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失踪(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老方县长到了省城以后,来到了省委大院,不料执勤武警是一个楞头青,见到一位糟老头子要进大院,不客气地拦住了他,老方县长原本心恶劣,就与年青的武警战士争执起来。--凤舞文学网--

    “你是离休干部,请出示证件?”

    “没有带。”老方县长一摸口袋,往携带的离休证却意外地没有带在上。

    “你找谁?”

    老方县长伸脑袋朝省委大院望了望,以前当县长之时,他还认识几位省委的官员,如今退休二十来年,当年的老朋友全都退了休,他实在想不起还有什么人在省委工作,道:“我是成津县的退休县长,要找省委组织部反映况,小同志,让我进去。”

    武警战士根本不相信他,依然不放行,道:“要反映况到那边信访局,这里不能进去。”

    老方县长很有些无奈,顿足道:“去就去,我就到信访局反映况。”转之时,他突然觉得一阵头昏目眩,软倒在省委大院门口。

    省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陈再喜正从大院走出来,第一监察室联系沙州,在一次开座谈会上,他曾经见过老方县长,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对老方县长的印象还深,见此景急忙走了过来。

    不一会,救护车就开了过来。

    方知行,老方县长的儿子,方杰的父亲,他离开岭西定居新西兰已有十年。接到李太忠电话以后,犹豫再三,还是坐飞机回到了岭西,见到父亲如此,也是暗自伤心。

    “这个杂种跑哪里去了。”方知行听说方杰失踪,又气得咬牙切齿,方杰从小就玩劣,方知行没少心。与方杰妈妈离婚以后,他与方家联系也很少。

    “你小声点,我们在外面说话。”方杰地母亲虽然与方知行离了婚,却对老方县长一直很好,老方县长生病期间,她就一直陪在病前。

    两人分手之时闹得很历害,分手以后近十年没有见面。此时面对面站着就颇为尴尬。不过为了方杰,两人还必须走在一起。

    方杰母亲道:“小杰最近迷上省歌舞团的一个叫做朱莹莹的女孩,这个女孩子现在也是下落不明,我怀疑小杰失踪与朱莹莹有关。--凤舞文学网--”

    “朱莹莹在何处?”

    “小杰失踪以后。朱莹莹曾经到家里来问过,我当时对她很不客气,那以后她跟着失踪了,我到省歌舞团去找过她,歌舞团里说她半年前就停薪留职了,她的父母亦有一年多未见到她了。”

    方知行责怪道:“这就是失踪案了。怎么不报案,还自已去查,真是的,愚蠢。”

    方杰母亲眼泪水就流了出来,道:“小杰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我哪里管得着他,平时三、二个月见不到人太正常了,所以当时还对朱莹莹没有脸色,认为她大惊小怪。”

    她有些六神无主。道:“你已入了新西兰国籍。算是外籍人士,由你出面。有国际影响,上级领导才会重视。”

    很快,老方县长在省委大院门前病倒的消息传回了成津,在流传过程中,版本数变,最后变成了老方县长在省委大院吃了农药,已经引起了省委高度的重视。

    这些说法还是有一些影子,至少,省委统战部对此事还是高度重视,派了一位处长陪同方知行来到了沙州,沙州统战部副部长李光中陪同着省里来人,一起来到了成津县。

    李光中是益杨上青林人,当年上青林公路要从其祖墓通过,为此李光中还与侯卫东生过小小的矛盾,侯卫东借用歪计,找了一个算命先生,将李光中父亲连蒙带骗地哄走,这才解决了迁坟问题。

    一晃数年过去,李光中是现在仍然在统战部任副职,同时兼任了民宗局局长,总算将正处地职级解决了,他与侯卫东握了手,地道:“侯书记,你是上青林的骄傲啊,当年你主持修路,我就知道侯书记前途不可限量。”

    “这位是岭西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

    “这位是省统战部的李阳处长,这位是方知行先生是新西兰人,方杰的父亲。”

    方知行出国已有十年,天天在新西兰的农场里忙活,手摸着肥羊,抬头看高山,低头看青草,耳边是软绵绵的台式普通话,国内生活似乎他已经很遥远,这次回到了岭西,过了好些天才慢慢地适应了“人潮人海”地生活环境,

    “侯先生,犬子下落不明已经有了十来天,家人都很着急,恳请政府能有妥善解决地办法。”方知行回想着记忆中的成津官场,很有礼貌地组织了语言。

    侯卫东作了手势,将几个让到了会议室,对秘书杜东道:“你请邓局长过来参加会议。”

    邓家穿着整齐的警服,目不斜视走到了会议室,等到侯卫东讲了大致况,他抬眼看了一眼方知行,简明扼要谈了事经过,道:“由于受伤人的伤并不严重,方杰只算是轻微违法,更主要是民事赔偿。”

    省委统战部地中年处长打断邓家,道:“既然只是民事赔偿,以方杰的经济实力也就不必躲藏,问题的关键是方杰到底在什么地方?”

    邓家根本不理睬这位插话的处长,对方知行道:“方先生,不知道你对此事是如何看待?”

    方知行道:“我回到岭西以后,问了家人,他们都不知道方杰的下落,我父亲也是为了此事住院。”

    “既然方杰失踪,成津公安将尽全力寻找,也请亲属们多提供有益的线索。”

    “我听说方杰有一位女朋友叫做朱莹莹,以前就跟着方杰住在沙州,这一段时间也一起失踪了。”

    “方杰还有什么好朋友?”

    “他最有可能到哪里?”

    侯卫东最后做了总结:“成津警方将全力寻找方杰地下落,这一点请方先生放心,同时,请方先生配合警方的工作.”

    开了座谈会,方知行与罗金浩一行来到了来到了方杰在沙州新月楼的住宅,屋内是全现代化的电器,家俱亦是从岭西买来的高档货,这让方知行吃了一惊:“小杰还真是有钱,这设施放在新西兰也不差。”

    罗金浩带着刑警队的几位好手,对现场进行了仔细搜查,宾箱里还有些水果,不过都有些陈旧,看来已有些时间,另外还有一盆鸡汤,由于油厚,还没有变质,厨房里放着的菜则开始腐烂。

    卫生间里有男女两洗漱用具,衣柜里还有一大排女装,有一格还装着女式内衣,清一色高档货。

    桌上有朱莹莹的几张大照片,她眉眼弯弯,从照片中笑看着屋里的人。

    罗金浩要趁着这个时机,寻找方杰遗留下来地蛛丝马迹,因此,带着几个刑警搜查地极为仔细,搜查一遍之后,一无所获。

    “不对,方杰家里没有上锁的柜子,他地钱和重要物品应该放在保险柜里。”罗金浩又在屋里转了一圈,没有见到保险柜,便来到了方杰母亲边,道:“看这个样子,方杰和朱莹莹应该走得匆忙,洗好的内衣裤都没有带走,肯定是生了什么大事。”

    方杰母亲听到这句话,满脸都是焦急之色。

    “不知方杰有没有保险柜,这事对寻找方杰很重要。”

    方杰母亲犹豫片刻,道:“我也是无意之中得知小杰有一个保险柜子,可是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

    得知有保险柜,罗金浩使了个眼色,几个刑警队员就开始专搜暗角落,很快就将厨房后面的小型保险柜找到了。

    就在锁匠与保险柜搏斗之时,李太忠也得到方知行回到沙州的消息。

    “知行,什么时候回的沙州,看过老爷子没有,今天中午到家里来聚一聚。”

    听说方知行正带着公安在方杰家里搜查,李太忠猛一地惊,道:“小杰玩心大,说不定就是和朱莹莹提前度蜜月,让公安到屋里来查,小杰肯定会生气的。”

    李杰,这是绝秘中的绝秘,李太忠并不知,他心中有隐疾是章永泰之死,所以很忌讳公安插手方杰之事。

    方知行完全是局外人,道:“小杰会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这也是为他好。”李太忠道:“这几年小杰的企业展很好,偷税漏税着实不少,如果让公安查到帐册,小杰肯定会坐牢。”

    方知行这才有些担心,放下电话,就见锁匠一脸骄傲,他已成功地打开了保险柜。

    保险柜里空无一物,罗金浩很有些失望,他不甘心,凑到保险柜的门口,在保险柜的角落里现了一个薄薄的小电话本,很不起眼。

    罗金浩不动声色地将手伸起去,将小电话本握在手里,慢慢地抽回来,他的动作极为镇静,没有人现他已经取到了一个本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