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恩怨情仇一念间(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川 书名:召尸墓响
    <---凤舞文学网--->

    站在龙虎山客房与长廊间的废墟之中,张天师抬着头,仰望着湛蓝的天空,目光似乎追随着天空流动的云彩而回溯到了几十年前。--凤-舞-文-学-网--

    “我师张远河与高登云之间的恩怨,它发生在几十年前,当时正是本侵华战争时期。随着正面战场上战争如火如荼的展开,在我们修真界,中双方也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不得不说的是,本的修真界虽然是整体实力和最高水平上不如我们,但是他们有备而来,非常团结,以有心算无心之下,接连重创了我们修真界几个敝帚自珍的门派。可惜而且可笑的是,我华夏遭此劫难,这些修真人士却大多像鸵鸟一样,各安其,他们当中,有的人生怕在这次战争之中影响到自门派的实力,而有的人则想趁火打劫,想借着这个机会,从此称霸修真界,以达到自己独霸天下的目的。嘿嘿,你可以想象一下,一边是一鼓作气,气势如虹,一边是各怀鬼胎,勾心斗角,我们华夏的修真界就像正面战场一样,一败再败,丢盔卸甲……”

    唐川嘿的一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然后?”

    “然后,当时只是小门派的小洞天出了一个不世出的天才,他单一人叫阵本修真界的强者,连战十三场,连胜十三阵!”张天师仰着头,似乎在回忆着那个白马西风,战火纷飞的时代,一个手持长枪力挽狂澜的英雄似乎在他的眼前晃动着,他唏嘘不已“在华夏修真界连战连败的悲观环境下,他的横空出世像一剂强心剂令天下震动,英雄侧目,世人皆惊!而当时那个年代,这个不世出的英雄,正是,高登云……”

    “我师父张远河见他大涨我华夏神威,万分欣喜之下,力排众议,邀他共为我华夏修真联盟的副盟主,而我师父任盟主……”

    唐川打断他的话:“你师父不是天下第一的修真者么?他为什么不能做出独胜十三场的壮举来?”

    张天师苦笑:“我龙虎山乃天下修真大门大派,我师张远河威望之高,当时天下不做第二人想。但是,正是这样,他才有更多的顾虑与忌惮,在这个世界上,你爬得越高,就有越多的人在下面虎视眈眈,时刻想把你从上面掀翻在地,然后踩着你的尸体爬上去。”

    唐川嗤笑:“说来,还不是惜羽毛?他难道不知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么?”

    张天师一声长叹:“唐川,等哪一天,你自己有了家,你就知道什么是牵挂,什么是掣肘。我师父为龙虎山掌门人,所思虑担忧的事极多,门派中几千号人的命就在他的一念之间。他所顾虑与思考的,不是如何打败本的修真界,而是如何在保存自实力的况下打败他们。连胜十三阵这种壮举,在我们后世人听起来,固然豪迈,可是高登云却几乎脱力死,从云端跌落,不知去向。”

    “我师父如果也是这样,固然能重创本修真界的气焰,但是他如果一倒,那底下群小会不等本修真界大举反扑,他们会先像豺狗一样蜂拥而上,将龙虎山瓜分而净。到时候,群龙无首,一群鼠目寸光的鼠辈被本修真界逐个消灭的子则指可待。所以说,我师不是不想出手,而是他不能出手。他只要不出手,就是一种难以揣测的威压,他在当时就是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没有人敢在我师张远河安好的况下偷鸡摸狗,华夏阵营的阵脚就无论如何不会自己动乱起来。”

    “所以,当高登云横空出世的时候,我师欣喜若狂,他看见了一个能助他打破僵局的急先锋。--凤-舞-文-学-网--当时整个华夏的修真界像疯狂了一样,发疯的寻找着消失的高登云,可是他们却整整一年多没有找到他的踪影,似乎他已经在连胜十三场之后,伤发而死。”

    “在当时,华夏修真界为高登云的豪迈壮举所鼓舞,一些修真者为其感召,自发的联合起来,找我师主动请战,一时间,天下群雄汇聚,展开连番大战,各有胜负,双方陷入了僵局,在这长年累月的战争中,两边都互相杀了对方许多的修真者,结下了血海深仇,当时互相只要一提对方的名字,便恨不得食其,啃其骨,其中的怨恨纠葛便是几生几世也无法化解……。”

    唐川不自觉已经是听得入神了,忍不住插话道:“那高登云呢?”

    张天师苦笑了一下,喟然道:“高登云在重伤之后,跌入到凡间尘世,被一个女人所救。当时高登云英俊潇洒,虽然负重伤,但是其眉宇之间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令这个女人一见倾心。这个女人为了救他,变卖了所有的家产,甚至不惜与她的父母断绝了关系,而高登云在她的悉心照料下恢复了健康,也渐渐的上了她,两个人终于共赴河,结成了连理之好。当我师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和这个女人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姐妹。”

    “我师看见高登云与其妻女,大喜之下将他们带回了华夏的修真界阵营之中。可是,我师当时犯了一个错误,一个和我一样的错误,当他找到高登云下落的时候,他太兴奋,太高兴,以至于他把高登云的妻子带回到龙虎山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问过她的名字和她的国籍……”

    唐川听到这里,心中咯噔一下,一种不安的感觉顿时滋生,他涩声道:“难道……”

    张天师看了他一眼,眼帘低垂,声音低沉的说道:“你猜的没错,这个女人叫德川留美子,是一个本人……”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唐川脸色渐渐的沉下来,他沉默了许久,半天才沉声道:“高登云难道会傻得不知道她妻子的份被其他人知道以后,会带来什么样的事么?”

    张天师苦笑道:“高登云绝顶聪明之人,他又如何想不到这一环?只是他当时风华正茂,满腹豪,只盼着早加入修真界的战斗,将这些入侵的修真者打回老家,同时,他又自恃自己一修为通天彻地,即便有人发现了她妻子的份,他也能够保住她的命安危,大不了与她隐姓埋名,躲在世界的一个小角落中,不再过问世事。而且,他另外一方面还侥幸认为,只要他不说他妻子的份,其他人又如何得知?”

    张天师叹道:“可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之后的事,你也可以想象得到。在当时那个况下,两国的人民都恨不得互食其,又哪里能够容许这样的存在?当时高登云回归到华夏修真界的阵营之后,我修真界士气大涨,连战连胜,打得本修真界毫无还手的余地,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发现了高登云妻子有异于常人的举止细节,她的份终究还是暴露了……”

    唐川突然间睁大了眼睛,双拳紧握:“然后呢?”

    张天师沉默了一下,似乎不忍提起这些修真界严提及的隐秘,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艰难的说道:“然后?然后,一个众人心目中的英雄形象突然间崩塌了,高登云连胜十三阵的盖世壮举在有心人的编织下,变成了里通外谋的细行为,一个人人夸颂的英雄变成了一个人人唾弃的汉。甚至有些激烈极端的修真者,接二连三的刺杀他与他的妻女,格高傲的高登云大怒之下,将这些刺杀者或废或杀!一时间激得修真界的绪沸腾如烈焰,就连我师张远河也在这种汹涌的潮流下不得不向高登云发问责难。”

    唐川追问:“你师父说了什么?”

    “我师说,只要高登云肯与德川留美子断绝夫妻关系,那天下修真界便不可再责难于他,并且他的妻子德川留美子可在他的护送下回到她的国家去,高登云与她的双胞胎女儿则由德川留美子带回国抚养,华夏修真者严前去扰冒犯。”

    唐川暗自点头:“听起来好像不错,高登云是怎样说的?”

    “高登云听了我师的话,哈哈大笑,对着天下群雄面不改色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如不能娶其心女子而妻之,那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唐川击节而叹:“好!好!好!再然后呢?”

    “再然后,天下群雄无不愤慨,认为高登云欺师灭祖,叛国忘宗,天下英雄群起而伐之!高登云笑容不改,连战十三场,再胜十三场,天下为之失声!”

    唐川眼睛大放精光:“再再然后呢?”

    张天师说到这里,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再再然后,我师父出手了。”

    唐川嗤笑一声:“出来捡现成便宜么?”

    张天师摇了摇头:“不,我师是想出来打一个圆场,他与高登云在天下群雄面前约定好,只要高登云胜了他,那天下英雄就不可再过问高登云的这件事,而高登云从此不能再在华夏修真界露面,不得称自己是华夏修真者,而高登云若输,则必须与其妻女断绝关系,高登云笑诺。然后我师与高登云展开斗法,两个人都是当时不世出的盖世天才,那一次的斗法被修真界誉为三百年来最精彩的一次斗法,我师为了不占高登云被车轮战消耗真元的便宜,诺他不使用法宝,而高登云则可以使用法宝。”

    “一时间,龙虎山的道术真言与小洞天的各种秘传法宝斗得天昏地暗,两人大战十合,交手只在眨眼之间,可在寻常人看来,却漫长如几十年。最终,我师一招险胜,高登云面色如灰,准备自裁于众人面前,他对我师说:这一切的罪孽就由我一个人来承担,但是我的妻子女儿不应该承担这些罪过,只要你答应我照顾好她们,我便成你这个盟主之美,不再让你为难。我师应……”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龙虎山的客房却传来一个令高登云几乎昏死的消息:他的妻子遭人侵犯,死于客房之中。德川留美子温柔,内心却坚刚如铁,她抵死反抗下引起了暴徒的凶,将她残忍杀死,又将她的两个双胞胎女儿也开膛破肚,横挂于房梁之上……”

    唐川几乎睚眦裂,双拳紧握:“谁干的?

    张天师叹道:“高登云心高气傲,在狙杀那些刺杀他与他妻子的杀手的时候,得罪了无数天下英雄,他的妻子年轻美貌,又是敌国女人,可想而知的是,高登云和他的妻子仇家遍地都是,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扫地小厮都有可能是暴徒凶手,又哪里查得出凶手是谁?更何况,我师就算运用神通查出了凶手是谁,可那又能如何?难道为一个全天下都口诛笔伐的‘卖国贼’主持公道么?”

    “高登云抱着他的妻女尸体痛哭流涕,声竭继之以泪,泪尽继之以血,其悲声绕梁,三不绝。高登云妻女惨遭人杀害,天下英雄无不拍手称快,称其为‘报应’,纷纷冷嘲讽。而高登云在哭干了所有的泪血之后,缓缓的站起子,带着天底下最深刻的仇恨与怨毒对天发誓:既然世不容我高登云,那么我也不容此世!从今往后,有我无世,有世无我!!”

    唐川眼中的瞳孔猛然间收缩:“他想毁灭这个世界?”

    张天师沉沉的点了点头:“高登云此言一出,天下哗然,无数的英雄联手向他展开车轮攻击,高登云狂态发作,眨眼之间连毙三十人,血流成河,我师迫不得已,再次出手,只是这一次,我师怜其悲苦又自责没有照料好他的妻女,暗中承让了高登云一招。但是,高登云并不买账,他冷笑着自认输阵,然后当着天下群雄的面与我师约定,只要张远河在世一天,高登云便不能对修真界的其他人士出手,也不得自己动手毁灭世界,除非张远河不在了,或者高登云哪一天能够胜过张远河了,他才可以为所为……”

    说到这里,唐川只觉得这几十年前的隐秘往事似一幕幕气回肠的历史画卷,在他的眼前缓缓展开,里面一段段恩怨仇扑面而来,让他心中激难言。

    “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一个英雄被硬生生成了一个魔鬼么?然后,这个魔鬼又亲手创造了高寄萍这个魔鬼,进而埋葬了她的妹妹高霁萍?”

    唐川喟然而叹,将这些话原原本本的与周群一一讲述,只说得周群潸然泪下,紧抱着唐川问道:“如果是你,你当时会怎么样?”

    唐川沉默了一会,半天才长叹道:“不过是第二个高登云罢了……”

    两个人相对默然,暗自神伤,老半天周群才笑着擦了擦眼泪,将唐川从边拉了起来:“算了,不去想这些事了。我们现在是和平年代,不会再有那样的事的,不是么?”

    一个聪明的女人应该懂得让自己心的男人从感伤的绪中摆脱出来,很显然的是,周群正是这种女人。

    唐川看着面前女人绝美的面孔,笑了笑:“是啊,你说的对。”

    周群看见男人露出了笑脸,自己也开心了许多,将他一把拉起,笑道:“走吧,我们出去人民路逛街去,我记得上次你可是带宋佳去过那里,两个人吃了不少小吃吧?这可不行,你也得买给我吃。”

    唐川苦笑,讶然:“你今天不上课么?”

    周群歪着脑袋看着他,笑道:“你今天也不是要上课么?”

    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相拥着依偎出门。

    出了门,温暖灿烂的阳光如同一双温柔的手,抚摩着周群白皙的皮肤,她忍不住抬头看了看晴朗无云的蓝天,笑道:“你看,天气多好啊!”

    唐川也看着天空,应和道:“是啊,天气真好……”

    可是,他们谁也不知道,那千万年文明更迭与几十年前的恩怨仇所延续下来的各种宿怨融合在一起,将导致一场惊天动地的骇变!

    这次末风暴随时都会席卷而来,顷刻间埋葬这个世界。

    而年轻的死灵之王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女人,他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生死安危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中秋节,上海省亲中……

    <正文第一百一十三章恩怨仇一念间(七)">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召尸墓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