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轮回死战三千年(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川 书名:召尸墓响
    <---凤舞文学网--->

    唐川高举死神之镰,带着人类最原始的愫,带着人最激烈的反抗,向着天空之中这个屹立的神灵发出了一声不屈的怒吼!

    就算是神,那他就有权力控制一切,安排一切么?

    就算是神,那他就能任意践踏所有人的意志么?

    唐川浑血如烈焰般沸腾,手中的死神之镰滋滋乱响,势不可挡的向尼菲蒂蒂劈去:“尼菲蒂蒂,你不要忘记了,在你跟随古德里奥开始学习死灵魔法的时候,你也和我,和这里的每一个人一样,同样是一个人啊!”

    尼菲蒂蒂形凭空消失,瞬间又出现在唐川的后。--凤舞文学网--她的形快若鬼魅,让人根本无法捉摸!

    唐川想也不想,腰一扭,回便是一刀!

    尼菲蒂蒂似乎也为这种惊人的力量所诧异,她也有些忌惮。

    在她看来,她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这个少年为什么要死死的坚持着一些看起来无比愚蠢的信念?

    她叹了一口气:“你果然是古德里奥的学生,不仅继承了他的力量与魔法,还继承了他的格,固执偏激的格。

    尼菲蒂蒂淡淡的笑了笑:“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吧!只有当你彻底绝望的时候,你才会去追求绝对的强大与绝对的力量。”

    唐川脸上涌动扭曲的黑雾如同给他绘制了一张黑色的恶魔面具,图案狰狞恐怖。

    他大声咆哮着,声音似雷霆阵阵,他手中的死神镰刀每一刀挥出,空气便像被割裂了一样,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锐利破空声!

    尼菲蒂蒂的形快得让人几乎眼难见,往往唐川的镰刀刚刚掠过,她的影便已经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好在唐川这一路上激战连连,战斗经验与以往不可同而语,他此时力量沸腾如同爆发的火山,其锐利锋芒便是尼菲蒂蒂也为之动容。

    尼菲蒂蒂的影在空中越来越快,浑火红的斗篷让她看起来像化成了一道流动的红色霓光,在天空中流动如同血河。

    唐川手中的长刀也挥舞得越来越快,浑燃烧的黑色火焰让他在这条血色的长河中,看起来像一团炽烈燃烧的黑色火焰。

    任凭这条血河如何鲸波汹涌,如何骇浪滔天,都始终无法吞没这团炽烈的火焰!

    唐川与尼菲蒂蒂的影在空中幻化成了红与黑两种颜色,似两条飞舞的龙,在昏暗厚重的云层中时而绞杀在一起,时而分散开来。

    唐川在此时已经进入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似乎这天地之间,除了眼前这个强大无匹的敌人尼菲蒂蒂,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目标。这个被古德里奥誉为能够超越尼菲蒂蒂的天纵奇才,他并不知道他此刻作为人类的所有潜力都已经被眼前这个强大的对手给激发了出来,他的精神力量在这个时间,已经上涨到了一个最高值,只比古德里奥当年死磕至高神所展示出来的恐怖精神力量略逊半分而已。

    当初唐川能够在自己的精神世界战胜古德里奥,凭借的便是他这种强大坚定的意志!

    压迫越强,他的反抗力就越大,收到的威胁越大,他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便越强大!

    魔法的力量不仅仅依靠着魔法师平的魔力修炼与积累,更依靠的是魔法师本的精神力量与精神潜力。

    在魔法的世界,数亿计的人都梦想着能在魔法的道路上闯出一片自己的天空,可是真正能成为魔法师的却是寥寥无几,而能窥觑魔法最高境界而成为大魔导师的,更是凤毛麟角。

    想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魔法师,首先选择的便是修行人的精神力量与精神潜质。如果此人资质不高,那便是再好的魔法教师也无法教会一块顽石使用魔法。

    譬如唐川,他之所以能聆听到古德里奥的声音,便绝非偶然。

    以古德里奥挑选继承人之挑剔,自然是亿万人中选一人,否则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为何偏偏挑中了唐川一人?

    这只能说明,机缘巧合中定有必然因素!

    唐川强大的精神潜力与坚定意志,再加上他天生不屈的格与高洁孤傲的灵魂,让他成为了另外一个骄傲孤独的死灵之王。

    他的格,他的天赋,他的机遇,这一切加在一起,让他必然而然的成为了命运舞台上最光芒四的角斗士!

    唐川,他不屈的怒吼声在这三千年前的历史长廊中如永不消失的号角,化成这片古老土地上最激昂顿挫的音符,化成尼罗河中最激烈壮丽的浪花,他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中的武器,惨烈拼搏,誓不低头!

    谁也不知道,究竟是角斗士会砸破命运的囚笼,还是会将自己的血撞碎在坚固的牢笼上,化为一片灿烂猩红的图腾?

    尼菲蒂蒂无法理解唐川为何一直不肯放弃自己的人类份,接受命运的安排,成为一个真正的神灵。

    同样,唐川也无法理解,尼菲蒂蒂为什么会突然间背叛古德里奥,会放弃她曾经拥有的一切,而成为一个绝对无无义的“神”。

    唐川与尼菲蒂蒂的对抗,在这个时候,看起来更像是当年古德里奥与至高神的对抗!

    穿越殇殇奔腾的历史长河,跨越无数个文明的沟壑断层,尼菲蒂蒂与唐川厮杀在一起的影在这一瞬间定格了,他们浑绽放出来的光芒让他们各自的影与数万年前的那一幕画面渐渐的重叠,覆盖。

    天空中,代表着人类最强大力量的唐川疯狂的向尼菲蒂蒂展开逆袭,而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降世神,尼菲蒂蒂,她则从容不迫的在这惊天动地的攻击中游走闪躲着。

    张天师仰着头,痴痴的看着天空中这一场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的对决。

    这个无所不知的预言师在这一个时候,他自己也弄不明白,这一场战斗的起源究竟来自于什么地方,什么时间?

    也许,从人类一来临到这个世界上,这一场战斗就已经蓄势待发了。

    也许,在人类繁衍发展的文明轨迹中,这一场战斗就始终串联在这条历史长河中。

    张天师苦笑着,他不自觉的想起第一次看见唐川时的景。

    那个时候的少年青涩得像一个没有长开的孩童,那时他的脸上写满了对未来的懵懂与向往。

    可,这个时候再看,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为了自己命运而奋力厮杀的角斗士!

    原来,我一直都弄错了……

    张天师喟然一叹!

    在少年的旁一直走到这里,张天师才终于明白,原来他所预言的一切从一开始就错了。--凤舞文学网--

    虽然,在他的预言中,世界末必将来临,可是他却判断错了目标!

    原来,这个少年并不是毁灭世界的恶魔,虽然他体内蕴藏着无比强大的黑暗力量。

    原来,眼前的这个神秘女人才是企图毁灭这个世界的终结者,虽然她看起来像一个代表着光明与审判的神灵。

    张天师嘴角发苦,呆呆的看着唐川狂放不羁的姿,痴痴的出神。

    我一直在为世界末的到来而奔走着,努力着,与自己命运抗争,与强大的敌人抗争。

    我一直以为自己才是这一场末预言中的主角,我一直以为自己才是这场末命运中不屈抗争的英雄!可是,当我的预言与这个少年的命运重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他才是这一场战争中当之无愧的主角,他才是在这场难以逆转的末预言中,力挽狂澜的中流砥柱!

    张天师看着天空中那一场惊世骇俗的大战,他有一种被赶下舞台中心的失落感。随着预言中谜团的解开,更多的谜团又接二连三的涌了上来。

    这个女人和唐川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们之间究竟有怎样的恩怨?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毁灭眼前的这个文明?而三千年后,企图毁灭未来文明的,是不是同样也是她呢?

    如果不是,那又会是谁?

    如果是,那眼前的这一场战斗究竟谁胜谁负?

    在这一场战斗中,我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张天师一个人在心中扪心自问,高寄萍、罗汉、罗刹,七剑等每一个人都仰着头看着天空中的这一场人神大战。

    “我们该怎么办?”罗刹低声在张天师的耳旁说道。

    张天师低下头来,回头看着他,满脸苦涩的笑容,眼中的震骇与迷茫久久不能消散。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可是……”一旁的百合嘴快的接道“你不是无所不知的张天师么?”

    张天师一声长叹:“这个世界上,连神都不敢说自己无所不知,更不要说是人了。”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嘲讥讽的笑容:“也只有人类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动物敢自夸是无所不知了!”

    张天师的自嘲让七剑面面相觑,在他们看来,眼前的这个预言师无疑是队伍的灵魂人物。他虽然一直不是战力最强的一个人,但他一直是他们这一群人中最睿智最理的指挥官。

    他永远会在正确的时机选择正确的选项,因为他能透过时间的迷雾看见未来的真相。

    所以,无论是疯狂天使高寄萍,还是七剑的其他人,他们都无条件相信张天师的任何选择。

    就像他们之前也曾无条件的相信,这个恐怖少年唐川一定不会有任何的敌人是他的对手一样。

    可是,这个世界上任何的信念都有被置疑,被践踏,甚至是被颠覆的一天。

    当七剑骇然看见一个比死灵之王更加恐怖的存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当他们看见智慧聪绝的张天师满脸迷茫的时候,他们突然之间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就像他们所有的世界观被突然间颠覆,他们所有的信念突然间被践踏!

    罗刹呆呆的看着几乎塌陷的暗红色天空,他沉沉的说道:“我们究竟该怎么办?是选择袖手旁观?还是选择加入其中的一方?”他低下头来,叹了一口气:“如果是后者,我们选择加入谁?是那个并不可靠的盟友?还是这个更加不可靠的女人?”

    七剑一片沉默,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

    张天师笑了笑,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你觉得如果唐川赢了,我们能活下来么?”罗刹呆了一呆,不自觉的向七剑其他人看去。

    百合飞快的点了点头,高寄萍也缓缓的点了点头,而罗汉与无道子则犹豫了一会,缓缓的摇了摇头,在他们一旁的南山则先是摇了摇头,却中途停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张天师嘿的笑了笑:“那你们觉得,如果这个女人活下来了,她会让我们活着么?”

    七剑一听,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埃赫纳吞死在她旁的可怖形,在他们边不远处,这棵参天大树仿佛还在滴淌着鲜血。

    七剑极其罕见的同时飞快的摇着头。

    张天师苦笑了一下:“这么一来,答案不是很明显了么?”

    百合在一旁轻声的插了一句话:“可是,我们到底该怎么回去呢?”

    张天师看了她一眼:“先想办法活下来再说吧!”

    百合默然,退到了一旁,不再说话,只是痴痴的看着天空中那两个遥不可及的影。

    与阿努比斯大军一场惨烈的大战之后,七剑每个人的力量消耗都很严重,此时要加入到这样一个如此恐怖的战团,其挑战与压力,真是可想而知。

    除了高寄萍,其他的几人一个个都是面色凝重,双眉紧锁。

    “怎么?你们干什么都一个个哭丧着脸?”张天师嘿的一声笑。

    罗刹苦笑道:“你自己看看,我从十年前入六处,经历大小战斗数百场,哪里见到过这样恐怖惊人的战斗?”

    他正话说间,却见天空突然“哗啦”一声传来雷霆一般的霹雳声,唐川手中的死神之镰一刀劈去,却被尼菲蒂蒂的手掌接了个正着!

    尼菲蒂蒂手握着这把镰刀的刀刃,用力一夺!

    唐川子一倾,眼看手中的诅咒权杖要被夺走,他猛然间上的力量瞬间消失,手中诅咒权杖释放出的黑色气雾也随之消失,尼菲蒂蒂的手中顿时握了一个空!

    唐川的体却借着这股力量飞快的扑到尼菲蒂蒂的跟前,手中的黑色镰刀再次释放而出,刀锋滋滋乱响的向尼菲蒂蒂劈去!

    尼菲蒂蒂一声冷笑,手掌轻轻拍出。

    却见她这一掌看起来并不快,在远远的地上看去,便像一团白光在缓缓移动,每一点在空中挪动的轨迹都被人清晰的看见。

    可是在唐川看来,这一掌简直快到了极点。

    他形刚动,尼菲蒂蒂的这一掌便已经拍了出来,封死了他所有的路线,似乎无论他的刀劈向哪个地方,都会被这一只手掌给挡下来,而且她随时都能顺着唐川出刀时露出的空当,乘虚而入,给他以沉重打击。

    唐川反应极快,在空中凭空的一个旋子像陀螺一样,恰恰避过了尼菲蒂蒂的手掌,顺着她的手臂转到了她的后,手中的镰刀高高举起,怒劈而下!

    这一刀,在空中滋滋作响,尼菲蒂蒂的形顿时被劈成了两半,形扭曲,渐渐变成了一片虚影!

    唐川这一刀刚刚劈下,刀势没有任何阻挡,心中便知道不妙,立刻回便是一刀!

    在他后,尼菲蒂蒂手臂一挥,像挥舞着雷神之锤的天神,一股无法抵挡的力量汹涌而来,重重的撞在唐川手中的死神之镰上,将他轰得瞬间坠落地面!

    张天师与七剑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在空中交手,唐川的形才似流星一般坠落地面,便见尼菲蒂蒂子化作一道白色流光向唐川扑了过去!

    可尼菲蒂蒂形刚动,便突然间一阵铺天盖地的骨矛如怒浪一样向她扑来。

    尼菲蒂蒂只淡淡的笑了笑,手指对着这白茫茫一片的骨矛一指,唇齿轻碰:“破……”

    “轰”的一声,这气势骇人的骨矛瞬间变成芥粉!

    可就是这么一点点时间的耽误,唐川便已经重新出现在了尼菲蒂蒂的旁,他满头黑发狂舞,似一个进入了狂状态的角斗士,再一次向尼菲蒂蒂展开了狂攻!

    地面上的罗刹苦笑着:“这种层次的战斗,我们真的插得上手么?”

    他声音顿了顿:“而且,和这样一个恐怖的敌人战斗,我们能活着回去么?”

    这一句话顿时击中了每一个人心中的犹豫与迟疑。

    张天师扫了他们一眼,反问道:“你们应该想的是,如果我们不反抗,我们会是一种怎样的死法!”他指了指旁这棵几人粗的参天巨树:“你们想像它一样么?从此以后变成这么大一堆烂木头长在这片土地上,三千年后,我们国家的后人来旅游的时候,在你们的上刻下‘某某到此一游’这几个字?”

    “啊,对了,我差点忘记了!”张天师露出一个恍然的表,语气越发的嘲讽“如果唐川输了,那这片土地上的文明肯定会被毁灭!你们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他的目光望向一旁痴痴呆呆的郑霞:“某位精通历史的漂亮小姐,你应该知道如果这个文明被毁灭,这意味着什么吧?”

    被眼前这一切一直震撼得说不出话来的郑霞,突然间惊醒过来,她听见张天师的话,忍不住苦笑道:“如果这个文明被毁灭,这就意味着我们所熟知的历史被改写了,那么未来三千年后的我们将不复存在。甚至,我们那个世界的文明还存在不存在都是一个疑问!”

    张天师仰着头,哈哈一声大笑:“你看,连郑霞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者都知道这个道理,你们居然不知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

    七剑除了高寄萍一脸漠然之外,其他几人被张天师说的面红耳赤,羞怒交加。

    无道子沉声道:“张道友,这种激将法就不要再用了。你有什么好方法能战胜眼前的强敌,说出来,我们照做就是了!”

    张天师嘿的一笑:“我有什么好办法?我的办法就是,战,死战!如果我们不能赢,那么这个世界就会被毁灭,而我们所在的未来世界也将被波及。都看过《蝴蝶效应》这个片子吧?你们不希望以后有一天回去看见自己的家变成原始森林吧?”

    一旁的郑霞突然接道:“其实,我觉得倒不比害怕。”

    “为何?”七剑和张天师大讶,异口同声的说道。

    郑霞被他们这齐齐追问的样子吓了一跳,吃吃的说道:“其实,在我们的世界中,这里发生的一切已经是被记载过的历史。无论是发动宗教改革的埃赫纳吞,还是这个像神一般强大的尼菲蒂蒂,又或者是在历史记载中曾经杀死埃赫纳吞与尼菲蒂蒂的斯孟克卡拉,也就是唐川。这一切,都是被记载在史文中曾经发生过的事。”

    张天师朦朦胧胧似乎明白郑霞想要说什么,他不由自主的接话道:“所以,你想说的是。我们眼前的一切,其实就是三千年前必然发生过的历史?也许,唐川战胜尼菲蒂蒂,正是已经发生过的事?”

    一旁的百合插话道:“你们说的这么高深,我听不懂啊!”

    张天师回头嘿的一声笑道:“就是历史链条理论,你听说过么?”

    他正说着,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仿佛黑暗天空中突然劈落的一道闪电,似乎有一个以前一直迷茫朦胧的问题突然间融会贯通!

    他瞪大了眼睛,似乎看见了一个惊天的谋在眼前铺展开来,声音不自觉的都有些颤抖:“原来,原来是这样……”

    “什么这样?”罗刹追问道。

    张天师的声音微微发颤,似乎有些恐惧,似乎有些兴奋,他眼神中突然间流露出一丝令人畏惧的狂,他翻过一把抓住罗刹的胳膊,大声道:“你说,如果唐川赢了,他杀死了这个女人。那么,这一切就完全符合了我们所熟知的历史,斯孟克卡拉杀死了埃赫纳吞与尼菲蒂蒂。在这个时代,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和埃赫纳吞和尼菲蒂蒂相抗衡,所以,只有唐川有可能战胜他们!”

    “所以?”七剑的几人越听越迷糊,不约而同的追问。

    “所以……”张天师嘿的一声冷笑“唐川就是斯孟克卡拉,他就是三千年前这段历史的一个组成部分!他阻止了这个疯狂的法老王和这个疯狂的女人毁灭这个世界!”

    “可是,他明明和我们一样,来自于未来啊!”百合忍不住大声反驳道。

    张天师哈哈大笑,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历史的长河中,谁能说的清每一片历史碎片的来历?多维空间本来就是一个环环相扣的链条,而唐川,正是这其中的一个链条!”

    罗刹在一旁忍不住也打断了他的话:“张天师,这个时候你神神道道的说这个干什么?我被你说的满头雾水!这明明是三千年后的人,怎么会成为三千年前的历史人物?”

    张天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竖起了两根手指:“你如果不明白,那就算了。以你的智商不需要理解那么多!你所需要知道的是,第一,唐川是这一段历史的组成部分,所以,这是一段已经发生过的既定现实!在没有任何外力改变它的况下,唐川必将战胜尼菲蒂蒂!第二,在我们一路来,一直有人在不断的阻挠着我们来到这里。我之前一直以为是有人想阻止我们争夺神器,可是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这些人并不是在阻止我们拿到神器,而是企图杀死唐川!”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唐川死了,谁来阻止尼菲蒂蒂与埃赫纳吞毁灭这个文明?”张天师冷冷的笑着,他目光锐利“所以,送葬者汉克一而再,再而三的狙杀唐川,人狼威廉、血伯爵林克不约而同的围攻唐川。这一切,为什么会如此巧合?”

    “你是说,有人在背后纵着一个谋?”百合脱口而出,眼睛瞬间睁大。

    “是啊,就像我千方百计的阻止着世界末的降临,而有的人则在千方百计的加快并导演着世界末的到来啊!”

    “原来,世界末不是在我们那个世界发生,而是在三千年前啊!”张天师喟然一叹。

    “现在,你们明白‘空间轮回’魔法的可怕之处了么?”薇薇安突然出现在他们的旁,打断了张天师的感叹“如果眼前的这个少年死亡或者战败,那么我们都得消失!”

    “是你?”张天师皱着眉头,上前踏了一步,咄咄人的追问道“你在这一场谋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他话音刚落,一旁的七剑几个纵跃,隐隐的对薇薇安形成了合围之势。

    薇薇安耸了耸肩膀:“不,我什么角色都没有扮演。”她看见张天师眼神突然间变得无比疾厉,杀气腾腾,她苦笑了一下,改口道:“好吧,如果你非得认为我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那么我只能说我扮演了一个保镖的角色!和血伯爵林克与送葬者汉克他们不一样的是,我的任务是保护这个少年不出任何意外的回去。所以,目前来说,我们是盟友……”

    张天师冷冷的问道:“谁主使你的?又或者说,谁能使唤得动大名鼎鼎的‘风之魔法师’?”

    薇薇安毫不示弱的扫了他一眼:“无可奉告!当然,你们可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如果你们不怕自取其祸的话!”

    美艳的魔法师用手指了指空中已经由死战变成苦战的少年,冷冷一笑:“他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唐川的确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他和尼菲蒂蒂之间的实力差距其实像尼菲蒂蒂说的那样,相差得并不太远。

    如果说尼菲蒂蒂所掌握的纯粹力量就像胡夫金字塔一样,傲然于世,那唐川所掌握的力量就像胡夫金字塔旁边的哈夫拉金字塔,仅仅只是矮了一个头而已。

    但是,他们两个人对于力量的理解与境界,却是天差地远。

    一个是魔法时代魔武双修的天才,精通光明魔法与黑暗魔法的巫妖王,一个活了无数年,积攒了无数战斗经验的神……

    而另外一个,是原本平凡弱小,每天只为了求温饱,求生存,最大梦想便是还清债务考一个好大学的普通高中生……

    尼菲蒂蒂对力量的理解,其精湛程度丝毫不亚于古德里奥,甚至还在其上!

    而唐川,他对力量的理解,仅仅也只是刚刚入门而已。

    这就好像一个年幼的少年挥舞着千斤巨锤,纵然声势惊人,可是在尼菲蒂蒂看来,他每一次惊天动地的攻击都会浪费巨大的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唐川虽然一直压着尼菲蒂蒂狂攻,气势惊人,却始终无法真正伤害到她一根寒毛。

    而尼菲蒂蒂,她虽然几乎没有出过几次手,可是她每一次妙到毫厘的躲避与时机绝妙的进击都让唐川或感觉到有力无处使,或感觉到被人中流击水,闷异常!

    远远的看去,两个人绞杀成一团,似乎唐川还隐隐占据着上风。

    可是只有年轻的死灵之王自己才知道,他交手的这个恐怖敌人,似乎是在有意无意的引着他,戏耍着他,像一只猫捉住了自己的猎物,一定要将他到没有了兴致,再一举格杀!

    唐川被眼前的这种形给压抑得口像堵了一块巨石,他不再怒吼,不再挥舞着镰刀,似泄愤一般狂攻不止。

    当死神之镰不再如风挥舞,笼罩在尼菲蒂蒂周围的黑色影顿时便暗淡了许多。

    尼菲蒂蒂淡淡一笑,她的双手突然间化成了一团刺目的白光,如水银泻地一般开始向唐川狂攻而来!

    唐川咬着牙齿,拼命的抵挡着四面八方而来的进攻。

    他疯狂挥舞着手中的长镰,体周围似变成了一个黑色的铁桶!

    尼菲蒂蒂一次又一次轰击在他的防御圈上,时而威猛如巨斧开山,时而细腻如水银泻地。

    唐川觉得自己边似乎到处都是尼菲蒂蒂冷漠的眼神与淡淡的笑容,似乎到处都是她那一双白皙却无比恐怖的双手!

    唐川之前的攻击像一头愤怒的熊在疯狂的用蛮力攻击着对手,而他的敌人却是一头狡猾的猎豹,始终凭借着自己快捷迅敏的形与他周旋。唐川虽然在狂攻中偶有灵光一闪的表现,可是他毕竟不像尼菲蒂蒂这样拥有丰富无比的战斗经验。

    当唐川稍微一露出后继乏力的状况,尼菲蒂蒂立刻便抓住了唐川露出的破绽,用同样威猛的攻击,气势汹汹的压着他一阵狠揍。而与他刚才疯狂围攻不一样的是,尼菲蒂蒂的攻击非常讲究策略,她往往在密不透风的猛攻中会夹杂以用诡异形抽冷子照着唐川要反击的地方来几下,让唐川郁闷得几乎吐血!

    这种感觉让唐川几乎暴躁得快要疯狂!

    天空中,这片刺目的白光与她上斗篷的流红混杂在一起,红白交加,如同长河染血,紧紧的缠绕着天空中一团黑色招摇的火苗!

    似乎,这一小点黑色的火苗随时都会熄灭!

    “轰轰轰!”

    尼菲蒂蒂的手每一次与唐川的镰刀相撞,便会震得天地猛烈一颤!

    天空越发的低沉黑暗,似乎抬手就能将天捅一个窟窿。

    大地越发的龟裂颤抖,似乎下一秒钟它就会碎裂成无数的碎片!

    张天师和七剑在这种惊天动地的力量下不自觉的冒出一个想法:“唐川,他真的能打败这个女人么?我们,真的能回去么?”

    在他们的眼眸中,一个戴着黄金面具,披红色斗篷的女人,她每一次挥手,天空便会战栗,她每一次呼吸,大地便会颤抖!

    她神威凛凛,不可一世,不可战胜……

    怎样才能战胜她?

    唐川怒视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这个他永远也无法回避的一个女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召尸墓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