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余波未了(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你好吗?”侯卫东犹豫半天,还是给段英回了电话。--凤舞文学网--

    “我还行。”段英咬了咬厚厚的嘴唇,又道:“国庆节,我要结婚了。”

    “祝你幸福。”

    段英一直冷静,这时突然间爆了,道:“我们算是什么关系,二不是二人不似人,一夜也不是一夜。”侯卫东没有料到段英会突然绪激动起来,他们两人的事只能装糊涂,根本经不起追究,他沉默了一会,道:“你心里不痛快?”

    段英平时总是精明强干的形象,这一刻,坚强的外表上出现了一个小孔,就如洪水决堤一不可收拾,她一边抽泣,一边道:结婚以后,我就不会再想你了。”

    又埋怨道:“在岭西我很寂寞,经常想你,这对我不公平。”

    侯卫东无话可说,这段孽说不清道不明,他不能有任何承诺,一切只靠两人默契,当有人想打破其中的微妙平衡,这段感也就结束了。

    他不想说对不起,也不想解释,道:“看着你从丝厂出来,然后从县报社、市报社再互省报社,外人看到的都是成功的光环,其间的艰辛却难以体会,从这一点来,你是值得尊敬的女子,另一方面,我会永远祝福你。”

    段英听明白了其中的深意,道:“你这是想分手吗?”

    侯卫东答非所问地道:“国庆节,我会让小佳过来参加你的婚礼,我在成津事多,就不过来了。”他原本想点好听的。可是好听的话在嘴边,又咽了回去。

    段英早就想到了这一天,可是这一天当真来临地时候,她心里又仿佛一下被抽空。

    两人拿着手机。一时都不说话,段英咬了一会嘴唇。才道:“今天晚上,我想最后见你一面。”

    侯卫东听着电话里低低的抽泣声,头脑就涌起了一股血,道:“好,我马上开车过来,是辆越野车,牌照是xxxxx,五分钟到。你下来吧。”

    在后院平时停有三辆车,侯卫东、邓家、朱兵各有一辆。邓家是一辆警用便车,沙0牌照,朱兵是一辆桑塔纳型,侯卫东是一辆能很好的越野车,这辆越野车是市财政局季海洋对成津县里的支持,平时停在后院车库里,侯卫东在下班之后偶尔开一开。--凤舞文学网--

    邓家听到汽车启动地声音,走到窗边,透过窗户看了一眼,见到是那辆越野车。心里暗道:“侯书记这个时候出门做什么?”在成津这种复杂的环境中,他还肩负着侯卫东地安全,这是暗中的任务,他还不能随时拿到台面上来,没有极特殊况也不能跟踪侯卫东,这就给了他极大的精神压力。

    侯卫东将车开到了成津宾馆楼下,停在稍为黑暗的地方,正准备给段英打电话。就见到她的影出现在了宾馆大门。

    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段英就扑在侯卫东怀中,她双手紧紧抱着侯卫东的腰。咬着他地衫衣,泪如雨下。

    侯卫东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也不劝解,让其尽地哭了一会,他知道今晚肯定会有一场恶战,可是在成津还真没有合适地去处,而回沙州则太远。

    至于到宾馆,则根本不能考虑,他到成津已有一段时间,天天晚上在成津电视台上露面,已经成了成津家喻户晓的人物,只要出行,时刻处于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让他在获得权力和实现自已意志的同时,也失去了一般人拥有的自由。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车上。

    过了一会,他将段英扶了起来,用手指为其揩了揩眼泪,便动了汽车,他没有说到哪里去,段英也不问。

    县委前边有一条林荫大道,这是老方县长在任时栽下的树,此时已长成了三十多厘米的大树,县党校在林荫大道中段,党附近党政机关的不少车辆都将车停在里面。进入了林荫大道,侯卫东道:“等会我将车开到县党校,你主动去交一交停车费。”

    段英拿着小镜子,稍稍补了补妆,等车停稳,就下了车,一个睡眼朦胧的老头就走了过来,交了五块钱,便又到值班室睡觉,等到他将值班室大门关上,段英飞快地上了车。

    这是县党校场,并不是正规停车场,算是县党校地额外收入,越野车旁边是一辆客车,另一面则是一辆桑塔纳,上面放有县委办公室的通行证,应该是某机关的车辆。

    侯卫东对坐在副驾驶的段英道:“到后排来坐,我们说一会话。”

    坐到了后排,侯卫东将车后窗的帘子拉紧,两人就搂抱在一起。车后排空间狭小,段英总觉得十分别扭,她干脆坐在了侯卫东腿上,面对面而做。

    两人舌头搅在一起,努力地着,就如两条正在交配的蛇,拼着命地纠缠在一起。

    烈的亲吻持续了数分钟,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才分开,此时两人就如沙漠中缺水旅人,都将对方当作一盆清水,渴望着将这盆水融入自己的体。

    侯卫东出气有些重了,他地手在段英体上摸索着,段英穿着紫色地长裙,神秘而感,但是在小车之上却很不利于作,侯卫东在其后背游走了一会,却找不到突破口。

    “你应该换一件衣服过来。”侯卫东隔着衣服揉着两团柔软,咬着段英的耳垂,轻轻地道。

    “你这个小笨笨。”段英坐直了体,如变魔术一般,直直腰,伸伸手,就将紫色长裙脱了下来。

    这时,一辆汽车又进了场,强烈地灯光扫了过来,侯卫东赶紧抱着段英,两人缩在了座椅后面。

    进来停车的人就距离越野车约六、七个车位的地方将车停了下来,透过车窗,看到了那人正在向走了过来。

    来人走到越野车旁边的小车旁,拉开裤子拉链,“哗、哗”地解起小便来,他极有可能喝了啤酒,“哗、哗”之声持续不断,许久都没有停下来。

    等到那人走后,侯卫东这才松了一口气,注意力又回到了段英上,他将段英丰满的释放出来,用手揉了一阵,又用嘴衔着。

    女人的兴奋点是不同的,这两点恰巧是段英的兴奋点,当侯卫东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前的花蕾之时,她感到下已经泛滥成灾了。

    由于是在停车场里,两人都很压抑,又有些紧张,这种特殊的环境反而让人感到更加刺激,当侯卫东最终爆以后,两人同时达到了。

    这时,又有一辆车开了进来,两人抱在一起,躺在后排座椅上,侯卫东一只手仍然握着段英丰满的,一边抚摸着捏着,一边观察着车窗外的形。

    兴奋之后,段英心又复杂起来,她觉得一块厚重的东西堵在心头,始终无法排遣,想着这是与侯卫东的最后一晚上,她抬头看了看侯卫东,在停车场暗淡的灯光之下,侯卫东模糊的面庞显得年轻英俊而又成熟老练,极有男人的魅力。

    她深深地叹息一声:“这就是我的宿命。”将头埋在侯卫东怀里,伸出舌尖,轻吻着侯卫东的口,然后一路朝下。

    男人的第二次一般都极有韧,随着越野车一阵一阵地晃动,侯卫东数次去捂段英的嘴巴,最后,他的手被狠狠地咬了

    这时,一道灯光又了过来,侯卫东连忙抱住段英缩在座椅后面,段英紧紧贴着侯卫东的体,呢喃道:“还要重一点,重一点。”

    一阵爆之后,侯卫东未及穿上裤子,他透过车窗,看来进来的车居然是辆警车,这把他吓了一跳,就不眨眼地注视着那辆警车。

    此时段英如安静的小猫缩在座椅上,眯着眼,享受着短暂的宁静,根本不管外面世界,这就是做小女人的幸福。

    “如果成津县委副书记和省报记在停车场偷被人曝光,绝对是能够轰动岭西的大丑闻。”侯卫东看着穿警服的男人走出了停车场,猛然间冒出这个想法,不出了一冷汗。

    两人安静了一会,侯卫东道:“我们回去吧。”段英就安静地开始穿裙子,突然,她又俯下来,飞快地在侯卫东腿上咬了一口,这一口很重,把侯卫东痛得直抽冷气,又不敢叫出声来。

    “为什么咬我。”

    “赵敏咬过张无忌。”段英又幽幽地道:“这算是我们好一场,我给你留的纪念。”

    等回到了成津宾馆,看到段英走进了宾馆大门,侯卫东悬着的心才彻底放松,暗道:“真是荒唐,如果被人撞见,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后果不仅仅是家庭出问题,市委的部署也将因为一个男人的冲动而受到重大挫折。

    想到了这一点,侯卫东冷汗直冒,大叫侥幸。

    回到县招待所后院,邓家背着手在院子里散步,等到侯卫东下了车,他不紧不慢道:“侯书记,你回来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