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章搭档(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天有事耽误,今天有得晚了一些,抱歉。--凤-舞-文-学-网--

    …………………………………………

    侯卫东、朱小勇等五人喝了酒,说话更加随便了,只是这帮人表面嘻嘻哈哈,其实诚府颇深,他们可以从中南海谈到白宫,再由白宫吹到克里姆林宫,可是一谈到涉及自的具体问题,一个个就谨慎得紧,哪些话能说,哪些事能办,肚里都有明白得紧。

    但是,具体问题总是要谈,酒至酣处,朱小勇道:“成津旧城改造,新城建设,工程量大,明明老兄手底下有一帮子技术尖子,在省城做了不少大楼盘,如今有意向二线、三级城市扩展,卫东书记能否支持。”

    侯卫东以前硬顶了黄子堤,结果后患无穷,这一次朱小勇为了刘明明的事而开口,他处理起来就艺术得多现在最担心成津本土施工队伍质量不高,明明兄能够瞧上成津,这是成津的福气,成津人民举双手欢迎,具体的事,这里说不清楚,到时可以过来细谈。”

    朱小勇见侯卫东爽快中亦留着些后手,微微一笑,岔过话题,开始谈风月,不再提起具体的事

    蒋湘渝瞧了瞧侯卫东和谷云峰,对朱小勇和刘明明道:“我还有一事,不知两位老兄能否想到办法,按照沙州以前的惯例,县委办主任都要进常委,可是如今四个县的委办主任有三个未进常委,其他不管,谷主任是县委办老主任了,能否有活动的余地。”

    关于谷云峰的常委职务,侯卫东曾经向朱民生作过单独汇报,但是至今没有回音,他曾经想过由朱小勇出面,考虑再三,还是没有在朱小勇面前开口,此时由蒋湘渝提起此事,正合了心意。

    刘明明笑道:“朱民生为人过分谨慎,以前在组织部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就如地主老财,把官帽当成自己之宝贝,总是舍不得丢出来。”

    朱小勇哼了一声主老财还有大方的,他应该算作葛郎台,把几顶帽子藏着掖着,不过最终还是得拿出来。”又对蒋湘渝:“即然湘渝兄开了口,这件事交给我或明明兄都行,谷主任各方面条件都符合,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我想不会太困难。”

    他说得很平静,很自然,可是话语中带着自信。

    侯卫东猛地想起跟着吴英后面沉默不语地朱小勇。--凤舞文学网--不觉暗道:“人还真是世界上最复杂地动物。朱小勇这位水利专家上。其实也藏着很强地。”

    酒足饭饱。朱小勇抱拳道:“卫东书记。湘渝秘书长。我和明明还要回岭西。十二点前还有活动。今天晚上就不玩了。改天请两位到岭西。朋友来了有美酒。还有美女。就看两位领导敢不敢下手。”说着。他朝侯卫东眨了眨眼睛。

    侯卫东对他这个眼神是心知肚明。笑了笑。也抱了抱拳。

    等到两位来自省城地公子哥们离开了视线。蒋湘渝道:“侯书记。刚才我没有商量就提了云峰地事。你没有意见吧。”

    侯卫东地目光仍然追随着两辆绝尘而去地小车峰地事我单独给朱民生汇报过。如果一个县委书记地正式建议还不如局外人地意见。这是多么悲哀地事。”他深知蒋湘渝格圆滑有余刚不足。但是甚少搞谋诡计。因此有些话也不避他。更主要地原因是他渐渐适应了县委书记角色。在县里是绝对权威。想说就想。也就少了很多顾忌。

    事过了六天。谷云峰任县委常委一事就有了着落。而吴海县县委办主任任林渡地常委职务仍然挂在空中。侯卫东一时也不明白是谁起了关键作用。

    任林渡知道此事以后,没有给侯卫东打电话,而是给郭兰打了电话,他很委屈地道:“郭兰,这次怎么只有谷云峰一人进了常委,你知道内吗?”

    郭兰道:“此事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我是才得到的消息。”

    在当年青干班之时,任林渡隐隐是十个公招生的领袖,如今十个公招生产生了分化,官职最高已是县委书记,也有辞去公职的秦小红,有调到市委机关任科级干部的杨柳,还有在县里任二级班子正职的任林渡,混得最差仍然是镇里的普通干部。

    任林渡很有些失意初同一个班的同学,如今分了高下,我这个年龄再冲几次不成功,也就只能如此。”郭兰笑道:“你才多大,三十岁,事业才刚刚开始,何必如上灰心丧气,我们不能和侯卫东比,他是怪胎,岭西省也就只有这么一个。”

    任听到郭兰亲切的笑声,林渡很有些暖意这几天仔细回想了侯卫东的经历,他能走到今天也非偶然,当初若我被放到青林山

    对不会想到去修一条路,我肯定会去走门路,想方设t想起郭兰所说,又道:“侯卫东确实是怪胎,能同时给县委书记和市委书记当秘书的人,在岭西是前无古人,很可能也是后无来。”

    与郭兰说笑一阵,任林渡心里不平之气渐渐平复兰,你也老大不上了,遇上合适的就嫁了吧,如果嫁给我,我肯定没有意见,但是嫁给其他人,我会为你祝福。”

    郭兰知道任林渡的心意,但是任林渡确实不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的观点是婚姻宁缺勿滥,他是什么人不重要,关键要能一下就进入心中。”

    “你有这个观点,看来只能当单汉了,不过这样也和,还可以给我以幻想。”任林渡在这个问题上与郭兰纠缠了数年,他结婚以后,才将这个心结放下,离婚以后,却又再次拾了起来。

    郭兰挂掉了任林渡的电话,一看时间记录,刚才一通胡吹居然有十分钟。

    “怎么一直在占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侯卫东很简洁地说了一句话,就放下了电话。

    郭兰才和喜欢绕舌的任林渡通了话,又遇上侯卫东简单直接的电话,暗道:“官场男人太多话,并不是好事。”她知道侯卫东所为何事,在办公室坐了一会,这才拿起笔记本来到侯卫东的办公室。

    “这一次涉及改非的人数有七人,我分别与他们谈了话,有几人思想不通,当着我的面还说了阳怪气的话。

    ”郭兰以前一直在组织部门工作,但是以前都是听命而行,肩上担不了多少责任,如今自己成了组织部长,她感到了肩上的担子。

    侯卫东用手指压了压太阳知道是那几位同志,朱彪以前是建委主任,老芶是国土局长,还有双河镇温贡成,这三位以前都是大权在握,如今彻底退出历史舞台,有所抱怨是人之常。”

    郭兰轻声道:“从个人角度,我其实不赞成一次有如此大的动静,这对干部稳定不利。”

    侯卫东温和地点了点头能实话实话,我感到很欣慰,现在听到耳中都是好听话,有时心里还真怕。”他站起,取了茶叶,给郭兰泡了茶。

    秘书杜兵的办公室正在侯卫东对面,他在看文件,没有注意郭兰进了侯卫东办公室,抬头就看见侯卫东正在端茶,吓了一跳,连忙走了过去书记,对不起,我来。”

    侯卫东将端茶水的任务让他杜兵,吩咐道:“我和郭部长谈事,别让人打岔,没有紧争事,一律改天再来。”

    郭兰反倒觉得过于紧张了。

    杜兵轻轻把门关闭以后,侯卫东脸色就变得郑重起来知道当初周书记为什么派我和邓家、阳勇三位同志到成津?”

    “只是听到一些传闻。”郭兰用词很谨慎。

    侯卫东道:“最了解内的有三个人家,还有蒋湘渝,邓家和蒋湘渝先后都离开了成津县,如今最了解内的只有我一人,你是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于公于私我都很信任你,有些事得让你知道。”

    侯卫东话不多,但是份量很重,郭兰心中突然涌起“士为知已一句话,她关掉了笔记本,静静地听着。

    “章永泰之死,让周书记很为恼怒,他认为这是与磷矿有关联的谋杀案,我到成津的职责之一就是为了此案,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过后,还是将幕后黑手揪了出来,公安从方杰保险箱里收出了一些名单,由于方杰后来被李杀死,这些名单的实无从查。”

    郭兰生在学院,在钢琴声中成长,此时闻听如此猩风血雨之事,手指因为用力紧扣而白。

    “方杰名单里就有朱彪、老芶、温贡成三个人,这就是我将他们调换岗位的原因,也是这次让他们彻底退出领导岗位的原因。”

    郭兰点了点头明白了,会妥善做好工作。”

    侯卫东道:“虽然我借着磷矿整治调整了一批干部,但是成津干部队伍的复杂仍然不容小觑,今天让你知道前阶段的部分内,就是为了在你思想上树立一根警惕之弦,成津之事终究要靠广大干部才能完成,知人用人,这就是我交给你的重担。”

    “此次谈话,具有保密。”

    “我知道。”

    正式谈话结束,侯卫东轻松下来峰同志常委任命下来了,你有事多和他商量,他是本地干部,对况很熟悉。”

    (第五百八十章完)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