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病来如山倒(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陆续开始发文!

    发文时间大体上定于晚上10到11点之间。

    ………………………………………………………………

    由于母亲刘光芬患上癌症,侯卫东曾经仔细了解过癌症的(情qíng)况,胰腺癌号称为癌中之王,极难医治,加上癌症已经转移,这就意味着周昌全治愈的机率将很小,或者说,生存机会略等于无。

    侯卫东很快冷静了下来,回复到了省政府副秘书长的状态,道:“康院长,这事你要有所准备,一是要确诊,绝对不能有误诊,二是要保密,将知晓范围控制到几个专家,三是下一步如何处置,要有方案,我得向办公厅作汇报。”

    康有志当了多年的省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是专家,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官员,办事很有分寸,道:“以专业的角度来说,肯定是胰腺癌,到时我们要出正式的东西,绝对经得起检验,还请秘书长放心。周省长的病(情qíng),我们会按照省政府的要求进行严格保密,并及时与秘书长联系,随时汇报(情qíng)况。”

    两人谈妥以后,侯卫东苦笑道:“也怪了,如今科学技术这样发达,生活比以前好得太多,怎么癌症这种绝症越来越多。”

    康有志道:“现在的病,一是化学病,以前哪里有这么多化学品,绝大多数都是纯自然的绿色食品,现在的农药以及食品添加剂泛滥。吃了这些东西,人体受不了。二是富贵病,以前生活差。粗茶淡饭对人体最健康,现在吃得太精太细。还有一个原因,以前的人也得病,得病没有条件治,结果是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

    在康有志说话之时,侯卫东有些走神,在他心目中。周昌全总是两眼炯炯有神,精力旺盛。甚至打起网球来也是全场飞奔,完全看不出来是五十来岁的人。突然之间,堂堂的副省级领导就被医生判了死刑,而且存活期不会太长。这给他东极强的震撼。

    工作以来。侯卫东逐渐开始目睹(身shēn)边人死亡,最先是在上青林石场,好些活生生的(身shēn)体健康的劳动者倒在了石头之下,鲜血淋漓的场景甚今不忘。其次是上青林秦大江之死,秦大江是为了石场的利益死在黑社会报复下。

    再其次是青林镇党委书记赵永胜之死,赵永胜是侯卫东遇到的第一个镇委书记,很强势的一位基层干部,他退居二线以后,心(情qíng)抑郁。年龄并不大,五十来岁就倒在了病魔之下。

    第四个人是郭教授,他一辈子教书育人。钻研了一辈子学问,最终是拿着书倒下的。郭教授走后,郭师母的人生顿时就坍塌了一大半,郭兰的人生轨迹也因为郭教授的离去而发生了改变,从成津县委组织部的岗位上回到了大学。

    这些人的死去给侯卫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母亲得了肺癌。幸好及时发现,经过手术以后。目前存活的希望很大,至少在短期内不会恶化。侯卫东没有想到,不知疲倦的周昌全即将倒在病(床chuáng)上,这种看得见结局的人生让其悲从心来,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

    与康院长告别以后,侯卫东又去看了女儿。

    母亲刘光芬此时已经回到新月楼,她看过小囝囝,又要((操cāo)cāo)劳大孙子的事(情qíng)。

    小佳问道:“周省长真的生病了?”

    侯卫东点了点头,坐在了小囝囝的(床chuáng)边。

    小佳见侯卫东脸色不佳,道:“病得很严重?”

    侯卫东没有明确回答,道:“有点问题,还没有确诊。”他从工作以来,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很少在家里谈工作上的事(情qíng),嘴巴算是上了锁,稳妥得很。

    小佳知道他的这个臭习惯,早些年还红过脸,现在也习惯了。见其不肯多说,也就不多问,只是道:“你到了茂云,不知要多喝好多酒,得注意点,不是特别重要的场合一定要少喝。现在你是市长了,你不张口,别人不会灌。我最怕你去逞英雄,河里淹死的是会水人,酒精烧坏的是能喝的肝。”

    “嗯,我知道。”侯卫东坐在(床chuáng)边,看着熟睡中的小囝囝,眼神越来越温柔。经历过死亡的人,才会欣赏生命,理解生命,才会对人生有着更深的认识。

    “我最近听说茂云国土局局长刘刚死在了检察院,是不是有这回事,小道消息满天飞,传得很神。”小佳是昨晚打牌时听到了的这个消息,此时才有机会问自己的丈夫。

    “我还没有到茂云去上任,现在发生的事(情qíng)我管不了。况且,有段书记坐镇茂云,翻不了天。”侯卫东如今是很沉着的领导者,他将事(情qíng)看得很透,不会((操cāo)cāo)无谓之心。

    小佳八卦之火在燃烧:“我还听说,李建林在茂云很有些霸道,他是人大主任,都是退居二线的同志了,我没有想通,他为什么还是这样张扬。”

    侯卫东没有心(情qíng)谈这些事(情qíng),只是交待了一句,道:“茂云的事(情qíng)也不简单,我到茂云工作,你别跟着调过来。另外,你和周萍虽然是老朋友,关系不错,但是在这一段时间,也少点接触,别搅在一起。”

    “我会有分寸,朋友哪里比得上老公。”小佳见侯卫东始终是郁郁寡欢的神(情qíng),也就不再八卦,陪着丈夫坐在病(床chuáng)前。

    侯卫东坐了一会,道:“我走了,有事打电话。”

    “你要到哪里去。”

    “办公厅。”侯卫东一边说,一边走出了病房。

    向办公厅一把手汇报此事以后,办公厅一把手不敢马虎,急忙向省长钱建国报告。钱建国马上指示召开紧急会。

    开完紧急会。已经是晚上十点。

    下楼坐车之时,冷风袭来,一只塑料口袋被吹到半空中。落下之时,正好从侯卫东头上飘过。

    晏(春chūn)平缩着脖子跟在后面,道:“都说现在天气变暖,今天的秋天还真是冷。”

    侯卫东沉默着,进了小车。

    晏(春chūn)平见状,赶紧闭嘴,跟着进了小车。规矩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等到小车启动,道:“秘书长。回家吗?”

    侯卫东拿出手机,给小佳打完电话,才道:“回家。”

    一路,皆无语。等到停车以后,侯卫东突然道:“(春chūn)天怀孕了吧,你得好好照顾她。”说完,下车离去。

    晏(春chūn)平听得很是糊涂,看着侯卫东的背影,心道:“看来秘书长心(情qíng)不佳。”回家以后,晏(春chūn)平与妻子(春chūn)天温存了一会,夫妻俩闲聊时,晏(春chūn)平提起了最后这一句话。

    (春chūn)天躺在了晏(春chūn)平的怀里。问:“侯书记他们开夜会,肯定有什么事。”她认识侯卫东时是成津县招待所的服务员,侯卫东是成津县委书记。她天天都喊“侯书记”,喊着喊着就喊成了习惯,如今只有她坚持称呼侯卫东为“侯书记”,以表示对侯卫东的感谢和亲近。

    晏(春chūn)平轻柔地摸着妻子的腹部,道:“晚上的会开得很秘密,我们都没有到小会议室。”他想起了一事。道:“今天秘书长去了趟省人民医院,他走得急。没有叫我,据说是去看周昌全。”

    (春chūn)天听闻此言,坐了起来,道:“从最后一句话来分析,侯书记肯定是心有所感,说不定是周省长得了病,还比较严重。”

    晏(春chūn)平切了一声,道:“你真是乌鸦嘴巴,周省长精神矍铄,精力比年轻人还旺盛,能得什么病。”

    “人生五谷生百病,不能因为是领导就不生病吧。”(春chūn)平分析道:“侯书记正要到茂云去任职,在这个关键时刻,若是周省长真的得了重病,不当副省长了,侯书记的发展或多或少要受到影响。”

    晏(春chūn)平想了一会,不以为然地道:“秘书长翅膀已经硬了,除了周省长,与省委省政府的大佬都有接触。他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省委组织部长祝焱也是秘书长的老领导。我就记住老爸说的话,什么事都不管,只要跟着秘书长,就会有发展前途。”

    此时,侯卫东一个人在院子里抽烟。自从到了省城,与小囝囝住在一起,他基本上不在家里抽烟,有时想抽烟了,就到阳台上抽一根。

    这次周昌全得绝症,应该对侯卫东以后的工作有一定影响,但是,影响并不是太大。如今他已经是正厅级市长,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市委书记,而一个地级市市委书记,并不是一位副省长所能决定。从这个角度来说,周昌全已经完成了扶上马送一程的任务,侯卫东长硬了翅膀,以后的路得靠自己走。

    侯卫东在心里并不担心仕途上的事,他更多的是对人生的感慨。论相处时间,他和周昌全在一起的时间长度肯定要超过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两人是半师半友的关系,感(情qíng)深厚。此时,这位精明强干、雄心勃勃的长者即将逝去,他很是感叹人生之无常。

    抽了两支烟,慢慢地上楼。

    在傍晚时分,小佳已经带着女儿回到了家里,侯卫东满心以为家里有人。进了卧室,屋里却空无一人。

    他取出手机,看了看,里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在开晚会之时,侯卫东将手机开成了静音模式,散会以后,忘记了调成正常。

    “你到那里去了,我刚回家,才散会。”

    小佳在电话里道:“给你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接,小囝囝在妈妈那里,我和宁姐一起,在吴厅长家里。”

    侯卫东明白她们肯定是在一起娱乐,道:“你慢慢玩吧。小囝囝(情qíng)况怎么样?”

    “小囝囝没有什么问题了,早就应该睡觉了。”

    侯卫东关心地道:“你还是早点回来,长期熬夜,对(身shēn)体不好。”

    这时,小佳的声音明显放大,道:“刚才人多,不太好说话,我现在在卫生间里。今天几位省政府机关的人,听他们口气说茂云不太好搞,矿产是块肥(肉ròu),盯着的人(挺tǐng)多。”

    侯卫东心(情qíng)还是比较抑郁,道:“工作上的事(情qíng),你就不必担心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相信你的能力,就是提醒一下。”

    侯卫东刚刚放下电话,传来了敲门声。

    在省城,侯卫东的家很隐秘,没有几人知道。透过猫眼,见到了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相貌清秀,衣着得体。

    在侯卫东观察之时,女子又伸手在门上敲了数下,她的动作很轻柔,敲门声很有节奏。

    “这是一个有教养的女人。”侯卫东下了这个结论,打开的房门。在开门之时,他其实猜到,此人应该来自茂云。

    门刚打开,那女子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侯市长,我丈夫死得冤枉。”

    (第八百五十六章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