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百零四章 命(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转眼间过了元旦,2003年昂首地来了。--凤-舞-文-学-网--

    新年来第一起震动沙州官场的消息就是市长易人:“黄子堤调到了省农业厅任副厅长,市委副书记宁玥出任代理市长。”宁玥成为了代理市长,意味着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便空了出来,于是,凡是符合条件的官员们便动起了脑筋,而符合条件的官员多,因此竞争也是异常激烈。

    第二起震动沙州官场或者说是震动岭西官场之事也与黄子堤有关,元旦刚过,黄子堤就到省农业厅报到,他在沙州当市长之时万众瞩目,一举一动都受人关注,但是到了农业厅,他不过是排名第四的副厅长,权力减小,受关注度更小。

    从当市委秘书长开始一进到省农业厅副厅长,他苦心积累了接近八百来万财富,其中六百万是来自副书记和市长期间,而易中岭的钱占了一半以上,当易中岭外逃之时,黄子堤已经知道东窗事发是迟早之事,将钱转移到儿子的公司,儿子黄二在元旦期间出了国,他也计划跟着就出国。

    黄子堤到农业厅报到以后,便立刻请了病假,厅里都知道从实职市长到农业厅担任第四副厅长意味着什么,对他带有几分同,只以为他是在闹绪,丝毫没有想到黄子堤的真实意图。

    黄子堤早就办好了假份证,再利用假份证办到了真护照,南下广州以后,经香港到了斐济共和国,然后与妻子、女儿和儿子顺利会师于加拿大。

    在元旦过了半个多月,黄子堤还没有来上班,厅长想起了此事,道:“黄厅长的病如何?”

    厅里的人这才去联系黄子堤,结果始终没有音信,又过了半个月,在一月份,仍然无法联系上黄子堤,厅里这才引起重视,苦寻无果后上报了省委省政府,黄子堤出逃之事这才大白于岭西。

    省委高层对于此事极为震怒,省委书记钱国亮一直稳重,罕见地拍了桌子,指示道:“黄子堤外逃在省内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一定要想办法将黄子堤递解回国。”

    相关机构得到批示以后,按照省委钱书记的指示,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工作,由于易中岭和黄子堤关系密切,因此抓捕易中岭的工作也纳入了省公安厅的重点工作之中。

    在黄子堤离开沙州之前,刘坤被安排在东城区担任副区长,在黄子堤即将调离的背景之下,这也算是很不错的安排了。--凤-舞-文-学-网--

    刘坤在东城区副区长的位置上刚刚通过区人大党委会了,便发生了黄子堤外逃一事,听到此事顿时失魂落落魄,关在办公室里直到天黑,这才出了办公室,他步行来到了姐姐家里。

    季海洋正在和刘莉聊天,他们两人恰好谈到了这个话题,刘莉的丈夫在当市财政局长,是黄子堤的大钱袋子,而弟弟在给黄子堤当秘书,此时黄子堤外逃,受到最大冲击的恰好是刘莉这一家人。

    “老公,我现在怕得很,你实话给我说,黄子堤倒了,你会不会有事?”刘莉如受了惊的小马,依在沙发的角落里。

    季海洋与刘莉的夫妻关系好,他怜地看着自己这位温柔聪明的妻子,道:“我小时候看过小兵张嘎,里面有一句话——别看今天蹦得欢,小心明天拉清单,我一直印象深刻,当了财政局长看着威风,其实也是坐在火药桶上,前任老孔就是教训,我一切按规定办,晚上睡得着觉,你就放心吧。”

    这个话题刘莉已经问过数次,她再一次听到了老公的回答,这才安下心来,不过很快又把担心放在了弟弟上,道:“你说刘坤会不会有事?”

    季海洋对这个问题倒不好回答,对于这个小舅子,他的看法并不太好,在他内心深处,觉得刘坤十有会陷在了黄子堤的案子之中。

    正说着,刘坤就在外面敲门了,他的表如上次失恋一般,甚至更糟糕,如行尸走一般进了门,坐在客厅里不说话。

    刘莉和季海洋对视了一眼,季海洋点了点头,刘莉道:“刘坤,你这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与黄子堤有牵连?”

    刘坤双手叉在头发里,额头抵在桌子上不说话。

    季海洋一语中的,道:“你是不是拿了易中岭的钱,拿了多少?”

    “我没有拿多少,前后给了二十多万。”刘坤脸上表有些变形,带着哭腔道:“这个社会不公平,侯卫东赚大把大把的钱,开着奥迪车,住着好房子,还一样当官,我工作十年,就拿了三十万,我只拿了三十万。”

    季海洋道:“侯卫东这一年收到不少检举信,是你写的吧?”

    刘坤道:“有几封是我写的,但是还有其他人也在写,他这人什么都想占着,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刘莉听说刘坤收了易中岭三十万,火气顿时就上来了,怒道:“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侯卫东要当官要发财这是他的本事,管你什么事,你有本事就不违法也当官发财。”

    “你嫁了财政局长,当然不知道没有钱是什么滋味,我现在副处级,才涨了工资,也就是一千四百多块,这点钱够花吗?”

    刘坤与刘莉是两姐弟,但是两人格截然不同,刘坤像妈妈,刘莉像爸爸,而爸爸的格明显比妈妈的要好,两姐弟从小到大都在争吵。

    “你除了工资,给黄子堤当秘书,每年也要收不少红包,这种灰色收入也不少,比起同样的副处级你的待遇够优厚了,怎么还想着弄钱。”

    “我是男人,哪个男人不想有钱,凭什么侯卫东就应该有钱,我就应该吃苦,当年我们寝室,蒋大力有钱是他做生意赚的,侯卫东有钱就完完依靠权力来的。”

    刘莉被气急了,道:“侯卫东和你一起毕业,他分到了青林镇,我看他当时就是穷光蛋,他有什么权利去找钱。”

    两姐弟又争论了起来,在争论中,刘坤暂时忘记了痛苦。

    季海洋听了一会,终于开始发话了,道:“你们两姐弟也别吵了,先考虑最现实的问题。”他坐在刘坤的对面,道:“刘坤,你打算怎么办?”

    刘坤摇了摇头,道:“我脑子乱得很,不知道怎么办?”

    季海洋很客观地帮着他分析,道:“其实你最应该关心的不是黄子堤,而是易中岭,对不对?”

    “对。”

    “如果易中岭一直没有被捉到,或者已经死了,你不完全没事了,对不对?”

    “对。”

    “但是你认为这两种况的机率是多大,我听说是省委钱书记专门针对黄子堤发了批示,易中岭一案也被列为省里的大案。”

    刘坤双手又插在了头发之中,置一向整齐的发型不顾,道:“各有一半的可能。”

    季海洋作为姐夫,在这种大事上,也持谨慎的态度,道:“认真起来,有什么事办不好,此事我建议单独征求你爸的意见,他经验丰富,判断力也好。”

    刘莉急道:“你到底是什么看法?”

    季海洋不紧不慢地道:“黄子堤出逃,作为他的秘书,刘坤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了,有了易中岭的这三十万,刘坤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是牢狱之灾,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刘坤心里也有交战,他目前面临的处境有四:

    一:如果主动交待了,可是易中岭并未落网,则是自投罗网,太傻了。

    二:如果主动交待了,易中岭落网以后,根据自首原则,减轻处罚。

    三:如果不交待,而易中岭并未落网,仍然可以当东城区副区长。

    四:如果不交待,而易中岭落网了,三十万则意味着十年以上的刑期。

    这四种结局让刘坤犹豫不决,也导致了他痛苦不堪。

    季海洋对刘莉道:“此事最好征求你父亲的意见,只请你爸来。”

    已经退休的原益杨宣传部长刘军来到了季海洋家里,听说了此事,脸色顿时变了,上前就给了刘坤一脚,被刘莉拉住以后,半天说不了来话。

    “你赶紧去自首。”

    “爸,自首我就完了。”

    刘军气得眼泪也要出来了,道:“自首以后,还可以灵活处理,不自首,你等着坐监狱吧。”

    刘莉颇有些机智,在一旁道:“你是黄子堤的秘书,黄子堤跑到了国外,你可以把这些钱推到黄子堤上,你可以去检举揭发。”

    自从刘军来了以后,季海洋就没有说话。

    刘军铁青着脸,在屋里转了一会,道:“小莉所说的法子未尝不可一用,只是你得先说清楚当时这几笔钱的具体况。”

    一夜商量无果,刘军和刘坤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季海洋和刘莉忧心忡忡,刘莉道:“老公,对不起你了,你有可能要受到牵连。”季海洋拍了拍刘莉的后背,道:“别担心,我很清白,今天的事我也做了规劝,但是要让我去揭发刘坤,我还没有这么硬的心肠。”刘莉此时恨透了自己这位弟弟,道:“也就是说,如果刘坤犯了事,我们不去检举,就是包庇罪。”她哭道:“我们结婚才两个月,就把你牵到这事里面来了,对不起。”

    “没事,我是你的丈夫,有事当然应该一起承担,但是我个人觉得刘坤还是不应该存在幻想,要勇敢面对现实。”

    两口子一夜无眠。

    晚上,刘坤妈妈还是知道了此事,她抱着刘坤一阵痛哭,坚决不准刘坤去自了结婚以来最激烈的争吵,最后,刘军狠狠地打了刘坤妈妈,道:“刘坤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你惯的,以前严加管教,今天也不至于如此。”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