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谋篇(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听了侯卫东的请求,吴英道:“这是好事,你何必主动去惹麻烦?”

    侯卫东道:“不愿意惹麻烦,迟早就会惹上大麻烦,如果沙州是体制改革试点地,我就没有了后顾之忧,我知道省政府是有意明确一个试点市,沙洲的工业在全省排第三,很有代表,是试点镇的最好城市。--凤舞文学网--”

    “国有企业改革问题,从全国范围内一直是有分歧的,不仅是经济上的原因,还是政治上的原因,如今虽然不至于有牢狱之灾,可是稍有不对,政治上受影响也不足为奇。”

    吴英是省委书记夫人,没有吃过猪,却见过猪跑,她不仅想到了群体件,也想到了可能引起的风波,她着实欣赏侯卫东,建议道:“我可以建议朱民生调整你的分工,这样就可以免除了许多麻烦。”

    侯卫东委婉的谢绝了吴英的好意,道:“吴厅长,谢谢你的好意,我既然到了这个岗位上,也就不准备退缩了。”

    吴英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侯卫东,这些年来,她接触了太多的政府官员,“但求无过,不求无过”的明哲保理念已经深入了官员潜意识,官做到副厅级,还要主动惹麻烦的人,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她微笑着道:“把沙州作为国有企业试点市,对于省里来件好事,既然你想争取,我估计没有什么问题,找机会帮你。”

    “需要通过国务院体改办吗?”

    “对于全国来说,你这点事只是芝麻小事,省里完全有权去决策。”

    侯卫东倒是有心结识更高层次的领导,见吴英如此说,也就作罢。

    当上副市长以后,面对着复杂的国有企业,侯卫东一直在调研和思考,这是决策前必不可少的程序,此时主义已定,他便准备主动出击。

    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让项波经营时间太长,有易中岭在里面参合,绢纺厂的局面绝对比现在更加复杂,侯卫东不能再等了。

    在吴英、方红线、小佳开始进入麻将战场之时,侯卫东回到了金星宾馆,坐在了落地窗前,他打开了随携带的了电话。

    “你把绢纺厂三月、四月的报表准备好,明天送到我的办公室。”

    “通知蒋希全到我的办公室,上午十点。”

    给晏平打完电话,侯卫东又给段英打了电话。

    “段英,你好,我是侯卫东。”如今段英已经接替了王辉当年的职务,他很看重报社的喉舌作用。

    段英此时刚刚洗了碗,正准备到书房,接到了侯卫东的电话,很有些诧异,道:“是你啊,找我有什么事?”她打电话之时,丈夫梁进文正在客厅看电视,便有意坐在了客厅。

    “我对绢纺厂的感复杂,当年益杨绢纺厂破产之时,大量的工人下岗,最惨的就是那些女工,有不少南下当了小姐,所以,如果你要改革,必须要考虑工人的利益。”

    侯卫东道:“这一点我知道,可是绢纺厂经营困难,等到病入膏肓,只能破产一条路了,到时受害的还是绢纺厂女工,现在还可以有多种选择。”

    段英明白了侯卫东的意思,道:“你给我打电话说这个事,可定不是为了谈感受,我能为了绢纺厂做些什么事?”

    “我想在改制之时,岭西报上有改制的声音,这是对我的舆论支持,有一个良好的舆论环境,这事太重要了。”

    段英道:“侯市长,你给我的这个任务太大了,我只是小人物而已,怎么能主导岭西报的方向。”

    “我知道报社的作模式,要正式表态很难,我想让你打些擦边球,从现在开始,悄悄报道一些企业改制的文章,主要是外省的成功经验。”

    这个要求让段英感到有些难度,考虑了一会,道:“我去试一试,能否通过不得而知,请理解。。。。”

    侯卫东作过多次,道:“我还会和王辉联系,争取他的支持,这些文章类似于软广告,应该不会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与段英通话结束,侯卫东又给王辉打了电话,王辉同侯卫东合作多年,对这些路很是熟悉,道:“这事好办,就是打擦边球,只要段英把文章找来,我糊里糊涂就同意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凤-舞-文-学-网--”

    小佳凌晨两点才回到了宾馆,侯卫东睡得迷迷糊糊,当小佳进门之时,他半眯着眼睛,道:“现在几点了,明天我要到计委去找鲁主任,谈点事,你有什么安排?”

    “两点,原本说要打通宵,吴厅长接到电话,明天要到首都去,因此两点就散了场子。”

    侯卫东睁开了眼睛,问,:“吴厅长要到首都去?”

    小佳亲了亲侯卫东,拿着毛巾去卫生间洗澡,道:“我听说宁玥也要去,是她的一个长辈过生,好像在体改委当领导。”

    侯卫东到省城来做一系列活动,其实为了下一步改革打下铺垫,此时听到吴英要去首都,而且是和宁玥一起去,眼睛便睁开了,道:“她还说了些什么?”

    “她夸你很有朝气,不像一般领导那样暮气沉沉。”小佳走到门口,回过头来道:“明天我请了假,可以睡懒觉,你别叫醒我。”

    九点,小佳还在酣睡,侯卫东在金星宾馆吃了早餐,便直奔省计委,找到了省计委副主任鲁军。

    听了侯卫东的想法,鲁军道:“改制没有问题,政策早已明确,又有成功经验,最重要的是要选择合适的改制模式,按照国有产权最终受让主体不同,国企改制可分为内部人收购模式和外部人收购模式,你想采用哪一种方式?”

    “我不是为了改制而改制,有两个条件和一个目的,两个条件是国有资产不流失和职工大体上不吃亏,一个目的是扭亏为盈,为了达到上述目的,准备在沙洲采取内部人收购模式。”

    “谈一谈具体的理由?”

    “其一,经营层及骨干员工稳定,对企业历史及现状熟悉,改制过程震动较小,系统风险也较小,能激发企业内部人对改制的积极,推动改制顺利进行,这符合绢纺厂的现实;其二,由于内部人收购往往将产权置换与份置换联系在一起,减少了改制过程中的现金支出,这符合沙洲市政府的财力。”

    鲁军对国企改革研究的很透,道:“当前在岭西,内部人收购模式主要分为经理层融资收购和股份合作制模式,管理层收购的资金来源问题难以解决,即使融资成功,由于还贷压力巨大下,管理层很难给企业发展继续注入资金资源;而股份合作制模式下容易形成新的一锅饭。”

    “这两种模式都是有利有弊,更重要的是,在监督机制不健全的况下,内部人收购容易滋生暗箱作。”

    说到这,鲁军加强了语气,道:“无论改制是否成功,作为领导改制者,都要被人非议,这实在不是一件好差事。”

    侯卫东明确表态道:“我有心理准备,此事宜早不宜迟。”

    “那好,我同你研究细则。”

    两人谈了近两个小时,侯卫东这才与鲁军握手言别。

    此次岭西之行,侯卫东与周昌全和吴英见了面,又与岭西报的王辉与段英沟通了信息,再与计委副主任鲁军进行了实质流,颇有收获。这是他推动沙州国有企业改革进行的铺垫。

    可是要将思路变成现实,还有许多具体问题。

    第一件事就是如何提出此事,现在市委书记朱民生由改制的想法,可是又前怕狼后怕虎,态度模棱两可:而市长黄子堤才将项波推上厂长的位置,根本没有考虑改制之事。作为一位分管副市长,在这种况下,如何将绢纺厂改制的大事提上议事程,确实是一件考验领导艺术之事。

    等到五月下旬,省政府仍然没有明确沙州为国有企业改制的试验地。

    在六月上旬,看了绢纺厂的财务报表,仍然是亏损,而且亏损额比四、五月份明显放大。

    项波以前当过厂长,可是十年前的厂长和十年后的厂长完全是两个概念。他已经被绢纺厂层出不穷的问题折磨得够呛,听了易中岭的问话,便回答道:“下午我们签合同,以后绢纺厂的销售大权就交给你了。”

    易中岭哈哈大笑道:“不是交给我,是交给我们。所有的利润,我们是五五分成。”

    中午,黄子堤与易中岭两人坐在了一起。

    绢纺厂之事,黄子堤也感到了压力。他苦口婆心地劝导着易中岭:“中岭,和你商量一件事。绢纺厂的事,你最好别掺和在里面,国有企业太敏感,搞得不好就是猫爪糍粑脱不了爪爪。”

    易中岭在黄子堤面前很随便,“黄市长,我不是掺和绢纺厂的事,而是利用我的资源帮绢纺厂解困。蒋希东那一伙人把持了销售渠道,分明是要将绢纺厂困死。”

    黄子堤语气沉重地说道:“中岭啊,现在房地产生意很好,你拿了几块好地,赚的钱已是几辈子吃不完的了,我建议你专心经营房地产,何必去沾染绢纺厂这种火药桶。”

    易中岭向来胆大包天,胃口也着是不小。此时绢纺厂这块肥将要被他咬下一口,岂肯轻易罢手。他笑嘻嘻地对黄子堤说道:“全国纺织行业早就产量过剩,市绢纺厂能活到现在,沙州市已经尽力了。照目前这个趋势,绢纺厂最终要破产。我帮着搞好销售,其实是行善。”

    易中岭是个强盗,黄子堤原本手里拿着枪,在枪下,易中岭只能老实服贴。可是易中岭用五十万现金将黄子堤的枪口堵住,因此,对于黄子堤的忠告他可以采用毫不在意的态度。

    下午,易中岭还是与项波签订了销售协议,按照此协议“市绢纺厂的产品以略高于成本的价格卖给新成立的凤云有限责任公司。”

    按照易中岭的打算,用这种方式可以将增值的利润截留下来,一年最少是千万之多,扣除必要的费用,即使与项波平分,他至少有五百万的收入。

    更重要的是,凤云公司其实在间接控制了市绢纺厂。等到绢纺厂没有了生机,他就可以顺势吃掉绢纺厂。

    现在关键的就是时间,如果侯卫东要推动绢纺厂改制,易中岭的计划就会由于时间原因而不能顺利实施。

    合同签订以后,和、蒋希东在第一时间就拿到了合同的副本。复印之后,他带着复印件来到了侯卫东的办公室。

    此时,侯卫东已经得知了合同内容。他看罢合同,对蒋希东道:“如今绢纺厂产品积压严重,占用了宝贵的流动资金,如今由凤云公司来销售,也是一件好事。”

    蒋希东是纺织行业的老手,经营销售多年以后,形成了遍及全国的销售网络,而且这些销售网络都掌握在他的手里。如今的产品积压并非市场原因,其实是有他纵所致,他控制了产品销售也就是控制了绢纺厂的利润。此时,项波这一招,思路上与蒋希东基本一致。

    蒋希东黑着脸道:“候市长,签订这样的合同,后患无穷,凤云公司其实就是控制了绢纺厂的经济命脉。虽然这能解一时之渴,却种下了无穷的麻烦。”

    他又接着补充道:“而且,能不能解一时之渴还是未知数。现在厂里的职工听说了此事,绪很激动。我作为党委书记,会尽力地做工作,可是若厂里拿不出有效的措施,很快就会难以为继,到时候绢纺厂就会成为定时炸弹。”

    侯卫东不动声色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突然出现的黄、易、项组合,将蒋希东谋划数年的计划全部打乱,此时他已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

    项波毫不掩饰他的企图,说道:“只有通过改制,才能彻底救活绢纺厂。否则绢纺厂是死路一条。破产以后,六千在职和退休职工就由政府给他们饭吃。”

    项波的话里已经有了的威胁,侯卫东用如刀的目光看着蒋希东,蒋希东黑脸黑面,凛然不惧。

    过了一会,侯卫东收回了人的目光,用缓和口气说道:“你把真实想法写成报告,交到我手里,供市政府参考。”

    蒋希东心里大大地松了口气答道:“候市长,我两天后交方案给您。”

    两天后,蒋希案很明确--实行mbo方案。

    侯卫东将报告锁在了抽屉里。此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只等着合适的机会提出此事。

    现在的侯卫东官场经历已经很丰富了,他知道只要正式提出了绢纺厂的改制方案,就等于与黄子堤彻底决裂。决裂以后,或许还有更大的矛盾或者是困难。

    对于此事,他和小佳也有着争执。

    小佳是听了吴英谈起过此事,才知道他坚持要改制,很有些不满,道:“你完全可以等着绢纺厂腐烂,然后再提出改制,这样就不用得罪黄子堤,还可以办成事。”

    侯卫东原本不打算向小佳透露此事,没有想到吴英会给小佳说了此事。他对小佳说道:“等到绢纺厂腐烂了,就不是改制,而是破产。我作为分管副市长,明明可以阻止破产之事发生,而不作为,这是失职。”

    小佳说了老实话:“我们不缺钱用,你又是最年轻的副厅级,也建立了一些省里的关系,只要稳扎稳打,迟早会是正厅,甚至是省领导。为什么要冒险??我不能理解。”

    侯卫东沉默半晌道:“到了我这个级别,我觉得应该有所作为。否则还不如当个富翁,潇洒过子,何必还要费心费脑。”

    从学校毕业到从上青林开始的时光,侯卫东并没有明确的理想,而是被生活推着走,他很幸运地成功了。出任县委书记以后,他渐渐地有了政治抱负。如今在副市长的位置上,其想法已经与以前有了较大的区别:以前是为了生活,如今是为了事业。

    小佳没有他的感受,因而不理解他的行为。

    五月二十九,侯卫东接到了吴英的电话:“小侯,上次给你交待的事办好没有?”

    侯卫东一直在等着她的电话,赶紧说道:“吴厅长,墓地和公路都重新修缮过,没有问题,我去看过。”

    吴英很满意地说道:“六月一乔主任将到成津去扫墓,我和昌全省长陪同,市里就是朱书记、黄市长、小宁和你参加。”

    尽管吴英一直没有说明乔主任是谁,可是话语间其份的显赫却是清晰得很,侯卫东感到了这是一个好机会。

    “中午生活安排在哪里?”

    “乔主任要到成津县城的百年清真吃饭,你作好相应安排,保卫工作要严密,但是不能让警察在乔主任面前出现,省政府办公厅会派人过来联系此事。”

    吴英又交待,“乔主任对企业改制很有研究,到时我把话题引到这方面去,你简明扼要进行介绍,乔主任是改革派,是支持改制的。”

    “太感谢您了,吴厅长。”侯卫东知道吴英的苦心,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吴英笑道:“我一向支持做实事的年轻人,不过我提醒你一句话,对于国有企业来说,不改制是等死,改制是找死。困难很大,矛盾突出,你要有思想准备。而且,等到乔主任给予你充分肯定以后,你就没有回头路了。”

    侯卫东豪迈地说道:“人生能有几回搏。为了让沙州市属国有企业扭亏为盈,我愿意当推土机,迎难而上。”随后他笑道:“有吴厅长给我支持,我就有了靠山,那还担心什么。”

    五月三十,省政府办公厅一位副秘书长来到沙州市。与朱民生见了面,通报了乔主任将到成津扫墓之事,并作了具体安排。

    朱民生一直在组织系统工作,听到乔主任三个字,就知道了事的分量。听说侯卫东和宁玥陪同,他就暗自琢磨:“听说宁玥背景很深,看来果真有这么一回事。那为什么又把侯卫东叫到一起,他不过是一位副市长啊。”

    “这个侯卫东,上窜下跳,倒很有几分活动能力,以后还得多加利用。”朱民生想起自己曾经将侯卫东调到农机水电局,再次感到有些后悔。

    姬程是从省政府出来的,消息灵通,很快也得知此事,他没有能够参加此次活动,而侯卫东却参加了。这让他心里着实不舒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