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1 青春晚会 卖肉之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步兵rush 书名:蛇族的崛起
    <---凤舞文学网--->

    375年5月21,斯内克从迷斯卓诺返回已经十天。--凤舞文学网--这十天里,他寸步不离的宅在实验室中,研究那口金属箱中的物品,研究灵晶箭的改进型,修复破损的金属魔像,制作各类消耗的药剂和道具。格莱西雅像往常一样寸步不离的守护着,打理他的衣食住行,管理实验室的材料和仪器。

    今天中午,格莱西雅收到一份请柬,便对正在与‘灵晶箭-ii型’恶战的斯内克说:“喂,有饭局。”

    “我不暂时没食。”斯内克心不在焉的回答,继续修改灵晶箭内部的灵能回路。

    “雅丝芮儿请你参加一个晚宴,你是她的男伴。”格莱西雅尽职尽责的再次提醒。

    “我暂时没。”斯内克乱七八糟的回答,便凝神继续试验。但很遗憾,实验失败,实验品爆炸,实验者飞扑,实验室飞沙走石。格莱西雅轻车熟路的避开爆炸余波,然后拎着半死的斯内克去疗伤。

    半小时后,健康痊愈的斯内克开始整理实验室,发现一张与研究无关的银色信笺,便随手扔入垃圾桶中。格莱西雅守在斯内克边,似乎感觉自己遗忘了什么,但寻思许久也没想起,便干脆不许多想了。

    沙铎时间晚上6点,沙铎魔法学院的大礼堂张灯结彩,正在举行一次规模浩大的晚会,主办方是沙铎学院的学生会,而客人是来自银月联邦的至高学院学生代表团和来自深水星的光耀学院。

    顺带一提,费伦星群有四大声名显赫的魔法学院,分别是深水星的光耀学院、银月星的至高学院、沙铎达雷的史诗天命学院、塞尔法师帝国首都艾尔塔柏的八达学院,一般简称为深水学院、银月学院、沙铎学院、塞尔学院。这四大学院的各有所长,深水学院擅长魔导器和魔法道具的研究,也就是魔法炼金领域;银月学院擅长多系组合魔法和综合魔法的研究,是魔法院;沙铎学院在传奇师伊尔桑斯的管理下,聚集最多的传奇职业英雄,所以在传奇魔法领域得天独厚;塞尔学院专精八系魔法的深入研究,并以此开发各类奇异的魔导器和魔法道具,与深水学院和银月学院的恰恰相反。

    不过,魔法最昌盛的政体并非这四个天域,而是另一个帝国‘耐色瑞尔’——至高魔法之国度。

    达雷兰联邦与银月联邦、独立行星深水星的关系十分默契。在月之海星盟与达雷兰联邦打得不可开交之际,深水星和银月联邦同时组织学生代表团前往沙铎学院搞联谊会,便是一种表态:‘月之海的杂种们,你们闹够了没有,可别给脸不要脸,如果再闹,我们派出的可不是学生,而是战士法师团。’

    不过,沙铎学院和银月学院关系并不和睦,有着许多历史夙愿,每次搞联谊都会爆发一些项目。雅丝芮儿深知这一传统,所以这十天里忙得不可开交,连抽空去看斯内克的时间都没有,甚至只能发出一张请柬去通知。现在,晚会即将开幕,雅丝芮儿左等右等,等得花儿都谢了,可男伴都没赶到的迹象。

    最后,雅丝芮儿怒了,把管理事务暂时交给其他人,便耗费一张传送卷轴直接传到斯内克的书房,然后十万火急的冲入地下试验室,恰恰看见浑破烂的斯内克正捧着一只三棱箭头的弩矢大笑。

    大感失落的雅丝芮儿重重干咳一声,提醒斯内克应该负起作为她的那个的相关义务。斯内克回头看见雅丝芮儿,便眼睛一亮的上下扫视一眼,好奇的问:“今天是什么节吗,瑞亚竟然也浓妆艳抹了,不过瑞亚,说句真心话,我更喜欢你平常的模样。也不是说你现在不好看,只是感觉平常的更方便一些。”

    雅丝芮儿顿时感觉有气没地方出,便哭笑不得的问:“你这家伙,平常有什么那个方便的?”

    “就是……”斯内克放下三棱弩矢,举起双手张开十指,“你现在的模样,让我觉得不方便欺负。”

    雅丝芮儿俏脸微微一红,走过来一把拉住斯内克,急促的说:“赶紧换衣服,就差你了。”

    “咦,今天不是你生呀,关我什么事?”斯内克顺手抱起正在发呆的格莱西雅,“该不会是你老爹生句真心话,瑞亚,我还是不去你老爹的生为好,省得他在生时候气得脑溢血。格子姐姐,你说呢,如果议长在生宴会上中风,是不是有伤国体,对了,他在中风前很可能要砍我。”

    “啊啊,这可是生死攸关的大问题,传说中的‘斗篷之王’可是屠龙强者,瑞亚,你等等,我和格子姐姐准备一下。”斯内克突然察觉这很致命的问题,立刻挣脱雅丝芮儿的擒拿,在她粉唇轻啄一下,然后抱着格莱西雅华丽的跑了。雅丝芮儿怔怔痴呆半晌,终于明白斯内克不是在装傻,而是真的不明白。

    十分钟后,着华服的斯内克和格莱西雅出现了,雅丝芮儿看着斯内克一尽显儒雅风范的米黄色贵族长袍,不由俏脸微微一红,便掩饰的问:“这个,你不是准备开战吗?”

    “嗯,这是扮猪吃老虎模式,现在你看见的是小猪形态。--凤-舞-文-学-网--”斯内克扶了扶墨镜,露出怪异的微笑。

    雅丝芮儿没空与斯内克蘑菇,便再次拉起他:“好吧好吧,我们抓紧时间。”

    ………………………………………………………………………………………………………………

    在大礼堂内,三位主持人,也就是三个学院的学生会主席登上舞台,开始揭幕仪式。在台下,上千着奇装异服的学生翘首以待,他们尽管服侍不一,但项间或者上臂的丝带区别出他们的阵营,沙铎学院的学生是黄色丝巾,深水学院的学生是蓝色丝巾,银月学院的学生是白色丝巾。

    斯内克懒洋洋的坐在会场边角的休息沙郁闷的嘀咕:“原来陪小朋友们过家家呀,好失望。”于是,他开始把玩格莱西雅嫩的小手掌。而格莱西雅安静的坐在一旁,如同一座精致的人偶娃娃。

    主持人开场词过后,第一支舞曲响起,斯内克便端正姿态,装模作样的邀请格莱西雅共舞。格莱西雅朝某个方向斜瞥一眼,淡淡的说:“你的舞伴是她。”斯内克循着她的视线望去,便看见雅丝芮儿正在好大一丛绿叶的拥簇下走来。很显然,这些绿叶都希望与红花共舞,但很遗憾这朵名花已经有主。

    雅丝芮儿白一眼不解风人,然后彬彬有礼的向格莱西雅说:“小姐,可以与你共舞吗?”

    格莱西雅略显意外的眨眨眼睛,便缓缓的点点头,举起小手放在雅丝芮儿伸出的手掌中。

    绿叶们顿时石化了,不过其中一片绿叶却不善的看着斯内克,冷冷的说:“好久不见呀。”

    斯内克看着这个高大英俊的少年,脑中没有任何相关记忆,便很客的说:“你好,很久不见。”

    在场的绿叶都出生达雷兰的贵族圈,自然明白一些惯例用语,比如‘你好,很久不见’的寓意为‘你好,请问你是哪位?’如果真的感慨‘好久不见’,必然会同时表达一些额外的姿态,的行礼或者回忆一些往事,绝不会冷冷淡淡的站着不动,比如现在这位戴墨镜的贵族少年。不过这些贵族少年十分惊诧,这墨镜少年到底是谁家一直养在乡下的巴佬,居然连定定大名的奥德萨-卡兰斯因都不认识。

    这时,一个美艳无双的精灵女郎走过来,向斯内克伸出左手:“斯内克少年,能够赏脸吗?”

    “美丽的柯兰柯儿老师,这是我的荣幸。”斯内克握住这只玉手,在手背上留下炙的一吻。

    看着走向舞池的这一对,绿叶们都瞠目结舌的石化了,心中都在寻思:‘这小子是谁呀,居然能让沙铎学院女教师中首席美女主动邀请?’然后,他们刷的看向奥德萨,而奥德萨则是闷闷的冷哼一声。

    事实上,奥德萨也是不知道这混蛋是谁,只知道这混蛋很无耻很变态。

    在舞池中,柯兰柯儿紧贴着斯内克,幽怨的质问:“小冤家,你倒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呀?”

    斯内克有些无法消受这股的幽怨,讪讪的说:“很抱歉,我也是临危受命,所以……抱歉。”

    “少爷十天前就回来了,却连一个口信都没有。”柯兰柯儿把脸埋在斯内克口,眼圈渐渐红了。

    在墨镜的掩护下,斯内克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只好真挚的解释:“对不起,柯兰,真的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外出,所以有些激动过度,你也是知道的,我这人有些痴呆,容易对一些东西走神……”

    柯兰柯儿没回答,而是张开小口咬向斯内克的肌,却不料咬在一片很坚硬的事物上,反把牙齿咯的生疼。“这是什么……,秘银拉丝编织甲,你怎么穿着这个?”她摸摸这层东西,惊讶的问。

    “嗯,这个……”即使以斯内克的狡诈,也想不出全副武装参加舞会的理由。反而是柯兰柯儿自动露出恍然大悟的表:“你待会儿要出战?”斯内克不明白‘战’什么,却赶忙点点头。

    利用这秘银拉丝编织甲创造的转折点,斯内克趁机大肆泼洒甜言蜜语轰炸柯兰柯儿,弄得两人的温度逐渐的高升。见首支舞曲逐渐步入尾声,斯内克柔声问:“这样的会场应该有休息室吧?”

    柯兰柯儿脸上闪过一丝嫣红,眼眸湿润了许多,低哼着反问:“斯内克少爷想做什么?”

    “最近一直没接受柯兰柯儿老师的教导,学生十分的怀念。”斯内克微笑着说。

    “真是坏学生。”柯兰柯儿轻咬下唇,曼妙的腰一扭,便拉着斯内克向一角走去。

    ……………………………………………………………………………………………………………………

    斯内克站在门内屏息聆听外面的动静,察觉没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便把门打开一道缝隙侧出门,又左右观察一会,确定没有人在附近就轻咳一声,然后整了整衣襟,表镇定自若的离开。稍后,一个紫发碧眼的美艳女郎走出这休息室,尽管衣冠楚楚干净整齐,但眉眼间的万种风却难以掩饰。

    回到会场后,斯内克发现学生们分成三拨,蓝丝巾的深水同学正在看戏,而黄丝巾和白丝巾的两拨正在友善的对峙,沙铎学院和银月学院的历史夙愿将再一次上演。“小朋友们还真有。”斯内克摘下墨镜观察银月学院的学生,然后盯着一个高两米多,着白色银月制服的魁梧少年,唇角似笑非笑的弯起。

    按照传统,黄白双方将展开三场切磋,在中央的空地上,雅丝芮儿正与银月学生会主席——一个银发金瞳的阿斯莫少女讨论切磋的内容。因为战争的缘故,沙铎学院不少的高年级学生提前毕业奔赴战场,造成沙铎学院的战力不足,所以雅丝芮儿正在争取有利的比赛项目,但很遗憾,对方显然不怎么买账。

    斯内克轻咳一声,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坦然走到两位美少女边,微笑着说:“我有一个建议。”他不等两位主席小姐的回答,就继续发话:“三大学院的菁英学员共聚一堂,享受悦耳的音乐,一通优雅的起舞,让青活力在歌舞间激昂飞扬,这是何等美妙的事。尽管切磋技艺,互知长短共同进步也是一件好事,但毕竟刀剑无眼,如果发生流血事件,甚至更糟糕的意外失手,是不是与先前的气氛不和呢?”

    “雅丝芮儿小姐,这位同学是……”银月学生会主席小姐凝视着斯内克,眼神颇为锐利。在此行之前,她已经全盘调查了沙铎的底细,明白沙铎学院还有那些高手,但现在却蹦出一个ufo。

    雅丝芮儿没打算让斯内克上场,所以没准备他的份。不过斯内克却迅速回答:“我来自沙铎暗部。”

    礼堂内顿时响起嗡嗡的响声,所有学生惊讶的注视着斯内克,纷纷交头接耳的讨论。沙铎学院这一级别的高等学院,名义上只是高等学府,实际上还承办高等魔法研究、特种人才培训、军事武器开发等等国家机密项目。为了报安全,这些学院都有各自的特工组织,简称为‘暗部’。暗部的成员非常神秘,可能是讲台上侃侃而谈的教授,也可能是路边小摊上卖大饼的老大爷,甚至有不少成员伪装成学生。

    现在,斯内克说自己是暗部成员,奥德萨和那丛绿叶纷纷露出恍然的表,仿佛在说‘难怪查不到这小子的报,原来是暗部的特工,原来如此’。而银月的阿斯莫主席小姐立刻表一肃,认真的说:“这位先生,沙铎学院与银月学院的竞技一项是学生之间的传统,从没教师或者其他人干涉。”

    斯内克将一份小卷轴交到雅丝芮儿手里,然后摘下墨镜坦然的说,“两位主席小姐,请过目。”

    两位主席小姐一现这是一份学生证,上面的魔法相片正是这位暗部的同学。而且学生证已经颇为陈旧,注册期是3年前。也就是说,这同学确实是沙铎的学生,而不是应急伪造的份。

    也就是说,如果要用传统方式开战,斯内克用充分的资格插手。

    “我个人认为,竞技就是竞技,联欢会就是联欢会,联欢会上也可以比试,只是项目应该做一些调整,更加和谐更加的美丽。”斯内克故作思索的模样,然后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第一场比试歌曲,第二场比试舞蹈,第三场比试戏剧,精灵有一句名言,音乐和艺术是人生最璀璨的精华,二位小姐觉得如何?”

    如果比试院不能说吃亏,但先前的战斗准备就全废了,自然感觉不爽,所以系白丝巾的同学们立刻鼓噪起来,挑衅的声音接连不绝。斯内克微笑着面对这三百多银月菁英,再重新戴上墨镜,接着左手扣住前襟右手握住腰带,哗的一声解开外袍,突然爆发的一阵炽光耀得众人目眩。

    耀光平息后,现场一片死寂,所有人死死盯着斯内克,倒抽冷气声和惊呼声随后接连不绝的响起。

    斯内克左臂组装一柄奇形机弩,右掌握着一柄七彩晶光闪耀的刺剑,着一秘银编织甲,腰间束带上插着密密麻麻的五颜六色的魔药试管,背上有一捆寒芒锐利的三棱短矛。“如果要用大煞风趣的传统竞技,就由我来出战第一场好了,魔法或者武技,近战或者远战,我一切奉陪。”斯内克露出危险的微笑。

    雅丝芮儿在心中无奈的叹息:“亲的斯内克少爷,你已经大煞风景了。”不过她同时有些心悸,又暗地里十分疑惑:“你跟我父亲就这么水火不容吗,对付我父亲要准备这么一家伙?!”

    “俺来。”银月学院的阵营中响起一声雷鸣,只见一个魁梧少年推开众人大步走到斯内克前。“德山姆-多特与你比试。”这少年先一把撕开外衣,露出浑老树根结一般的肌,又从腰间的次元口袋中取出一柄黑色重剑和一柄红色巨斧,分别握在左右手中,气势汹汹的瞪着斯内克。

    “斯内克。”斯内克简单的自我介绍,左臂的‘暴雨-改’呜的一声,自动张弦装上一枚红色弩矢。

    “等等。”花容变色的两位主席小姐赶忙拦在两人面前。在雅丝芮儿看来,斯内克的爆裂箭连大型魔法兽都能炸飞,双足飞龙和奇美拉都挨不了几下,暴雨一通激过后,这肌男只怕连肌渣滓都没得剩;而银月学生会主席带德山姆-多特过来,只是让他见见场面,可没准备让这战斗狂制造动乱。

    斯内克很想在肌上试一试新装备,不过见雅丝芮儿哀求的眼神又心软了,却不想就这么放过这肌子,便轻喝一声。转瞬之间,他上外挂的兵器全部消失不见,晶光闪耀的刺剑也变成一柄不起眼的黑色手杖,只剩下妆的银色编织甲,先前消失的米黄色长袍松松散散的披在肩上。

    “嗨,大个子,我们改天再切磋,现在来一点趣味比试,怎样?”斯内克笑眯眯的问。

    “什么趣味,如果是魔法,俺可是不会。”多特瓮声瓮气的回答。

    “不,我们比试健美,这可是对肌很有锻炼效果的项目。”斯内克把健美简述一遍,然后讲述比赛的方式:在负重的前提下,两人进行同一健美动作,并且逐渐增加负重,直至一方动作出错为之。

    “可是俺从没练过健美,这个不公平。”多特的言语非常直白。

    “放心,我先演示一遍,以你的天赋,应该一看就会。乐队,角斗士进行曲。”斯内克挥臂一声高呼,于是乐声缓缓响起。斯内克走到舞池中央,随着音乐的节拍开始挥臂踏步,在舞池内前进后退,节奏越来越快,动作越来越繁多,挥臂摆腿旋转体扭动腰,用高提腿的步法来回的旋转……。

    进行曲结束,斯内克收住动作,十分亢奋的大喊:“大个子,明白了吗?”

    “明白是明白了。”多特的表有些困惑,“难道就比这种跳舞的?”

    “这可不是跳舞,你来一次就明白了,来来来,是爷们就过来。乐队,角斗士进行曲。”斯内克带着肌子又跳起健美。“按照音乐的节奏,对,一二三四,提腿挥臂,五六七八,旋转撤步,v字步,向右向右,腰部放松……”斯内克带着多特在舞池中跳来跳去,挥胳膊摆腿,练得火朝天。

    第二曲过后,斯内克拍着多特的胳膊,大喊:“大个子,感觉怎样,是不是浑血沸腾?”

    “呼哈……”多特重重一拍钢铁一般的肌,发出雄狮咆哮般的高呼。

    “很好,我们开始比试,主席小姐,准备加重的家伙。”斯内克亢奋得有些异常。

    接下来,银月学院的多特同学挂着一的杠铃盘片,的肌上汗如雨下,在舞池中扭呀扭。深水学院和沙铎学院的女生们不住的尖叫,害羞的用双手捂住脸,又从指缝中偷偷的看。银月学院的同学们渐渐脸红了,尴尬得说不出话来,因为同一作,斯内克给人的感觉是活力,而多特同学……

    多特同学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卖’,比如菜市场铺上的牛,或者女向夜总会的牛郎!

    因为体重不同,斯内克与多特的负重不同,第一轮,斯内克负重33千克,多特负重55千克,两人都轻松写意的完成;第二轮,斯内克负重36千克,多特负重60千克……。十三轮过后,斯内克面色有些苍白,但依然精神抖擞站着,不过多特却累得跪趴在地,战斗站不起来,的上半汗水哗啦啦的涌出。

    “大个子,服不服?”斯内克拍打着多特的肩膀,大声的喊。

    “俺……俺认输。”憨直的多特很干爽的承认失败,然后一头栽倒昏迷过去。

    银月学生会主席赶忙上来检查,发现多特只是体能透支过度晕迷,并没别的问题,不由安心许多,同时对斯内克的耐力和力量感觉惊骇。雅丝芮儿也是无法掩藏过度震惊的表,因为她还算了解斯内克,知道他体质却是超乎常人,但也只是超乎常人,绝没可能把一个强壮如洪荒巨兽的猛男累得晕厥过去。

    因为多特同学被累趴下,按照‘强者为尊’的风格,银月学院不得不接受了文艺比试的方案。不过问题在于,不论沙铎学院还是银月学院,对于文艺比试都没任何准备。斯内克去洗了一个澡,心舒畅的回到大礼堂,发现小朋友们还在闹哄哄的商议比赛项目,甚至深水学院也加入比试。

    斯内克说得没错,现场的气氛依然激烈,但不再有杀气或者硫磺味,而是洋溢的青

    ps:嗯,懒龙,你的角色上场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蛇族的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