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理论(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这不是好事。--凤舞文学网--”这是侯卫东的第一反应。

    “杨柳,刚才接到了市委办的通知,要我到市委,你听到什么风声没有?”按常理,朱民生找侯卫东谈话,杨柳应该不清楚,只是这次召见颇为奇怪,侯卫东就想探探路子。

    没有想到,杨柳还真是知道此事,“刚才有一个年轻女子来到市委办,当时没有人接待,我还给她倒了一杯水,她说她姓章,是成津县委章永泰的女儿,有况反映。”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原本准备给您打电话,又被杂事缠住,就忘记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通知你到市委来,实在对不起。”

    “朱书记是哪一间办公室?”

    “是以前的资料室,从新装修过。”

    侯卫东就笑道:“那谁用周书记以前的办公室?”

    “暂时没有人用,空着,不过朱书记的格局与以前不同,秘书办公室在书记办公室的正对面,各是各的房间,而不象以前那样是间。”

    在周昌全时代,市委领导都与秘书共用一个间,到了朱民生时代,秘书办公室完全独立出来,侯卫东对市委办很熟悉,脑子里很准确地想象出现在的新格局。

    侯卫东又问道:“今天开会,我看见是秘书长亲自陪着朱书记,现在朱书记的秘书选定没有,是哪一位?”

    杨柳道:“你有印象没有,组织部有位赵诗人,平时寡言少语,对人客客气气,他如今是朱民生的秘书。”

    “原来是赵诚义,今后得同他搞好关系。”侯卫东脑海中想起那位靠着墙边行走的瘦削年轻人。

    赵诚义赵诗人是组织部地年轻干部。汉语言专业毕业。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在市委机关里面小有名气。侯卫东以前跟在周昌全边。关心地是大事。接触地都是相当级别地领导。对赵诚义这种年龄和级别地人就没有多少话说。偶尔在走道、楼梯遇上。互相点点头而已。

    得到了最重要地信息。侯卫东就靠着柔软地坐椅。看着公路两边地山和树朝后飞快地退去。默默地想着心事:“县委书记出车祸是天灾。很正常。而被暗害。--凤舞文学网--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件了不得地大事。朱民生作出迅速反映也在理之中。他以前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想必知道章永泰这个人。他对此事会是什么态度?”

    小车进入了沙州境内。经过前思后想。他终于拿定了主意:“除了周昌全交待地任务有所保留。其余皆实事求是地陈述。”

    进了市委大院。由于有杨柳提供地况。侯卫东直接就找到了资料室。朱民生办公室关闭着。其对面地办公室开着门。里面坐着一位戴着眼镜、脸颊瘦削地年轻人。正在专注地看着文件。

    侯卫东轻轻敲了敲门。

    赵诚义抬头见到侯卫东。就站起来。道:“侯书记。您好。请进。”等到侯卫东在对面坐下。他道:“侯书记。朱书记正在小会议室跟几位领导谈话。很快就要过来。你稍坐一会。”

    侯卫东当过两茬子秘书,很注意细节,当赵诚义将纸杯子放在面前之时,暗道:“赵诚义还是缺少经验,怎么能用纸杯子接待客人。”

    若论泡茶。纸杯子总有股异味,越是好茶味越明显,更何况纸杯子并不卫生,因此,侯卫东给周昌全当秘书之时,有一个专门地茶柜子,里面备有六个高档白色瓷杯子,每天都要消毒,茶柜子里还有几筒茶叶。这几筒茶叶包括了铁观音、龙井、益杨新茶等品种。供领导选用。

    侯卫东与赵诚义以前没有多少交往,赵诚义又有着诗人名头。诗人素来敏感,因此,也就没有贸然提醒,端起纸杯子喝了一口。

    纸杯子果然有异味,茶叶是普通的益杨茶,从口感来说,还不是正宗的益杨新毛峰。

    侯卫东递了一枝烟给赵诚义,赵诚义倒没有推辞,接过烟以后,主动给侯卫东点火,点火之机,侯卫东注意到,赵诚义手指修长,只是有一圈淡黄色的烟迹,看来也是一个烟瘾大的家伙。

    他一边与赵诚义不咸不淡地聊天,一边观察着新装修的秘书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原来也是市委的资料室,在印象中,这房间里有一排木书柜子,是沉旧颜色的老柜子,还有几排报夹,市委办同志休息之时,可以到这房间查查资料,看一看最新的杂志和报纸。

    看得出,这一次装修下了真功夫,办公家俱是索伦牌子,这个牌子地家俱正是由曾宪刚代理的福建产品,以价格高出名,不过一分钱一分货,索伦家俱质量确实也不错,摆上了索伦家俱,办公室格局顿时为之一变,原本的丑小鸭突然间就变成了天鹅。

    座在堂皇而气派地秘书室,侯卫东突然觉得原本熟悉的市委办变得陌生了,有一种与往格局不同的氛围。

    等了半个小时,朱民生才从小会议室回来,侯卫东知道来汇报工作的人肯定很多,赶紧出了门,与赵诚义一起前往朱民生办公室。

    赵诚义作了介绍,便离开了房间。

    朱民生的桌面上有厚厚一叠文件,最上面一份文件上面写着“急件”,他看了一眼文件,道:“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好,好,年轻才有锐气。”

    又道:“你先坐一会。”说罢就埋头读文件。

    不少领导人都喜欢用这一招来体现权威,侯卫东也用过这种招数,对此心知肚明,就很沉稳地坐着,眼角余光瞟了瞟朱民生的办公室。

    朱民生的办公室很有特点,桌上有两面小旗子,一面国旗,一面党旗,背后是一长排高大的书柜,书柜上全是排列整齐地书,有不少是厚厚的大部头。

    办公家俱也是索伦牌,从色泽到样式,明显比赵诚义办公室的家俱高上几个档次,侯卫东对索伦家俱也有些了解,略为估算,朱民生房间的家俱绝对少不了五万元。

    朱民生把急件处理完,这才对侯卫东严肃地道:“今天章松来反映了其父亲章永泰的事,到底怎么回事?。”

    听完事经过,朱民生道:“你个人意见,章永泰之死是偶然事件还是蓄意为之?”

    摸不清朱民生的水深水浅,侯卫东在汇报工作中尽量不提周昌全的观点:“章书记出车祸以后,市公安局就请求省厅支持,据省厅的调查结果表明这就是一起车祸,当然不排除还有其他可能,但是从法律角度来说,县委只能采信省厅的调查结果。”

    朱民生轻轻扶了抚整齐地头发,道:“乡镇有一句口号,叫做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我觉得很好,换个角度,叫做小事不出县,大事不出市,章永泰之事组织上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给了章永泰很高的荣誉,又在全省范围内进行了广泛宣传,县里必须按照省里结论去开展工作。”

    朱民生严肃地指出:“我今天叫你来,就是当面将章松章竹之事交给你,至于如何做好工作,这是你的事,我不管,只提一点要求,作为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要有政治敏锐,更要有应付复杂局面的能力,此事就是组织对你的考验。”

    离开了朱民生办公室,侯卫东沉着脸上了车,他心里很烦,不说话。

    “朱民生的意思包含有两点内容,一是省里大力宣传了章永泰,县委就要按照宣传口径去工作,这就意味着朱民生根本不赞成对此案的侦办工作,二是如何应对章竹章松地上访问题就成了一个县委书记地能力问题,而与市委无关,这个皮球踢得干净利索。”

    侯卫东分析了朱民生的谈话精神,顿时头大如鼓,每个领导地风格不同、理念不同、阅历不同,若一件棘手事,正在处理之时换了不同领导,着实令人为难。

    秘书杜兵等了一会,就回过头来请示:“侯书记,回成津县吗?”侯卫东道:“回成津。”

    等到小车开出沙州城,侯卫东又道:“算了,今天晚上就住在沙州,明天回去。在新月楼门前的海陆空餐厅,侯卫东要了一瓶最好的葡萄酒,等着洪昂秘书长。

    洪昂也是一个人过来,坐定之后,道:“今天被朱书记批评了,恐怕叫你过来,也是为了同一件事。”侯卫东奇怪地道:“这事和秘书长没有什么关系。”

    “朱书记的意思,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让信访人来到书记办公室,他指出市委机关管理有问题。”洪昂道:“从今天起,要将信访办移除市委和市政府大楼,专门成立信访中心,这是便民举措,也是让市委安静的好办法。”

    侯卫东自嘲地道:“朱书记的指示与周书记的初衷不符合,我是老鼠钻风箱----左右为难。”

    (第五百一十一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