯内克怎么不愿意,但事实就是如此。除了新来的斯内克,备用面首都有过经验,所以自动走到与体型相称的沙缸前,解开裤腰带露出邪恶之枪,蹲着马步开始……。斯内克硬着头皮便要走过去,却听见主管女士的冷喝:“技术男,你练习这个。”她指着一口药味最浓,沙子烫得发红的沙缸。

    斯内克脸色倏地铁青,却也只能走到沙缸前,放枪出库扎下马步,然后听天由命的插进去。“啊啊……啊……”还没深入四分之一,斯内克便痛苦的惨嚎起来,面目扭曲成一团,眼泪无法自抑的流出。

    “没种的男。”主管女士轻蔑的冷喝,甩鞭卷住他的腰部,然后遥控着强迫他反复摆动……。

    斯内克感觉自己的蛇枪被无数细锐的刀锋凌迟切割,再被灼烤成灰烬。剧痛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他误以为自己全的骨髓都开始痉挛,灵魂也正被无数的刀锋绞杀,割下来的碎片又被灼烧蒸发。

    一分钟后,主管女士见这个新手已经被折腾得差不多了,便挥鞭把他甩到一口黑色缸子前,缸中装着散发森森冷气的胶液,“如果不想这根没用的鼻涕虫废掉,立刻用胶水涂抹,要让药力渗透进去。”

    正在浑发抖的斯内克赶忙晃晃悠悠的爬起,伸手捞起一捧胶涂到宝贝蛇枪上,但再次哀嚎起来。这些胶液确实很冷,冷得他的双手骨子里生疼,对刚刚被高温磨擦的蛇枪而言,更是残酷到极点的酷刑。

    五分钟后,斯内克勉强适应极端反差的折磨,稍稍恢复些许元气,又被赶去插沙……。

    三小时后,斯内克终于熬过晨练,与备用面首们一起来到上次的餐厅吃早餐。食物与上次一样,散发着浓浓壮阳药气息的大块种马饲料。饱受煎熬的斯内克精神有些恍惚,被警告的抽了几鞭。

    早餐的药特别强烈,面首们的邪恶之枪尽管在晨练中饱受折磨,但依然进入高度充能状态。在这种况下,备用面首们开始上午训练‘自制力强化’边欣赏火辣激烈的av,一边让武器保持‘冷静’状态。很显然,这完个不可能的任务,所有备用面首都被抽得满地打滚,斯内克也不例外。

    自制力训练过后,备用面首们回到监狱中休息,接着开始享用午餐,然后开始练习深蹲……。

    早起插沙晨练,早餐食用烈,上午训练自制力,中午食用强效壮阳药,下午训练深蹲,傍晚有半小时自由活动,服侍女卓尔们的晚宴,晚餐食用残羹剩菜——这些就是备用面首们目前的每课程。对斯内克而言,插沙晨练最为难熬,自制力训练一般般,深蹲训练还算凑活。至于那半小时的群魔乱舞时间,因为有邪巨人的牺牲,暂时没有雄敢打斯内克的主意,顶多用眼睛和想象力打发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斯内克大致明白一些规则。首先,目前两百多同学中,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毕业’;其次,他的确受到主管女士的额外照顾,她基本上不玩虐质的鞭笞他,而且在训练中额外照顾他,让他查最烫的火沙,涂最冷的胶水,吃最猛的食物……。总而言之,斯内克是‘同学’中最凄惨的一个。

    斯内克可不认为主管女士上他或者企图把他留作私用,因为从她的眼神中,他感觉到一丝微妙的恐惧。斯内克对此非常不解,但暂时也无计可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争取顺利毕业。

    ps:本章灵感来自于《肖申克的救赎》,至于插沙那玩意儿……,来自《玉蒲团》中徐锦江老大的表演。顺带强烈期望,大家去三江频道帮我的书投一票,谢谢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