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春节前(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官路风流第六百四十九章节前(中)

    2月第

    月票榜上争夺很是激烈。--凤-舞-文-学-网--小桥总是在17名与18徘徊。不过在朋友们的支持上。很快又要追上了17名了。

    今天的第三章来了

    另外:关于年度评选。如果愿意投票。请集中投向“年度作品评选”。〈提醒——投票是付费的)

    。。。。。。。。

    手机在桌上第二次跳舞之时。郭兰还是拿起了电话。

    “郭兰。什么时候西。如果你真想考岭西大学的研究生?我给你找导师。”赵东底气很足。他如今省委书记的人。给岭西大学打个招呼。轻松搞定

    郭兰清楚知道赵的信心。不她经过数天考虑。还是准备拒绝这次帮助。道:“谢谢赵部长关心。考了硕士。还-就业。也很麻烦。我还没有下定决心。”

    赵东鼓励道:“你造以后。出来可以省委机关来。有以前的经历。我相信发展起来很快的。”

    郭兰道:“一时下不了决心。如果真考岭西大学。我还要麻烦赵部长。”

    赵东爽郎的道:“欢迎你来麻烦。”

    放下了电话。郭兰心颇为复。副书记莫为民拿着一份材料走了过来。道:“郭部长。组织部送过来的名单我看来。县委机关党工委缺书记。我建议由卢飞同志担任。”卢飞以前是红镇党委副书记。后来担任了桔树镇党委书记。前县委书记侯卫东在治理整顿矿之时。卢飞是积极的参加者。

    这一次干部调。兰一直不同意调整卢飞。组部调整方案报给了分管组织副书记莫为民。他再次卢飞的使用提出了异议。

    郭兰坚持自己的观点道:“卢飞同志才37岁。年富力强。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放在第一线。更能充分发挥他的用。”

    在成津县。在侯卫东当政期间。莫为民副书记基上被侯卫东和郭兰架空了。在人事问题上没有发言权。如今换了县委书记他开始一点一点的与郭兰争夺原本属于他的用人权。

    莫为民这次不准备让步。道:“机关党工委职能被弱化正是由于我们领导干部的认识有问题。总是把老弱病的同志安排在机关党工委。党工委的工作如何能抓的起来。我们要改变用人方法配齐配强机关党工委。”

    郭兰委婉的道:“既然莫书记在如何使用卢飞上有不同意见。--凤-舞-文-学-网--我建议暂时不考虑卢飞同志使用问题。保持原职。”

    莫为民道:“组织再研究。等考虑成熟。昭强书记汇报。”

    望着莫为民的背影。郭兰有些心烦。组织部长这个位置太重要了。她不愿意与人为敌。却总有人想从她这里的到更多的好处。

    这时窗外突然乱了大风。将兰桌上的文件稿子吹的满屋乱飞。乱纷纷的钱纸。她走到窗外。见一股寒风从北而来。院中树叶在空中飞舞看到这景她没来由觉心里发慌。

    电话刺耳的响了起来。手机里传来郭师母的哭声:“你爸不行了。

    ”

    “什么妈?”

    “你爸摔了一。送到益杨医院了。”

    教授已是两次中风。再摔跤就不是好玩之事。郭兰说话已着哭腔了。道:“妈。你别吓我。”

    “快回来。晚了来不及”

    郭兰叫上了汽车。直奔益杨县。沙津路建成以后。成津到沙州就成了通途。郭兰平时不坐快车。此时犹嫌车慢。当驾驶员开到了一百二十码。他再也不敢了。从沙州上了高速路。小一路飞奔。二十来分钟就到了益杨县。驶员陪着兰一路奔上益杨医院四楼。刚到门房口。就听到了突然起的一阵哭声。

    郭兰闯进病房。拉开了盖在父亲脸上的白单。郭教授停止了呼吸。静静的躺在上表没有一丝痛苦。他右手还拿着一本书。握很紧。

    眼泪顺着脸颊慢的滑乱。滴在服上。很快就衣襟打湿。司机看到此。来到了屋外。给-峰打了电话。县委常委谷云峰接到电话。先给曾强报告。又给侯东打了电话。这才开始做其他的安排。

    侯卫东接到谷云峰电话之时。正在与蒋希东谈话

    放下电话后。侯卫东道:“蒋厂长。今天先谈到这里。你安心回去工作。生产搞上去了。销售渠道畅通。绢纺厂才能恢复活力。社会才能稳定。在节期间。稳是重中之重。至于到北京上访的五人。要通过厂里做好安抚工作。”

    蒋希东有一肚子计划。如今最担心是在计划还没有及实施之时。突然被解除了职务。那一天易中岭又是拉拢又是胁。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影。

    此时。面对分管副市长。蒋希东比平时更加小心翼翼。黑脸上挤出了几丝笑容。道:“侯市长你放心。我回去就做工作。让家里人通知上访的人尽快回来。决不给市里增添麻烦。”

    侯卫东为了稳住绢纺厂。以便实施计划。他同样是

    亲。将蒋希东送了厂门口。道:“今天是0。金融风波基本过去。这对绢纺厂是好事。你们要多研究市场。发挥厂里的设备优势和人才优势。我相信绢厂能振雄风。”

    蒋希东为了让侯卫安心。透露点口风。道:“侯市长放心。我们已经联系了一些老朋友。开了。产品的销路应该能打开。”

    侯卫东用力的握了希东的手。道:“市政府是信绢纺厂班子的。我希望尽快听到你们的好消息。”

    蒋希东听到这一句。眼睛又跳了跳。这句话听到他的耳中。与其说是鼓励。还不如说是胁。

    是否与易中岭合作一直在蒋希东脑海中沉浮。-作有合作的风险。但是发笔小财是没有问题的不合作。最大的危险是忽然被摘了官帽。如此这样。几年来的准备就化成了泡影。

    从侯卫东办公出。坐在小车。蒋希东心灵深处激烈的交战来到了绢厂大门。到了轰隆隆机器声他下了决主:“富贵险中求。不能让易中岭插手绢厂的。”

    侯卫东接了谷云峰电话通知以后。心沉重起来。他将工作抛在了一边了一枝烟。慢慢的想着心。

    “郭兰。啊郭兰。”他在心里感叹了一声。是决定下班以后回益杨县。

    侯卫东给小佳打了电话。道:“我刚接到了成津县委办公室主任谷云峰的电话。说是组织部长郭兰的父亲去世了。我晚上要去看一看。”

    小佳惊道:“郭教授过世了。怎么此突然?”“他已经中风两了。听说这次是在图书馆看书之时突然摔倒了。郭兰和我是两度同。以前又是邻居。我去送花圈。表达个心意。”

    “我刚刚接到方线的电话。她约我吃饭晚上蒙宁一起打牌。”

    “你们三人怎么打牌。”

    “你还真是傻老公到了岭西。难道还找不到角我不去给教授送礼。你不会怪我吧。”

    侯卫东其实暗中松了一口气。道:“没有关系。有我代表就行了。在高速路开车。你慢点。就在一百码左右就行了。”

    等到了下午下班时。侯卫东叫来晏平。道:“我们晚上到益杨。不一定回来。沙州学院郭教授过世了。我要去送花圈。”

    来到了益杨县医院。的知郭教授遗体已经由医院搬至了学院。灵堂就设在学院。学院里有专门帮着写挽联。一边写挽联。一边帮着记账。侯卫东先给了一千钱。落名之时。他道:“就写侯卫东敬挽。”

    写挽联之人抬起头。道:“你是侯市长。”

    侯卫东道:“我是沙州学院毕业生。”

    这时郭师母被人扶着走了过来。她见到了侯卫东。语先哭。侯卫东也不知怎么劝伸手拍了拍郭师母的肩膀。以示安慰。

    “老郭上午还好好。他要到图书馆去。我也没有在意。谁知他从图书馆出来之时。摔了一跤。都是我的责任。如果我陪着去没有事了。”郭师母把这事说了好几遍。说一抹一次眼泪水。

    这时。段院长也过送花圈。郭母过去迎接。侯卫东来到了郭教灵堂前。灵堂正中挂着郭教授的遗像。是五十岁评职称之时的相片。神采奕奕。温文尔雅。

    上了香。又磕头。

    等起之时。见到了郭兰。

    郭兰手里拿着青纱。眼含着泪水。道:“谢谢你。”说完。低着头把青纱别在了侯卫东的肩膀上。

    “什么时候的大夜(沙州风俗。大夜这天晚上。通宵。第二天出)。”

    “后”

    “节哀顺便。这两天事多。你一个顶着也不是办法。要找时间休息。”

    “老家陆续要来不少亲戚。他们到时会帮忙。而且部里的同志也过来了。”

    侯卫东低声又交待道:“你也找的方休息。等会我把钥匙给你。想休息到我的房间。后才坐大夜。你别太劳累了。”

    “谢谢你。”郭兰说了句谢谢。水哗的又涌出来。道:“我爸手里一直握着书。他一辈子都这么书。我再也见不到我爸爸了。”

    这时。曾昭强和县委的几个同志也赶到了现场。他们安慰了郭兰部长。又过来跟侯卫东握手。在岭西本来就有红白喜事一说。丧事往往是社交场所。等到晚上。主人家还会发动大家打麻将和扑克。

    这群人都是官员。快就开始谈起官事。

    曾昭强当年挤走侯卫东是费了脑筋的。此时见面不免尴尬。可是事已此。他就表现比平还要

    侯卫东是初任副市长。还拿一位-书记没有太多办法。既然没有办法。他也就表的很

    两人坐在一起。亲的交谈着。围是一圈成津县的县级领导。

    (第六百四十八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