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死灵法术连环击(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川 书名:召尸墓响
    <---凤舞文学网--->

    七剑站在唐川的后,不仅保护着瑟瑟发抖的郑霞,更保护着唐川的后背。--凤舞文学网--

    而大丈丸等人却因为这狭窄机舱的空间,而无法展开立体式的强大攻击,两边的人一时间都在短时间内想不出击败对手的方法。

    他们互相对峙着,怒目而视,却陷入了僵局。

    这种对峙只是短暂的,首先打破这种局面的,是唐川。

    唐川手中托着一团旋转扭曲的死灵之气,他目光森寒地扫了对面的人一眼,似乎在挑选着人选。

    从哪个开始呢?

    唐川的目光落到了手持八咫神女镜的天魔雄命的上。

    强大的亡灵之力从唐川的体内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来,无声无息地散步在周围,像充满了剧毒的空气分子,一点一点地侵入到天魔雄命的体内。

    瞬杀裂魂咒再一次展露出它的狰狞可怖之处……

    虽然薇薇安控制着风元素,将机舱的裂口处封闭了起来,可是外面刮来的呼呼飓风,清晰地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仿佛地狱深渊的怪兽呼号。

    张天师畏惧地看了一眼唐川手中不断扭曲,并发出阵阵吱吱声的死灵之球,他很清楚,唐川又一次要准备使用出他的必杀技。

    裂魂瞬杀术。

    少年边缭绕蔓延的黑雾,让他看起来神秘而恐怖,死灵法师苍白而消瘦的面孔在黑雾中冷冷一笑,让他对面的敌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冷战。

    天魔雄命,这是一个材约莫一米七左右的女人,个头在本人中算是很高了。这个女人头发乌黑,披洒在自己的肩膀上,额头被一抹刘海盖住,两只又细又长的眼睛用充满了咒法力量的墨笔重重地勾抹过,眼角斜飞入鬓,再配上她这张又尖又长的脸,仿佛本神话中的九尾妖狐玉藻前的面孔。

    说来,天魔雄命这个年仅二十岁的女人,不仅仅是由圣慧法亲王一脉流传下来的嫡系传人,更是华藏院流传世的唯一弟子。她年仅六岁便能让伊式神宫的镇宫之宝八咫神女镜,主动认主,七岁开始,便跟随当时本的四大圣僧空海神僧修行忍法与密宗,十三年来,每月精髓洗伐脉,一降魔除妖的本事着实不能小觑。

    只见她如葱手指轻轻握着八咫神女镜,手指尖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似乎与镜中的力量互相呼应,发出细微而不可闻的嗡嗡声,仿佛在孕育着下一次强大的攻击。

    天魔雄命的眼睛微微地眯着,目光警惕地盯着她面前的这个对手。

    本大东亚特战部的四大王牌之一,天魔雄命自然有她的强悍之处。

    她手中的八咫神女镜,历时千年之久,镜边古铜色,背面饰以青松与古龟为图案,镜中一片虚空,可看起来却仿佛有粼粼水光在波动,玄妙无方。

    这个神器作为本最高神灵,天照大神的御灵流传于世,如今传到了天魔雄命的手中。

    只遗憾的是,本修行人往往达到了御器的境界之后,便开始偏向于器的修炼,而忽略于自法力的提高。

    耽于术,而小于道。

    这恰恰与华夏修行人相反。

    华夏修行人往往由法入器,再由器入法,法器只是他们的辅助物品,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此为修行之大道。

    这一点来说,倒是和死灵法师极为相像。

    只不过,华夏修行人讲究的是天地一合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修行到最高境界,花草树木皆为法器。

    而死灵法师,这个以杀戮而存在的法师,他们的修行往往是建立在死亡的基础上的。无论是生者的生命力量,还是亡者的死灵力量,都可以为他所用,都可以被他们吸纳进入自己的体内,然后炼化成为自己的力量,他们手中的神器固然能够让他们更强大,可是归根结底,死灵法师追求的永远都是自力量永无止尽的提升。

    所以,当继承了死灵之王力量的唐川,他决定向天魔雄命痛下杀手的时候,天魔雄命的命运就在这一刻已经被决定了。

    尽管,她是大东亚特战部的王牌之一,尽管她是华藏院唯一的传世弟子,尽管她是继承了本三大神器之一八咫神女镜的修真强者。

    但是地狱阎王在生死薄上面,在她名字上面重重地画了一个叉!

    如刀枪剑戟,如鲜血淋漓的,叉!

    当她面对唐川的裂魂瞬杀术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反应,亡灵之力像无孔不入的毒气一样钻入了她的体内,一点一点地抽取着她的生命之源。

    死灵法术,在外人看来,不仅仅强大恐怖,冷邪恶,而且还十分的险狠毒……

    裂魂瞬杀术无比强大,只要能完成施术过程,那么,中招者必死无疑,绝无幸免!

    可是,这个法术却同样有着致命的缺点,第一,它的施术时间太长,虽然死灵法师施展这一个法术的时候是寂静无声,悄无声息的,但是,若是对手恰好在这个时间段发起进攻,那么,施术者就不得不放弃中断裂魂瞬杀术的施展。

    第二,裂魂瞬杀术虽然一击必杀,但是,它始终是只能击杀一人,无法大面积杀伤敌人。

    这两大缺陷让裂魂瞬杀术成为了偷袭最好的单体必杀术,而始终无法在快节奏的正面对敌中有多大的用武之地。

    眼前的这个局面,倒是为唐川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良机。

    方才的几下交手,唐川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让大丈丸等人为之惊叹畏惧,尤其是当大丈丸冒然挑衅唐川之时,中多重诅咒术,几乎被秒杀的况,让他们一个个心惊胆战,一时间竟然没有再次出手。

    大丈丸回头看了一眼血伯爵林克、死亡爵士约翰.乔治桑、赤面蛛希伯来.玛丽他们一眼,忍不住低声恼怒道:“难道,盟友们就准备一直袖手旁观么?”

    英国的血伯爵林克面容冷峻,他凝神打量着唐川,一言不发,而法国的死亡爵士乔治桑则满脸无辜地耸了耸肩膀:“这里总共就这么点大,没有我们伸手伸脚的空间啊!”

    美国的双子星之一,上帝的左手里克.托马斯则静静地站在原地,淡淡的笑着,他的左手垂在又宽又大的袖子里面,从一开始就似乎从来没有动过一样。--凤舞文学网--

    意大利特勤机关“sas”的赤面蛛,希伯来.玛丽倒是一个极其嗜血好战的女人,她材高大魁梧,仿佛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她脸极长,面容粗犷,长得很像《异形》系列中的女主角,充满了刚硬的气息。

    这个女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异能者,依靠着自己体内的特殊能力而战斗的战士。

    她原本是一个流亡在南美的雇佣兵,仗着自己强悍的战斗能力与特殊的异能,成为了沙场上凶名赫赫的赤面蛛。由于她太过于凶残与嗜血,仇家众多,为了躲避风头,玛丽最终为意大利的sas机关所招收,编入了特别行动队,等级为双a级的战斗人员。

    她之所以为女流之而能成为罕有的双a级战斗人员,其原因很简单。

    因为,普通的异能者只有一项特殊的能力,而她,有两项……

    玛丽面容不动,可是眼中却流露出浓重的杀气,一种只有双手沾满鲜血的人才特有的杀气。

    她上前跨了一步,步伐极大,已经是寻常人的两倍距离,正好来到天魔雄命的跟前。

    玛丽平里征战无数,第六感敏锐无比,她刚刚来到天魔雄命的旁,便觉得浑忍不住发冷,像置在一个大冰窖中一样,浑毛孔忍不住收缩!

    玛丽愣了一下,扭头向天魔雄命看去,却见这个女人全神贯注地盯着唐川,如临大敌,上淡淡地有一股眼几乎无法分别的黑气在丝丝缕缕地钻入她的毛孔,然后又游走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修真人的法术么?

    玛丽不自觉地又向唐川看去,却看见这股极淡的气息竟然向少年手中旋转壮大的黑色之球飘去。

    她猛然间一惊,大声喝道:“他在施法,快打断他!”

    玛丽一声大喝,震得每一个人心中都是一颤!

    天魔雄命猛然惊醒,可是,唐川手中的黑雾已经渐渐消散,一个血红跳动的心脏已经出现在他的手掌心之中。

    是的,如果在不破坏这架飞机的况下,我的确无法同时消灭你们这几个人。

    是的,如果我不站在大地上,我就无法召唤死去的骨骸来为我战斗。

    可是,你们以为死灵法师的能力,仅仅如此么?

    在魔法的世界,关于亡灵法师的名言很多。

    其中最广为流传的一句,就是:我只需要一具尸体,就足以制造一个地狱!

    唐川的嘴角冷冷一笑,狰狞无比:“裂魂瞬杀术!”

    死吧!!

    唐川的手指用力一捏!

    天魔雄命陡然间子像被人用千斤重锤一样,狠狠一砸,猛的一震,她脸上的血开始像波浪一样涌动,七窍中流淌出猩红浓重的鲜血,她上的血像下雨一样往下跌落。

    “不!!”

    大丈丸等人几乎同时一声怒喝,纷纷使出一个又一个恢复术、神照术,企图挽救天魔雄命的姓名。

    可惜的是,裂魂瞬杀术之所以可怕,就在于它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从目标上抽取出大量的生命元素,而死灵法师则可以通过所掌握的这些生命元素来锁定对方的生命本源,从而彻底毁灭对方体内同样的生命元素,造成目标单位不可逆转的伤害。

    天魔雄命哀嚎着,子腐烂枯萎,她五指如钩,双臂挥舞,子下面一滩又黑又浓的血水,声音渐渐地弱了下去。

    在她旁边的人,无不骇然变色!

    一双双惊恐的目光投向唐川!

    大丈丸想起方才命悬一刻的危险形,此时浑颤抖,一声大吼:“杀了他!”

    他一声发喊,天津翁星和石川恶四郎都是眼睛血红的一声怒吼,而他们后的血伯爵林克、死亡爵士约翰.乔治桑以及赤面蛛玛丽都为之震撼,他们很清楚,如果他们的盟友死了,那他们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唇亡齿寒的道理,洋鬼子也还是懂的。

    这六双眼睛同仇敌忾地望向唐川,形同时发动。

    唯有“上帝的左手”里克.托马斯,脸上带着倨傲的笑容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形纹丝未动。

    大丈丸等人在目睹了天魔雄命的死之后,他们马上明白不能给这个少年空闲施法的时间,要不然,他们会像小鸡一样,被唐川一个接一个的收拾而死。

    原本抱着保存实力,互相消磨对方念头的大丈丸和欧盟等人,此时终于齐心协力起来,决定联手向这个可怕的少年发起攻击。

    可是,他们并没有料到,死灵法师的攻击并没有因为天魔雄命的倒下而结束,恰恰相反的是,唐川一连串狂风暴雨一般的进攻,才刚刚开始!

    你们以为,设置这样一个小小的局就能奈何得了我了?

    别幼稚了!!

    唐川伸着手,手指在空中捏碎了天魔雄命的心脏,此时缓缓张开,对他面前的敌人一指,他的嘴角带着一丝死神一般的冷酷狞笑,唇齿轻启,吐露出的音节却仿佛古老贵族一般优雅:“尸爆!”

    破局!!

    刹那间,只见已经死去的天魔雄命猛然间像气球一样膨胀而起,她灰白的如同注满了水,肌肤吱吱的流着脓血,一双眼珠子死死地往外鼓起,仿佛下一秒钟就要夺眶而出。

    她这反常可怖的模样,让周围的人立刻察觉到不妙!

    玛丽一声大吼:“快躲!”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而且,这并不宽敞的机舱中,他们又能躲到哪里去?

    “噗!”的一声!

    天魔雄命的尸体像炸弹一样爆炸开来!

    离天魔雄命最近的玛丽顿时发动异能,“石化!”,只见她上的皮肤刹那间变成一块又一块的岩石,这像弹片一样飞溅开来的血和骨骸重重地砸在她的上,击出一个又一个宛如子弹撞击过后留下的弹坑。

    大丈丸反应最快,他一声大吼,飞快地一跺脚,子一转,竟然躲到石川恶四郎的后去了。

    而石川恶四郎,这个里高野的传人,正要施法护,却陡然间浑一麻,唐川一个迟钝术、麻痹术和恐惧术像连珠炮一样放了过来。他竟然连施法都来不及,便被这狂而来的血重重地击在上,这无数飞的骨骸像高速机关枪中喷出的火神子弹,将他的上打得透穿!

    天津翁星离得稍微远一点,她大骇之下,足下飞点,形闪电一般疾退,眼见这这飞而来的腐与骨头碎片刺破空气,如同跗骨之蛆,紧紧地咬着她,只要她形稍微一慢,便会立刻透传她的体!

    可是,这机舱才多大?

    天津翁星只觉得背后一凉,自己竟然已经靠在了机长室的铁门上,再也没有地方躲避了!

    她眼中的瞳孔猛然间放大,看着这死神夺命的骨骸碎片缓缓地向她来!

    可就在这骨骸即将扑来的时候,却见“噗噗噗噗”一阵闷响,这些血和骨片重重地撞在一面无形的墙壁上,像一滩粘在玻璃上面的泥,一点一点地跌落在地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天津翁星扭头一看,却见薇薇安收回一只手,她修长白皙的无名指佩戴的戒指上面,闪过一道湛蓝色的光芒,薇薇安对她微微一笑:“很恶心,对么?”

    天津翁星却突然觉得一阵耻辱,我为华野宗最优秀的弟子,怎么竟然让一个白猪女人救了?

    她别过了头,不想说话,却恰好看见两个几乎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却又勉强坚持的劫匪。

    方才这超越凡人想象力的战斗,让坚定的教徒已经再也没有了朗诵经文的心思。

    穆罕默德和他们两个人用着无比仇恨惊恐的目光注视着那个少年,像在看一个从地狱中爬出的魔鬼。

    大丈丸和天津翁星逃过了一劫,石川恶四郎却被尸爆重创,一声大吼,狂喷鲜血!

    血伯爵林克与死亡爵士乔治桑却各自凭借着自己的本领,躲过了这致命的尸爆。

    血伯爵林克眼中闪过一丝血红的光芒,他的形像波浪一样缓缓飘动着,仿佛变成了一道虚影,这些血和骨骸硬生生地从他的体中间穿过,激起一阵波纹,然后他的体又渐渐地变成实体。

    而死亡爵士乔治桑,脸上仍然挂着嬉皮笑脸的笑容,可是眼中却是精光四,丝毫不敢大意,他一声大喝,只见他眼前瞬间便燃起一道火墙,无数疾而来的片与骨骸撞在这面火墙上,顿时被烧得汽化,发出一阵令人难闻呕的刺鼻味道。

    剩下一些无差别飞而出的骨头碎片,却是冲着“上帝的左手”里克.托马斯飞而去。

    却见他不动声色,拢在袖子中的左手手臂一抬,手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像画了一个圈,这些骨头碎片撞在他藏在袖子中的手掌上,竟然顿时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异能者之所以为修真者仇视,不仅仅在乎他们的强大能力或者是天生而来,或者是基因变异而来,更因为,他们使用能力的时候,是意念驱动,瞬间发出。

    而修真者,若要修炼到意随神动,力随心发,却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磨难和苦练才能修来。

    一边是轻轻松松与生俱来的能力,而另外一边是苦苦修炼千辛万苦才能练得的力量,这两群人遇到了一起,就像华山派的剑宗遇到了气宗,能不互相敌视么?

    唐川后的张天师大喝一声:“唐川,注意他们的超能力!”

    张天师话音刚落,便见赤面蛛玛丽一声大喝,快步向唐川扑来!

    唐川冷冷一笑,手一抬,一面涌动的骨墙便出现在他与玛丽的中间。

    玛丽瞬间石化,像一个手敏捷的石头人一样,一拳重重地向骨墙上砸去!

    “轰”的一声!

    骨片四处飞溅……

    骨墙,竟然被砸碎了!!

    唐川眼中瞳孔猛地一缩,看着这个拳头硬生生地砸破骨墙,刺破空气,带着一股极强劲烈风向他轰来!

    赤面蛛玛丽硬生生地将唐川跟前的骨墙砸了一个洞,坚硬得仿佛像金刚石一样的体从中间硬生生地闯了过来,墙壁上狰狞扭曲的亡灵手臂在她的上竟然连个手印都没有留下来。

    唐川第一次遇到这样强横的异能者,一时间竟然愣了一下,他瞬间连放了几个诅咒法术,却如泥牛沉海,对方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唰的一声,一条碧绿的丝带飘了过来,紧紧地缠在玛丽的胳膊,像当初将刺骨紧紧包裹而住的那样,将玛丽包在了里面。

    玛丽这石化与神力不仅仅可以让她刀枪不入,还可以让她无坚不摧,堪称世间至刚,可是当这条绿丝带却是传说中的螺祖采洞庭山的蚕丝,聚天地之灵气,集月之精华,历经七七四十九年而织成,乃世间至柔,小洞天的无尚法宝,

    赤面蛛玛丽被这至柔的翠绿碧落丝仅仅缠住,她形顿时止住,重重摔倒,她大吼着,苦苦挣扎,一神力却无从使用,整个人如同蚕蛹一样倒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唐川闷哼一声,都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高霁萍援手了。

    真是多管闲事!

    他心中念头刚刚冒起,便见血伯爵林克和死亡爵士乔治桑同时动了,而大丈丸与天津翁星都瞬间发动了各自的法术!

    而唐川后的无道子和罗汉等人也同时发动!

    一时间,的死灵法术甚至是现代的异能在这个小小的机舱中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血伯爵林克的形一阵扭曲,刹那间出现在唐川的背后,他一根手指猛然间像利剑一样朝唐川的后背心扎去!

    可就当他出现的这一刹那,罗汉一声怒喝一招伏虎惊天掌带起一片呼啸的劲风向林克的背心拍了过去。

    七剑虽然与唐川不合,可是双方都知道,此时他们正在一条船上,眼下这一关如果都过不去,那就更不要说以后了。

    罗汉这个嵩山最得意的入世弟子,他的修为不仅超一流,而且他的手掌心中描绘着一个金刚伏虎的法咒,这是达摩祖师当年传道授业的时候曾经使用过的菩提笔所绘制而成的,具有强大的破邪力量。

    所以,这一掌若是击中了,血伯爵林克就算再强大,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而血伯爵林克,他的本体原本是血族,可是这个血族在强大的能力上,基因再一次异变,变成了血族中一个最特殊的另类,血族异能者。

    而林克的异能,则是气化……

    所以,当罗汉这一掌即将拍到林克后背的时候,血伯爵顿时再次气化,他的手像一阵气体一样穿过了唐川的体内,而罗汉也一掌硬生生地从林克的体内穿过。

    而另外一边,几乎同一时间,死亡爵士乔治桑手一抬,无数个又细又小的火球在空中像萤火虫一样紧紧地围住了唐川。

    这是死亡爵士的必杀技,火与哀之丧歌。

    这每一个萤火虫一般的火点,其实蕴藏着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只要轻轻一碰,便会产生剧烈的灼烧,而中招者的上却一点也看不见火焰没有火焰,这股无形的火焰力量不会停止,一直到目标被焚烧成一团灰烬为止

    乔治桑双手在空中挥舞着,像指挥着自己的乐队,他手猛地一合拢!

    便见这密密麻麻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向唐川飞扑而去!

    唐川看着这又细又小的光点向他飞来,他甚至召唤叹息之墙都没有用,因为这个光点实在是太微小了,它们能从叹息之墙的缝隙中钻进来,重创唐川的

    眼前这种况,似乎只有使用“死神铠甲”这样的咒才能抵挡对方这样无孔不入的进攻。

    可是,越是强大的咒,越是需要时间催动,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唐川几乎想也不想,浑亡灵之力洪水一般发出,他的周围迅速出现了一个又一个飞速旋转的骨骸碎片。

    这些骨骸碎片在空中急速旋转着,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将唐川从头到脚紧紧地包裹在其中。唐川的形被这密密麻麻飞速旋转的骨头碎片包裹着,看不见一丝色,他仿佛一个活着的亡灵骷髅,上披着一件白色的盔甲!

    没有人知道这些骨骸是从哪里来的,也许是曹地府,也许是地狱深渊。

    这是亡灵法师又一个白骨系用来防御的重要法术,骨质装甲!

    与叹息之墙不一样的是,它没有叹息之墙那样坚硬并且攻防具备的能力,但是它比叹息之墙更加严密,更加灵活。

    死灵法师披骨质装甲不仅仅可以自由的活动,无论他的体怎样挪动,这些缭绕在他边的骨骸都能像星云气流一样紧紧地缠绕着他,保护着他。

    乔治桑的“萤火虫”在他手掌合拢的那一刹那,便猛然间向唐川扑去!

    只见唐川上这件骨质外壳装甲上面像是燃烧了一层无形无色的火焰一样,他体周围的空气不住的扭曲着,稍微靠近一点的地毯座位都呼呼地自燃了起来。

    可是,藏在骨质装甲体内的唐川却丝毫未损。

    而在乔治桑突袭未果的时候,恰好是林克气化的时候,他在唐川背后原地一阵虚化,形飞快转移,出现在玛丽跟前时,立刻显出形,双手一抱,将玛丽抱离了唐川的跟前。

    另外一边的满脸羞愤的大丈丸和天津翁星,大吼一声,一个挥舞着炽烈燃烧的草薙大蛇剑,一个抖动着邪马招魂幡扑了过来。

    可他们刚挪动形,边便“噗噗噗”地插下了几面小旗,地面上刹那间出现一个太极图,无道子手中的拂尘一挥,这个太极图便开始不停地旋转着,大丈丸和天津翁星的周围仿佛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将他们关了起来。

    这一切的事,说时迟,那时快,真有如电光火石一般,快的令人目不暇接!

    躲在炽烈燃烧的盔甲中的死灵法师,他看着林克和目瞪口呆的乔治桑冷冷的一笑。

    受死吧!!

    唐川一声狰狞的厉喝,他飞快地掏出诅咒权杖在空中一指,无数地亡魂在空中呼啸着蹿了出去,它们却不是扑向死灵之王面前的敌人,而是直接扑向了天魔雄命的尸体。

    这些哀嚎的亡灵们像一群饥饿的狼,疯狂地涌向天魔雄命已经被炸得稀烂的尸体残渣,只见他的权杖中黑雾不断释放出来,天魔雄命的尸体上的死灵之气越积越多。这些哭嚎的亡魂仿佛在噬啃着她的,然后这些在亡魂的体内酝酿着变成剧毒的毒液,原本是黑色的亡魂,竟然变成了一片绿油油的颜色!

    这一团绿色不断涌动着,膨胀着,越积越多,越级越大,像一个装满了水的气球,终于砰的一声爆裂开来,无数绿色带着剧毒的亡魂哀嚎着向四周呼啸而去。、

    剧毒尸魂!

    唐川这个法术施展得看似缓慢,可实际上只是眨眼之间的事,从裂魂瞬杀术杀死天魔雄命,再到用尸爆魔法重创石川恶四郎,然后此时再放出剧毒尸魂,死灵法师可怕的连击瞬间破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召尸墓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