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深度剖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单博 书名:贴身经理人
    <---凤舞文学网--->    荐一本新书《极品白领》

    #####

    林洛当即犹豫起来,公孙梅离开之后,发生了很多的事,尤其是最近,由于张琳的事件,使矛盾集中的爆发了,也使林洛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凤舞文学网--其实林洛很想找个人倒倒自己的苦水,可是他的边却没有这样一个人,所以那天公孙梅问起他过的怎么样的时候,他有感而发,随口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确实感觉自己最近的生活过的很乱,他有点理顺不清的感觉。

    “如果不愿意对我说,或者觉得为难,那我们说点别的。”公孙梅不想使林洛为难,于是道。

    林洛想了想,把心一横,觉得和公孙梅说说没什么问题,于是叹息了一声道:“没什么为难的,只是有点说不出口。你走了这段时间,发生很多的事,有些事甚至有点莫名其妙,不管是否出自本意,但是它确确实实的发生了,有很多的事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什么怎么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当时认为对的,后来竟然发现都存在很大的错误,我越是想把事处理好,却越是沾染上新的麻烦,咳,事与愿违呀!”

    公孙梅没有插话,林洛接着把公孙梅走后关于自己发生的一切毫不保留的对公孙梅倾诉了一遍,他没有做任何的保留,包括自己的困惑和不解,他很想公孙梅听后能告诉自己,自己该怎么样去做。

    公孙梅也没有想到林洛的生活有那么的复杂,在公孙梅得到地信息里。她知道林洛和欧阳婷一起生活。也知道白茹和自己一样远走美国,她本来以为林洛地生活应该很稳定,没想到竟然又多出一个官宦子女张琳来。而林洛叙述的口吻里,和林洛话里展现的迷茫状态,公孙梅觉得林洛对那个自己没有谋面过地张琳还有着一定的感,他对欧阳婷有愧疚,对张琳也有着不舍,同时公孙梅也听出林洛对白茹也有着歉意。对于自己的那部分。林洛也提到了,偶尔想起自己,会很心痛,一直惦记着自己在新加坡的生活,却不敢在电话里问太多,尤其是安德森接了电话之后,林洛更是不敢再多问。公孙梅确实的感觉到了林洛的所说地生活很乱是个什么况,她同样感觉林洛所描述的生活是有点乱。以她对林洛的了解,林洛确实是难以处理这样复杂的关系。

    林洛倒豆子一样把自己憋在心里的话一次的跟公孙梅说了,竟然感觉精神为止轻松了许多。虽然他还不知道公孙梅听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感想,但是这样的一次发泄确实令林洛地心大好了许多。其实毫无顾忌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才能让自己真正的放松下来。不仅是体上地,更重要的是心理上地。有些事,你越是把他憋在心里,淤积久了了它就变得棘手了,它还就真成问题,其实早点把它拿出来晒晒,也许就不成不了什么大问题了。

    公孙梅听完也不由得苦笑,她先是半开玩笑的说:“早知道你会这样,我当初就不该离开国内,跑到找个没有任何人关心我的陌生国度来。没准我要是留下了,也许你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麻烦事了。”

    林洛知道公孙梅这是玩笑之话,不过想想也有几分道理,要是公孙梅留在国内,以自己优柔寡断的对待感的格,还真是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样的转变。林洛苦笑一声道:“你就不要再开我玩笑了,我现在真的是很迷茫,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好。”

    公孙梅看着林洛,却是又又恨,的很深,恨的极不愿,甚至有点恨不起来,她在林洛的额头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道:“你呀,最大的毛病就是犹豫不决,当初对待我就是,一边拒绝,一边又实心实意的为我做那么多的事,你要么不拒绝,要么干脆把我扔在一边别管我,你选择那种都比你当时的那个样子我心里好受一点,你总是表面上让我感觉我和你之间不可能有什么,可是做的事又让我不得不去胡思乱想。我真奇怪了,你这样的格当年是怎么在纽约金融界崛起。”

    林洛一脸的尴尬咧嘴一笑道:“当年我在纽约可是不近女色,根本不用考虑这复杂的感关系。你要知道,当时的全部生活都是金融,头脑里满是规划,眼睛里全是各种曲线图,耳朵里塞满了各类信息,几乎全心的扑在金融上,专注的不能再专注。”

    公孙梅哀叹道:“一个智商如此高之人,商却如此之低,多亏你没有在政界,要是在政界,估计你早就被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了。--凤舞文学网--”公孙梅说的还算客气,其实早期的林洛管理也存在极大的问题,贺军的背叛当然和他自己的人品有关系,但是和林洛当时锋芒毕露的处事风格也不无关系。

    “嗯,我承认我的商确实不高,对待感,我总是硬不起心肠来,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小心的翼翼的,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总是事与愿违。”林洛稍带埋怨的说。

    “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委屈呀?”公孙梅问道。

    “是有点。”林洛实话实说,虽然林洛觉得自己做的不足够好,但是他认为自己很努力了。

    真是可悲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公孙梅很不客气的说:“我来告诉你原因,你确实很自私,你自己认为你是在不想伤害别人,其实你的潜意识里是不想伤害自己,你总是给自己寻找各种理由逃避,不敢去直面那些对待你的真挚的,我真替她们几个惋惜,也为自己惋惜,我们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人。你要是能勇敢的面对这些,既不逃避,也不回绝。即使这些事同样地发生。我

    至于有今天这样被动尴尬地局面。”

    公孙梅的话很尖刻,直接的刺到了林洛心中最深处,这是林洛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公孙梅说地确实是实,林洛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敢作敢当之人,但是刻意的追求敢作敢当有时候难免就会牵绊,而感的事和其他的事又不太不一样,他需要当事人双方的变通,诸多的不合理其实才是合合理。而公孙梅直言林洛是怕自己受到伤害。而是直接地说到了问题的核心点上,林洛的经历确实让林洛潜意识里总是保护自己,几段感的处理更是让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人,觉得他即使不是为了保护自己,逃避却是有目共睹。

    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林洛,林洛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在大街上被剥光了衣服,脸色腾的一下变红,神变得异常的尴尬。林洛半天没有说话。目光都不敢触及公孙梅,对于公孙梅的话,他想反驳,却找不到合适地话语。于是选择了沉默。

    公孙梅见林洛尴尬的表,没有反驳自己。心中又有些不忍,不管是自我保护,还是逃避,林洛确实从未主动去勾引过她们什么,这是事实。公孙梅转而替林洛开解道:“我的话有点重,其实我知道你这样做是好心,出发点是好的,不想让别人受到伤害,可是对于感,不是一个好地出发点就会有一个好的结果,最大地魅力之处就是连它的错误都是美丽的,它最让人回忆的恰恰是因为它错误的发生,错误的发展,有写时候那些错误带来的后果反而是最值得人们记忆的。”

    这是公孙梅的真实感受,思洛就是在一次错误的时间和林洛一次错误的行为带来的,却给公孙梅带来了无限的欢乐。公孙梅最初还有点后悔,但是思洛来到人世间后,公孙梅变的一点都后悔,不仅仅是因为欣喜儿子的到来,更多的是当时那种形,自己不那么做,和林洛在一起那就是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林洛当时对所有的人都一样,他把自己保护在一个自己认为安全的壳内,自己不想走出来,别人更不别想走进去。而恰恰是因为公孙梅那次错误的有预谋的行为,把林洛的壳敲开了缝隙。

    “我确实如同你说一样,我确实很自私,我向你道歉,公孙,因为我,你吃苦了。”林洛终于羞愧难当的承认,虽然公孙梅说的有点重,林洛也并非完全公孙梅所说的那样,但是林洛不想再苍白的解释。不管怎么说,因为自己她们在不同的程度上受到了伤害,这是事实,虽然自己并不好过,但是自己是男人,更应该承担更多。

    —

    林洛这样一说,公孙梅反倒不知道如何说了好了,在自己这件事上,要说自私,自己是多于林洛,林洛始终是处在被动的状态下,而且当时林洛也确实不是无动于衷。林洛事发之后虽然表现的依然感冷漠,但是却主动的用另类的方式去关心公孙梅,只不过那都不是公孙梅想要的,公孙梅离开中国,并不是林洛对他不足够好,而是因为林洛当时的付出不是公孙梅想要的感。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里已经有了思洛,公孙梅可能会接受林洛所谓的兄妹之,可是有了思洛,公孙梅是怎么也劝服不了自己接受林洛的兄妹知的,何况当时公孙梅已经决定要留下思洛,她当时离开更多的原因是担心林洛不同意思洛的到来。

    “不,你不需要对我道歉,我说过在你我的事上,责任在我,我是咎由自取。不过我并不后悔,我真的不后悔。”公孙梅很想告诉林洛,她不后悔最大的原因,就是思洛带给自己的做母亲的成就感和欣喜感,可是她现在实在不想给林洛添乱了,林洛的生活,尤其是感生活,实在是太乱了,自己这个时候要是告诉林洛思洛的存在,那就是乱上加乱。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公孙梅已经感觉到林洛心中不是没有自己,既然林洛心中已经有自己,自己何必还要用思洛来已经焦头烂额的林洛,她同样希望林洛幸福快乐。林洛现在的形,虽然都是他自找的,但是公孙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林洛把公孙梅抱在怀里。有点无助地地,仿佛是自言自语的问道:“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是好?”

    “我来说说我的看法。怎么样?”公孙梅道。

    “嗯,你说说。”林洛第一次敝开心扉,而且还是在这种条件下,两个近乎都是**地,林洛也就不在绷着自己,看林洛的眼神。他有种拿公孙梅当成救命稻草的意思。

    公孙梅把子坐直,着丰满的膛的正色的对林洛道:“可以地追求,不如随遇而安,你现在放开了自己,也许况就会大有转变。”

    林洛有点难以理解,也难以相信,放开自己,自己难倒一直没有放开自己吗?如果没有放开自己。那么就不会发生欧阳婷和张琳接连的两件事了。

    看着林洛有点迷茫的眼神,公孙梅在心中哀叹一声,这个木头呀,她解释道:“我刚刚说过你。你总是追求敢作敢当,总是追求合合理。这样的心态下你怎么能放开自己,这样的心态的你即使勉强的放开自己了,又怎么能让对方满意,你呀,就是不明白,是需要全心投入的,站在女人地角度,我告诉你,女人那怕知道你就是个花花公子,只要你能全心对待当时和你在一起的她,她一样会义无反顾的上你,这就是女人的悲哀。”公孙梅说完这样地话,脸不有点一红,可是为了自己的人,她只能如此地说。

    “可是,可是……”林洛支吾道。

    “可是,你想说她们会妒忌,是吧?”

    道,她现在完全是一副老气横秋,拿着一副过来人的说话,看来苦难也并非完全是坏事,它至少能让人快速的成长起来。

    林洛点点头:“我不想伤害……”

    “又来了,没有人刻意的想伤害谁。”公孙梅恨铁不成钢的说,“妒忌是女人天,不,妒忌是人的天,你不是也承认自己妒忌安德森吗?人有了自然就会妒忌,我对安德森边出现其他的女人就不会妒忌,因为我不他。是的,是伟大的,让人倾相注,也是自私的,每个人都想独占。可是不是每份都能得到相对应的回报,这也是事实。虽然有些残酷,但是我们又不得不去面对。你现在的况复杂就复杂到,她们每个人都你,每个人都在意你,而你呢,又心存着不想伤害这个,不想伤害那个,左右为难,顾此失彼,甚至自己都分不清该去全心的对待那个一个。这完全是心态问题。你完全的放开了自己,问题自然也就会得到解决……

    “你还我吗?”林洛突然插嘴问道。

    “我当然你……”公孙梅随口正色道,转而意识到林洛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很不合适宜,“你别岔开话题,我们在说你的事。”

    林洛的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的笑意,“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我来问你个问题吧,你现在觉得这几个女人当中,你更在意谁?”公孙梅问道。

    “包括你吗?”林洛问道。

    “我说你怎么回事,当然不包括我,我现在是替你分析呢,怎么可能包括我。”公孙梅假意生气道,不过心中却升起一阵的暖意,“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说了。”

    “嗯,说实话,我也分不清楚,我甚至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林洛苦笑一声道,“有的时候,我甚至想要是自己能,或者把自己的心分成几份就好了。”

    公孙梅一听后,眉头就皱到了一起,她都有点替林洛发愁,感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更的是谁?“是不是,和其中一个在一起就觉得对另一个愧疚,或者说谁不在你边,对谁的负罪感就深一点?”公孙梅问道。

    “是的,确实是这个感觉。”林洛用力的点点头回答。

    “你完了,你的问题只有一种解决办法。”公孙梅拿出一副无奈的表道。

    “那种方法?”林洛眼睛一亮,迫切的问道。

    “很简单,全部的接受,把她们全娶回去得了。”公孙梅两手一摊,“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你开什么玩笑?这……这怎么可能。刻表尴尬起来,这时候他脑海里闪过丁怡当初和他说过的话,虽然和公孙梅有所不同,但是意思都是一样,林洛异想天开的时候也曾经这样想过,可是他知道,那是不现实的事

    “这怎么就不可能了,你们男人那个不是心里揣着这样的想法,恨不得把全天下自己喜欢的女人都笼络的到家中。”公孙梅越想越来火,口不择言的说,“你要是没那么想,你干嘛要招惹我们。”这次,有点愤怒的公孙梅也不把自己排除在外了。

    “你看,你看,你急什么呀?”林洛陪着笑脸道,他看得出公孙梅有点急了,他发现公孙梅急的时候还真可,一副冷峻的模样,尤其是因为气愤体跟着颤抖,前的那两团不知道什么原因变大的柔软如同淑椒般的颤抖,看的林洛心里只痒痒,甚至有种当即想把它抓在手中的冲动,林洛在内心鄙视自己,怎么这个时候竟然还在想那件事。“你也不能一杆子打死一片人呀,别人那么想是别人的事,我可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我觉得你这样说我是冤枉我,我可从来没有主动去招惹你们。”林洛还摆出一副很委屈的模样,他今天格外的放松,说起来也没有了以往的严谨。

    “这更是你可恨的地方,我们都全心的去招惹你,可是你还不领,不知道怎么去照顾我们的心。”公孙梅依然很气愤。

    “那你说,我该怎么去照顾你们的心?”林洛两手一摊,无奈的问道。

    “你刚刚不是说,你又想又想分心的吗!那你就去做不就得了。”公孙梅白了一眼林洛道。

    林洛有点明白公孙梅的意思了,他就是再迟钝也应该公孙梅说的意思了,可是他还是给自己找借口,他拿不准这样做以后会不会让形得到改善,“我又不是神仙,那里会什么分心的……”

    “你是不是故意在气我?”公孙梅眼睛一瞪道,公孙梅切实的感觉到了林洛确实变化了,这样的说话方式和以前的林洛简直是判若两人。

    “没有,没有,我那里敢呀,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做好?”林洛陪着笑脸道。

    “你现在不就是已经在做了吗,你让我怎么说你呢。”公孙梅无奈道。

    “我现在已经在做了?”林洛反问道。

    “是呀,你现在人在新加坡。”公孙梅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好,也有点不好意思说,不过她还是红着脸道,“你到了那里,就是谁的人,你在谁边,就全心的谁,别刻意的去追求什么心安理得,也别老是抱着什么愧疚感,能让谁高兴就让谁高兴,和谁在一起谁就是你最的人,你明白了了吗?”

    “这样做好吗?”林洛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你说怎么做?你有更好的办法吗?”公孙梅恨恨的看了林洛一眼道。

    本站小说最快更新,6月8号后,开始同步更新如果你喜欢本站,请介绍给你的朋友如果有哪些你想看的书没有,或者更新慢了,请到http://

    留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贴身经理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