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皇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白饭有点甜 书名:越界法则
    <---凤舞文学网--->

    清风茶楼是帝国内最大的茶楼,东家则是帝国第一富商凯瑞尔.奥斯丁,据说就算将天下间所有茶楼一年的收入加起来都买不下这所清风茶楼,由此可见清风茶楼之奢侈,资金实力之雄厚。--凤-舞-文-学-网--又据说,曾经有人问如何判断一个贵族是否真正进入了上流阶层,答曰:能在清风茶楼出入自如。最后一个据说,十年前,名噪一时的“鬼盗”罗斯诺里德扬言七月初七的晚上将“探访”清风茶楼,结果次早晨,他的尸首出现在了城东某处的一个垃圾堆里,额,据说,死得惨不忍睹。噢对了,还有一个据说,这家茶楼与皇室暗地里也有着莫大的关联。

    “请出示您的贵宾卡,阁下”楼外,杜闲已被门卫拦了下来。

    杜闲皱了皱眉,却并不是因为被拦了下来,而是因为他发现门卫的眼睛里竟有一股若隐若现的红光。德古拉老师曾经说过,一些等级超过六级的武士因为修炼的斗气过于霸道,眼睛里会出现红光。哼,仅仅是个门卫,就已经有六级的水准了吗,这家茶楼果然不简单,那么三楼那位又是什么份呢?对于去没安全感的地方,杜闲一向会感到心里不爽。

    不一会,不出杜闲意料,已有人下来在门卫耳边低语了几句,门卫的脸色瞬间恭敬了起来:“阁下,冒犯了,请进。”

    带着满脑的疑问,杜闲走上了三层,然而只看了一眼,扁愣住了,三层只有一桌人,或者说茶楼三层只有三个人在,刚才街道上遇到的中年人在一旁站着,茶桌上一左一右坐着的两个年轻人也正打量着他。

    左边的人远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奇怪的是,在这用于休闲的茶楼里喝茶,他却穿着一件精致的贵族的礼服。一华贵的长袍,加上锈了金边的衣料,就连袖子和领口都有波浪的花边,正是今年在贵族圈里最最流行的款式。

    右边的人也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却让杜闲有点眼熟,总觉得在哪见过。

    杜闲慢慢走了过去,看的也更清晰了,左边的家伙大约二十出头,一双虎目不怒自威,,一头金色的长发,高高的鼻梁,隐隐地带着一种凛然的气势,不过给人的感觉略显沉。右边年轻人看见了杜闲,先是怔了怔,随即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的笑容十分自然,这么一笑,就仿佛暖大地一般,忍不住让人生出了几分和煦的感觉来。

    “主子,刚才…”

    “嗯”金色头发的男子站了起来,挥断了中年人,“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炎.奥斯汀。--凤-舞-文-学-网--很高兴见到您,杜闲圣凯特阁下。请原谅我冒昧的邀请。”说完,他微微地低了低头,姿态优雅,甚至就连出豪门的杜闲,都忍不住赞叹对方的动作实在是一丝不差的标准。

    等等……奥斯汀?

    杜闲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的贵族:“你……你是皇族?”

    这个名字叫炎.奥斯汀的年轻人微笑:“正是,现任皇帝陛下,正是我的父亲。”

    皇子?

    一个皇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指名道姓地要见自己?

    因为前些年一贯地深居简出地子。杜闲对帝都里地其他地豪门贵族子弟并不熟悉。虽然出贵族,由于在父亲的刻意低调下,杜闲倒也乐得轻松。这种现象在贵族阶层里很是少见,即使是那些豪门家地女儿,都会有一两个闺中密友。

    而杜闲,从来不参加任何贵族子弟们地聚会。贵族上流里地权势倾轧,或者钩心斗角,哪些家族是盟友,哪家家族是政敌,这些东西杜闲从来不打听,自然也不会有人告诉这位深居在家里地二少爷。所以对眼前地这位年轻地皇子,根本就不认得,甚至连名字都好像很陌生。

    不得不说。杜闲毕竟从小地子过得太封闭了。从小就站在世界旁观者角度地杜闲,一心只想过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生活,对帝都地权势分布太过缺乏了解。

    炎.奥斯汀,正是当今皇储,这位皇储倒也没什么特别差的名声,只是自从十几年前二皇子出生,皇储似乎感觉到了点什么,这几年倒是勤奋的很,与帝国各大权贵关系也融洽,甚至传闻皇储与军方也关系匪浅。

    当然,这些事,眼下杜闲还是不知道地。从小就跟随德古拉寄武道的杜闲,甚至都不知道眼前地这位炎皇子下地来历。不过,杜闲反应还是很快地,听完了对方地自我介绍。立刻欠了欠子,一个标准地贵族礼节。

    炎皇子和蔼一笑,伸手扶住了杜闲,微笑道:“不用这么客气,杜闲阁下……别忘记了,您虽然只是一位三级武士,但您的老师却是帝国魔导德古拉,按例是不用向贵族行礼了,哪怕是皇室。”

    皇子的态度,不得不让杜闲有些疑惑。皇室和工会地关系并不太好。这点杜闲至少是知道一些地。在帝国内,皇室代表地正统统治集团。武道,魔法工会代表地则是另外两股力量。此外还有一个势力则是宗教势力――神,四大势力一直极少往来。自己今天刚注册完武士,按理说算是工会的一份子了,显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除了这个份,自己上还有什么能吸引这位未来的皇帝陛下,家族?自己又不是家族的继承人,这点伯爵大人早就公开表示过了。

    似乎没察觉杜闲地疑惑,这位炎皇子很轻松地微笑,甚至轻轻地拉了拉杜闲。笑道:“杜闲阁下,我可是对你好奇了很久了。听人说,您很小就深居简出,看起书来更是孜孜不倦,与一般小孩大不相同,今天能在这里遇到您,实在是我的荣幸。”

    杜闲浅浅地一鞠躬:“下,多谢您的赞美,……不过我有一些疑问。”虽然对方是位皇子,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杜闲却一点儿地位差距的意识也没有,毫不客气地问道:“我实在不明白,我杜闲有什么地方能得下如此青睐?”

    “杜闲。”炎皇子迎着杜维地目光,忽然沉声道:“你可愿意效忠于我?”

    杜闲一愣,有点反应过来,哪有人一见面就说这种话,他微微一笑:“可是我今年才十二岁啊,我地下。”

    “你的哥哥杜觉,征战科尔斯特,力拒草原人于阿斯约城墙之外,当年他第一次统军地时候,也才十六岁而已吧?”炎皇子微笑。

    杜闲故意沉默不语。这件事太过突然,太过...奇怪。何况,这种事,是绝对不能立刻答应,也绝对不能立刻拒绝地!说不得,也只有一个“拖”字诀了。何况,。

    不过,这位炎皇子,看似聪明的样子,这才认识自己多久,就如此推心置腹地要自己效忠,先不说自己只是个小小三级,注定无法继承家族力量的公子哥,单凭只是听说自己小时候的事就…也太急了吧?“一点交都没有,就想当我老大,你当我sb啊”杜闲如是想。

    “哼,不识抬举。”一旁的中年人看杜闲不语,只道这是拒绝的意思,加上刚才分之辱,“噌”的一声,拔出佩刀来,遥指杜闲。炎皇子倒是反而坐了下去,低头品茶。

    看来,是给了玉米,再给根棒子,好来个恩威并施了。

    不过杜闲似乎并没什么觉悟,只是悠悠的撇过头,似是观赏楼外的风景。

    中年人见主子不反对,又看到了杜闲的“嚣张”嘴脸,冷哼一声,刀光一闪,已对杜闲横劈了过去,“当”的一声,一把匕首和一个人凭空出现在了杜闲左侧,挡住了这刀,正是隐行刺客,中年人吃了一惊,混没料到杜闲周围还有这么一号人,不过转瞬回复冷静,刀光连闪,撞击声频频爆响,倒也与ck战了个平分秋色。

    其余三人倒是静观其变,也不插手,毕竟是为皇子,总不能“以多欺少”吧。

    皇子倒没想到杜闲手下竟有这种实力,脸色已冷了下来。杜闲眼睛一票,肚子里早已笑开了花:“让你丫嚣张,皇子又怎么样,反正我又不是家族继承人,就算将来你当上皇帝,老子早晚要离开帝都,天高皇帝远,才不用看你脸色。”倒是一旁的马特早就吓得面无人色,得罪了皇子,少爷今后可怎么办,少爷一完蛋,自己靠谁去啊?

    就在这时,茶桌右边的年轻人站了起来,之前一言不发,杜闲倒是忽略了他,只道是某个贵族公子哥儿。却见他盯着杜闲,眼神却古井不波,看的杜闲脸上虽然毫无变化,却是心头火气,自己已经装的够冷静的了,你丫竟然比我还装

    就在杜闲心里咒骂时,一股凛冽的杀气扑面而来,就连杜闲后的三大天王也是勃然变色。杜闲心里悚然一惊,这股气势绝非一般人能有的,毫不犹豫运起全斗气爆退至全能后,眼光却死死盯着右边的年轻人。

    却见他嘴角似乎露出一丝笑意,众人眼睛一花,,下个瞬间已出现在杜闲后,左手凝结出一把冰刃,贴在了杜闲脖子上。杜闲心里又是一惊:闪烁,妈的,这么bt的天赋技能都会,我擦。

    沙王那注入了腐蚀毒的拳头早已冲了上去,刺客也一招退皇子护卫,一个倒翻,匕首呼啸赶至,宙斯和全能退开一步,眼中精光连闪,嘴里默念咒语。然而,令杜闲感觉到诡异莫名的场面出现了,年轻人依旧带着一丝笑意,右手凝结出冰团包住了自己的拳头,一拳挥出,一声闷响,震退了沙王,同时冰团再次变形,形成的冰刃再次对上了刺客的匕首,冰刃上的斗气激得空气嘶嘶作响,冰刃与匕出阵阵爆破声,刺客苦于无处借力只得暂时退开,与此同时,年轻人又低吟了一声:。蓄势已久的宙斯和全能同时闷哼一声,脸色变得更白了,似乎魔法没打断了。几秒钟的功夫,“四大天王”全被退,惊诧地看着他。

    “精彩,精彩”茶楼响起了稀落的掌声,鼓掌者正是早已被制住的杜闲,不过此时的他早已换上那副人畜无害的招牌笑脸,“娴熟的冰系魔法,强大的武技,恰到好处的的天赋技能:魔,真是好手段啊,我的亲的……“哥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越界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