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曲折(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上回到了家,小佳已经将绿豆稀饭煮好了,又在外面,炒了一个时鲜空心菜,然后在书房里上网,等着侯卫东回家。--凤-舞-文-学-网--

    到了六点,小佳给侯卫东打了电话:“你回家吃饭吗?”侯卫东提着一个盐水鸭子,道:“我正在上楼,买了盐水鸭子。”

    “你也买了盐子鸭,我在楼前买了盐水鸭。”

    侯卫东提着盐水鸭放在桌上,打开了桌上的塑料罩子,果然看到相同的盐水鸭。

    小佳也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歪着脑袋看了侯卫东一眼,道:“在我的记忆中,我们两人搬到了新家,你还是第一次买菜回来,难得啊,你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还是有什么喜事。”

    “我今天中午到了岭西,跟蒙豪放书记吃了午饭。”

    小佳吃了一惊,道:“你怎么约到了蒙豪放。”

    “我约不到蒙书记,是周省长宴请蒙书记。”

    “周省长这是在有意提拔你,你,有安排吗?”小佳还是希望侯卫东能再上一个台阶,听说与蒙豪放一起吃了午饭,顿时觉得希望大增。

    “如果不出意外,到市政府当副市长。”

    “那还要选举。你地资历浅。参加选举有问题没有?”小佳听到了这个消息。反而有些患得患失。

    “你开得有石场。还有煤矿。如果有人利用此事作文章。你会受影响地。还有。胜宝集团没有签约之事。会不会有人拿出来做文章。还有。蒙书记要调到中央去。你地事是否还有变化。”

    侯卫东见小佳颇为紧张。道:“你别这么紧张。蒙书记是调到中央。他答应地事。怎么会有变化。”

    “选举中什么事都有可能生。提拔提拔。领导要提。你自己也要爬。”

    侯卫东不有些好笑。道:“你这是多虑了。”

    吃过晚饭。小佳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侯卫东陪着小佳看了一会电话。来到了书房上网。

    打开邮件箱,侯卫东只见到祝梅的一封邮件,祝梅在美国之时,三天两头都有邮件过来,回到了岭西以后,邮件反而渐稀了,今天打开了电子邮件,只有一封。

    附件是沙州外地大河,夕阳,大江,江中间一条小船,一位汉子站在头。--凤-舞-文-学-网--这幅画是典型的中式山水画,又用了不少油画的技法。

    侯卫东把画面关掉,暗道:“这个女孩子,心思蛮重。”

    他搜索了一会,不断看到有煤矿出事地新闻,暗自有些心焦,关掉电脑,走到门外对小佳道:“我想到爸妈那里去一趟,让他们最近也到煤矿去坐镇,免得大意出事故。”

    小佳道:“我们一起去吧。”

    星期一到星期五,小::都放在外婆家里,只有星期六、星期天才回到侯卫东和小佳家里,这样即满足的老人带小孩子地心愿,同时也大大减轻了侯卫东与小佳负担。

    到了张远征家里,蒋笑陪着刘光芬在客厅里看连续剧,侯永贵则在小屋里看战争片。碍于蒋笑在家里,侯卫东不便说明来意,到里屋陪着父亲看战争片,小佳则在客厅看着连续剧。

    三个女人一台戏,侯卫东一直在留意着客厅的动静,三人谈得火朝天,到了十点半,蒋笑仍然没有起的意思。

    好不容易到十一点,蒋笑才起了,刘光芬地道:“我送你回家。”蒋笑站在门口,笑道:“刘阿姨,院子里安全,不用了。”

    等到蒋笑离开,侯卫东这才进入了正题,道:“妈,这几天煤矿总是出事,我事多,你和爸到矿上去看一看,何红富总是外人,出了事还得让我来顶着。”他对父母还是有所保留,没有提及出任副市长的事

    刘光芬对着里屋的侯永贵道:“老头,明天我们到益杨去,你早点休息,给我当驾驶员。”

    侯永贵在部队和派出所工作了几十年,向来喜欢户外活动,退休在家以后,把他闷得慌,听说要到益杨火佛煤矿,心里高兴,痛快地道:“好,明天我去加了油,到火佛。”

    侯卫东以前买了一辆皮卡车,现在已经成为了侯永贵地专车,他天天开车送刘光芬去买菜,将车擦得锃亮。

    到了益杨火佛煤矿,好几辆大车停在门口,刘光芬几乎是每隔一个月都要到煤矿,矿里的员工都很熟悉她,她打开办公室房门,过了一会,何红富走了进来,他才下了矿井,脸上黑一块白一块。

    刘光芬坐在办公桌后面,她当了一辈子老师,端架子的本事还是有的,平静地问道:“今年已经到了八月,总体行还行吧。”

    何红富洗了脸,道:“去年年底形势有了好转,年初又差了些,过了节,形势又好转了,大中型煤矿

    上涨了%,在11元/吨,个别煤种如无烟煤在汉比年初每吨上涨了20元。”

    这几年,何红富在火佛煤矿工作了好几年,已经成为了行家,对煤矿生产技术和行了解得很清楚。

    煤炭行的好转是有多种原因,先是扩大内需政策的拉动作用,扩大内需带来国民经济地快速增长,2000年达8%,电力、冶金、建材等耗煤行业都有了较大展。火力电比上年增加011%,钢产量增长34%,水泥增长了%,这些自然要增加用煤。其次,是几年的关井压产“控制”作用,煤矿数量由8万多处减少到约处。还有煤炭出口的“缓解”作用,去年的出口量比前年一下子增加了将近50%,出口达万吨,不但扩大了国际市场的份额,对国内市场也有一定地缓解。

    这几条再加上国际因素:国际油价上涨,国内油价频频上调,用户从降低成本考虑,认为还是烧煤划算,从而增加了煤炭需求。

    侯卫东买煤矿之时,坚信作为资源型企业,煤炭一定会涨起来,可是何时能涨,涨到什么程度,他完全不清楚,而原来的火佛煤矿老板周强在最低潮时进入了煤矿,赚了小钱,却没有顶住煤炭行业的寒冬,苦苦撑了几年以后,将煤矿低价转让给了侯卫东。

    原矿主周强卖掉火佛煤矿以后,开始进入钢行业,生意虽然还行,但是比起火佛煤矿地利润就差得太远了。

    在刘光芬临走之时,何红富脸上出现些难为的表现,道:“刘总,这些话我原本不想说。”

    刘光芬道:“大家这种关系了,有什么话就直说。”

    何红富道:“我为这个矿花费了不少心思,虽然卫东给我地钱也不少,可是比起贡献来说,还是不足的。”

    “红富,你直说,要加多少钱。

    ”

    何红富表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仍然坚定地道:“我不想加钱,能不能看到我为火佛立下地汗马功劳之上,给我一成的股份。”他提出这个要求,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虽然火佛煤矿的财务人员是吴海县绢纺厂的财务,可是侯卫东一家人都不懂煤矿管理,他们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管理,火佛煤矿要顺利运转,他是必不可少的人物,正因为此,他提出了要股份的要求。

    刘光芬只是名义上的老板,这种重大决策她不敢决策,就道:“这事很重大,我得认真考虑。”

    何红富自然明白火佛煤矿的老板是侯卫东,道:“我这个要求也不过分,火佛煤矿每年产生了这么多利润,我没有功劳也有苦苏。”

    刘光芬带着满腹的心事回到了沙州,侯卫东听了此事,沉默了一会,道:“何红富能直接提出请求,这是好事,总比他来的好。”

    “人,怎么能这样贪心,我们每年给了他十几万,他还想怎么样。”刘光芬有些愤愤不平。

    侯卫东想了想,道:“何红富这人从本质上来并不坏,只是这两年煤炭行太出于意料了,他心理失衡,也能理解,我认为可以加薪,工资翻番也可以,但是股份就是股份,不能随便给,否则后患无穷。”

    刘光芬建议道:“我觉得家里人不在煤矿始终是个问题,干脆把二姐叫到矿上,让她去管理。”

    侯卫东有些犹豫,此时正是进入市政府班子的关键时期,他实在不希望有任何影响,道:“二姐有自己的生意,不可能到矿上去,而且二姐根本不懂煤矿生产,还是让何红富来当厂长,我信任他,平时你和爸定期去看一看就行了。”

    几个讨论了一会,大致商定每月给何红富增加一万元的收入,如果他坚持要股份,则只有另请高明。

    等到刘光芬回家以后,侯卫东又给何红富打了电话。

    “红富,有什么事你直说。”

    何红富在青林镇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有些怵侯卫东,接到电话,道:“疯子,你别见怪。”

    侯卫东不容置疑地道:“我办事向来讲规矩,先说断后不乱,你对火佛煤矿有大贡献,我决定给你涨工资,你提一个价。”

    何红富从开石场起,就跟着侯卫东,两人感深,今天鼓足勇气向刘光芬提了要求以后,他心里也后悔,道:“疯子,我不是这个意思,今天早上是猪油蒙了心。”

    “没有事,你既然不提价,我给你说个原则,我按产量给你提成,除了正常工资以外,一吨煤给你二块钱。”

    (第六百一十七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