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断(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沙州,新月楼二期工程,方杰满大汗在朱莹莹上运动着,猛然间,他只觉一股泥石流般的力量从小腹涌动出来,道:“我。--凤-舞-文-学-网--”

    说完,便在朱莹莹上疯狂地起来。

    疯狂结束以后,方杰就如被抽了气的汽球,瞬间就瘪了下来,他将大腿放在朱莹莹弹力十足的腰上,很舒服地闭上眼睛。

    “不就是架,我觉得你不必跑。”朱莹莹彻底放开自己以后,就不再是以前的朱莹莹,她成天粘着方杰,也知道不少事儿。

    当然,诸如暗算章永泰这样的事,朱莹莹是不知道的,方杰伸手摸了摸光滑的腰枝,又揉了一会小巧而尖的椒,赞道:“长期锻炼的女人确实不一样,浑都是紧绑绑的,不象寻常女人,穿上衣服还勉强能看,脱了衣服就吓死人。”

    朱莹莹把他的手拿开,道:“我给你说正事,总不正经。”

    方杰暗算了章永泰,这事就是一个影,在潜意识之中就不愿意到公安局去,口里道:“

    这时,方杰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手机,道:“嗯,我一个人,你想请我喝酒,好,没有问题,我马上就过来。”

    朱莹莹看着方杰飞快地穿好衣服,顺手将被单扯过来盖着子,道:“又是那位狐朋狗友,别喝多了,早些回来。”

    方杰转出门之时,笑了笑,道:“这个时候能一个电话把我叫出去的。你说还有谁。”

    “等等。”朱莹莹翻,光着子,到冰箱里拿了冰果汁过来,道:“先喝点果汁打底,别空腹喝酒。”

    尽管方杰此时还处理不应期。可是见到朱莹莹冰雕玉琢一般地体。忍不住又来了一个拥抱。

    朱莹莹顺手理了理方杰地衣领子。道:“以后结了婚。回家以后就不能再出去。更不准在外面鬼混。”她亲了亲方杰地脸。又温柔地道:“我明天一早要回岭西。到团里把户口本、证明开过来。然后回一趟家。后天回来。吃地东西都放在冰箱里。--凤-舞-文-学-网--你可要乖乖地。”

    方杰开玩笑道:“你后天一定得回来。_否则我要去找野女人。”朱莹莹有些忧郁地道:“你真要这样。我也没有办法。”说着。两眼就有些泪光。方杰最受不了这一招。他亲了亲朱莹莹额头。道:“开玩笑地。别当真了。”

    来到了李杰进门就道:“两人喝没有劲。要喝酒还是得到酒吧。”

    李笑道:“算了。这里清静。酒吧里烦人。人老了。好静不好闹。以后是你们年轻人地天下。”方杰嘘了一声:“你又比我大得了几岁。别在这里猪鼻子插葱----装象。”

    喝了几杯酒。方杰显示出了他地心事。道:“据老雷讲。这次邓家是下了狠心。为了大一点小事。将市刑警支队都请来了。看来是冲着咱哥俩来地。是不是那件事要翻船了。”

    “不会吧。”李对这个话题不心,淡淡地道。

    “我总觉得风声不对。”

    “这次省政府下了整治磷矿的文件,年初有安排,年底有检查,再加上侯卫东想做点政绩,所以将整治工作抓得紧。万年磷矿偏偏不听话。这是杀鸡给猴看。”

    “我总觉得上千万的技改资金有些玄,磷矿生意也要看行。前几年磷矿还不如石头值钱,这几年价钱涨得高,大家都有钱赚,如果明年或是后年行不好,技改的钱就打了水漂,就算我现在抽不做磷矿了,技改地钱就能让我吃几辈子。”

    方杰喝了一大口酒,哼道:“三千万技改,我觉得你的脑子肯定是短路了。”

    喝了一阵子酒,李道:“现在成津县公安满世界抓你,你得小心一些,别向手下暴露行踪,免得人多嘴杂。”他有些不满地道:“还有,你就不应该把朱莹莹带到边,女人就那样,千万别当真,小心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朱莹莹与其他女人不同,我准备和她结婚的,她明天回岭西要拿户口本,开结婚证明,所以我不瞒她。”方杰是成津是一霸,坏事做得不少,特别是在争夺磷矿时,结了不少仇家,在沙州新月楼的住房,是借用外人地份证,办得很是隐蔽,只有方家、陈家少数人知道这个地点,所谓狡兔三窟,就是这个意思。

    李叹道:“你啊你,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当夜,方杰喝得半醉,半醉半醒之间,还是将小车开回了新月楼。

    第二天,李在沙州买了一张不要份证明的卡,到了晚上,再约方杰过来喝酒。

    “你怎么换了号。”方杰原本不想接这个陌生电话,可是实在无聊,当电话第二次打进来以后,他还是接了,却是李的电话。

    “我在街上,手机忘记充电了,遇到一位朋友,用他的电话给你打地,今晚过来吧,我弄了瓶好酒。”

    “好吧,我晚上过来。”方杰闲来无事,立刻就同意了。

    关闭了电话,李将那张卡扔掉,就回到了家中,并不给自己的手机充电。

    等到六点过,方杰开着车到来。喝到七点半,方杰已经半是醉意,李见时机成熟,悄悄地换了一瓶酒,酒里放着安眠药。

    当方杰人事不醒地软到在沙上,李冷冷地坐在他的对面,盯着他看了一会,用手在其脖子上比划了一会,终于还是罢手,他用在酒里加了二十几粒安眠药,灌进了方杰嘴里。

    李杰放进了汽车后背箱,然后开车直奔成津,到了成津县,却并不进城,开车到了顶山镇,绕上了无数盘山路,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将方杰扔进早就看好的一个深洞。

    顶山镇靠近茂云,磷矿储量也不少,当年李为了争矿,经常到顶山镇查探磷矿,因此对地形极熟,这处深洞就是那时现的。

    回到成津县城,已是凌晨一点,李悄悄地将车开回到自己家中。

    当站在浴室里,李任水从头顶淋下来,双手合什,虔诚地祈祷了一会,道:“方杰,别怪我心狠手辣,你早死早生,下辈子做个好人。”

    暗算章永泰是李杰具体实施,李这个幕后军师一直没有出面,如今方杰失踪,章永泰的案子就几乎没有翻盘地可能,就算有可能,凶手只能指向方杰,就与李没有任何关系。

    当侯卫就有了除掉方杰的心思,黑大个子事件以后,警方四处抓方杰,这就坚定了李的信心。

    对于邓家来说,由于方杰的逃跑,意味着笼罩在他上的疑点将被放大,但是,他又百思不得其解,“方杰有两个磷矿,早就挤千万富翁之列,而刺伤黑大个子不过大一点事,他怎么可能将两个磷矿置之不顾,太不合理。”

    侯卫东道:“还是那句老话,叫做反常即有妖,所以当初的思路是正确地。”

    邓家黑瘦的脸拧成一团,他道:“方杰最近和省歌舞团的一位叫做朱莹莹的女人关系密切,这几天在县城都没有见到朱莹莹,我分析他们两人应该在一起。”

    侯卫东心里吃了一惊,道:“朱莹莹,我认识她,她是步市长儿媳的同事,很漂亮的一个女人,怎么和方杰搅到了一些。”

    邓家简洁地道:“现在流行傍大款,正常。”

    而朱莹莹的心实在坏透了,那天晚上,回到省歌舞团里,她就请一群姐妹吃饭,吃了饭,又去唱歌,当她终于抽时间给方杰打电话,对方已处在关机状态。

    从那时起,她就再也没有打通方杰的电话。

    急急忙忙从岭西回到了沙州,新月楼的房间空空,冷冷清清,再到成津找了个遍,包括其父母、兄妹、矿上地人、李杰地行踪,这就让她哭无泪。

    更让人无趣的是,方家根本不认朱莹莹这个准儿媳。

    朱莹莹从成津县公安局呆了二十四小时,出门之际,就见到了好朋友晏紫和小曼。

    晏紫挽着她地手,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与前在岭西相聚时相比,朱莹莹脸色苍白,头也干涩许多。

    小曼是沙州市常务副市长步海云的儿媳妇,她在沙州呆的时间长,与侯卫东也见过几面,道:“我们去找侯卫东,他现在是成津的县委书记,说话应该能算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