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黑白(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挂事故当天。--凤-舞-文-学-网--晏道理安抚了留在村里的家属,又接到镇里”语,让他赶紧到火佛煤矿去招呼红坝村村民。

    他是知道内的,赶紧到了煤矿。

    在处理此事时,市安监局也派了三位同志参加,他们看了火佛煤矿处理事故的现场,在青林镇政府在与村民谈判之时,一名安监局的同志便不动声色地来到了围观人群之中。

    他看到了一位矿工模样的人,便散了烟,道:“听说这个矿是侯卫东开的,他开的矿怎么也出事了?”

    矿工抽着烟,他没有理会第一点,道:“青林这边的煤矿都是高瓦斯矿,容易出事。火佛这边设备最好,安了瓦斯报警器,这是第一次出事,煤矿要出事,谁能说得清楚。”

    那人又继续问道:“这是侯卫东的矿。”

    矿工道:“我不晓得,厂长是何红富。平时倒有一位侯老头在这边。”此人来到矿里只有一年多时间。对矿上的况还是一知半解。

    此时,晏道理恰好在劝说村民。耳朵里听到这几句对话,他斜着眼睛看了那人一眼,心道:“这人还有些怪。怎么总是问侯卫东,莫非有什么名堂。”一般来说,智者多虑。晏道理仔细看了那人,越看越是怀疑。凑了过去,仔细听那人说什么。

    “平时你看到过侯卫东来没有。”

    晏道理在一旁接口道:“侯卫东在市里当官,到矿上来做什么,我几年都没有见过他了。”

    那人见晏道理一幅农民相,道:“我听说这个矿就是侯卫东的,他还真有钱,买得起煤矿,这几年赚钱赚惨了。”

    晏道理对眼前人已经很有怀疑了,道:“老板是谁管我们事。只要按时发工资就行了。”他对那名矿工道:“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那一个矿工并不认识晏道理。附合着道:“火佛煤矿伙食好。澡堂子还是淋浴,还给工人买了保险。工资也高。”

    晏道理散了一枝烟给那人。道:“你是县里的干部,怎么不到里那人道:“我是安监局的。”

    晏道理觉得此人奇怪,正在在问他几句。这时接到了儿子的电知。

    “偻卫东叫你回来处理这事。--凤-舞-文-学-网--”

    “他没有明说。就是这个意思。”

    晏道理脑筋转得快,道:“侯卫东这人精明。他派你来处理这事。你一定要好好办,办好了就能得到他的信任。”

    晏平道:“我走之前,给侯叔叔打了电话,他说可以出十万,明里不好办,暗中都可以作。”

    “既然侯卫东愿意出十万,这事就好办了。”晏道理的眼光看来。

    钱是最缺的东西,有了钱,村里的事就太好办了。又道:“对了,我刚才遇到一个干部,很有些奇怪。”

    晏平得知此事信息,赶紧给侯卫东报告。

    经过一天紧张的讨价还价,加上晏道理暗中帮着矿上使劲,死者明里拿了六万补偿,暗地里又各拿了四万。聚在矿上的人也就散了,县安监局给火佛煤矿下达了整顿通知,也就报回了县里,一场风波基本上消于无形。

    侯卫东对于瓦斯爆炸并不是太担心,当他听到了晏平的报告以后。他便猜到这多半是省纪委的人跟了过去,尽管无法证实这个想法。他心里还是沉甸甸的。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了,我不想这事了。”侯卫东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就可以将所有烦恼扔进太平洋。

    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案头上的改制方案。

    这个改制方案是借鉴了最流行的管理层收购,进行了调研以后,请省计委鲁军作了指导,并征求了绢仿厂管理层意见,在各职能部门共同努力下,做出来的绢仿厂改制方案。

    沙州市绢仿厂改制方案:由现有领导层作为经营团队融资控股、职工持股并引入战略投资伙伴的产权改革方式。绢仿厂管理层持股比例这引x,绢仿厂职工通过工会持股羽x,引进战略投资持股出x,侯卫东已经看了好几天,他将火佛煤矿一事扔在了一旁,在方案中加了两条要求。

    要求一:管理层按政府规定不以国有资产抵押融资。

    要求二:为做好清产核资,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绢仿厂改制要充分利用了社会中介力量,由岭西中介机构介入改制进程,市政府多全部门协同监控。资产评估报告初稿由监管部门认真审核,交市政府部门反复讨论,并将意见反馈给评估机构。

    写了两条补充意见,口人挂方案前面的意见栏签下:“原则同意此方案,送子堤市”叫示,侯卫东。”

    黄子堤看了方案,把侯卫案我没有意见。目前全省都在流行管理层收购。绢仿厂就是沙州市管理层收购第一案。”

    “我有一个问题,如果真不准国有资产抵押融资,绢仿厂管理层哪里有资金持贴,如果谁有这个能力。此人一定是贪污分子。”

    “也就是说,你这个管理层持股的方案根本不能实行。”

    侯卫东也考虑到这个问题,道:“如果用国有资产抵押融资,则是用国资的油来熬国资的骨头,管理层等于是空手白狼。”

    黄子堤扶了扶金丝眼镜,道:“岭西比起经济发达省,还比较封闭。这个方案出台,我们要背骂名,一句败家子是跑不了的。”

    侯卫东心里只想将事做好。道:“骂名无所谓,我是分管领导,就由我来背这个骂名。”

    黄子堤道:“绢仿厂职工比较多,可以抬职工持股提高到丑x左右。你将此方案修改以后,先召集绢仿厂领导层见个面,听取他们的意见。”

    蒋希东、项波、杨拍、高小军等领导层很快来到了市政府。将改制方案初稿发给众人以后。

    蒋希东苦心经营多年,今天终于要见分晓了,内心如擂鼓一般,脸上却仍然是黑脸黑面的样子,闭了一会眼睛,这才打开了厚厚的草案。

    看到管理层持股比例,他心中一阵狂喜,几年来,他们团队一起另起炉灶,将厂里的利益录离了一块在三大销售公司,这三大公司的资金就是他们用来管理层持股的资金。

    抬起头来,正好看见了杨拍的目光,两人眼中皆有压抑不住的笑意。两人目光一碰就分开,低头掩饰着。

    约摸半个小时,侯卫东问道:“这个草案,大家有没有意见。”

    厂长项波脸上一阵发白,他当厂长以前,一直是党委书记,被蒋希东排挤在了决策层以外,这也意味着,他前几年并没有多少财产,因此第一个发言:“绢纺厂资产不少,管理层持股巫x至少有好几千万甚至上亿,不准抵押融资,大家就是卖也拿不到这么多钱。”

    蒋希东针锋相对地道:“我愿意卖房子卖血,也要把钱凑出来,大家愿不愿意。”

    所有高管异口同声地道:“我们都愿意。”

    项波见到所有高管都是神采奕奕,包括杨拍都是满脸笑意,他顿时感到大事不好。联想到隐约听到的事。暗道:“这是一个圈,我还是被蒋希东耍了。”

    他当厂长这一年,给了易中岭行了不少方便,可是易中岭话说得漂亮,其实并没有拿出实际行动。他的家底也就是三十多万,算是房屋货款,顶多能凑到五十万,这个股份在新的厂里,自然就只能算是小股的。

    散会以后,项波发疯一样去找易中岭,易中岭在岭西办事。项波连忙坐车赶到了岭西,到了岭西,易中岭却又上了回沙州的高速路。

    折腾了几个来回,终于在易中岭别墅里找到了人。

    “虽然签了销售合同,前期铺垫了不少费用,我还亏了钱,能拿多少?”易中岭说得轻描淡写。

    项波急红了眼,道:“易总。你怎么能这样,当初不是说好了,销售的利润五五分成,现在怎么变卦了。”

    易中岭一脸无奈,道:“我们说的是利润五五分成,现在销售公司根本没有利润,如何分?”

    “易总,我可是拿的低于成本价给你,怎么会没有利润。”

    “我刚才不是说了,销售渠道的建立要花钱,培i人员要花钱,租房子要花钱,现在公司还没有利润,这事可怪不得我,如果这个模式再坚持一年,我们就能赚钱了,可惜了。”

    看着易中岭皮笑不笑的面容。项波恨不得一拳打将过去,可是他还是忍住了。

    等到项波离开,易中岭到了后面的那幢别墅,此时黄子堤正在悠闲地享受着美人和美酒。

    “改制方案是由侯卫东提出来的,责任他来背,但是贼略投资者有两家,其中一家占q%,这家公司是由易中岭暗自控股,而这家公司里有黄二的仍%股份,更妙的是,黄二是外国国籍。”

    黄子堤想到这里,不为自己的聪明而自得。

    “侯卫东这个改革先锋,倒也真有功劳。”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