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织网结缘巧聚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唐川 书名:召尸墓响
    <---凤舞文学网--->

    李东阳已经忘记了他来找周群的最初目的,更忘记了老爷子的交代,他驾驶着桑塔纳警车带着周群向贡央路开去。--凤舞文学网--

    李东阳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周群说着话,但几乎都得不到回应。这种自闭倾向十分严重的绪越发让他坚定了带周群去看下心理医生的主意,顺便自己也去看一下。

    这个心理医生是他一个星期前在接手一个碎尸案的时候认识的。

    当时案发现场极惨,满地的块像是被搅拌机绞碎过,地上的内脏和肠子流了一地,可怖得像一个血腥的阿鼻地狱。但诡异的是,案发现场却找不到尸体的骨骸,只是在当场找到了一些根本无法核对的脚印,完全不像是人类的脚印……

    这个案件上报之后,由于太过于血腥和恐怖,为了不给社会上造成不安与恐慌,案件立刻被压了下来,李东阳接手的这个案子也被领导调给了别人,并且该案件被迅速封案,相关人员也被勒令不得提起该案的任何事

    尽管这件透着一股子邪气的案件已经算告了一个段落,但李东阳却在这个案子里面认识了一个女人,一个很特别的女人。

    她的名字叫做,柳琴。

    柳琴今年二十五岁,英国剑桥大学华裔留学回国高才生,心理学硕士,回国后自己开了一家私人的心理诊所。但是中国人在心理疾病上一直讳疾忌医,认为但凡去看心理医生的人,大多不是变态就是不正常,传出去也不好听,所以柳琴的心理诊所来就医的人并不多。柳琴人长得一张古典的鹅卵型脸,谈吐优雅,气质上佳,该来的病人没来多少,一些登徒浪子,花花公子倒是慕名而来,扰得她不堪其负。

    柳琴从小在国外长大,这次回国是顶着家里压力回来的,她对国内国的错误估计让她在事业上很不顺心,所以几天前的深夜,她独自一人来到酒吧喝了几杯酒,买了一回醉。

    但,就是这一次的晚归,让她遇到了足以改变她一生的事

    案件发生后,柳琴茫然的对前来做笔供的警察说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她晚上多喝了几杯,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对于她说的这一切,就连最能洞彻人心的李东阳都无法确定,因为他实在是看不透这个女人眼神中深藏的一些东西。他每次想起柳琴的那双眼睛就会觉得里面像有许许多多的秘密,让人忍不住想去解开里面的答案。

    但是,李东阳知道他无法解开这里面的答案,除非这个女人想主动让他知道,否则没有人能进入到她的内心世界中去。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她是一个心理学家,一个熟知人类心理活动和洞彻人的心理学家。

    柳琴住在一片单贵族居住的公寓里面,当李东阳按响楼下的门铃的时候,柳琴听到他的来访,明显愣了一下,才将门锁打开。

    和周群不一样,柳琴长得并不像周群那样一眼就能吸引住人的眼球。

    打开门,柳琴戴着一幅金边的眼镜,很知,她穿着一件很随意的居家汗衫,上面是白黑条纹的格子,简单明朗,她的头发不算长,刚好盖住肩膀,微微卷起的波浪让她显得很有一种小资调的成熟气息;她高有一米六八,并不算很高,但她材十分出众,前高耸拔,一条ck的牛仔裤包裹着她浑圆翘的部,两条修长的大腿让她不算很高的材看起来出奇的协调。--凤舞文学网--

    李东阳看着这个女人,觉得她比之前又漂亮了许多。平心而论,就相貌而言,周群要比柳琴要漂亮,但是和柳琴若是相处久了,便会慢慢发现柳琴似乎又要比周群更美一些。周群的美是绽放式的,秀美抢眼的瓜子脸让人一见便不能自拔;而柳琴的美是内敛式的,她的古典鹅卵型脸非常耐看,看久了不仅不会觉得生厌,反而能让人如品美酒,久而弥笃。

    柳琴站在门口,看着李东阳后的女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进来吧,今天怎么有空来了?该说的我不是都说过了么?”她对周群友好的笑了笑,对李东阳问道:“这位是?”

    李东阳看见这张淡雅如菊的脸,不自觉的心也觉得放松了许多,他对周群说道:“这是我跟你说的柳琴,英国剑桥大学的硕士。”他又对柳琴说道:“这位是周群,我的一个朋友。怎么,没有公事,我就不能来么?”

    柳琴没有答话,笑着招呼他们:“进来吧。”

    两人进了门,来的路上李东阳多多少少的说了一点柳琴的事,周群进了房,带着一丝好奇的打量起柳琴住的地方。

    能够迅速转移一个漂亮女人注意力并提起她精神的,当然是另外一个漂亮女人。

    这是一四室两厅的豪华公寓,进门就是一间被打通和厨房连在一起的大餐厅,中间另砌了一扇木质的隔墙,上面摆放着一些精致典雅的装饰品。周群特地留意了一下,都是世界各地的旅游纪念品。

    两人进了的客厅,很宽敞,家具不多,给人的空间感很大,没有丝毫的压迫感,中间靠墙摆放着一张可以躺人的柔软沙发,再加上复古的吊灯以及两旁充满浪漫气氛的挂画,让他们感受到一种自然的欧式风格。房间的地面采用暖色调的实木复合地板色彩柔和,给人以更加舒适惬意的感觉。棚面做的是欧式风格的吊顶,并不繁华,但却显得十分典雅。

    这个家的装修与格调就像他们面前的这个女人一样,温柔自然,典雅得体。

    柳琴将二人招呼在客厅里面坐好,泡了两杯茶,微笑着说道:“你们等我一下,我进去换个衣服!”

    李东阳收回四处打量的眼睛,笑道:“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又不是来办案的,搞那么正式干吗?”柳琴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的进了房。

    李东阳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这年头,是不是美女都这么有个啊?”

    周群受到房间温馨环境的熏陶,心明显缓和了一些,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没有个,那还算美女么?”

    李东阳抚掌大笑:“有道理,有道理!”

    过了一会,柳琴出来了,上休闲的衣服被她换成了一合体的淡绿色女职业装,手里还拿着一捋厚厚的记事本和一支笔。

    李东阳张大了嘴巴,惊讶万分:“你这是干吗?”

    柳琴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在他们对面拉过了一张椅子,款款的坐了下来,一脸奇怪的反问道:“你们不是来看病的么?还是,我猜错了?”

    李东阳嘴巴张得更大了:“你,你怎么知道……”

    柳琴目光温和的看了周群一眼,然后对李东阳说道:“我这里有镜子,如果你们自己照一下镜子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肯定的认为你们是来找我看病的。带着一个神憔悴的朋友来到一个医生的家里面,难道是找她喝茶的么?就你们现在这种精神状况而言,我觉得你们可能患了职业高压症……”

    柳琴说到这里,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又收住了嘴,歉意的笑了笑:“真对不起,我习惯了,老把这里当成是国外,直来直去的,太冒昧了!真抱歉!”

    李东阳带着一丝欣赏与钦佩的眼神看了一眼柳琴,开玩笑的说道:“如果你的诊所开不下去了,就到我们刑警队来吧,我举双手欢迎!”

    柳琴不置可否,微微一笑,只是转过目光,仔细打量了一会周群,发现她有点紧张,她转过头对李东阳说道:“先从你开始,好么?”

    李东阳对周群笑了一下:“不女士优先么?”

    柳琴笑道:“周小姐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她对周群笑着点了点头:“把这里当自己家好了,随意,没有关系的!”说完,她拿起一个遥控器,对着cd机按了一下,放了一段音乐。

    每一个心理医生都会有几张自己精选的音乐碟,这种音乐不仅能够平时有助于他们疏解压力,更能够让病人在治疗过程中很好的放松自己紧张的心,从而达到一个良好的治疗效果。

    周群靠在沙发上,这柔软舒适的软座沙发让她有一种被拥抱的安全感,悠扬优美的音乐让她觉得像浸泡在温暖的泉水中,每一个毛孔都透着一股舒畅的暖意。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紧张的绪得到了缓解,整个人一下子松了下来,人闭上眼睛,骨子里面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她就这样眯着,在半睡半醒间躺了一会,直到她感觉有人在默默的注视着她,这才睁开眼睛。

    周群一看,却是柳琴坐在她跟前,微笑着注视着她。

    周群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对不起,我太累了!让你见笑了!”说完,起想坐起来。

    柳琴拦住她,把她轻轻的放着躺平:“没关系,你躺着吧,来我这里的朋友都是这样的!”

    周群看了一眼房间里面:“他呢?”

    柳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眨巴了下眼睛:“睡着了,正打呼呢,像个孩子一样!”

    周群想起李东阳那五大三粗的样子,微微一笑。

    柳琴笑道:“你是他女朋友?”

    周群摇了摇头。

    柳琴又道:“介意告诉我你在哪儿高就么?”

    周群疲倦得有点不想说话:“景德高中,班主任老师。”

    柳琴笑道:“我能理解了,很累人的一个职业啊!”她仔细观察着周群的眼睛,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眼神里面充满了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几近于病态的警惕与紧张,虽然她此时比较平静,但是柳琴仍然从这个女人疲惫的神中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恐惧与压抑。

    “你好像不愿意说话?”柳琴笑了笑“没关系,那就听我说吧!就当聊天好了!”

    周群歉意的笑了一下:“真抱歉,很多天没睡了。”

    柳琴道:“是因为精神不好,压力大吗?”

    周群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是老做恶梦,不敢睡!”

    柳琴顿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问道:“能说一下梦里面的内容么?”

    “不!!”周群突然激动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流露出强烈的恐惧与害怕,仿佛她面前站着鬼一样“我再也不要看见她了,再也不要看见那个女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她为什么缠住我?为什么?”

    柳琴被周群突给吓住了,她看着这双眼睛,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恐惧感顿时引起了柳琴的共鸣。

    在前几天,柳琴也和眼前这个女人一样,歇斯底里,整天的做恶梦,惶惶不可终。对于那天夜晚的事,她对警察撒了谎,因为柳琴害怕那个魔鬼来报复她,并且她的命是那个魔鬼救的,她没有理由把他的存在泄漏出去,并且谁又会相信呢?她可不愿意让别人说:一个心理医生自己心理都不健全,更不愿意被人当成笑柄。

    柳琴双手扶住周群,声音温和的说道:“不要怕,在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别怕,我和你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柳琴的声音很好听,像山涧小溪,像原野微风,她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周群,直到周群沉沉的睡去。柳琴看着周群,微微叹了一口气,她突然之间很迷茫,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精神治疗方法来给这个女人治疗。

    采用行为疗法?患者中心疗法?认知疗法?领悟疗法?

    或者是采取最极端的洪水疗法?

    可是,柳琴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女人之所以这样的恐惧,其最根本的原因也许并不在于她的心理上出了什么疾病,而很有可能也是遇见了和她大同小异的一些经历。

    柳琴温和的格中有着丰富的浪漫因子,这从她房间的布局和装修就能看得出来,所以她绝对不会把那一夜的经历只是当成一场恶梦,她甚至有一种预感,迟早有一天,她还会遇见他,那个救了她命的恶魔。

    既然她会遇见那样的经历,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就不能呢?

    柳琴苦笑了一下,六岁到二十五岁,整整十九年系统培养出的科学世界观在一夜之间便被一个魔鬼般的少年给颠覆……

    柳琴长叹了一口气,正要起,突然在她的后传来了一阵“当当”的古式摆钟的声音,柳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正是中午十二点四十四分,她愣了一下,心想:这钟怎么没到点就闹了?

    突然,她猛的打了一个冷战!

    她的家里面没有能发出这种声音的古式摆钟!!!

    有亲的筒子批评俺更得太慢,ok,今天三更,1w3千多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召尸墓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