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百七十一章决心(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官路风流六百七十一章决心(下)

    月第7章。--凤-舞-文-学-网--

    月票加倍期间。请朋友支持小桥。

    。。。。。。。。。…

    进了办公室。侯卫东打开了窗户。让微凉的空气穿透房屋。他心里想着给郭兰的承诺。用座机给郭兰打了一个电话。

    “你下定决心了吗。是否真要到沙州大学去?”

    “我确实打定了主意。但是暂时不用你出手。段校长和济书记都是父亲的好友。我向他们提一提。应问题不大。”

    两人都小心翼的回避着昨的。只是此事已经开了头。星星之火。总是会燎原的。只是由于侯卫东的具体况。郭兰心里有着巨大的矛盾。一方面。她内心充满着渴望。一方面。又苦苦的抗拒着。

    听说郭兰要找校长段衡山和市委副书记济道林。侯卫东知道调动之事没有多大的问题。他是憋着一股劲要为郭兰办调动。却突然失去了方向。让他感到隐隐失落。

    这。晏平推门而入。侯卫东有些恼怒的看了他一眼。正想出言批评。见到了晏,的宁。

    “我先挂了。宁书来找我。”

    “那。再见。”

    办公桌就是一个城堡。侯卫作为主人。一般况下在城堡里接见下属。只有重要人物他需要他走出城堡迎接。宁作分管组织的委副书记。又有着极深的背景。加上她格强硬。自是城堡的重要客人。

    “宁书记。你怎亲自过来了。”

    宁爽郎的笑道:“你把我当成了女官僚了。打话召见副市长。这拔高自己了。帝要想谁灭亡就让其先疯狂。我不想灭亡。所以不会疯狂。”

    “到我这里来。只能茶了。不过我的茶都是手工茶没有一点农药。”

    “我不喝茶。白开水就行了。”等到宁坐在沙发。侯卫东对晏平道:“我和宁书记谈事其他人过来。一律不见。”

    等到晏平离开。宁道:“按照朱书记的意思。原本准备让蒋希东回机关。昨天我与希东谈了话。他明确表示要留在绢纺厂。不愿意回到机关。你是分管领导。我想过来征求你的意见。”

    “如果留在绢纺厂又如何安排?”

    “按照惯例。如果在绢纺厂总的给蒋希东一个闲职。--凤-舞-文-学-网--”

    侯卫东此时对绢有了进一步了解闻言道:“山难容二虎。蒋希东执掌绢厂十年如果留在厂里。项波的话恐怕不灵。建议将他放在江津手底下。这也是对项波的制约。又不会闹不团结。”

    宁露出思索的神道:“蒋东不会听安排他委婉的表过。只要调出绢纺厂他就是辞职。”她顿了顿。道:“如果他确实要留在沙州绢厂。如安排最为妥当。”

    “我的想法是不要下后患。调他回机关。还可以象征安排职务。这样一来。其他厂领导也没有闲话。”

    宁见侯卫东态度坚决。道:“我明白了。”

    又道:“国企的事难。历史遗留问题太多。涉及到不同的利益群体。无论如何搞都会背上骂名。”侯卫东笑道:“变成泥泥鳅。就不怕泥巴糊眼睛。我分管工业这一块。就算是尖刀山也的爬过去。”

    “年轻真是好啊。锐气十足。”

    “宁书记比我还要小几岁。你才是真的年轻。”

    宁年龄比侯卫东大。五官长的也精致。只是神有些严历。破坏了女的柔美。

    侯卫东送走了宁。看着还算苗条的背影。脑海中却不由的想起了郭兰。暗道:“她的真美啊。”

    论丰满。郭兰不如段英。论匀称。她不如小佳。论风。她不如李晶。可是她有着淡淡书卷气中带着羞涩。花蓓红嫩如半透明的凝脂。口齿留香。让人不觉沉迷其中。

    回想了昨光。侯卫东心思又显有些沉重。

    这时。桌上的红机电话响了起来。

    “周省长。你好。”见到了周昌全的红机短号。侯卫东赶紧拿起电话。

    周昌全直截了当的道:“卫东。绢纺厂换人了?蒋希东是经验丰富的厂长。能挑重担。项波这人不行。私心太重。”

    他的观点如此鲜明。卫东心神一凛。道:“节前后。绢纺厂出的事太多。先是罢工。后来又是一次群访。一人带着农药上访。”

    周昌全道:“这点问题都不算是问题。只要工厂能正常运转。厂长就算是合格。对待不同的干部。要有不同的评价体系。要看到主流。”

    侯卫东暗道:“周省长当政时期。希东一直担任绢纺厂厂长。还被评为了劳模。周省长是充分相信蒋希东的。可是随着社会发展和时间流逝。人是会变的。”

    “卫东。你要给子讲。项波此人不能用。用了他。绢纺厂就完了。到

    个分管领导也会脱不了干系。现在项波已是厂长。希东担任党委书记。也能起到一定的平衡作用。”

    侯卫东虽然是分管副市长。对于蒋希东这种级别干部的使用只有建议权。并没有决策权。委婉的道:“周省长。我马上向市委作出建议。

    ”周昌全当过市委书记。现在又是副省长。他理解侯卫东的处境。叮嘱道:“你作为分管领导。有些事应该主动向组织反映。否则就是失职。我相信子堤一定会纳你的意见。子堤这人有毛病。可是大事不糊涂。”

    放下电话。侯卫东不摇了摇头。暗道:“周省长素来明察秋毫。谁知也有灯下黑的时候。黄子堤已经不是当年的秘书长黄子堤。重用项波就是他的主意。”又想道:“让蒋全当党委书记。这事终究有些不妥。两人明显要扯皮。”

    等到市委书记朱民生从省城开会回来宁特意汇报蒋希东的排问题。

    “黄市长是什么见?”

    宁道:“黄侯位市长都认为一山难容二虎。建议调蒋回政府。”

    朱,生冷着脸。道:“什么叫做一难容二虎。这是国有企业。不是黑社会他们两人都是老党员。我相信有基本的组织纪律。我的思是让蒋希东留在绢厂任党委书。他有较强的管理经验。应该对工厂有好处。”

    听到这样的安排。宁嘴巴有些-不拢了。有些尖锐的道:“朱书记。如果安排蒋希东任党委书记。那何必免其厂长职务。”

    。敢用这种方式和朱民生说话。朱民生仍然冷着脸却没有发火。解:“当年项波从厂长位置到党委书记现在蒋希东为什么就不能我不出来有什不妥当。”

    宁道:“此一时一时。现在的社会环境与当不一样的。我总觉如此安排有些问题。黄侯两位市长也会持反对意见。”

    “你尽量去黄市长清楚。制衡。是调配干部的重要手段。”朱民生这次到省城开会。委书记秘赵东特意找他谈了蒋希全的事他可以将周昌全意见当作参考但是对把赵东的意当成指示。

    黄子堤知市委意以后。心火上窜亲自找到了朱民生。道:“朱书记。蒋希东当了十年厂长。若不调走。项波手以后。只怕难以开展工作。”

    有赵东的意见,盾。朱民生态度很坚决。道:“黄市长。项波和蒋希东一直在搭班子全。合作提好。没有什大问题。我觉的应该相信两位同志的觉悟。”

    黄子堤道:“客观的说。就是因他们两人合作好。所以厂里才出现了问题。”他原本一直不想朱民生发生摩擦。可是此事太重要。只硬着头皮与民生硬扛。

    朱民生原本以为点到为止。见黄子堤软磨硬顶。稍有些犹豫。又道:“蒋希东工作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沙州还有不少市属企业。我们不能让现有的厂长寒心。此事就别争论了。”他话锋一转。道:“绢厂只是个例。市政府对于全市企业扭亏工作应该有一个总体方案。”

    黄子堤只觉的口里有一块黄莲。有苦说不出。道:“这事交给侯东在做。我去催一催他。”

    当黄子堤离开了朱民生办公室。朱民生对赵诚义道:“你通知侯卫东。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当正式文件下发以后。绢纺厂副厂长高小军等人一扫愁容。抽机会到岭西痛快的喝了一场。

    酒桌上。高小军举着酒杯。道:“老大难。老大难。老大出马就不难。有蒋老大当党委书记。项波仍然是一条小蛇。我们随时可以踩死他。”

    蒋希东对现任总工赵大雷道:“大雷。新的生产1,就要调试了。你干脆生病了。让杨柏来做这条生线。”

    自从四通开始搞了mbo以后。蒋希东为首的七位导便开始筹备着将在绢纺厂实现mbo的目标。为此。他们作了精心准备。杨柏是其中的一步重要棋子。他以反对派面目现在厂里。就是为了应对复杂的局面。

    此时。他这颗棋子就要重新披挂上场。

    杨柏道:“大雷。新的生产线毕竟还处于调试阶段。我担心在技术上不成熟。”

    尽管杨柏与赵大雷一条战线上的人。可是技术上的事毕竟都有些保守。赵大雷知道杨柏没有参加前阶段的调试。骤然接手要出事。他在心里犹豫了一会。道:“有一本详细的工作志。里面把要点讲很清楚了。你那去看一看就会明白。”

    蒋希东举着酒。道:“弟们。我们要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实现目标。为美好的前景干杯。”

    (第六百七十一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