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变(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其实,黄子堤一直将侯卫东纳入视线,其一举一动他看很清楚,他是故意要谅一谅侯卫东。--凤-舞-文-学-网--等到侯卫东又说了一遍,他才睁开眼睛,道:“嗯,这水真是舒服。”

    “水当然舒服,是来自大地深处的温泉,就和女人的温柔一样。”侯卫东在心里自我调侃了一句,脸上满是笑意,道:“黄书记,有一件事总是梗在心里,我觉得应该给你汇报。”

    黄子堤道:“我们是什么关系,有什么话不能说出来,而且今天是私人聚会,没有领导,只有朋友,你就当我是你的老兄。”

    侯卫东与黄子堤并排坐在池中,字斟句酌地道:“在九五年吧,我当时还在益杨县委办任副主任,在益杨检察院生了一件大事,应该算是两件,一件是检察院的档案室被人纵火,另一件是犯罪嫌疑人被人下了毒。”

    “这事当时闹得很大,我知道此事,似乎没有结论。”黄子堤当时还是市委秘书长,看过这事的案通报,不过这事生在益杨,市委责成祝焱负责,他印象不深,此时侯卫东突然提起了此事,让他一下警惕起来。

    侯卫东道:“给市委的报告只能以事实为依据,所以很多关键地方写得很含糊,很多敏感内容无法写上去。”

    “里面还有什么问题?”侯卫东点了点头,道:“当时县检察院正在办理益杨土产公司的案子,死也是土产公司的副总,从理上来说,此事与益杨土产公司绝对有关系,只是最终也没有破案。所以不了了之。”

    他又对黄子堤道:“我是事件的亲历,对益杨土产公司一案印象深刻,有些事还请黄书记理解。”

    听到此,黄子堤对侯卫东的意思已经听得很明白。暗道:“绕了一个大圈子,原来是说成沙公路之事,看来他和易中岭矛盾很深。”

    “这温泉还真是舒服。”黄子堤又夸了一句温泉水,这才淡淡地道:“嗯,我知道了。”

    此事讲到这一步,就不能再说了,在官场,言外之意才是真实的意思,侯卫东终于将纠结在心里事讲了出来。--凤-舞-文-学-网--压力也就自然消失,暗道:“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如果黄子堤真是不能理解。就让他不理解吧。”

    在贵宾池子东侧。精瘦地按摩师正在给周昌全按摩。他地手劲极大。技术娴熟。举手投足很有些韵味。

    黄子堤似乎谈兴很高。道:“厨师、按摩师、设计师等工作。从业人员多是女。但是最终做到顶尖地多数是男人。”侯卫东道:“主要是男人喜欢钻研。女人结婚以后。心思就留在家里。”两人谈了些莫名其妙地话题。南部新区高健涉水来到了黄子堤边。侯卫东就自然而然地离开了。

    黄子堤一边与高健聊着。一边用眼角余光看着陷入水雾中地侯卫东影。暗道:“易中岭不是善茬子。以后一定要警惕。侯卫东却是长反骨地魏延。不得不防。”

    凌晨。众人才散去。

    第二天出门。秋风起。雨丝斜斜地扑向了沙州地大地上。落在脸上。让人感觉到一阵地冷。

    侯卫东穿着七匹狼茄克。他直接来到了大门口。秘书杜兵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

    杜兵接过手提包,侯卫东却没有立刻上车,站在车门处,面对着新月楼的大门。

    “晚上住在哪里?”

    “还是在沙州宾馆。”

    “真是辛苦你们了。等到成沙公路修好以后。跑一趟就是一个小时,到时就不必留在沙州过夜。经常这样,对家庭生活有影响。”

    杜兵知道侯卫东不喜欢饶舌之人,也就没有故作聪明说大话,就实实在在地道:“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他以前在县委办工作之时,眼界就只有县委办的那几间房子,当了侯卫东专职秘书以后,经常到岭西和沙州,眼界大开,在他心目中,侯卫东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所以,就算当秘书对家庭生活有影响,又算得了什么。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迎着斜风细雨,杜兵精神饱满。

    小佳开着蓝鸟车出现在了大门口,在侯卫东边刹了车,道:“我就不下车了,有事电话联系。”

    雨中,侯卫东衣服微微有些湿润,挥了挥手,准备上车,小佳却突然道:“你上车,我送你到路口。”

    “你别担心,周书记是到省政府当领导,怎么你们都如天踏下来一般。”

    前面有个货车横冲直撞地开过来,小佳麻利地打了一盘子,避开了大货车,她道:“现官不如现管,周书记当了副省长,毕竟隔了一层,新来地市委书记多半要洗牌,你得注意一点。”侯卫东道:“人这一辈子,不知要遇到多少艰难险,仔细想想,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你别心,更没有必要忧心忡忡。”

    到了成津县境内,桔树镇、河西镇的二个标段都在施工,车进入双河镇,这里应该还有两个标段,沿途只看见几处挖掘过的痕迹,不见施工队伍。

    精工集团地梁工叫苦不迭,道:“侯书记,对于我们工程方,拖了工期意味着增加成本,我们当然不原意,可是现场阻工很严重,我们正准备向县领导反映这事。”侯卫东道:“你写一份材料送到县委来,随时做好施工准备。”

    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公路沿线湿漉漉的景色,略有些萧瑟。

    侯卫杰电话本上的数字,暗道:“这个温贡成真是太不象话了,说的是一,做的又是另一。”他暗自下了决心,最多再让温贡成当半年书记,等到时机成熟,一定要将他拿下。”

    回到了办公室,侯卫东喝了茶,给县长蒋湘渝打了电话,道:“蒋县长,中午有空没有,我请你吃午饭,没有事,就是吃午饭,在县委招待所。”

    不论省里还是市里,重大人事调整素来不能保密,这已是令人无可奈何之事,连李晶这种体制外的人都知道周昌全要到省政府,因此,侯卫东断定蒋湘渝十有从不同渠道得知了此事,既然如此,与其藏着掖着,还不如大大方方地与他沟通此事。

    在沙州,侯卫东最大的后台就是周昌全,此时况生变化,他就准备适时调整自己的工作方式与思路。

    十一点半,侯卫东就离开了办公室,提前来到了县委招待所。

    招待所长胡永林早就接到了杜兵电话,亲自在厨房里督战,很快,厨房里就传来他的声音:“这不是土鲫鱼,非洲大鲫鱼有什么味道。”

    “不好买,你不能想办法,到附近田头去买。”胡永林出了动汽车,口里道:“这些小事都要心,你说累不累。”

    等到他在郊区地鱼塘里买回土鲫鱼时,侯卫东已经来到了县委招待所,恰好看到胡永林提着鲫鱼下车。

    “侯书记,我才从老丝厂外面鱼塘买回来的土鲫鱼,这是正宗的土鲫鱼,煮出来的汤都不一样的。”胡永林就在侯卫东面前表功。

    “嗯,不错。”侯卫东顺口又道:“星期六,你去买二、三斤土鲫鱼,我带回家,给小囝囝煮鲫鱼汤。”

    县委书记直接安排了任务,这让胡永林心格外激动,走路都如在云中飘,到了厨房,他得意洋洋地道:“你们买不到土鲫鱼,我怎么买到的,不是买不到,而是没有用心。”又安排道:“侯书记喜欢吃黄焖鲫鱼,要拿出点本事来。”

    十二点,县长蒋湘渝准时来到了县委招待所后院,来到了侯卫东的房间。

    蒋湘渝见到桌上的葡萄酒,问道:“侯书记,有喜事?”侯卫东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道:“没有具体事,就是想同老兄聊一聊。”

    天很有眼色,为两位领导倒了茶水以后,就跑到厨房,站在大师傅后,等着美味出灶。

    大师傅就问天:“胡永林这么激动,是哪位领导来了。”天道:“没有外人,就是侯书记与蒋县长两人。”大师傅就骂道:“胡永林拿起鸡毛当令箭,给我说清楚,我好安排菜。”他对自己地徒弟道:“别弄得太多,炒牛,火爆墨鱼仔,加上黄焖鲫鱼,再配一个冷盘,两份小菜,也就差不多了。”

    侯卫东为蒋湘渝倒上一杯红酒,道:“昨天我到了市委,得到准确消息,周书记要调到省政府,任副省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